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那死男人要跟我和离

作者:锦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夫人不驯最新章节!

    他捂住生疼的腹部,心下微涩。

    她得多么隐忍才能在踹了他一脚后说出那样给他留有余地的话来。

    她让他考虑清楚,他还能怎么考虑?

    他的考虑,结果都只有一个。

    夜,静得让人心底发凉。

    比身处冰天雪地还要凉!

    燕皎皎走在街上,脚下是厚厚的积雪,头上满了风霜。

    她衣着虽不单薄,却也不怎么厚实,在冰冷的夜里,那娇小的身影满是孤寂。

    她不知道走了多久,脸上仍然余怒未消,她的脑子里全是沈书衍云淡风轻的说和离的画面!

    什么不负盛宴!

    和离书都准备好了!

    就是为了跟她和离!

    说得那么满不在乎,他当婚姻是什么?

    想成亲就成亲,想和离就和离,当她燕皎皎好欺负!

    “沈书衍,这个死男人,不就是没有跟他圆房吗?还给我和离!”燕皎皎突然顿住脚步,咬牙道:“圆房就圆房,这是我欠你的!”

    说完,转身,往流水溪的方向而去。

    沈书衍站在阁楼的围栏边上,负手看着天上那千万盏天灯,神色淡淡。

    “沈书衍,你不是要圆房吗?姑奶奶今晚就跟你圆了!”

    燕皎皎飞身而落在沈书衍的身边,在他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掌把他打进了屋子。

    屋门也被她合上。

    一切,只在一瞬之间。

    沈书衍在床上坐起,刚才燕皎皎拍的那一掌虽没伤着他,却还是让他摔倒在床上,碰到之前被划伤的下巴,伤口裂开了。

    他随意的擦擦下巴浸出的鲜血,目光看向燕皎皎。

    燕皎皎解着腰带,道:“你不是嫌弃我不能跟你圆房吗?今晚姑奶奶满足你!”

    外衫脱掉,襦裙褪去。

    “皎皎!”

    沈书衍的眸光一深,他起身,修长的手指扣住燕皎皎的手腕:“我不是逼你跟我圆房。”

    燕皎皎挣脱他,抿唇道:“是我想逼我自己一把,你说得对,我总不能一辈子都不跟你圆房。”

    “皎皎,和离吧,不为了能否圆房之事,只为了你心里的那个人。”

    沈书衍放开了燕皎皎的手,声音温和。

    燕皎皎脱衣的动作僵住:“你说什么?”

    “寇惜朝已经休妻,他现在是自由人,若你也自由,便可与他重修旧好。当年你们应是有不少误会,难得有机会可以重来,我自是愿意祝福你们。”

    “祝福?”燕皎皎怒极,面上却笑得漫不经心:“你可真大度,我是不是要谢谢你的成全?”

    他看了她一会儿,垂眸轻笑:“难得有情人终成眷属,我能成全为何不呢?”

    “沈书衍!”她冷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跟阿朝重修旧好?你凭什么自作聪明替我决定你认为的事?”

    他看着他,一瞬不瞬:“你心里有他。”

    “那是曾经!”她怒吼出声:“你要因为这个和离,我不同意!婚姻不是儿戏,我既然嫁了你,便没有说和离就和离的道理。”

    他看着她,眼里划过一丝流光,随即又暗淡到没有一丝一缕光彩,就连声音,也都淡漠了些许:“皎皎,我们没有子嗣,彼此也没有在彼此的心里,我成全你,并不会伤心难过,为何不让你与寇惜朝再续前缘。”

    “你闭嘴!”燕皎皎抬起脚就想再给他一脚,但是,终究还是把脚收了回去。

    她深呼吸,尽量平静的道:“我不知道你今日是发了什么疯因着阿朝要跟我和离,但有一点你记住,当初阿朝跟我错过了,那就是一辈子错过了,我跟他再无可能。而你,现在,是我的夫婿,我没有和离的打算!能说的话我也说了,三日后若你还执意和离,我燕皎皎也不是非你沈书衍不可!”

    再不看沈书衍一眼,她拾起地上的衣服,彻底的消失在流水溪。

    沈书衍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负在身后的手握紧。

    片刻,又松开。

    燕皎皎出了流水溪的大门,在谷外却看见年心的身影。

    年心也看到了她,懒懒的笑道:“看到这满天的不负绽放,我还以为流水溪出了什么事,来了这里却看到千万盏天灯升起,而且流水溪的人还不让人进去,我就想,这唯美的场景应该是沈书衍为你弄出来的,现在看来,果然不错。”

    燕皎皎沉着脸,一把拉住年心:“喝酒去。”

    年心挑眉:“看你这样子,心情不好?”

    燕皎皎斜了年心一眼,抬步往前走,没有说话。

    年心赶紧跟上她:“漫天的花火跟万盏天灯多么美啊,你有什么心情不好的?”

    燕皎皎咬了咬牙,脚步更快了几分。

    年心跟在她的身后,继续道:“是不是沈书衍之前做了什么事让你生气了,所以这一场花火跟天灯是给你赔罪的?然后你看了之后还是没消气?”

    燕皎皎凝着脸没说话。

    年心又道:“燕皎皎,你可别太端着架子啊,我看沈书衍做事挺有分寸的,他应该不会犯什么大错,他都能给你赔罪了,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要知道,沈书衍对你挺好的,世上的男人可没几个像他那样的了。”

    燕皎皎猛地顿住脚步,年心也堪堪顿住脚。

    燕皎皎似笑非笑的问:“你是说,沈书衍很好?”

    年心总觉得燕皎皎那笑有点凉,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应该也不是很差吧。”

    燕皎皎猛地大吼出声:“那死男人要跟我和离!好?好个屁!”

    年心一愣,皱眉:“真的?”

    燕皎皎冷笑。

    年心的神色变得高深起来:“真看不出来,沈书衍会跟你提和离,和离的理由是什么?”

    燕皎皎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看也不看年心,就要离开。

    “夫人请留步。”

    流风飞身立在燕皎皎的身前,手中拿着一张宣纸,道:“公子说,这和离书请夫人把它签了,不必等到三日后了。”

    燕皎皎看着流风手中的和离书,神色再无刚才的愤怒,反而有一种安然随和的平静。

    年心看着流风手中的和离书,认出那确实是沈书衍的笔迹,她的眸光眯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