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发现

作者:吃仙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翊神相最新章节!

    从卡车司机断断续续的声音中,大家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司机驾车拖着这车木板,前往不远处的物流中心,行驶到这里时,不知道为什么车身突然不稳。

    看到前面有四个小孩在嘴边玩耍,司机心里一慌,猛打方向,结果车子发生了侧滑,随即向左侧发生了侧倾,倾倒出的木板,正好压到了小孩。

    有路人在旁边补充,当时的车速并不快,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这么惨烈的事故。

    沈翊在旁边一声叹息,这个事故,小孩的父母也有责任,让四五岁的小孩,在路边玩耍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事实上,已经有不少的车祸,就是小孩在路边玩耍酿成了惨剧。

    沈翊重新上车,叹道:“四个孩子,当场死亡的三个都是汪家头的。”

    潘一骏吓了一跳,连忙说:“走吧,咱们去汪庆国那里,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几分钟后,潘一骏把车停在了一个独门大院前,发现门口不止一辆车。

    “咦,这个车牌有些熟悉啊。”

    潘一骏看了一眼车牌,思索了片刻,哂然一笑道:“原来是他来了,沈师,煞气的事咱们就别掺和了。”

    “这位是?”沈翊好奇地问道。

    潘一骏不屑地说:“高骏臣,一个口气非常大的家伙。”

    “这个名字有些特别啊。”沈翊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叫潘一骏,一个叫高骏臣,难怪会撞出点火花来。

    潘一骏说:“反正一会你尽量别说话,这家伙就是逮到谁就想咬一口的狗。”

    “好的。”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煞气的范围那么广,说明此事非常棘手,肯定会引起荆川同行的注意,作为外来者,沈翊贸然插足其中,很可能会给他惹来麻烦。

    按了门铃,没一会,就有佣人出来迎接。

    “潘师,您里面请,汪总已经恭候多时了。”

    “好,麻烦你带路。”

    沈翊跟着佣人经过院子,由于想要积累更多的风水经验,全程他都在使用观灵术。

    院中景色,小桥流水,鸟语花香,风景怡人自不必多说。

    然而,当沈翊注意到院子中的一棵桂树时,突然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跟着佣人走进客厅,沈翊发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了,除了坐在正中位置的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其他人的神色都有些发愁。

    “潘师,您来了,快坐。”

    看到潘一骏进来,一个挺着大肚腩,头发却已经花白的中年男子,连忙起身打招呼,此人正是汪庆国。

    见在场人多,潘一骏故意没有介绍沈翊,和大家寒暄片刻,便坐了下来。

    汪庆国说:“潘师,想必你应该察觉到我们村里的异常了吧?”

    潘一骏表情凝重:“是的,不瞒你们说,刚刚发生车祸的时候,我正好经过。”

    坐在西边的是一位穿着白衬衫的老人,是汪家头的村长,他悲痛地说道:“潘师,你不知道,这已经是短短一个星期内,第三次车祸了,前两次加起来没了两个,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去了三个啊!”

    汪庆国心情浓重,接过话道:“但奇怪的是,在此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潘一骏十分诧异:“难道是一夜之间,就变成这个样子的?”

    坐在对面的一个瘦弱老人,开口道:“是不是一夜之间,谁也不清楚,但现在村里煞气满天,短短一个星期死了五个人,再这么下去,我看村子里的人都得死光了!”

    汪村长劝道:“三叔,你不要这么说啊,传出去整个村子都会人心惶惶的。”

    老人沉着脸说:“再怎么人心惶惶,不住村里就能活着,也比死了好。”

    汪村长说:“你说的容易,咱们村大部分人都靠着茶叶讨生活,走了他们吃什么?而且,为了把咱们村的茶叶生意做大做强,花的心血不是一代两代了,难道就这么抛弃掉?”

    老人说:“那你拿出个办法来啊!”

    “我要懂的话,还用你来说啊!”

    汪庆国见两人越吵越凶,急忙劝架道:“二位,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村子里好,但争吵无济于事,咱们还是听听高师和潘师的意见吧。”

    高俊臣看了看潘一骏:“那我就先说了,首先有个问题,村子附近有没有出现地质灾害?”

    汪庆国摇了摇头:“没有,如果出现地质灾害,早就上新闻了。”

    高俊臣继续问:“那最近没有新的建筑建成或开工?”

    汪村长说:“没有,我们这边建设计划都要经过审批,近阶段唯一一个工程,还要一个星期后才实施。”

    “好了,我没有问题了。”高俊臣看向了潘一骏。

    高俊臣的两个问题,都问在了点子上,一般风水发生大范围的变化,除了在不恰当的地方建造了什么之外,也就只有因为地质灾害,改变了地貌这一点了。

    潘一骏说道:“我只有一个问题,最近村子里有没有可疑的生面孔出现,我希望你们认真排查一下。只是怕就怕,如果确实是人为的,对方可能会使出延迟性阵法。”

    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前面说的两种情况,查起来还相对容易,怕就怕有人暗地里使坏。

    “实不相瞒,排查我已经让人在做了,但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

    汪村长满脸愁容,这次危机,关系着整个汪家村的生死存亡,一个不好,汪家头就会变成历史,他也成了最后一任村长,死之后都没脸见列祖列宗了。

    高俊臣说:“既然这样,我们只能一步一步来了,我希望村里给我一个向导,我要查看村子四周的山头和水源地。”

    潘一骏连忙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没问题。”汪村长说。

    高俊臣起身示意道:“几位,我想跟潘师单独商量一下。”

    “请便。”汪庆国说。

    高俊臣和潘一骏走了出去,片刻后,两人返回各自的座位。

    沈翊发现,潘一骏虽然看起来风轻云淡,但从他紧握的拳头看出来,此刻情绪不稳,也不知道刚才高俊臣跟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气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