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极品

作者:吃仙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翊神相最新章节!

    沈翊也笑呵呵地指着旁边一刀符纸:“你这的符纸一刀有几张?”

    “25张啊。”

    “那一刀多少钱?”

    “250……”摊主这里也反应过来了。

    沈翊笑了笑:“老板,我是诚心想买,6块一张如何?”

    他当然可以还的更多,但这并不是行家的还价方法。

    果然,摊主一听,抬起头来重新看了看沈翊:“小哥,原来你是行家啊,既然这样,算你8块吧,6块实在太少了,贡城到荆川可有一两千里地呢。”

    沈翊微微一笑:“这里可是荆川。”

    荆川的风水市场全国闻名,周边地区的人,都会来这边进货。就算贡城离荆川很远,但在进货量大的情况下,运输成本占的比例就不大了。

    摊主说:“那你说个价,反正6块钱是不可能的。”

    沈翊想了想,说:“160一刀,再贵就算了。”

    摊主摆摆手:“这个价格不合适。”

    沈翊站起身就走,绝不犹豫。

    摊主傻眼,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他急忙喊道:“小哥,慢点走,今天刚开张,给你了。”

    沈翊回转身,又走了回来,拿出手机准备付钱:“给我三刀,可以手机支持吧?”

    “没问题。”摊主呵呵一笑,拿起手机,调出自己的收款页面。

    收到钱,摊主从箱子里拿出三刀符纸,准备用纸包起来。

    “等等!”

    沈翊叫住了摊主:“把那三刀符纸给我看看。”

    摊主一怔,眼神稍稍有些慌乱:“怎么了?这三刀符纸都是新的啊。”

    “那给我看看有问题吗?”沈翊脸色一沉。

    摊主没办法,只得不情不愿地把三刀符纸递给沈翊。

    沈翊接过符纸看了看,从里面抽出一张符纸,哂然一笑:“这是贡城出的?”

    “啊呀,肯定是我家那个小兔崽子,把符纸给搞混了。”

    摊主满脸堆笑,给沈翊鞠躬道歉:“小哥,不管是什么原因,确实是我的问题,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这一回吧。”

    “呵呵,要不是我正好发现,我是不是哑巴吃黄莲了?”沈翊非常厌恶这种行为,要是他看错了,那是他的眼力问题。但现在这样,根本就是欺诈。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了。

    摊主谄笑道:“小哥,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我给您一刀符纸,以作赔偿,您看如何?”

    沈翊淡淡地说:“我记得以次充好,至少要罚三倍吧。”

    摊主可怜巴巴地说:“我这里真得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回吧。罚三倍,我半个月都白做啦!家里就指望着我赚的这点小钱生活呢。”

    “我可怜你,那谁来可怜我?”沈翊不为所动,他可不相信对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那熟练劲也不像。

    “哎!”

    摊主摆出一副苦瓜脸:“要不这样吧,我这里有一套画符工具,是一百年前的钱致大师制作的,我便宜一点转让给您。”

    钱致是一百年前公认的制作画符工具的大师,由于正好处在特殊时期,他的作品传世的不多,市场上价值很高,曾经有一支他制作的符笔,被拍出了三十万的价格。

    当然,那支笔本身材质出众,使用的是顶级和阗玉和顶级狼毫,光是材料价格就占了三分之二左右。

    另外,那支笔也采用了特殊的工艺,可以更容易点灵,制作出来的符箓效果更好。再加上名家效应,这才达到三十万的成交价。

    但不管怎么说,钱致制作的画符工具肯定不会便宜,就算价值上万也是正常的,沈翊可不相信摊主会有。

    他讥笑道:“老板,如果你有钱致大师的作品,还会在这里摆摊?”

    “对不对,您可以先看看。”摊主拿出一只笔盒,放到了沈翊的面前。

    沈翊原本不想看,这不是他的本意,而且这事明摆了就有问题,但转念一想,他到要看看,摊主到底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

    笔盒,专为存放毛笔所用,或随身携带,或收纳于案头,是笔墨纸砚等基本文具的延伸。

    这只笔盒材质为竹,正面竹板上刻有兰花假山灵芝图案,寓意文人高洁志坚,吉祥如意。看起来颇为老旧,应该有些年头了,但价值不会超过两百。

    笔盒上还有一个落款为“钱”,沈翊看了之后,哂笑道:“你不会因为这个落款,就以为它是钱致大师制作的吧?”

    “您继续看。”摊主笑了笑。

    沈翊打开笔盒,里面有一支笔和一块朱砂锭。

    朱砂锭并不纯,这个不纯指的是掺杂着其他物质,并不是贬义,因为有些特定的符箓,需要添加某些物质,共同作为书符的材料,比如虎骨、珍珠等等。这块朱砂锭就是加入了上等珍珠。

    总体而言,这块朱砂锭品质十分精良,更令沈翊惊讶的是,朱砂锭应该经过了点灵。

    沈翊默默感应了一下,他惊讶地发现,朱砂锭的灵性非常强,至少应该是相师点灵。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这块朱砂锭虽然没有上百年的历史,但至少也有大几十年了,而点灵后的物品,灵性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弱,现在都还有这么强的灵性,代表的意义不言而喻,当初点灵的风水师,分明是一位大相师!

    再看符笔,使用灵性极强的红木为笔杆,配以极品狼毫,而且,符笔也经过了点灵,灵性和朱砂锭一样强大,应该出自同一位大相师之手。

    沈翊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遇到如此珍贵的朱砂锭和符笔,激动的情绪差点溢于言表。

    前世的时候,师傅就告诫他,想要捡漏,必须控制好情绪,否则就会被捡漏。而在这个世界,叔公也一直教导他,风水师平时要不露声色。

    就算这样,沈翊也是靠着功法,才调整好心情,没有把情绪显露出来。

    接下来,沈翊又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脸色平淡,摊主虎视眈眈都看不出他的想法。

    “小哥,你觉得这两样东西怎么样?”摊主忍不住问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