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作者:萧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龙王传说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开荒记最新章节!

    第2章

    张狂一步踏出,面对冷峻的徐翎,冷哼一声道:“代圣子又如何?你少拿身份来压人。我张氏,在昆仑也是古老的传承,想让我妥协,不可能。”

    “咚!”徐翎战意蓄发,一步踏去。

    整个仙阙琼楼都在颤抖。一道超越了宿命秘境六盘,进入七盘的绝世强者,正急速朝这边赶来。想必是仙阙琼楼真正的镇店之人。

    徐翎神魂灵敏,心中暗忖道:“不好,一旦仙阙琼楼的人介入,我想压制也压制不了了。这个张狂刚刚明显已经动了怯意,是什么又让他坚定下来?”

    “好,我就拿你立威。”徐翎回头望了一眼冷漠的灵馨儿,心中暗忖道:一切因我开始,那就一切因我结束吧。

    虽然陈羽把几件重宝都随身带走,但徐翎也有自己的底蕴。杀意一起,万念皆灭。

    “《西皇古经》,万凰朝宗。”徐翎心中呐喊一声,一座仙府门户从虚空之中显露出来。

    “那是——”无数惊呼声响起,众人着虚空显露出来的门户,心神俱震道:“这是瑶池仙宫的一扇门户虚影。”

    “不错,前些日我们组队参观过虚空中的瑶池仙宫,这的确就是瑶池宫的一角虚影。”有人震惊道。

    “这是瑶池《西皇经》中记录的秘术,一个外人怎么会有资格修炼?他这不是犯了瑶池的禁条吗?”一些宗门世家子弟,惊叹道。

    “传闻他与瑶池圣女交往甚密,据传此绝学乃由圣女所传。后来瑶池亲自登门问罪,不知为何,最终不了了之,然后瑶池圣母亲上蛮荒提亲,结下这门因缘。”

    “啾——”一声声神凰啼鸣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每一道声音都尖锐而激昂,带着震慑万古的真灵气息。

    张狂脸色陡变,不由朝人群中的某处瞥去。

    “用你张氏绝学拖住他,待我积蓄真气,施展昆仑葬剑术。”一道声音淡然传来。

    “好。”张狂听闻昆仑葬剑术,彻底定下心来,暗忖道:“想不到他已经修成了昆仑葬剑术。”

    “吼。”张狂怒吼一声,全身暗光闪烁,无数道韵流转:“天仑八剑。”

    一道剑元从张狂体内飞出,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十六,最终变成三十六道剑元。无数剑光从剑元中喷涌而出,声势浩大。

    张狂双目赤红,把天仑八剑发挥到极致。每一剑都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如光如电。

    “刺!”一道道剑元,无穷无尽,击向徐翎。

    “啾、啾、啾……”无数啼鸣越来越近,突然,虚空之中,铺天盖地,全是火红如霞的神凰真灵,每一只真灵都有数丈之巨,周身燃烧着熊熊火焰。

    “嗤!”庭院内一颗千年古树直接枯萎,蒸发,化为灰烬。

    “呼。”所有修士都感受到突然而来的变故,大口大口吐着热气,难以自持。

    百万神凰在虚空中凝成一处,化作一尊百丈精纯火凰。

    “啾——”

    神凰长鸣一声,一头扎下。

    “圣子,救我——”张狂感受到死亡气息,脸色苍白惨叫一声。

    沈洛伫立在远处,神色冷峻望着绝望的张狂,淡然道:“你应该听从我的劝阻。但现在,我也无能为力——”

    “你——”张狂神色陡变,惨笑一声,大吼道:“你想——”,张狂原想在临死刹那揭露沈洛的真实面目,告诉徐翎是沈洛暗中给他传音,但话还尚未说出,便感觉神魂震荡,不由惨叫一声。

    沈洛震散张狂的魂丝,淡然道:“张狂,为了昆仑剑宗的伟业,就只好牺牲你了。放心,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轰!”神凰真灵从天而降,直接吞噬了张狂。

    “杀不得——”一道浑厚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但已为时已晚。

    徐翎着飘然而至的六旬老者,终于松了一口气。

    “噗!”徐翎吐出一口鲜血,气息游离。

    灵馨儿飘然而至,一团真元从口中吐出,度向徐翎,数息之后,灵馨儿双眸为之一暗,淡淡道:“这是我鸾凤阁的续命秘术。”

    “谢谢。”徐翎感觉身体为之一轻,一些损伤的脉络被对方的元气修复,重新恢复了活力。

    “不用谢我。”灵馨儿声音淡漠道:“我只是不想欠别人的。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否则再见面,我还是不会对你假以颜色。”

    灵馨儿飘然而出,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徐翎着灵馨儿飘然而去的背影,怔怔出神。这样的背影,曾几何时也在前世某位女子身上出现过。只是从此之后,两人果真形同陌路,再也没有交集。

    “当年,我做错了吗?”徐翎神色一动,立即幡然醒悟,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朝门外飞去。

    “沈洛,你这是干什么?”徐翎顿住身形,着拦在身前的沈洛,错愕道。

    沈洛脸色冷峻,彬彬有礼,令所有人都生不出恶感。他儒雅非凡,神色凝重望着徐翎道:“陈兄,得罪了。”

    “你要阻拦我?”徐翎眉宇一挑,并未意识到沈洛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阻拦。

    “你是我的朋友。”沈洛沉声道。顿了顿,接着又道:“可张狂是我昆仑弟子,你出手斩杀了他,就应该留下来,受我昆仑刑法处置。”

    徐翎神色凝重道:“过了今日,该怎么处置,我自会亲上昆仑所在的灵性峰,请你不要阻拦。”

    沈洛表情冷峻,凝重道:“如果是别人,随他怎么离去,但你是我朋友,为你负责,我应该把你留下。这样,就算到了马副掌教那里,我也能够帮你开脱一二。”

    徐翎心头一暖,沉声道:“多谢沈兄为我着想,不过我陈羽并不在乎马副掌教的态度。我乃蛮荒代圣子,区区一名世家子弟,杀了也就杀了。”

    在场无数弟子,纷纷为沈洛表现出来的气节所折服,心想能有这等朋友,倒也死而无憾。

    “沈洛不愧是年轻一辈儒雅第一人,处事有礼有节,既做了作为圣子该做的事,也做了作为朋友做的事。此事的确不怨他,是那张狂太轻狂,而代圣子陈羽,又无法无天。”无数弟子纷纷议论道。

    而就在这时,沈落shen色凝重着徐翎,摇了摇头道:“陈兄,即便你是代圣子,但也并非拥有绝对的豁免权。”

    沈洛顿了顿,望着徐翎,慢悠悠道:“陈兄,你别忘了,我还没有对心魔起誓。”

    “轰。”此言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整个广场一片哗然,纷纷望向神色冷峻,古井不波的沈洛。

    “你——”徐翎皱眉淡淡道:“难道沈兄打算把此事宣扬出去?”

    沈洛淡笑着摇了摇头,沉声道:“沈某的意思是即便你我是朋友、兄弟,可你还是要着我当面立誓才行。”

    紧接着,沈洛当着徐翎的面,立下心魔誓,然后淡笑道:“就算是兄弟,也要当面立誓才对,是不是?”

    徐翎松了口气,沉声道:“沈兄果然没有令我失望。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沈洛狐疑了片刻,凝神道:“还是那句话,我希望陈兄能留下来,这样就算昆仑追究起来,我也能就事论事。否则你临阵逃走,就是对昆仑意志的亵渎,马副掌教未必会轻易放过你。”

    徐翎拍了拍沈洛的肩膀,微笑道:“谢了。”,说罢,直接冲了出去。

    “轰!”虚空之中,突然降下数以万计的金丝法线,每一根都有拇指粗细,有如大道之痕。

    “杀了我昆仑弟子,就想一走了之吗?”一道冰冷而愤怒的声音从虚空传来。

    但见一位神色冰冷而阴沉的老者从虚空显露本体,厉声道:“你敢杀我爱孙,老夫要把你碎尸万段。”

    这位阴沉老者正是今日在虚空大殿上挑起赌约的那尊老者,面相阴沉而森然,令人不寒而栗。只见他大手一抓,直接捏向徐翎。

    徐翎神色为之陡变,惊呼道:怎么来的这么快?

    但徐翎根本没有心思多做反应,双手一动,一团真气强行打出,击向阴沉老者。

    “轰!”徐翎被直接倒击回来,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再次受到极大伤害,脸色为之惨白。

    阴沉老者未料到自己全力一抓之下,竟然未能抓住对方,不由为之一惊,大手再次抓来,无数天痕碎片从体内飞去,禁锢虚空,碾压万古。

    徐翎脸色陡变,惊愕道:“此老怪是要痛下杀手,置我于死地啊。”

    “唵——阿——尾——”徐翎顾不得魂丝损伤,怒吼一声,喊出三枚真言种子。每一枚真言种子,都几乎接近圆满,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激发出来的最强大的真言之力。

    “嗡。”阴沉老者只感到神魂宫中一阵嗡鸣,竟然在刹那间为之失神,失去了攻击力。

    “机会来了。”徐翎忍着巨疼,瞬间施展身法,飘然而遁。

    “嘭!”一声巨响,徐翎整个身体被弹射而来。而就在这个刹那,阴沉老者的神魂宫已经恢复过来。

    “想逃?这里早已被老夫布下了大阵。小畜生,敢杀我爱孙,给我去死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