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驱逐出境

作者:凯哥很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重生娘子在种田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安定了兖州目前的境况后,战略计划必将按部就班的开始执行,首先就是驱逐吕布,然后逼迫徐州陶谦谈判,最后就是西出函谷,进发司隶;

    这里面的环节必须分先后主次,一个环节失败,那就会造成不良后果,所以为了这一次的大计划,曹军几乎是倾巢出动,除去臧洪、荀

    攸、刘晔、夏侯渊、曹洪、李典这路驻扎在陈留的五万人马;

    留守在许昌城的荀彧、夏侯惇率领的二万人马,其余人等全部参战!包括在泰山郡的程昱、曹仁、华雄、乐进率领的五万人马,共计十万人马全部汇聚向濮阳,曹cao这次是发了狠,一定要一战破掉吕布!就算干不掉他,也要赶跑他!解除钉在兖州最后的钉子户;

    包括曹昂、曹纯都要出征,李煜当然也不会例外;

    行军途中,李煜的马车可是个热闹的地方,因为不光有曹昂、曹纯赖在这里不走,还来了一个跟他合租的,好!浪子郭嘉,这个酒鬼!

    对于他来说接手豫州北部的事情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轻松加愉快的就搞定了,连曹cao给他派来的大杀器典韦都用不到,直接沦为一个高级龙套了;

    他派军马一路扫荡过去,将不开眼的小毛贼全部剪灭,然后就等着曹cao派人来治理地方就好了,至于刘表与袁术,这时候谁也不想贸然的来摸曹cao一把,也就不必太担心;

    “我说奉孝!你小子就不能少喝点吗?会死的!”,李煜无奈的摇头捏着鼻子,这酒味儿也太浓厚了;

    “没办法!谁叫咱好这一口呢!要不你也来点?”,郭嘉笑嘻嘻的回应;

    “算了你!真是拿你没办法!来!说说,想没想到什么办法可以一战就获胜的!嗯?”,李煜问道;

    郭嘉摇了摇头,李煜鄙视的看着他:“就知道喝酒,脑子喝坏了?”

    当然这只是个开玩笑的话,郭嘉也不会因此而生气。**!。*他早就习惯了李煜的处事状态:“去你的!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实行的难度比较大!若是可以实行,三万军马即可打败吕布!”

    “我去!这么有把握?”。李煜一脸惊奇的看着郭嘉,随手撩开车窗:“子修!把主公叫来!就说奉孝想到了破吕布的方法!”

    “真的?”,曹昂欣喜的说道,随即快马上前去叫曹cao;

    “你这张棉裤腰的嘴!”。郭嘉无奈的摇摇头,一边沉思一边组织自己的语言,看要怎么说,不一会曹cao便催马过来,跳到车上。掩饰不住喜悦的问道:“真的有办法吗?奉孝?”

    郭嘉谦逊的点点头:“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过...主公需要亲身试险!”

    “啪啪!”,曹cao一拍胸脯:“打仗哪有什么险不险的!你只管说!”

    郭嘉沉吟了一下:“首先不要让泰山郡的仲德公行动,只要我们前去对阵即可,然后——诈败!吕布骄狂,主公诈败后必然会让他心生骄傲,然后主公再诈死!引诱他!到时候以伏兵击之,必可一战而胜,然。危险xing较大。戏份不真吕布也不会上当,戏份太真就会军心涣散,这两点不好把握!”

    “嗯!的确不失为一条好计谋!至于军心这个问题...不难解决!”,曹cao沉吟过后微微一笑:“青州军!”

    对!青州军!这是一支一直饱含战斗热情的军队,无论多少次失败他们都不会军心涣散,只会愈战愈勇!

    曹cao以两员老将黄忠、蔡阳为先锋。他自己率领中军,后军由魏延、武安国负责。五万人马一路浩浩荡荡的急附濮阳,不过数ri便兵临城下。然后呢?

    然后又有一个自称城中富户田氏手下的前来报信,说要与曹cao里应外合,献城出来;这是咋回事?陈宫的计策罢了!要是一般人在吃了一回亏之后就不会去尝试第二次,而曹cao非同常人啊!于是陈宫就专门设计出这样一个计谋用来骗曹cao;

    不管是真是假,真的倒是好了,假的呢也无妨,反正郭嘉的计策中需要先败一场的条件;

    不过这一次,曹cao在城门处留守了一万兵马,为了防止像上一次出不了城门的尴尬而留守的!

    果然,这又是一次骗局,曹cao遭遇埋伏又是一场大败,损失了数千军马,他本人要不是因为典韦的呼救,可能真的挂掉了,就这样,这位大佬没心没肺的宣布——我已经挂了!

    然后整个曹军大营是全部素缟、披麻戴孝,一片哀鸿...

    濮阳城中,吕布得意非凡,他曹cao在牛逼又如何?照样还是得喝老子的洗脚水!两次大败曹cao让他得意非凡,部下探子来报说曹cao在昨晚的大火中已经被烧死了,这让他更是高兴,决定今晚去袭营,打败曹军的遗部,然后一举占据兖州!

    当晚,吕布点齐军马,正准备出发,陈宫急急忙忙的骑马追来,质问道:“奉先!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吕布正是高兴,笑呵呵的回答陈宫,也不在意他的语气:“曹cao死了,我们现在正好一举破掉对面的敌军!如此良机岂能错失?”

    陈宫急忙劝道:“那曹cao命大得很,定然是诈死啊!有谁见到他死了?啊?千万别去!去了一定会中计的啊!”

    “哼!”,吕布不满的怒哼,一张脸拉得老长:“公台!这大军都已经出发了,难道还要我回去吗?这岂不是失信于将士们?今后我拿什么统御军队?”

    “你!”,一看吕布固执的作态,陈宫就知道吕布是铁了心要去,他阻止不了:“那你总要留守一些人马?这濮阳城中也不是什么安定的地方!你说是?”

    吕布一寻思,道:“那好!我把高顺还有他的陷阵营留下!”

    无奈的看着渐行渐远的吕布,陈宫对身旁这位沉默寡言的大将说道:“高将军!主公此去败多胜少,你护好主公的家眷!这濮阳城...唉!”

    依然的沉默,仿佛永远都是那么的沉默,高顺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带领军马回城了;

    陈宫也是连摇头带叹气的向城中走去,他是真不知道自己选择吕布是对还是错啊!

    俗话说得好:听人劝吃饱饭;吕布的一意孤行换来的结果就是失败!

    当他率领三万并州铁骑踏入曹军大营后,他就知道上当了,四周的火箭“噗噗”的she进来,早就铺好的干稻草与火油瞬间燃起冲天大火;

    天生惧怕火焰的动物也包括马匹在内,三万骑兵顿时乱作一团,死伤无数;

    冒着箭雨杀出营地后,他们又与曹军爆发了一场大战,凭借个人勇武的影响力,吕布极高的激升己方的士气,短时间内与曹军杀了个不相上下;

    但这种情况能持续多长时间呢?当典韦、黄忠、蔡阳三位高手围攻他的时候,当曹cao现身说法讽刺他有头无脑的时候,吕布转身跑掉了,他的撤退也带动了麾下的将士,一场溃败就这样发生了;

    攻防转换间,吕布却没有接应他的队伍,他还被出卖了,留守的高顺也无能为力,只能保护住他的妻小逃出来;而出卖他的人正是先前两次被他利用的富户田氏;

    田氏这些富户现在算是看清楚谁才是兖州真正地主人了,相比于曹cao,吕布简直就是一个小草寇啊!不值一提啊!假如说吕布可以一直胜下去也就无事了,谁叫他失败了呢!

    后退无门,吕布只能带领军队向东奔去,走到泰山郡的管辖地带时又被曹仁截住,他们转而向北而去,从而走出了兖州的境内,也算是被驱逐出境了;

    内部所有的隐患已经被祛除了,剩下的就是对外战略了!

    噢!对了!值得一提的是,那个反复无常的田氏最终并没有被曹cao所接受,他个人比较不喜欢这些人,所以!抄家灭族算是对他们仁慈了!

    吕布在兖州作乱的时候他们就是第一个跟着响应的,期间,还欺骗过曹cao两次,害得他差一点没命;

    虽然这一次他又投靠回来,并且阻断了吕布的回城之路,迫使吕布走出兖州,立下功勋,但这种两面三刀、反复无常的人谁喜欢?

    给他们一次“咔嚓”还算不错的了结方式?(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