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煞气严重

作者:吃仙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翊神相最新章节!

    有金宇朗出面,大厦派了一位经理跟着上去。

    沈加财选的楼层是18楼,沈翊转了一圈,空间、周围风水等方面,都没有问题,只是就像整幢大厦那样,中规中矩,没有不好的地方,也没有出彩的地方。

    “秦经理,可以了,接下来我们想自己商量一下。”金宇朗客气地说道。

    经理态度也很客气,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先下楼去了。

    “小翊,你怎么说?”沈加财问道。

    “中规中矩,还是不错的。”沈翊确实是这么想的,想要好风水的写字楼,先不说价钱不便宜,早就已经被人选去了,怎么还会轮得到他们。

    而且风水是可以改造的,完全可以等装修的时候,再来处理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只要风水没有问题,就是好事。

    “那咱们确定下来?”沈加财问道。

    沈翊见沈加财有些犹豫不决,便问道:“你好像不太喜欢这里?”

    “也不是,我就是不太喜欢这个楼层。”沈加财说道。

    沈翊反应过来,这个楼层是18层。

    很多人买、租房不喜欢4、14、18这几个数字,主要原因是国人忌讳4,是因为“4”与“死”同音,加上“1”后,“14”就是“幺四”,“要死”。至于18楼则来自“18层地狱”之说,受这种文化的影响,十八楼就成了闲置之楼,即使价格很便宜,也很难成交。

    而西方人忌讳13,那是因为达·芬奇创作的《最后的晚餐》,基督耶稣和弟子们一起吃饭,参加晚餐的第13个人是犹大。

    沈翊笑着摇了摇头:“我还真不知道你会有这样的顾虑,其实,说十八层楼盘是地狱的人,既无知识,又无文化,是知道,上为天堂,下为地狱,迷信也要有文化底蕴呀。”

    “而且地狱不只是第十八层,入地之下,从第一层到第十八层都是地狱,只是各层刑罚不同而已。十八层楼又有什么不好的呢?空气清新,阳光充足,视野开阔,作为健身房的场地再合适不过了。”

    沈加财摆了摆手:“我其实也不在乎18层还是几层,关键咱们开健身房是服务顾客的,有些顾客不喜欢18层怎么办?”

    “昨天怎么没见听你提起这事?”金宇朗问道。

    “我就是刚刚在车上看新闻看到的。”沈加财说道。

    沈翊做起了甩手掌柜:“这事还是看你的决定,如果你觉得纠结,可以做个社会调查,看看有没有影响。”

    “对呀,可以委托社会调查的公司来处理这个问题。”金宇朗说道:“这事死胖子能帮到忙,要不要联系他?”

    “你是说朱诚明?”沈加财问道。

    金宇朗说:“是的,他家名下有一家咨询公司。”

    沈加财犹豫了一下:“我再考虑一下吧。”

    “那我去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这两天别租出去了。”

    “行。”

    一行人坐电梯下楼,当电梯到达12层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彭家赫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彭家赫看到沈翊时,眼睛微微一亮,和旁边的朋友一起进入电梯,随即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彭家赫给双方做了介绍,大家寒暄了几句,电梯就到了一层。

    陆续走出电梯后,彭家赫问道:“沈师,不知您今天有空吗?”

    “你说。”沈翊道。

    彭家赫说:“我这位朋友有一点风水方面的问题,想要向您请教。”

    周奎是一位身材高大,结实的中年人,他面带笑容说:“沈师,不知能否占用您一些时间?”

    沈翊还是能够看出周奎有些言不由衷,原因不言而喻,但至少他的态度没有问题,便问道:“周先生有什么难题尽管说,能否解决,我会如实告知的。”

    “不瞒您说,我在附近有一幢小型写字楼,但自从造好之后,只要在那里办公,就会经常出问题,闹鬼传闻传得沸沸扬扬,现在写字楼造好了快大半年了,连个人都没有。”

    谈起这事,周奎就很郁闷,当初他投资这幢写字楼,也是看中了它周边的位置很便利,所以花了他至少一半的流动资金加上银行贷款进行开发。

    没想到,造好了大半年,准备回收本金时,却出了这么一档事,现在没有收入不说,每个月还要还银行利息,光是想想,头上就多了不少白发。

    沈翊问道:“你没有请其他师傅了吗?”

    “请了好几个了,但他们不是解决不了,就是要价太高,我难以接受。”想到这事,周奎就来气,前些天去协会请一位相士过来,开口闭口就要他几百万,真当他是地主老财啊!

    彭家赫说:“老周,要我说,要价高就有要价高的理由。”

    周奎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舍不得花钱,要价高也没有任何问题,但也不能离谱啊,我的钱是自己辛苦赚的,又不是大风吹来的。”

    沈翊说:“周先生,解决风水问题,越难肯定收费越高,可能你觉得离谱,但事实上,他花的代价也不少。”

    周奎说:“沈师,您的意思我明白,我还是那句话,要价高可以,但你得让我知道原因吧。但那人却神神叨叨的,好像生怕我知道了什么似的。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能答应他吗?”

    沈翊点了点头,按规矩,周奎请的风水师这么做有点坏了规矩,如果觉得讲出来吃亏,可以跟周奎讲清楚,要一些辛苦费也是无可厚非的。但不能说一些模棱两可的答案,万一客户被误导了,出现问题,这位风水师多少会有些责任。

    “周先生,你的写字楼离这里有多远?”

    “大概十多分钟的车程。”

    “好,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咱们过去看一下。”

    由金宇朗出面,跟刚才的经理讲好过几天再决定之后,一行人出发前往周奎的写字楼。

    当车子快要靠近周奎的写字楼时,沈翊下了车,观察写字楼四周的情况。

    周奎的写字楼有一座较写字楼高大广阔的楼宇,这种情况属于“坐后有靠”了,风水中属于“坐实”之格局,并且写字楼明堂宽敞,龙昂虎伏,从风水的角度,外表没有任何问题。

    “这就有些奇怪了。”沈翊感觉这事有些不一般了。

    走到写字楼前十多米的地方,沈翊跟周奎会合,一开口便问道:“周先生,想必你在建造这幢写字楼前,请过大师吧?”

    周奎点头道:“是的,从外面看,这幢写字楼的风水应该是没有问题吧。”

    这个世界风水学说流行,像周奎这样的商业活动,建造之前不请风水师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所以对于沈翊的询问,他并没有多少奇怪。

    大家向写字楼走去,快要靠近大门的时候,沈翊心里一惊,暗道:“好重的煞气啊!”

    这个时候,周奎已经叫来保安,准备打开玻璃大门。

    周奎解释道:“四个月前,最后一家公司从这里搬走后,就没有公司再搬进来过,所以平时前门都关着的。”

    沈翊看了保安几眼,发现此人印堂发青,不出意外,应该是煞气入体的关系,如果再不清除煞气,此人会越来越倒霉,最后发生血光之灾。

    “走,咱们进去吧。”

    保安很快就把大门打开了,周奎带着大家进去,首先踏入写字楼。

    沈翊紧随其后,顿时感觉到有一股阴冷无比的煞气想要钻进他的身体,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付这些煞气完全没有问题。最后,煞气只得在他的身体表面徘徊,不得寸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