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方口中的贱人

作者:凯哥很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嘶!——轻点儿!小笨蛋!”,魏延敲打身前这个为自己包扎的小兵的头盔,笑骂道;

    “将军!若是处理不当会很麻烦的!”,小兵很认真的对魏延说道,专心的为他剔下死肉,上上金疮药,然后用煮过的白布条仔细的包扎上;

    “嘿嘿!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庞令明!”,魏延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丧气,反而有些高兴,对手愈强,他愈加的兴奋;

    “先生临走的时候就告诉过我,马腾、韩遂的麾下有两个人不能轻视,一个是马超,另一个就是这个庞令明!没想到,老子还是轻敌了!”,魏延想起那个沉稳如山的汉子,眼睛微眯不知在想着什么;

    一路与华雄哥绕道洛南,再从洛南的少华山脚下一路奔袭过来,魏延用自己的行动表现出来自己的优秀能力,无论是领军还是带军他都很优秀!他是一个高傲的人,真的很骄傲!

    在他心里能比他强的人从来没有,即使是李煜这个老师,因为他始终认为这才是争胜的心态,若是因为畏惧某个人或者尊敬某个人而不敢生出超过他的念头,那他这辈子都不会成为强者,也不会建立不世功名,成为一代名将;

    魏延很骄傲,但他能明确的找到自己的位置,以目前的能力而言,他还不能成为最强的那个人,他需要学习庞德就为他上了一课;

    一堂名为狙击与反狙击的课。本以为不断袭扰之下庞德的防守会出现纰漏。魏延大胆的进行了夜间的袭击,可惜!不但折损了数百军马,他自己也被流矢射中胸口,若是在偏上那么一点点,他估计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谈何成为一代名将?

    他的目标是——韩信!韩信可以说是秦末汉初那个时代最强的将军!没有之一!再向前或许还有统治了一个时代的孙膑、孙武等人成为一代人当中最强的那个!他的野心可是比华雄哥狠多了!

    做为开端,他需要打败庞德开启自己的名将传说之路,只是,那庞德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吗?

    “运粮食的西凉军足有一万人,我们还有四千余人将军!你好像忘记了我们的目的,迟缓运粮队的运粮时间。或者烧掉他们的粮草,扰乱他们的军心,必要的时候还要袭扰西凉军的后方”,为魏延包扎的亲兵小声的提醒;

    跟一个人相处时间时间过长多少都会受到影响。就比如魏延,他与曹昂、曹纯一样,深受李煜恶劣性格的影响,你可以称他们这种性格平易近人,也可以称之为猥琐;

    “可先生还告诉具体行动要我自己安排啊!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改变主意了!我决定要抢劫这批粮食!不仅要干掉庞德这个贱人,我还要夺了他的东西!”,某人貌似猖狂的不得了来了这么一句话;

    “就让这个贱人见识一下本将军的强大吧!”,魏延陶醉的骂道,恢复严肃的表情之后:“传令下去!我们去令香山设伏!”

    风驰电掣就是骑兵的代名词。魏延眼睛一转就想到了一套复杂的计谋,当然在转眼睛之前,他已经想了很多天了;

    令香山不过是一个小山包,天知道怎么还有这么一个高雅的名字,因为兵马并不能与对方相互对等,魏延所设计的还是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利用这条路的特点,对他们进行消耗战;

    令香山虽小却是前往潼关的近路的必经之地,从这里过去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魏延利用的就是庞德的心里。此时因为魏延的拖延、骚扰庞德的运粮队已经晚了很多了;

    挖陷阱、设置绊马索、陷马坑,陷坑中还有削尖的的木刺,木刺上还沾染毒蛇的毒液,这些都是针对西凉军运量的马匹的做好了一切,魏延只留下二百人的小队伍。然后再到前方设伏,就这样在这条路上连续设伏十余处!

    庞德是个严谨的军人。既然他发现了魏延的行踪并与他交战,他就知道魏延的任务绝对是骚扰粮队的行进速度,或者是要烧毁这批粮草,所以他显得格外的谨慎,斥候不要命的向外散,车队之间距离相互呼应,外围的护卫神情都高度紧张;

    西凉军有自己独特的判断敌人形迹的招数,尤其是骑兵的行迹更是难以在他们的眼中逃脱;

    “曹军将领领军绝尘而去,一路向潼关行去?这是什么战法?”,庞德陷入了深思,他不认为曹军会放过自己,运粮队是西凉军最大的弱点,这点相信潼关城中那位早就看出来了,他派出来的这个小将,也不可能违逆这个命令,要知道军法最无情!

    “啊!”,“救我啊!”,“嘶哷哷——!”,人仰马翻,车倒粮洒,经过精密伪装的陷阱在这一刻立了大功,几辆运粮车直接栽倒了,还有很多骑兵的坐骑直接瘫倒,看这些马儿的蹄腱已经血肉模糊;

    为什么西凉军的哨骑没有发现陷坑?因为魏延这厮已经针对运粮车的重量做了一个计算,只有运粮车才能栽倒在里面,马匹与人的重量还是差了一些的;

    “嗖嗖嗖!”,几百只羽箭毫无征兆的从对面射来,不少人因为刚才的惊慌失措放弃了警惕的心态而横死当场;也有人本能的向前冲,结果——死得更惨!

    陷阱的前面还有绊马索,“嗖!——咚!”,被惯性射出去的人大头朝下的栽了下去,吓的曹军一捂眼睛,好像不愿意看到他死的那么惨;

    “来啊!打我啊!人家等着你过来呦!”,曹军此时的样子要多贱有多贱,不断挑逗这西凉军的神经,不过再也没有擅自出击,都害怕前方还有埋伏;

    “张校尉!带人从左路绕过去!马校尉!带人从右侧绕过去!剩下的弟兄都给我听着!搭弓拉箭!射死他们这些贱人!”,庞德少有的骂人,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骂魏延贱人的时候,魏延早就先于他骂他贱人了!

    “跑啊!”,在曹军屯长的指挥下,二百名曹军眼看对方搭弓拉箭直接策马就跑,毫无留恋,庞德的军事部署也做了无用功;但是庞德并没有将这些人调集回来,反而让他们组成防线以防对面还有人来骚扰袭击;

    这是个英明的决策,若不然,趁着西凉军专注将马车拉上来的时候,曹军那些人一定会去而复返,他们不介意再杀几个西凉军;眼看着庞德密不透风的防守,曹军屯长当机立断,撤了回去;

    就因为这几个大坑,庞德的运粮队又晚了好几个时辰;

    “已经追踪上了!”,斥候队长擦着冷汗,因为运粮队此时的遭遇跟他有着很大的关系,是他的失职;

    庞德看了他一眼,目光冷峻:“若再有疏漏,我可以饶你,军法不能容你!明白吗?”

    “明白!”,斥候队长舒了一口气,他被派往跟踪先前那支骚扰的小部队,并确定了他们的退军路线,庞德让他跟踪这些人就是为了找到一条安全的行进路线;

    运粮队重新启程,路过某山的时候他们又遭遇了在令香山那一幕,斥候队长当场自杀,庞德大骂,卑鄙无耻下流的贱人;

    他再一次失算了,这些布置陷阱的曹军轻骑是可以安然的从这些陷阱上过去,但是他们不能,因为这些陷阱是专门针对他们所设的;

    这一次对面出现了四五百人的曹军,对他们射箭,就像射兔子一样,还辱骂他们但是最终他们被赶跑了,因为他们还不是人多的西凉军的对手

    无论是哪一条路径曹军都有埋伏,庞德用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仍然无法让运粮队的速度提起来,想起那个贱人,庞德就恨得牙直痒痒,这是什么战法?猥琐流吗?

    与愁云惨淡的西凉军相比,前两天吃了败仗的曹军却是热闹非凡,兴高采烈,他们都在谈论西凉军的“大便脸”,将军的英明神武,计谋百出;

    就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这种没日没夜的骚扰,白天要小心曹军的陷阱,晚上还要小心曹军的袭营,听听!曹军的骑兵每天都在他们身边遛弯儿,呼天喝地的好不嚣张;

    这是新增加的一个项目,出品人自然是魏延这个庞德嘴中的贱人;

    在这种疲劳而不间歇的骚扰下,人们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崩溃,一种是习惯,或者称之为——麻木!

    当一个人对目标麻木了的时候下场可想而知;

    庞德虽然心中焦急却无可避免的承认自己就要败了,军粮也可能保不住,对面那个贱人还真是够贱的!做为防守的一方,从来都没有进攻方优势多,庞德就算败了也说明不了什么,也不能说明他能力不行,这一点连魏延自己也承认;

    所以当魏延攻破了西凉军的军营,击溃了庞德的运粮队时,他没有过多的骄傲;(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