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归之魂

作者:凌九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阴阳鬼途志最新章节!

    县官蹲着身子呕吐了好一会,才站直了身子,此时的他脸色煞白煞白的,仿佛是被鬼附身了一般。

    他站直了身子,吩咐在场的衙役把那几具尸体烧了之后,他便走了,显然这县官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做停留。

    他边向着外边走,心里边想道:啊呸,我做这官无非就是想弄两钱花花,晦气。

    当天夜里,一个醉汉独自走在街道之上,他脚步虚浮,不时拿起手中的酒坛子喝上一口。

    突然,醉汉的背后一凉,他仿佛觉得他的身后有着什么东西经过。

    于是乎,他猛的回头看去,身后却空无一人,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便转过了头。

    只见他刚一转头,眼前就出现了一张脸,这脸上长着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嘴唇成紫黑色。

    这张脸仿佛是冰块一般,正散发着刺骨的寒冷,此时这张脸距离那醉汉的脸不过半尺的距离。

    寒气扑在了他的脸上以至于他清醒了不少,咋一看眼前的这张鬼脸,那醉汉顿时身体就是一哆嗦,眼神中全是恐惧。

    还不待醉汉反应,眼前的人双手紧紧的扣住了那醉汉的双臂,那人的指甲好长好长,指甲插入了那汉子的双臂之中,顿时鲜血如注。

    醉汉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可是下一秒醉汉便停止了惨叫,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叫不出来了。

    那鬼脸的主人此时正对他大张着嘴巴,而他身体中的阳气此时正疯狂的向着那人的嘴中蜂拥而去。

    很快,那醉汉便化作了一具干尸。而这鬼不是别人,正是那林二虎。

    林二虎的周身已经没有了浓郁的阴气,这是因为他体内的阴气被阳气所综合,达到了阴阳平衡的微妙境界。

    林二虎不知道的是,他阴差阳错之间把自己练成了魂妖。

    所谓极阴极煞,说的便是魂魄之中的阴阳二气达到平横的鬼魂,由于阴阳平衡的关系,此类鬼魂凶猛异常。

    这种鬼魂又叫无归之魂,之所以叫无归之魂,由于体内阴阳二气平衡,鬼都属于阴体,所以这无归之魂已经不属于阴魂,所以这类鬼魂已经失去了轮回的机会,只能永世漂泊。

    阳间不容,阴间不收,梦醒无归,是以称之为无归之魂。

    书归正传,林二虎把已经成为了干尸的醉汉扔在了地上,他握了握拳。

    顿时一股浓郁的鬼气出现在了他的拳头之上,他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身子凭空悬浮了起来,向着远处飘了过去。

    话分两头,此时的林祈盘腿坐在了床上,他总感觉自己修炼的速度快了不少,那些涌入他身体中的五行之气的速度更快了。

    前文我们说过,修道之人很重要的一门课程就是修心,由于那给小女孩包子的鬼魂的关系,林祈悟到了些什么,以至于道行有所提高。

    可是林祈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找到答案,那答案仿佛就在眼前,却又触摸不到,就像中间隔了一层轻纱,只能看到轮廓,却看清不全貌。

    又过了四五天,这四五天里,林二虎晚上再没有出现吸人魂魄,使的这镇子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官衙之内,那县官此时躺在了一妇人的大腿之上,那妇人轻轻的给他按摩着他的头部。

    可是那县官此时却愁眉苦脸的,准确的来说是那天从那闹鬼的镇子上回来,这县官便是臭美苦脸的。

    那妇人见状便问道:“老爷,你这几天愁什么呢?”

    那县官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清河镇闹鬼,杀了不少人,你说不管吧,被上面知道了我怕是乌纱不保,请道士除鬼吧,又是一笔不少的开销,我当官就为了白花花的银子啊。”

    那女的闻言,顿时说道:“我可不管啊,说什么也不能把银子拿出去啊,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那县官闻言,顿时又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大人,小的有事禀报。”

    此时一个衙役走了进来,抱拳对县官说道:“清河镇恢复正常,那鬼没在出来害人了?”

    县官顿时一喜,从妇人的腿上坐了起来说道:“真的?”

    “千真万确!”

    那县官眼珠子转了转对那衙役说道:“你去清河镇贴出告示,就说鬼已经被我们抓到了,三天后当众杀鬼以祭奠亡灵。”

    那衙役闻言说“是”后便退了出去。

    只见那县官猥琐的笑了一下说道:“又有银子进了。”

    霎时间,三天后杀鬼以祭奠亡灵的消息覆盖了整个清河镇。

    不过深知那县官为人的明白人都有些诧异:难不成这孙子改邪归正了?

    这是大多数明白人的心里的疑问。

    这消息传到林祈耳朵里的时候,林祈也是一惊,什么?林二虎就这么完蛋了?

    可是多数的老百姓还是奔走相告,期待着三天以后看杀鬼。

    咋们把视线拉回县衙,此时县官的书房之内,县官坐在了凳子上,他的身前还有一个中年人。

    县官开口道:“表弟,去个我随便抓一个小鬼,三天后随我去清河镇将他处死。”

    要说这中年人是县官夫人的表弟,乃是一个民间阴阳先生,粗通一些阴阳之术。

    到了晚上,一条辟静的街道之上,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个油纸包蹲在了一个乞丐的蹲在了一个乞丐的身前。

    男子打开油纸包,里面是几个饼,那男子把饼递给了那乞丐。

    男子正是那晚给包子给那小女孩的鬼。

    那乞丐顿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而就在那男子的身后,一个中年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那男子的不远处。

    这男子正是那县官的表弟,此时的他全身都涂抹着锅嘿,赤果着身子。

    整个人犹如非洲黑人一般,这是民间的一种可以让鬼看不见自己的土法。

    只见那县官的表弟有些嘲讽的轻声说道:“你还挺心善的呀。”

    说完这话,只见他从拿出了一个葫芦,他手结剑指对着那葫芦凭空画了一道符。

    随即他打开了塞着葫芦的盖子,顿时一股强大吸力猛的将那蹲在乞丐身前的鬼向着葫芦中拉扯而去。

    而那鬼猝不及防,霎时间已经是被吸到了葫芦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