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扑朔迷离(求收藏)

作者:吃仙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翊神相最新章节!

    沈翊虽然好奇,但这个时候人多,不方便过问。

    时间紧迫,晚一分找到原因,说不定就有村民因此去世,因此,高俊臣回来后,就提出现在就上山,村长很痛快地答应了。

    大家陆续离开,只剩下汪庆国和沈翊他们。

    “潘师,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汪庆国问道。

    潘一骏客气地说:“汪总,冒昧问一句,当初你请陈老制作的鬼木法器,还在吗?”

    汪庆国犹豫了一下,问道:“是你要吗?”

    沈翊礼貌地行了一礼:“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翊,鬼木法器是我需要的,不知汪总能否割爱。”

    潘一骏解释道:“沈师是新海人,前几天的君禧的事情,就是由他处理的。”

    汪庆国有些恍惚,风水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君禧的事情还牵扯到了云四海。因此他也知道一点情况,他原本以为沈翊至少有三四十岁了,没想到只是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年轻人,一度令他有些疑惑。

    半响,汪庆国回过神来:“原来是沈师,刚才失礼了。”

    “您客气了。”沈翊笑了笑。

    “请坐。”汪庆国请两人入坐,叹息道:“沈师,相信你已经了解我制作鬼木法器的原因了。”

    沈翊点了点头:“汪总请节哀。”

    汪庆国摆了摆手:“没事,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的心思也淡了一些,以前总听人说,时间是治疗心灵伤痛的最好良药,我一直不以为然,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有些感怀,半响,又开口道:“沈师,法器我可以转让给你,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你帮忙化解本村的危机。事成之后,法器我可以赠送给你……”

    沈翊插话道:“汪总,很抱歉打断一下,我并不能保证,一定能化解村里的危机。”

    汪庆国说:“没关系,就算你化解不了,你只需要给我当初的花费就行了,另外我会再给你一笔酬劳。”

    沈翊连忙说:“这怎么好意思。”

    汪庆国笑了笑:“不用客气,这是你应得的,说实话,我更想最后能把它送给你。”

    沈翊琢磨了一下,说道:“既然汪总这么客气,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汪庆国开心地说:“好!如果沈师方便的话,咱们可否现在就签订合约?”

    沈翊能够理解汪庆国的心情,也同意跟他签订合约,但有件事情必须讲清楚,他说道:“汪总,签合约没问题,只是村长那边?”

    汪庆国说:“我找的人,他不可能会反对。”

    有了这个答复,沈翊很痛快地跟汪庆国签订了协议。

    “沈师,潘师,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汪庆国对着两人行了一个大礼。

    “汪总客气了……”

    客套了一番,潘一骏就想去寻找煞气形成的原因,不过沈翊却还没有走的意思。

    正当潘一骏觉得奇怪,沈翊开口道:“汪总,不知你最近有不有头痛的毛病。”

    汪庆国微微一怔,说道:“确实偶尔会头痛,先前高师说,应该是受了煞气的影响。”

    “我认为并不是。”沈翊摇了摇头,郑重地说道:“另外,我建议你最好问一下你儿子的情况。”

    “啊?!”

    汪庆国顿时急了,急忙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几年前才痛失女儿,如果儿子再出问题,那他这辈子还有什么意义。

    潘一骏向沈翊使了一个眼神,走到一边,他小声问道:“沈师,汪总的情况不是受了煞气的影响?”

    “我可不敢开这样的玩笑。”沈翊说:“汪总现在的问题比较严重,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错,对方应该早就布置了风水杀着,但一直没有发动,等到煞气出现时再动的手。”

    “由于煞气的缘故,汪总的一些外在表现,会被误判,如果将来出事,就可以把煞气当成替罪羊。”

    潘一骏讶然道:“你的意思是说,对方要对付汪总,所以引出了这么重的煞气?”

    沈翊正准备回答,汪庆国一脸焦急地走了过来,长揖及地:“沈师,请你帮帮我!我死了没事,我儿子不能出事啊!”

    “汪总,请起!”沈翊忙扶起汪庆国,问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汪庆国焦虑地说:“打篮球崴了脚,不是太严重,他怕我担心,所以并没有提起。”

    “还好,情况不是太严重,符合我的猜测。”沈翊把自己的猜想又复述了一遍。

    汪庆国怔住了,半响,他回过神来,难以置信地说:“难道为了对付我,就摆出这么大的阵势?对方是疯了吗?”

    沈翊说:“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或许想要暗害你的人,只是利用了现在的形势,想要隐藏自己的身份,而这种可能性大一些,否则无法解释怎么无声无息布局。当然,也不排除这两方人认识的可能性。”

    汪庆国听了这番话,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如果真是因为要他的原因,令村子有此危机,那他就是村里的罪人了。

    “沈师,听您的意思,已经找到问题所在了?”汪庆国有些忐忑地问道。

    沈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问题:“汪总,不知院子里的那棵老桂树,是什么种的?”

    “两年前,我这里重新翻修时种的。”汪庆国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说,桂花树有问题?不可能,肯定不可能的!”

    汪庆国的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一个劲说不可能是桂花树的问题。

    见此情形,沈翊和潘一骏都没有多劝,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些事情的真相,就是让人难以置信,甚至于崩溃。这个时候,只能靠他自己坚持。

    片刻后,汪庆国的情绪稳定下来,目光重新变得锐利,他说道:“沈师,您见笑了,不瞒您说,那棵桂树当初是我女儿选的,是我妻子负责移植到这里。”

    难怪汪庆国刚刚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沈翊暗自一叹,接着说道:“汪总,其他事情咱们先放到一边,现在必须知道,桂花树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