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毕功于一役

作者:凯哥很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夜,已经很深了;浓墨一样的天上,连一弯月牙、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中划过,炽白的光亮又是那般凄凉惨然。

    风,是子夜时分刮起来的,开始还带着几分温柔,丝丝缕缕的,漫动着柳梢、树叶,到后来便愈发迅猛强劲起来,拧着劲的风势,几乎有着野牛一样的凶蛮,在南郡城的街道上漫卷着,奔突着

    城头上的烟熏火燎,大地上的血迹斑痕又为这夜晚添加了一丝别样的气氛,鏖战了一天的士兵们依偎着武器,就像他们的家人,宁静的酣睡着,偶尔有两个没心没肺的横在过道上,像一具死尸

    “嗒嗒嗒”,李煜挂着黑眼圈,行走间竟然以长剑作为拐杖支撑着他的身体,这已经是第四天了!昼夜鏖战的第四天!每天都是在呐喊声中渡过,身体累、心也累;

    吴蜀联军投入了全部的兵力,就连阎行的羌人骑兵也被召集回来,被迫下马进行攻城战斗,即使李煜多次对队伍进行轮换,曹军依然有些撑不住了,筋疲力竭!

    而李煜一直在关注天气,今年的雨季来的好慢!大地干坷,河床都被晒干了,露出了淤泥,淤泥又被晒干了好像将它们作为玩具,搭建一个城堡啊!李煜默默的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很温馨

    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逝,更多的是他是在想——天要亡我?他算准了一切。可却不能把握天时!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上天似乎在与他开着玩笑;

    即将是第四十天了,城中的粮草也不多了,还能撑上两三天,李煜心中很乱,若是突围,在五天前是最好的时候,而现在却是最糟糕的时候!

    他只能硬着头皮等待。等待着天降倾盆暴雨,冲垮他所铸造的大坝,将枝江的河水转道南郡城!让所有人都做了那河里的王八。这样才代表他胜利了!

    “咳咳!咳咳!”,一声声痛彻心扉的咳嗽声打断了李煜的思虑,郭嘉消瘦的身形显得更加消瘦。手上捂着的丝巾也红得发黑,这是他咳出来的血,很多天了!他一直在煎熬着!等待着!

    “怎么出来了?歇歇吧!我看着就好!”,李煜眼中闪出了一丝不忍,不忍心看着郭嘉这样一个天纵奇才就这样消逝,不忍心他拖着病躯一点点的帮助他稳固这座城市的防守;

    “睡不着!咳咳!还死不了,出来透透气!可能透气的机会不多了,今后就要一直闻着泥土的芬芳了呵呵呵!”,郭嘉开着玩笑话,笑了两下。咳嗽的更加厉害;

    “有没有后悔跟着主公?”,李煜突然间想到了曹操,从前,一直有曹操在上边扛着一切事情,他只需要出谋划策动动脑子就好了。胜了,有奖励,失败了有宽慰,什么压力也没有;

    可是现在他肩膀上的胆子非常沉重,那是承载着一个国家的担子,压弯了他的腰。压弯了他的腿,让他每迈出一步之前都要好好考虑,这一步是否能够站稳?如果站不稳,担子是不是就会倾斜?累,太累了!

    “后悔?”,郭嘉看向李煜笑了,笑的很灿烂,笑的很阳光,笑的很幸福:“没,从来没有!在我眼中他是一个真正的,活生生的英雄,不是天上的云,不是土中的雨,可以看到,可以触摸!

    他有着自己的性格,时而嬉笑怒骂,时而垂头丧气、时而死要面子、时而意气风发、时而得意洋洋他更像是一个人!他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对下属亲和,懂得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对家人温柔,能够原谅他们所犯下的错误,对待江山、对待百姓,尽心竭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不仅仅是一个好主公,好君王,还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可以说他一直是我发自内心的最尊崇的人!我崇拜他、敬仰他,为他的气度所折服,为他的风格所倾倒!这样的一个好主公下辈子可能碰不上吧?”

    郭嘉喃喃自语,李煜在一旁听得入神,叹了口气:“是啊!他是一个好主公,可是我敌袭——!”

    “砰砰砰!”,几声轻响,李煜突然暴喝,将自己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又咽回到了肚子当中!手持宝剑冲到发出清响的地方,查看是怎么回事!

    向城头看下去,不少蜀军用过勾爪勾住了墙头,正在向上攀爬,李煜探头看的时候,下面的蜀军一支弩箭放了过来,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幸好天色太黑,不然这一下李煜直接就挂了!顾不上疼痛,李煜持着锋利的问天剑砍断了几条绳索,暴吼连连的招呼疲乏的曹军迎战,拖着沉重的躯体曹军飞快的爬起来,守卫城墙;

    城外是徐庶的攻击部队,眼看偷袭失败,他便改为明攻,大手一挥,密集的蜀军再一次冲击上来,云梯、钩锁、冲车所有能够用到的武器一一在曹军身上试验了一遍;

    然而曹军依然坚挺,蜀军撤退,准备下一次的攻伐,郭嘉靠在城门楼的柱子上不断咳嗽,李煜舒缓了心情走了过来,继续之前的交谈:“雨季久久不来我担心!”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再等等看吧!现在突围恐怕会中了敌人的圈套,我军伤病太多,也被掣肘,在坚持五天!不行的话你不是有阎行的把柄吗?如果雨季未来,就利用他造成混乱,让庞统过来接应,顺水逃走!”,郭嘉轻笑着安慰李煜;

    李煜摇了摇头:“万事俱备只欠暴雨!人,穷力时啊!可眼下战争来到了紧要关头。士气都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是啊!双方鏖战月余,彼此之间能用的招式都用了一遍,吴蜀联军驱赶着他们的队伍不停地攻,我们则是不停地驱赶队伍进行守!到了现在士兵已经有了厌战、思乡思乡!”,郭嘉眼睛一亮,笑了!

    李煜一愣。疑惑的看着郭嘉:“思想怎么了?”,郭嘉兴奋地一拍李煜的肩膀:“何不效仿韩信,用四面楚歌之法呢?蜀川一带的曲子。江东一带的楚曲,这些都是攻击他们的利器啊!”

    “行吗?可我们的目的是牢牢的将他们固定在这里,若是他们的士兵发生哗变。他们再借机撤兵,岂不是功亏一篑?”,李煜对此倒是持观望态度,他想听听郭嘉的想法;

    “嘿!这就是关键的地方!战争打到现在这种惨烈的状态,别人不说,我问你——你,想输吗?”,郭嘉严肃的问道,李煜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当然不想!”

    郭嘉一拍大腿:“这就对了!你都不想输,那刘备周瑜就更不想输了!要知道他们付出的代价比我们大多了!他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东吴第二人。这些都是傲气冲天之辈,他们能够忍受这种窝囊的失败吗?当然不会!

    而且最关键的就是这两伙人都有能够压住士兵的人物,这样也就会保证士兵虽多有不满,但不会溃逃,他们会在刘备、周瑜的压制下渐渐安稳;

    而周瑜、刘备在蜀吴联军士气最低落的时候。不会贸然攻城,我们会迎来一段宝贵的休息时间!利用这段时间我们甚至可以让庞统顺流运送些军粮过来!怎么样!不错的想法吧?”

    李煜努努嘴:“想法是不错,可是你有乐器吗?你会弹奏蜀川一带的曲子吗?你会江东一带的楚曲吗?我倒是有一张琴,我也只会一曲高山流水!”

    郭嘉一笑:“这难不倒我!一张琴足矣!”,李煜歪着头,遥指城外:“城外可有一个号称曲有误。周郎顾的家伙,你可不要丢人啊!”

    日出黎明,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都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咚咚咚”,战鼓似乎不再响亮,更像是在呜咽,为死去的人们进行哀悼,吴蜀联军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营帐,火头兵们已经烧好了饭菜,一一的分发;

    “噔——噔——!”,隐约间似乎听到了熟悉的旋律,蜀军的军营首先陷入了停顿,他们听到了熟悉的曲子,那是蜀地特有的曲子,一首迎亲用的曲子,喜气洋洋,让这些人不禁幻想起家中的老婆孩子,还有没老婆的也在向往的想着入神;

    曲调慢慢落下,转而是一首哀乐,一首送葬曲,无数的士兵开始嘘声叹气,有些是想起了去世多年的父母亲人,而有的则是在担心,担心他们出征在外,很有可能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两曲作罢,蜀军一片哀叹,年纪小一些的甚至哇哇大哭,嚷嚷着我想家了,我想家了!身边的老兵急忙捂住他的嘴,耳语几句,高亢的哭声,变成了呜咽;

    刘备的龙帐中,刘备面色铁青,眼袋有些大,没怎么睡好,心情也很沉重:“该死!四面楚歌吗?狡猾的李煜!”

    另一边的吴军军营,郭嘉也是分别作了两首曲子,一首迎亲曲,一首送葬曲,听的周瑜眉头直皱,坦白的说他对弹琴的那个人倒是心生向往,当然了,他要是能将曲目换成高山流水、知音之音,就更好了!

    曲停、人哭,周瑜感觉有些棘手,想了半天,将自己的琴掏了出来,走到军营当中的高台上演奏,连续演奏了十数曲铿锵有力的铁血杀伐的曲子,才稍稍安稳了军心;

    但是他心里清楚,曹军这招够阴损的,将他们的士气打击到了冰点,尤其是这曲子选的,真是奇葩,可也最能勾起人们对故乡的思念。无形之中瓦解了联军的士气;

    在听到周瑜的铁血杀伐的曲子之后,蜀军的诸葛亮心有所感,也来了这么一出,稍稍安稳了一下士兵的情绪,暂时没让这些人引起哗变等事件;

    曹军城头上,“真有你的!”,李煜伸出大拇手指赞叹不已。真是鬼才,不走寻常路啊!一首迎亲曲,一首送葬曲。让吴蜀联军先是想到了妻子、孩子让他们高兴了下,然后就是让他们思念父母,又让他们悲凉下。大喜大悲,心理落差太大,他们受不了啊!

    “还行吧!其实我还会西凉的曲子!就是害怕那些羌人受不了啊!”,郭嘉坏坏的笑着,李煜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可是打算把他们一起都坑了呢!对了刘备军中还有蛮人,你会那种曲子吗?”

    “蛮人?这个倒真不会!”,郭嘉撇撇嘴,耸耸肩膀,在看到偷着笑的李煜,他明白了。这是在打击他呢!当下眼睛一翻:“不就是稍稍得意一下嘛?切!还是尽快安排粮草的事情吧!否则我们就要杀马了!”

    “得令!”,李煜笑嘻嘻的向城门下走去,心中的沉重放下了不少,心情舒爽;

    而另一边的刘备与周瑜是相对嘘叹,周瑜稳住了士兵之后便来见刘备。述说种种,到了现在周瑜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但是他又不能说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在在进退之间很纠结;

    “曹军一计四面楚歌都没用到四面,只是两曲便击垮我们的士气了!蜀国主!您有何高见啊?”,周瑜唉声叹气的询问。一脸的纠结,难以抉择;

    刘备也是愁眉不展:“是啊!只不过两曲,就让我等素手无策,曹军厉害啊!月余间久攻不下”,刘备越少越消极,身旁的诸葛亮不留痕迹的使了个眼色,示意刘备不要再这样说下去;

    刘备也是老油条,当即明白了,隧道:“困难总是暂时的!南郡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他们的粮草储备,兵器消耗都已经到了最后时刻!战争伤亡这么大,谁也不想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回去吧?

    怎么面对江东父老?是也不是?只要熬过去,胜利就是我们!我们可以的!要高奏凯歌的回去才有面子啊!这样吧!先歇上几天,然后再作打算如何?公瑾?”

    周瑜倒是被刘备那句如何面对江东父老打动了,沉吟片刻后决定再耗上些时日,然后再做打算;

    “周瑜已经萌生退意了!他刚才那番话就是在试探陛下,如果不是陛下话锋转的快,估计就会被他钻了空子跑掉了!好在陛下厉害,说动他了!”,周瑜走后,诸葛亮笑道;

    “他萌生退意,我又何尝不是呢?”,刘备叹了口气:“可我们伤亡了七八万人,总要有个交代吧?就这么撤军我不甘心啊!谁想作为失败者呢?”

    “如今只能先安稳一下士兵的情绪再说了,在下建议劳军!赏赐将士们!让他们得到实际的好处,如此才能重新焕发士气,凝聚战斗力!”,诸葛亮说道;

    “有道理”,刘备负手点头,突然一惊:“僵持了这么长时间你说曹军会不会偷袭我们的后方?”

    诸葛亮笑道:“先前陛下已经做出过假设,为何曹军在樊城一带囤积了大量的兵马却不来救援,是因为有人想让李煜死!这个观点臣斗胆,应该不对;

    李煜在曹氏的地位根深蒂固,几乎都是他的门生故吏,谁敢不给他面子?谁能在他受难的时候不来救援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不让,他不允许!他在等待机会!

    李煜在拖延我们的目的不是很明确,一旦他袭击我们的后方,那就明了了!假设他袭击武陵、桂阳、零陵等郡,那么他的目的就是收取荆州全境!如果是这样,我倒是要恭喜陛下了!”

    “恩?喜从何来?”,刘备挑了挑眉毛,诸葛亮解释道:“樊城一带集结兵力众多却始终裹足不前,究其原因也无非是,各部协调并不一致,李煜身在南郡,不能进行有效地对他们的统和,因此他们的速度很慢;

    另外一点他们也是害怕袭击我们后方的时候造成樊城一带兵力虚弱。害怕我们对许昌进行攻袭,所以他们要等到聚集足够的兵力才能行动,但是魏国的兵马有很多是停留在北疆的,需要时间

    这一点上,害了李煜!依臣的计算,这些人要进行有效的调动直至作战,需要四十余天的准备时间。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接近了,如果他们提前做了攻击准备,那恰恰说明李煜在南郡城真的支撑不住了!提前给他们消息策动了攻势!”

    “咦——!倒是如此!那我还应该盼着他们袭击我军后方了?”。刘备真是纠结了,就在他纠结的时候,蜀军的快马八百里加急的赶来了。让他不用在纠结了!

    “魏延、吕邝、吕翔,率军五万攻袭武陵城!”,刘备看着战报,然后递给诸葛亮,诸葛亮:“魏延是魏国的征北将军,一直驻防在幽州、并州一带,前些时候还单刀赴会干掉了公孙度!

    吕邝、吕翔兄弟也一直在冀州、青州一带驻防,这些都是曹军的北地主力!果然如此!这可能就是最好的消息了!李煜可能撑不住了,才会让他们奔袭我们的后方,用来混淆视听。意图逼我们撤退自保!”

    诸葛亮的判断出现失误了,另一边的周瑜也是如此判断的,他们在荆州的势力遭到了徐晃、吕斌的打击,而他们却不知道,七路进军的计划并不是李煜指定的。而是贾诩这个老狐狸一手策划的!欺骗性很强,时机掌握的非常巧妙,影响到了他们的主观判断;

    而后他们也做出了相同的决定,那就是放任不管,不闻不问,暂时先安稳士兵的情绪。积攒士气,准备一鼓作气灭了李煜!只要李煜一死,所造成的影响必将是无与伦比的!魏国甚至会自乱阵脚,他们才会有可趁之机

    中原大战一波接着一波,而魏延、徐晃虽然占据高位,一个驻守并州,一个前往幽州,都是一州的最高长官,可惜他们心中的遗憾始终无法弥补,谁不想豪情万丈,热血拼搏的建功立业呢?

    看着别人屡建奇功他们不着急才怪呢!到了现在他们才有了表现的机会,因此,在珍惜的同时,也暗暗告诉自己行事一定要周密,事情一定要办的漂亮!一定要打出自己的风格!

    魏延一路从樊城出发绕过了南郡的战场,扬鞭策马奔袭夷陵,好吧,夷陵没有蜀军,途径充县等地也只是县衙里边有几个蜀国的衙役,魏延连看他们都觉得费尽,琢磨了半天他将目标盯在了武陵城、涴陵城、泉陵城,这三个都带陵字的城市;

    武陵不用说了,他现在是蜀军在南郡城的南方补给线,为了避免大军出战在外遭遇被劫粮道的囧事,诸葛亮特意安排的,有三路运粮队,分别从三个方向来输运补给,一个是巴东城,一个是武陵城,另外一个就是涴陵城;

    而泉陵城则是零陵郡的郡守府,屯兵最多的地方,那里有三万余蜀军,是用来防备对面贵阳城的吴军滴!魏延盯上的就是两个补给据点以及一个屯兵地,都是蜀军人数众多的地方,他像一只发狂的老虎,只想找最强悍蜀军主力进行决战,若不是军令不允许,他都想直接去南郡了!

    魏延最喜欢的计策是什么?诈城计?非也!是演戏啊!这要源于从前李煜对他的影响,并且对他指导了一场非常具有意义的演戏教育之后,他便变着法的开始玩儿;

    比如那个单刀赴会不就是一种表演吗?声色俱厉,软硬兼施,有前奏、有铺垫、有高草、还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现在他又打算开始玩一玩了!他打算扮演一下蜀军自己人;

    可是演出是需要道具服装滴!他现在并不具备这个条件,于是乎这厮耐心的盯着武陵城,不急不缓的盯了三天,看到有运粮队向南郡城一带运送粮草才开始行动;

    五万铁骑,魏延这个大导演手下的五万个群众演员直接包围了区区三千余人的蜀军运粮队,之后很黄很暴力,只剩下几个貌似领头的校尉、偏将被魏延软硬兼施的招降了。并在他的诱导下答应了帮助他诈取武陵城;

    然后,就在那天的夜间,一队难民一样的蜀军狂奔冲向武陵城,他们的身后事阴笑的曹军骑兵,运粮队被劫了!那几个交了投名状的蜀军偏将、校尉演技不错骗过了武陵城的守将,诈取了城门;

    魏延大军杀入轻取武陵城,开了个好头。随后的涴陵城被他诈取的手法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到了泉陵城出现了一丝停顿,毕竟这里有三万多的蜀军驻守。那不是三万头哼哼;

    零陵太守刘度听着耳熟吧!这厮就是个两面三刀的渣渣,李煜兵败周瑜的时候,他的手下刑道荣意图谋害李煜。事泄、被马超干掉,他害怕被牵连,因此投降了周瑜;

    等刘备进军荆州,占据零陵郡的时候这厮又从东吴舔着脸来到了刘备这里,本来刘备对他挺不屑的,但是考虑到他毕竟是零陵郡从前的太守,又是当地的士族,用他来治理零陵郡也不错,于是他官复原职,转了一圈又成为了零陵太守;

    泉陵城的三万蜀军就握在他手中。这厮一向胆小的怕死,有个风吹草动的便紧闭城门,严防死守,还别说,守城。他还是有几下子的,再加上泉陵城城高且坚固,并不好攻取,至少魏延的五万骑兵办不到;

    如果魏延不能想到办法的话他也不是那个能被称作文武双全的魏延了,这个胆子大的没边儿的家伙,想了想摇身一变。变成了关羽!来了一次模仿秀!谁让他与关羽长得像了!就是在胡子上差了点,身高上稍矮些,武器上有些差别可这些在夜间是看不出来的!

    神人一般的关羽狼狈的跑到了自己的城门下,前来调兵,刘备兵败南郡城,几近身亡好吧,刘度被吓坏了,忙不迭些的将自己的兵权交给了魏延,丝毫没有发觉这是个山寨货;

    魏延手握兵符,原本想直接灭了这些蜀军,想了想他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宣称蜀军兵败是因为东吴这帮龟孙子反水造成的!然后他便领着“复仇大军”攻杀桂阳的东吴军!

    山寨货毕竟是山寨货,魏延被拆穿了,可是也已经晚了连日的攻杀东吴军时蜀军伤亡已经很大了,曹军的铁骑在野外与他们进行了野战,他们不败还真是没天理了;

    刘度一脸死灰的认命了,魏延也没客气,来了一句:“借尔头颅一用!”,之后便斩了他,做成礼盒送往南郡一带,呈给刘备,恶心一下他;

    魏延一手导演了好大的一场戏,惊险刺激,惊心动魄且获得了很大的成功,而另一边与他同样承担扫荡荆州各郡任务的徐晃就有些郁闷了,缘何呢?欲求不满啊!

    他也是一直镇守一方,获得出场的机会很少,因此他与魏延一样看重这次行动,可结果呢?除了长沙郡当中有一万东吴军,还不是精锐,都是那种老弱残兵,吓唬一下都能望风而逃的那种,别的地方也就是桂阳郡的首府桂阳城有些油水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被魏延骗的团团转的蜀军与他们火拼了数场,徐晃三万军马开到的时候,还没等喊话,城门就打开了,魏延站在城头上正招手呢!

    “文长啊!不厚道啊!忒不厚道了!老哥我好不容易出征一回,你可倒好”,徐晃无奈的摇着头,心中郁闷,他身后的吕斌上前抱拳:“师兄!好久不见了!”

    “呦!我的天啊!你是吕斌!长这么大了?”,魏延的兵马是从许昌直接开过来的,途径樊城只是打了个站与吕斌并未碰面,这冷不丁的一下子,差点没让魏延叫出来,他还以为是吕布诈尸了呢!

    “嗯哼!”,吕斌走出了丧父的痛苦,人显得活泼不少:“我听曹彰哥说,他到你那里学了不少东西,有时间教教我呗?”

    被师弟崇拜,魏延又开始得瑟了:“那当然”,“咳咳!”,徐晃咳嗽两声,打断某人的吹牛:“说正事!我们的下一步是前往会稽郡拦截程普的江东军精锐七万人,我们一起去?”

    “一起去!”,魏延点了点头:“南方的天气北方人很不适应。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江东人而是这种天气啊!我最害怕的还是爆发病疫,这才是最可怕的!不如我们现在此休整一下,让士兵有一个适应,然后再做行动,一旦有了消息,我们的信鹰也会比吴军的信使快!”

    徐晃:“好!就在此驻扎吧!对了,先生曾经说过。喝开水不要喝生水、多洗澡都可以减少疫病发生,我们可以这么干嘛!”

    “报——!有一女子求见二位将军!”,侍卫来报。魏延、徐晃面面相觑,女子?想了一会儿魏延才说道:“带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女子走了进来,身着粗布粗衣。却丝毫不能掩盖她出众的气质,宽松的衣服丝毫不能遮掩的美妙的身材,明眉皓齿,红唇琼鼻好一个大美人!

    “小女子邹氏,是桂阳太守赵范的嫂嫂,小女子前来就是想向两位将军打听一下小叔赵范的下落,听他说他是跟着一位大人物走的!至今也没有了消息”,邹氏清脆的嗓音犹如黄鹂鸣叫,珠玉落盘;

    说道赵范,这两个久居北地的家伙当然不清楚。两人对视一眼,半晌,徐晃才犹犹豫豫的说道:“那个大人物是不是姓李,名煜,字怀德?”。邹氏点了点头;

    好吧,这俩爷们当时就想歪了,带走了桂阳太守是不是总之他们表现的彬彬有礼,慢条斯理的解释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并且表示愿意送她去李怀德家里亲自问问,邹氏不明所以。又想知道赵范的下落,就答应了下来;

    在他们的安排下邹氏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李煜的府邸而当事人却一无所知,现在问起他桂阳太守赵范,他也只能说——节哀顺变吧!赵范在与关二爷的战斗中早就光荣的战死了!

    南郡城是整个天下目前的中心,在那里进行着一次可以左右今后五百年历史的战争,而围绕着这次战争,得了先手的魏国早早的进行了谋划,七路大军除了魏延、徐晃其他人也有了动作;

    夏侯双雄,夏侯惇与夏侯渊也各领军三万进军,夏侯惇率人悄悄地进驻了江夏郡,占据了黄石一带,准备接下来从侧面进行攻击,而夏侯渊则是发挥他急行军的特点,速度非常快的跑到了豫章郡;

    夏侯渊与夏侯惇的工作不同,夏侯渊要直插吴国腹地,杀向吴郡、丹阳郡一带,完成一些更加细腻的策反活动,他的搭档也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物,张文远,还有一个老家伙——张昭;

    很明显七路大军有五路是围绕着吴国进行布置的,相互之间也有着配合,徐荣、臧霸、曹洪的组合率领的兵马最多,承担的任务也是最重的,他们要直接对东吴的都城凌阳进行威胁;

    面对扑面而来的曹军大军零阳城中的东吴人也非常警惕的进行了戒备,周围的兵马全部调动,强大的水军对长江沿岸进行了封锁,而曹军却停下来了;

    这只是一个掩护,用来吸引吴国的注意力,他们是在为夏侯渊作掩护,趁着吴国的兵力全部集结于长江沿岸,凌阳一带的时候,夏侯渊不费吹灰之力的横行霸道的穿过了豫章郡,直接到达了吴郡!

    其实有一番话贾诩不能亲自告诉夏侯渊、张辽,他们这路兵马其实真正的作用不是用来战争,只是用来护送张昭的,在张昭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只需要露出凶恶的表情就好了;

    是的,张昭才是这路兵马当中最重要的人物,他在江东士族、世家当中拥有着很强的号召力,即使是本土世家也有很多与他交情匪浅的,他回到了吴郡就大摆筵席请客吃饭,迫于曹军的威势,这些人即使不想来也要来;

    然后张昭软硬兼施的开始演讲,并成功的取得了一部分人的信任,这时候夏侯渊的另一个作用显现出来了,他是魏国皇帝曹丕的叔叔啊!这是皇亲国戚,魏国皇帝派他过来作为代表跟你们谈话,这是多大的诚意?

    最后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没有同意,然后曹军露出了凶恶的表情他们从了!签上投名状,这些上了贼船的人们不得不为曹魏效命,聚集私兵,开始叛乱,打响了旗号;

    一时间吴国内外堪忧,孙权焦头烂额,再也不能忍受的他,命令传召周瑜回师噩耗传来!周瑜兵败自刎!吴蜀联军全军尽墨!曹军大胜!

    时间向前推移,五六天,因为郭嘉的一计四面楚歌,曹军获得了难得的补给时间,专心的修养了三天,然后,面对的是更加疯狂的蜀军!

    刘备豁出去了,从蜀川运来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分散下去,然后一一记录在册,又将这些东西转发给他们的家人,并且随机抽掉了数百人作为见证者,这些财物却是被送到他们家人手中了好吧,这是买命钱!

    很多人当兵只是为了吃饭,而有些人则是为了让家里人过上稍好一点的日子,后者则是占据主流位置的人,他们得到了卖命钱之后就像一只只发了疯的公牛横冲直闯不可一世!

    吴军也是在周瑜的指挥下依然狂野的攻城,这一次他们合兵一处了!直接攻打南城门,集中所有力量意图突破进去!面对这种集中之后的力量李煜只能不断地调兵增援;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主意吴蜀两军会不会从其他三面城门攻过来,到了后来越来越急燥他也失去了理智,抽空了北城门的所有兵力,那个城门是被认为最不可能被攻打的城门被袭击了;

    突兀的出现的蜀军攻破了北城门!他们从前一天的夜间就已经埋伏了下来,一直埋伏在水中,身体都泡白了!北城门的失陷,即使攻进来的蜀军只有几千却造成了全线动摇,坚持了四十余天的南郡城终于告破!

    然而仅仅是攻破城门,登上城墙是不够的,曹军打起了巷战,或者说据墙而守,能拖则拖,因为李煜告诉他们援军来了!我有一百万援军!你们只需要在坚持三个时辰就好!

    一百万援军?曹军应该没有这个实力吧?但是情急间这些人都信了!他们看到了李煜坚定、真挚、自信的神情!

    李煜之所以敢口出狂言、敢这么自信就是因为乌云密布的天空,龙蛇狂舞、电闪雷鸣,雨点已经一滴一滴的向下降落了!

    “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哈哈哈天意助曹!汝能奈何?”,当李煜看到了大雨即将落下的时候哈哈大笑,甚至是拉着郭嘉一起跳,把郭嘉这个重病号折腾得不轻;

    雨季降临!迟来的雨季,迟来的倾盆暴雨,却显得那么及时!就差那么一点点啊!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们呕心沥血谋划多时的计划就会泡汤了!

    这是老天在开玩笑吗?李煜心中欢呼雀跃。(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