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降赵副连长 铁打的卢沟桥

作者:天涯远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血色中国最新章节!

    大王庙,一处军营驻地,于一个房间内,依旧是之前赵高身后的两名青年。

    “老大!你真打算将那日本人留在连队?”

    “啪!”

    直接就是一巴掌抽过去。

    “你小子是不是傻了?日本人有那么高的个子吗?竟然比老子都高!还有说过多少次了!回了营地就不要再叫什么老大,我们现在可已是国民革命军!有点出息行不?”

    “哦!连长,我这脑子还不都是被你抽傻的,可那小子会说日语啊。”

    “我!”

    “我特么踹死你!”

    “那特么叫日语?啊!那日语老子也会说!你的死啦死啦的干活!花姑娘的吆西!”

    “呃!连长,你!你竟然也会!啊不!你别踹了,生疼啊!”

    “好!我不踹你,你现在跑步去将德财叫过来,他识字,叫他看看那小子这包里都是装的啥,还有老子这次总感觉亏大了!”

    “哦。”

    另一人看起来颇为“憨厚”,答应一声,转身就跑,个头稍矮一些,只有一米六几。

    剩下呲牙咧嘴的,却正是被赵高烟头扔到脖颈子里的胡二狗,同时也是驻守卢沟桥的一名连长。

    不过片刻,憨厚小兵便拽着一满脸麻子的小兵跑了过来,个头同样不高,还长了对老鼠眼,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一脸的奸诈之相。

    结果一进房间,不等胡二狗说话,便双眼放光的先道:“连长,听说你带了个日本人回来?”

    “我!我特么!你小子听谁说?”

    “还用听谁说?不就在对面的屋里吗?现在全连都知道了!”

    “得!一时半会我也给你解释不清楚,这次我老胡好像做了亏本的买卖!你认识字,先过来帮我看看,这几个包装精美的袋子上都写的什么字?”

    胡二狗摆摆手,从赵高包里摸出三袋方便面,至于几包香烟,自然早已被其私藏,说不得以后就靠其升职了!不得不说“某人”倒还算讲究,竟然没有给扣下。

    “哦?果然是精美!是那日本人的东西吗?给我看看。”

    名叫德财的老鼠眼小兵立刻再次不由两眼放光,结果只看上一眼,便就不由皱起了眉头。

    “嘶!连长啊,这些字好像都不是我国的文字,恐怕那小子真是个日本人!我曾见过日本人的文字,模样似乎跟这上边的差不多!都是这么简单。”

    老鼠眼明显一阵小眼睛微动,虽是号称连里唯一识字的人,但只有其自己知道,很多情况下都是字认识其,但其却不认识字的,平时帮人读信也都几乎全是靠蒙。

    话音落下,只见其小眼睛又紧接一动,慌忙再次道:“不过连长,看这上边的图,想应该是一种食品!而且,似乎,还应该是,嗯,用开水煮着吃的!”

    “煮着吃?那岂不是让人都知道了?以我看,用开水泡泡就行!狗蛋!快去给我弄一壶开水来!还有德财,你见过身高一米八的日本人吗?”

    “一米八的日本人?绝不可能!就日本人那些一米五左右的小个,啊!连长你是说你带来的那个日本人身高有一米八?”

    “我!”

    “我特么也想踹死你!”

    “哦!哦!连长,玩笑,玩笑,开玩笑的,千万别踹,你踹死我这连队以后可就没人能帮着看信了。”

    “哼!你小子不知道吧,那日本人,啊呸!都叫你两个混蛋给绕晕了,嗯!那小子叫赵高,可也是个识字的人!”

    “听说还是从美国回来的!在国内也没个亲戚朋友的,于是碰上我老胡,就好心把他给收留了,凑合给他一口饭吃就行。”

    老鼠眼嘿嘿一声,不由心道;恐怕是你胡连长看上人家包里的东西了吧。

    于是又片刻后,一碗香喷喷无比诱人的方便面,便放在了三人面前!

    结果瞬间三人眼睛便都不由直了起来,一阵的狗吠声也紧接传来,似乎是被方便面的香味所吸引。

    然后三人下意识便互相对视一眼。

    憨厚的狗蛋:“好香啊!”

    德财眨眨老鼠眼:“连长,给我吃一口,一口就行,以后我都叫你叔!”

    狗蛋也不由吸吸鼻子再次道:“连长,我也要吃一口,不!我要吃两口。”

    再然后就是赵高绝对想不到的情景,三人以最快的速度将眼前的方便面消灭干净,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烫,并同时“毁尸灭迹”!连碗都被狗蛋舔得干干净净。

    而也果然很快屋外便传来几道声音。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哪个混蛋在开小灶?”

    “应该是炊事班在做什么好吃的东西吧?真他奶奶的香!走一起去看看,炊事班到底再弄什么好吃的!”

    狗吠声依旧不停的传来,房间内三人闻听也不由再次对视一眼。

    连长胡二狗直接便发话道:“快!把窗户打开,把味道都扇出去,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味道是从老子屋里传出去的,不然老子保证踹不死你!”

    “砰!”

    一声枪响,吵闹的狗吠声直接戛然而止,但紧接另一个不同的狗吠声便又响起。

    三人不由同时一愣,谁他娘的在放枪?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传来,越来越近,然后门突然被一把推开,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小兵一脸慌张的跑进来。

    “连,连长!不好了!你的,你的狗,‘四万’被你带过来的那个文化人,给一枪毙了!”

    “不可能!”

    下意识的胡二狗便就是猛的一声大喝。

    识字小兵德财小老鼠眼同样不由眨眨,然后悠悠道:“那么远的距离,一枪毙掉,绝对的神枪手啊!”

    “啪!”

    又是一声枪响。

    另一个不同的狗吠声也紧接戛然而止。

    瞬间几人表情便同时僵在脸上,眼中全都不由满是震惊不敢置信。

    “完了,‘五万’肯定也被毙了,真是好枪法啊!那么远的距离。”

    识字小兵德财悠悠的声音再次响起。

    胡二狗明显已经身体发抖,也是不由喃喃道:“格老子的!这么好的枪法,没摸清他来历前,绝对不能给他配枪!”

    声音落下,直接撒腿就向对面跑去。

    而这时赵高却已经吓得几乎魂不附体,不由一脸的惊悸,更将手枪扔到了一边,竟然差点朝自己开了一枪,然后又特么走火一枪,更不知打到了哪里去。

    目光再次在房间内扫一眼,依旧是忍不住有些发懵,难道自己又穿了?

    只见土坯的屋子,土坯的墙,一张桌子,一张床;尤其最特么神奇的是,身上竟然还穿了一身军装!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以及一把摆在桌子上的手枪。

    自就让赵高直接便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再于是就出现了接下来的一幕,手枪竟然似乎是真的!不仅真的开了一枪,强大的后坐力更是差点砸在其鼻子上,结果紧接便又“走火”一枪,也不知道子弹打到了哪里去。

    “难道真是在做梦?”

    赵高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依旧清晰记得北大门口的一幕,然后正跟着眼睛男的纯洁小生,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就知道是很多人。

    紧接门就突然被打开,一群穿着老土军装的士兵直接一拥而进。

    领头的明显是一名军官,因为看军服就能看出来,一进屋便直接弯腰向地上的手枪捡去,一脸的紧张之色。

    这都是些什么鬼?

    赵高不由眨眨眼睛。

    突然一名小兵双眼放光的挤出人群,同时又明显一脸的兴奋之色,手举着一封信。

    “赵副连长,听说你识字,能不能帮我看下信?给你!”

    赵高木然的随手接过,心中自也是忍不住咀嚼一下,赵副连长……

    打开信封,只见一团一团密密麻麻的玩意儿,繁体字,又泥马是繁体字!

    正眼神恍惚间,小兵急切的声音便又响起。

    “赵副连长,我信里到底都写了啥?”

    赵高不由再次认真的从头到尾看一眼,自也不可能一个字都认不出来,于是忍不住便咂咂嘴道:“恭喜这位兄弟,是弟妹她怀孕了,你就快要当爹了!”

    “啊!”

    小兵直接就是一声惊喜的大叫,忍不住叫道:“我要当爹了!嘿嘿!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

    “柱子!”

    突然就是一声大喝,明显一脸凶悍模样的军官已是脸色乌黑,哼道:“我特么真想踹死你个蠢货,老子问你!你特么多长时间没回家了?”

    被叫做柱子的小兵依旧忍不住一脸的惊喜,道:“差不多两年了吧,还不是连长你,死活不放我回去。”

    赵高嘴角忍不住就是一抽。

    一脸凶悍模样的军官几乎是咬牙道:“你特么也知道自己两年没回去了,那你媳妇肚子里又是谁的种!”

    “啊!”

    小兵再次不由一声惊叫,脸色瞬变,急道:“连长!我要回家!我一定要剁了那个娘们!”

    见此一幕,赵高慌忙摆摆手,却纵是做梦也忍不住一头的大汗,这他娘天气也太热了!

    赵高再次咂咂嘴道:“那个小兄弟别慌,是我看错了,对!看错了,是你媳妇希望你能抽出时间回家一趟,她想给你生个儿子云云。嗯!我这视力有些不好。”

    瞬间屋子里便就是一静。

    只见这时里里外外也已经聚集了上百号人,都仿佛在看稀有动物一般。

    凶悍模样的军官则瞪大着眼睛,明显一脸的“不信”,视力不好,竟还能两枪毙了老子的两条狗!这小子到底是哪来的?

    “对了,那个,就是你。”

    赵高忽然指指军官,对方赶忙一脸诡异之色的上前两步,更或者说脸色有些狰狞,仿佛谁欠了其八百大洋一样。

    赵高直接道:“我叫什么名字?”

    对方不由就是一怔,但依旧是满脸的狰狞道:“怎么?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赵副连长!”

    赵高不由木然的点点头,再次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军官:“大王庙!”

    赵高:“大王庙是什么地方?”

    “大王庙就是大王庙!”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当然是被送过来的!是上级直接下派过来的八连副连长,我的赵副连长大人!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军官明显一脸的诡异之色,其他人则都仿佛听天书一般。

    赵高不由拍拍自己的脑门。

    “晕!头晕!我特么到底是怎么到这里的,谁过来让我踹一脚,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满脸诡异的军官慌忙后退一步。

    其他人见此,也都紧跟着齐刷刷后退一步,全都仿佛看怪物一般向赵高看来。

    结果但只有憨厚的狗蛋留在原地,茫然的左右看一眼,赵高不由直接一拍桌子。

    “好!就你了!”

    于是直接就是一脚踹去。

    瞬间对方身体便被踹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紧接又向后滑出一米远才停下,还不由眨眨眼睛道:“赵副连长,你踹的位置不对,这样是不疼的,老大他每次都踹的我半天爬不起来。”

    军官瞬间呲牙。

    赵高也不由再次拍拍脑门,看看手,泥马还是自己的!似乎一切都没变,但怎么会突然成了什么赵副连长了?我特么的西装呢?我的电脑包呢?还有那几包烟,几包方便面……

    突然赵高不由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道:“谁能告诉我,我的衣服是谁给我换的?”

    屋子里鸦雀无声,全都是一脸的大眼瞪小眼。

    赵高不由目光一闪,再次道:“你们知道,本副连长可是真正读过书的,谁要是能告诉我,我的衣服到底是谁给我换的,我就给他起一个好一点的名字!”

    “真的吗?”

    这一次终于有人搭话,却正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兵狗蛋,一脸的憨厚期待模样,而军官则就只是冷眼旁观。

    “当然是真的!我赵高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一口唾沫一个钉!你告诉我,我的衣服到底是谁给我换的?”

    瞬间赵高心中便就确定,自己好像被人耍了!不然又哪还需要换衣服!说明自己之前还是那西装革履,不想一觉醒来竟全都变了,难道是那几个学生妹子?

    赵高心中几乎要滴血:千万不要让老子再见到你们!

    只听小兵眼睛转动一下,却是又道:“你先给我起名,然后我才告诉你,我也早不喜欢我的名字。”

    “好!”

    赵高直接眸光一闪,道:“你这名字的确有些不好听。”

    军官再次不由呲呲牙,难道老子的名字就好听了。

    赵高接着微笑道:“以后你就叫做二货吧。”

    狗蛋立刻茫然道:“二货?这名字是啥意思?”

    赵高笑道:“二是个好字啊,我们中国不是有句俗话么,叫做好事成双!二就代表着双,自然就是一个好名字?”

    突然狗蛋小兵便不由眉眼一动,直接忍不住兴奋道:“果然是个好名字,连长名字里也有个二字,那我以后岂不是跟连长一样的二了!”

    “噗!”

    不知道是谁在桌上放了一杯水,下意识的赵高便就端起喝了一口,结果直接便就喷了一脸看热闹的军官一头一脸,瞬间便就让其不由脸色铁青。

    赵高自是也发现了,且不去想其他的,又究竟是怎么被弄到了眼前不知名的军队里!但既然是一名副连长,那么在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上,自己就当还是有点分量的!所以心中却也是忍不住有些莫名的兴奋。

    副连长啊!赵副连长!果然是主角光环么?什么都还不曾干,结果就成了一名军官,虽然这驻地似乎寒酸了些,还不是一般的寒酸……

    这泥马都是什么破地方?国民党的老爷兵也有混得这么差的?就不远处那条河的风景还算不错,还有一座桥,晚上没事倒可以赏赏月。

    赵高眼神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但对面的军官却已是忍无可忍,咬咬牙,直接一声吼道:“姓赵的!有种就跟老子去卢沟桥上单挑!”

    瞬间赵高也是不由牙一呲,恶狠狠道:“去就去!不给老子说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要不将你揍成猪头,往后你就跟我姓!”

    于是当两天后三个民国妹子悄悄前来看望时,赵高不仅变成了一副鼻青脸肿的模样,更还是整天整天的在卢沟桥上徘徊不下来,然后不停的咬牙切齿,一脸的狰狞!此后话不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