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泼妇

作者:吃仙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翊神相最新章节!

    金宇朗的表现,就跟忠心的粉丝一样,让李蕊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她喝了一口茶,说道:“但万一要是输了呢?”

    “他肯定不会输的!”金宇朗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信的话,你问问智随大师。”

    李蕊看向智随,却见他已经把戴着的手串脱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这让李蕊十分惊讶:“大师,您也觉得沈师会赢?可是这里……”

    智随微微一笑:“我也知道,在这里应该没有哪一种佛香,能够超过我心中的那几种,只不过,我看沈施主不是无的放矢之人,既然他会同意打赌,想必应该是有把握能够赢的。”

    就算智随觉得自己会输,那也没什么,对他而言,只要祖师遗失的五帝钱能够回来就行了。

    李蕊轻轻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沈翊又不是傻子,在明知自己会输的情况下,还会打赌。

    等了将近十分钟,沈翊还没有上来,金宇朗心里有些奇怪,照道理,沈翊既然已经早有准备,就应该马上上来了啊。

    不单单是金宇朗,李蕊和智随也同样觉得奇怪,不过,相比智随生怕出了意外,李蕊虽然也很好奇,沈翊选到的佛香到底有多少珍贵,但心里又忍不住想发生点意外,好让金宇朗吃瘪。

    正在这个时候,刚才来送茶的小沙弥匆匆走进来,告诉大家说,沈翊在楼下跟一位客户起了争执。

    大家连忙下楼,期间也从小沙弥这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和沈翊起争执的女顾客之前看上了沈翊挑选的那盒佛香,但和她一起过来的丈夫,觉得那盒佛香太贵了,认为没有必要,不同意购买。

    之后,沈翊从楼上下来,挑选了那盒佛香,正当他准备去结账时,之前的那位女顾客又反悔了,还想再选那盒佛香。

    于是,她见沈翊正拿着佛香去付钱,就拦着不让沈翊付,说是她先看中的,一定要让沈翊把佛香还给她。

    沈翊当然不乐意了,如果要这么说的话,在对方之前,他就看上这盒佛香,论先来后到,也应该是他。

    可能有朋友觉得奇怪,沈翊之前为什么没有把这盒香买下来?其实原因很简单,之前,他不太想在这里耽搁时间了,就使用了秘法,发现了这盒佛香的特殊,不过,等他准备去查看的时候,正好来了电话,之后就被李蕊邀请去了静室。

    由于那盒佛香的位置放的比较偏僻,沈翊心里有些大意,认为应该不会有顾客注意,否则不会留到现在,没想到正是这一时的大意,给自己惹来了麻烦。

    香馆的工作人员,也觉得是女顾客不对,要不是她放弃,也不会有沈翊的事情,但那女顾客不依不饶,一定要让沈翊把佛香还给她。

    沈翊多少也有些后悔,下次遇到好东西,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但现在后悔也晚了。

    等金宇朗他们下来的时候,那女顾客闹的正欢,看样子,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让周围的人都分外无语。

    智随走上前,对着女人行了一礼:“这位施主,请您安静一些,有话好好说,否则我们会采取一些措施。”

    见智随这么说,女人的声音果然低了一些,不过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智随大师,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就没有好好说话了,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佛香,你们这里还有没有先来后到的规矩了?”

    “那为什么我拿这盒佛香的时候,没有人在那里呢?”沈翊也有些火大了,对方的表现如果客气一点,这事并不是不能商量,比如说,他完成了打赌,可以再把佛香转让给对方。

    现在这女的蛮不讲理,沈翊当然也不会客气,对他而言,吵闹中的泼妇算不上是正常人类,他也不会跟这种人妥协。

    女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我去拿钱难道不行吗?再说了,我跟服务员也说过了,让他帮我看着。”

    说到这,她指着不远处的服务员说:“你说,我有没有说过?”

    如果她确实跟服务员说过,那么确实是她占了理。

    服务员表情有些尴尬,这是因为当时他正跟一位顾客解释,要说女人没说过,他又有些印象,但要说女人说过这话,他又记不太不清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女人见服务员这个样子,不禁冷笑道:“我算是明白了,你们就是不想做我生意,故意这么说的。不会是标价标错了,看我捡了便宜,故意的吧!”

    智随道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女施主,我们香馆童叟无欺,从开业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做过如此事情。”

    女人冷哼道:“哼,话别说的好听,既然没有,那就把佛香卖给我。”

    沈翊有些佩服这个女人,一会功夫,说的好像是她占理了一样,他指着不远处墙壁上的监控探头,说道:“那里不是有监控吗?把刚才的录像调出来,不就能看到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了吗?”

    沈翊可不相信女人会跟服务员说过这事,否则刚才早就应该提出来了。

    女人表情上看不出什么,风轻云淡地说:“那就看看是谁的错!”

    等到监控调出来,女人走的时候,确实朝服务员看了一眼,但只顾着跟丈夫争执,没看出来跟服务员说过什么。

    智随淡淡地说道:“施主,不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女人一点都不显得尴尬,说道:“或许是我记错了,但我确实跟服务员说过,让他帮我看一下。”

    智随对女人谎话连篇也颇为不喜,如果年轻十几岁,他早就把这个女人请出去了:“施主,如果你拿不出证据,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可好?”

    女人看到智随严肃的样子,把到嘴边的话还是收了回去,但马上,她又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大师,能否帮我选一盒佛香?”

    对于女人这个要求,智随差点就气乐了,不过,他还是同意了下来:“女施主,请跟我来!”

    把女人打发走了,大家又返回楼上的静室。

    “大师,您实在太好说话了,如果是我,早就把这个泼妇给赶走了!”李蕊对那女人很不满。

    智随微微一笑:“若以迷心对一切违情之境,便起忿怒,是名嗔毒。出家之人戒嗔戒躁,为这点小事,给自己惹来嗔毒,不值当的。”

    说到这,他换了话题:“沈施主,不知能否让我看看你挑选的佛香?”

    “请。”沈翊把佛香盒放到了智随面前。

    李蕊看到香盒时,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再一想这也正常,如果香盒不普通,看起来很除旧,可能就轮不到沈翊挑选了,这么看来,盒子里的佛香看外表应该也很普通。

    果然,就跟李蕊想的那样,里面的佛香看起来非常普通,就跟市场上卖的普通线香差不多。

    在征得沈翊同意后,智随虔诚地拿出一根香,放到鼻前轻轻一嗅,眼睛顿时一亮:“这是和香!此香味道恬淡,肯定是好香无疑!”

    李蕊有些不太明白,问道:“大师,为何香味恬淡就是好香?”

    智随笑道:“你应该也知道,香可以分为和香和单品香:香材只有一种的是单品香,多种的是和香。香对人的好处和药材在很多地方相似,很多香材也是药材,而大部分的香材都具有养生效果。”

    “但正如单一的中药材即使珍贵也并非良药一样,一种好的香材并非就是好香,例如对于檀香,古人已十分清楚的讲到:‘檀香单焚,裸烧易气浮上造,久之使神不能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