第十九章 代价

作者:雨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终原形最新章节!

    轿车带起来的冲击力到底有多大?

    想想被撞击的护栏瞬间断裂就可以知道,它的冲击力非人力可以阻止。王学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不去想后果,就出手。也许是因为心中那个对自己来说是天使般存在的人吗?王学山真的不知道,现在的他只想阻止这一切。

    最大的异化程度,让王学山有些像个狰狞的巨人,狂吼着死死地拖住轿车。

    路面上,因为轿车的拉扯而不断向前的王学山,硬是磨出两道血与肉形成的路迹,王学山的脚血淋淋,刺目惊心。

    轿车后的防撞钢梁,被王学山拉扯到变了形。

    “咔嚓”的声响,轿车冲出了一半,受到护栏和王学山的拉扯,再和水泥路缘撞了一下,半个车身飞出了高架桥上。前置前驱的轿车,在前轮悬空之后,只是无助地在疯狂地转动着。弹了来的安全气囊,当场就让司机晕迷过去,只有后排的女孩发出受伤的呻吟。

    王学山的脚板和双臂全是血,爆裂的肌肉组织,异化出来的筋肉像是切断的电线,恐惧异常。

    半个车身冲出高架桥的轿车,随时都有可能会堕落下去。

    王学山知道自己现在受损肯定非常的严重,而且现在的疼痛,换了普通人早就因为大脑的保护机制而休克了。但身为兵的王学山却不会,在训练的时候,有过这一方面的训练,可以避开人类大脑自然形成的保护机制,可以做到任何的疼痛下,都可以爆发最强的战斗力。

    一咬牙,王学山又是嘶吼着:“起啊!!!!”

    原形的强大力量,手臂上传来更加疼痛的神经刺激,让王学山的双臂已不属于自己。

    重达2吨有余的轿车,硬生生被王学山一点一点地接扯回来,直到只有前轮和车头冒出在高架桥上,不存在着摔下去的可能,王学山才停了下来。此时的他,大口地喘着气,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扭曲苍白一片。

    “还不快点下来?”

    异化的消失,让王学山恢复如同正常人,但他还是死死地拖着轿车,对着还不断尖叫着的女孩吼道。

    半开的车门玻璃,让这女孩能够清楚地听到王学山的吼叫声,对求生的欲望,让她手惊脚乱地将安全带给解开,飞快地打开车门,从轿车里连滚带爬地冲出来。此时的她,早就顾及不到女孩子的温婉贤淑,在活着面前,一切已经不重要。

    冲出来的女孩,脸色苍白可怕,因为过度的惊恐,让她一出了轿车,就剧烈地呕吐起来。

    王学山死死地咬着牙,此时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疼痛冲击着他的神经,他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感悟,又是吼道:“还不快去驾驶室,将人给救了来,想看着他死吗?”

    这女孩反应过来,又是哭喊着冲到前门,想拉开车门。可是车门是落了锁的,在外面根本拉不开。

    “到后门去打开。”

    得到王学山的提示,这女孩又是慌张着后门打开,从后排伸手将前车门打开,这才是解开对方的安全带,一边喊道:“力叔,力叔!”她的力气原本就不大,又是惊吓过度,只能是勉强将她所说的力叔给拖出驾驶位上。

    此时高架桥下方的车流,终于发现高架桥上空发生的惊险一幕。

    突出一半的车头,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引来下面车流一阵阵的急刹车,一些因为速度过快的车,甚至是产生了追尾。整个像数据流的车流,硬生生被截断,瞬间就是看不到头被堵塞的车流。

    在力叔离开轿车的瞬间,王学山没有松手,而是陡然发力,在那女孩没有注意时,将轿车向前推动了一下。就在轿车失衡摔落的那一刹那,王学山又是用力地将轿车的尾部一托,让堕落的轿车在20余米的距离中,成功地翻了一个跟斗。

    原本是车头先掉下去的,现在却变成了车尾第一时间着地。

    “嘭”的巨响声中,连水泥面也被砸裂一大块,整个车尾随着落地,彻底地变了形,麻花一团,又是零件四处飞散,绝对的面目全非。

    王学山不能让交警在处理这一起事故中,对车辆的检查中,发现汽车尾部自己用爪子撕开的痕迹。

    身为一名兵王,时刻将自己的手尾收拾干净,会让他活得更加的长久。

    办完这一些,王学山才整个人脱力地一屁股坐到路面上,现在的王学山很惨,两条手臂上,肌肉爆裂,还在不断地冒着鲜血。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一直到手掌,再到指尖滴落在路面上。而他的脚板,被磨掉下一层皮肉,一片血肉模糊。

    身上的衣服,在异化下,肌肉将它撑裂,像布条,又像是乞丐装地挂在身上。

    内裤是训练基地专门设计过的,拥有很强的伸缩性,主要是针对原形们而设定的,不至于在异化下,变得一丝不缕。

    望着护栏上扭曲着的钢铁,王学山现在想来多少有些心有余悸,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失去一名兵王的理智,干出不符合兵王、冷酷原形的事情来。按照正常的逻辑,王学山会在闪开后,平静而又冷漠地望着这一辆轿车冲出高架桥,然后两条鲜活的生命,在他的眼皮底下逝去。

    “爱丽丝!”

    王学山仰望着星空,他知道,这三个字对他来说太过于沉重了,有时候会让他失去理智,连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剧烈的疼痛,让王学山脸部抽搐扭曲着,浑身火辣辣地痛着,是那一种撕心裂肺的痛。特别是脚板,几乎不属于自己,这种疼痛,王学山不记得多久没有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远处,传来了警笛声,以王学山的眼力,可以遥望到几辆交警的警车正向着这里快速地开来。

    王学山知道自己的情况,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忍着剧烈的疼痛,一步一个血印地离开高架桥。一般来说,像王学山这样涉及到其中,而且受了伤的,肯定会被送到医院。王学山不确定,自己身上的秘密,会不会被检查出来。

    每一步,王学山的眉头都会跳一跳,今天受到的伤,没有一个星期,不用想着恢复了。

    这时候,那名正在摇晃着力叔的女孩见到王学山离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猛地站起来,向着王学山追过来:“等等,你等等。”

    王学山浑身疼痛,走得不快,虽说他不理睬对方,可还是在对方小跑下,还是被追上了。

    “你……你受伤了,要……要去医院。”这女孩脸色还很苍白,可是她知道自己和力叔的命,都是对方救的,对于有着救命恩人的他来说,她少有的坚定,盯着王学山。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的救命恩人浑身是血,一路走过的地方,全是血迹。

    王学山望着对方的脸,心里收缩了一下,心中感叹:“她还真有一丝像爱丽丝,特别是眼神。”王学山摇着头,说道:“只是一些小伤,用不着去医院,涂些药过几天就好了。”

    “可是……”

    女孩还想着劝说王学山,不过却被王学山打断了:“真的不需要,好了,没有什么事,我先离开了。”

    交警已经越来越近,再不离开,可就难办了。

    也许对方知道无法阻止王学山的离开,她想到了什么,又是几步追上王学山说道:“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王学山摇头说道:“我并不求什么回报,否则我也不会救你了,因为……这个代价太大了。”

    “我,我只是想到时候赔你一套衣服,总应该可以吧?”女孩少有的脸色绯红着,王学山现在和只穿着一条内裤差不多。

    王学山望着对方认真的眼神,又再一次想到了爱丽丝,心中的柔弱被触动了一下,这才说道:“好吧!”只是王学山现在根本没有手机,04年手机还未处于快速发展阶段,虽说不如几年前的昂贵,却也不是普通人能够随意用得起的。

    “宙斯,申请一个中国区域内可以使用的手机号码。”

    “扣除1点贡献点,号码生成中。”

    王学山没有手机,也没有号码,可是这种事情简直是太简单不过了,在王学山的指令下,宙斯仅仅是2秒内,就发送了一个移动公司的全球通号码过来,当有人拨打这个号码时,将会由宙斯转接,直接采用生物芯片来进行通信。

    王学山报了出来,被对方记在手机上。

    事实上,王学山的手机号码,比起其他人来,还要昂贵,宙斯可是扣除了1点贡献点,价值1.5万美元,一条生命的代价。

    警车似乎已经是冲上了高架桥,王学山对这女孩点了一下头,这才略为加快了离开的速度。

    这一次,女孩并没有追上来,而是对着王学山喊道:“谢谢你,记住,我叫许秋柔。”

    王学山只是伸出手来,在虚空中摆了摆,很快就消失在高架桥上,只剩下一连串越来越淡直到消失的血足迹。

    ……

    “从这血路,还有轿车的拉扯力来判断,救了你们的人,受到的伤很重。你们来看这一条摩擦出来的血路,粗糙的路面上,处处残留着一些碎肉屑,这是因为太过强烈的摩擦而造成的,脚板至少被磨掉了五分之一的厚度,几乎到了骨头处。”

    一名有着经验的资深医生,指着王学山留下来的血迹解说着,他说道:“你们应该知道,以100公里左右失控的轿车,哪怕有着护栏的减阻,依然冲击力惊人,从这一点来判断,对方的手臂必定会因为强大的力量而爆裂,只是有一点让人费解,人力怎么可能阻止这种强度的拉扯力?”

    那一双被撑裂的鞋子,孤零零的趟在高架桥上,被磨损严重。

    随着交警和医生的解说,许秋柔失声痛哭起来,她真的不知道,救了她和力叔的人,竟然会伤成这样,怪不得他离开的时候,走过的地方全都是一个个血印,她自认为自己很聪明,却猪一样看不出来。

    许秋柔将那一双撑裂变形的鞋子捡了起来,一直提在手中,望着王学山离开的地方,充满了自责,她应该坚持着将他带到医院的,现在她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出那一句:因为……这代价太大了。

    捏着的手机,上面却传来一连串的电子声:“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拔……”

    (今天网络有问题,这章是跑外面小店借电脑传的,诚求一下推荐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