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陷阵营的厉害

作者:凯哥很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战鼓轰鸣咆哮,调动每一个士卒的情绪,赤红着双眼,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战场之上尤其是冷兵器时代,没有士气的队伍败得最快,死得最惨;

    朴素的马车外包裹着铁皮防止箭射,三匹强健的骏马套着笼套,不停地喷着响鼻,不安躁动的踏着蹄子,车上是抱着曹丕的李煜,他站在车辕上皱着眉头;

    曹丕紧紧地抓住李煜的衣服,眼睛中充满了恐惧,好在抱着他的人是个可以依靠的人,是他心目中的那座大山!很奇怪,在这个时候或者是很多时候,他遇到危险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而不是他的父亲...

    李煜的马车很显眼,伫立在中军大纛之下,夏侯惇在一旁陪伴,周围还有众军云集,高顺眼神冷厉,他隐隐的猜到那个人的身份,能在曹氏集团当中如此摆谱的人只有一个——曹操的心腹谋士——“阴士”李煜!

    不知从何时李煜就得到了这个光荣的称号,可能是他用计太过阴险,无所不用其极而因此得名吧!

    高顺知道自己在个人勇武上的缺陷,虽然他的武力值足可以排到一流武将这个层次上,但是曹军之中能人异士无数,很难保证没有几个洪荒猛兽似的人物出现,一旦他自己出现问题,这十万人顿时群龙无首,河内、上党危矣!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其位自谋其政!高顺可不会为了一时的得瑟将吕布的老巢陷入险地;所以他根本没有选择去斗将;

    “得得得!”。高顺一马当先。手中令旗急促的挥舞几下,身后八百陷阵营如同轰鸣的战车一般,迈着强健有力的步伐整齐的碾压过来;

    两军选择交战的地点是在凌县与野王之间的开阔地上,空间很大,只有一排横亘数百米的拒马墙阻隔,这是夏侯惇设置的,中军阵前有开口,可以使军马从中间过去,这不是害怕高顺的军马,只是从某种意义上削弱吕布军骑兵的冲击力...

    “为何范我疆土?”。高顺大喝一声,质问着曹军,两军交战本不需要理由,但是能够占据大义。那岂不是更好吗?

    夏侯惇看了一眼李煜,李煜点了点头,策马上前,夏侯惇:“奉旨剿贼!如何来不得?”

    天子的牌坊就是用在这里的,一句奉旨剿贼谁也奈何不得!

    高顺无语,令旗又急促的挥舞几下:“话不投机,各为其主!你要战!我便战!”

    面无表情,何等的霸气!夏侯惇眼睛眯了眯,发出渗人的目光,高顺现在分割出八百步兵顶在军阵的前头。这个用意就是来一场“兵战”,与斗将的含义一样,只不过人数上有所增加罢了!

    曹军被抢占了先机,所有人都知道高顺手底下的陷阵营的厉害,他们最不怕的其实是斗将,无论是夏侯惇还是魏延或者是曹纯、华雄哥他们都能与高顺打个旗鼓相当;“兵战”的话...

    夏侯惇挑了挑眉毛:“谁与我拿下贼将?”

    华雄哥张了张嘴,但他实在没有勇气,也可以说是有自知之明,他统御的都是骑兵,被陷阵营狠狠的克制。上去也是送死;曹纯有所异动,但是也是知道手下的兵马没有那个能力;

    高顺大笑:“尽是鼠辈!何谈打仗?”

    魏延嘴角微翘,露出白惨惨的牙齿,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狼!“休得猖狂!长沙魏延来也!”,魏延纵马而出。身后一千兵马紧随而上;

    “擂鼓助威!”,夏侯惇吼道。他知道魏延上去也是败多胜少,但是这种冲劲还有为主将分忧的态度无疑值得肯定,魏延还是个年轻人值得培养!这一点夏侯惇早就知道,他本人也很重视这个与曹纯差不多大的将领;

    “锥形阵!三叉戟!”,魏延将大刀椡托,身体伏在马背上,大声吼叫,身后的一千骑军霎时分割成三个锥形阵,穿插过拒马阵直扑高顺的陷阵营;

    “弓弩发射!”,高顺叫道,随即弩箭横飞,曹军人仰马翻,乱了阵型,魏延格挡住射来的几支弓箭:“加快速度!”

    这个时候想退走现任是不可能的,只能冲到陷阵营的身前进行肉搏,才能逼迫他们放弃弓箭的优势,陷阵营在高顺的指挥下,弃掉弓箭,前排的士兵架起宽厚的大盾,盾底竖在地面,盾顶扛在肩头,准备应对骑兵的冲锋;

    “杀——!”,魏延一马当先,宝马神骏猛然踏地飞了上去,大刀从底部飞掠,一面大盾直接被魏延劈成两半,陷阵营的前头防线被撕扯出了一个一个口子,但不是所有人都有这般神勇的武力,更多的人是猝不及防的撞在盾牌墙上,然后...人仰马翻;

    锥形阵是最犀利的骑兵冲锋战术,人数相等的话,只要被锥形阵分割,那么接下来这个大的锥形阵就会变换成无数的小锥形阵然后不断地穿插、切割,等待敌人的那就是败亡!但是他的要点是在于速度!冲击力!

    陷阵营几乎是抵消了曹军的速度与冲击力,那么对于更擅长缠斗的陷阵营,曹军的情况不妙了!

    分工明确,三人一组,一防,一近距离进攻,一远距离突刺;先杀马后杀人,失去了骑兵赖以生存的根本——速度之后,曹军几乎是被陷阵营包围了!

    高顺冷冷的望着那个还在努力地调整阵型试图遏制颓势的年轻将领,冷冷一笑挥挥手,几组士兵疯狂的攻向了那个人;

    魏延狂舞大刀,所过之处伤残遍地,但是个人的勇武始终不能改变一场战役的胜败,他自己也陷入了危机,战马等于武将的第二生命,现在他的生命遭遇威胁了,这些士兵一门心思的要杀掉他的马匹,这叫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滚开!”巨大的力量带着砍破空气的刀气,魏延凶猛的砍翻了数个讨厌的士兵,喘了口气,再一回头,他心中凉了半截,此时兵马折损过半不止吧?

    不少士兵已经开始向后退却...魏延知道,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希望领兵战胜这支陷阵营,但是...败中求胜!还是有办法的!比如说...杀了高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