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分钱

作者:鬼店主田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最新章节!

    “好朋友啊,”大顺回答,“怎么的?”我说她铁了心要上当,你可不能跟她走,千万别投钱。另外对父母好点儿,别什么好事都首先想到自己。

    大顺把眼睛一瞪:“我怎么不对父母好了,再说你是谁啊,啥都管呢?”出租车过来了,我也不想跟他多说,钻进出租车驶离。

    已经误了下午回北京的火车,我只好乘傍晚那趟,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还得打车回佛牌店,又花出一百多。在路上,我越想越觉得亏,那条南帕亚女王佛,高雄的出货价折合人民币两千,毛利赚两千块。从葫芦岛来回北京的路费一百多,给大顺两百,现在打车又花出一百多,相当于只赚了一千五。还要分给马壮四百五,给佛牌店三百,到我手里就剩七百五了。高雄之前说过,对生意人来讲不能嫌利薄,但我觉得亏的原因在于,认识大顺这种人让心里堵得慌。

    次日上午,我刚睡醒,就接到大顺的电话,说他老妈昨晚供奉佛牌,半夜还做了个怪梦,在梦里到一个像寺庙又像皇宫的地方,拜个女王,他老妈跪下说求女王保佑,让家庭变得更好运气,更有财运,更和睦。那女王也不说话,先点头,后来又直摇头,是什么意思。

    我心想,那女王明显就是南帕亚女王在梦里与供奉者通灵,既然是先点头又摇头,说明龚大妈对运气和财的要求能实现,而最后家庭和睦方面够呛,这还真是很少遇到。以前客户请阴牌甚至邪牌,多么过分的愿望在梦中都会得到许诺,而龚大妈这么简单的愿,为什么都不行?我很疑惑,但又不能跟大顺明说,毕竟我也不能确定,就说没关系,你家庭并不算不和睦,所以也谈不上改变,要是许别的愿望,比如运气转好、保平安之类的,可能就点头了。

    大顺哦了声:“有道理,我家里又没打架,哪来的不和睦?那我就告诉我妈,以后她再梦见女王的时候就换个愿来许。”我连声说对,心想你家要是也算和睦,那就没有不和的家庭了。

    就这样,过了有一个来月,龚大爷给我打电话,声音特别地高兴:“田大侄子,这个泰国的项链真灵啊,我儿子发财啦!”我连忙问怎么回事,他告诉我上个月大顺跟朋友共同买了个什么公司的股票,五毛钱一股,先分红,他也不懂,反正买了四千股,连本带利居然分给四千块钱,足足翻了倍。

    “五毛涨到一块了?还真上市了啊,”我也很奇怪,原以为那什么公司上市是骗局,没想到是真的,“是不是叫什么东北仁毓集团的?”龚大爷连忙说对,就是那公司。

    我连忙恭喜他和他儿子,龚大爷无不可惜:“那时候大顺让我把房子抵押换钱,我没同意,他就偷出我结婚时,我妈给老伴买的一对金耳环,卖到典当行,当了两千块钱。当时我和你大妈这个气呀,都快昏倒了,现在看来,还是年轻人厉害,有眼光,我们这些老梆子不行啦,早知道这么赚钱,我就把房子让大顺抵出去多好!”我连忙劝说这可不行,投资只能是用闲钱,抵押房子不是办法。

    龚大爷嘿嘿笑:“田大侄子,要说你就没有我家大顺有眼光,他平时总说自己能发财,可从来没赚过半分钱,所以也没人相信。现在看来,他真是这块料!”我连连说对。龚大爷又感谢我一番,就挂断电话。

    打开电脑,我上网打开深市和沪市,搜索“仁毓集团”的信息,但什么也没有,再搜“东北仁毓集团”和“上市”等几个关键词,倒是出来不少词条,基本都是在讲这公司的骗局升级,以内部分红为诱饵,诱使老百姓投进更多的钱。搞了半天这“人流”公司根本就没上市,哪来的分红?我对这方面不太懂,就在QQ上问了一个在民族证券上班的初中同学,他告诉我,没上市的公司也能分红,只要合同中有规定就行。

    原来如此,但这个什么集团在网上有那么多负面新闻,估计不是什么好公司,于是我,给大顺发短信,告诫他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免得后悔。没想到,大顺很快就回短信:“田经理,你是不是嫉妒我?你是卖佛牌的,自己戴一条招财的不就行了?我赚两千块钱你就眼红,这可不对。”把我给气得半死,心想真是多余,要是让高雄看到又得训我,说我爱多管闲事。

    又过了半个多月,大顺给我打来电话,我心里一惊,难道是亏了找我算账?这种事也不是被经历过,客户得了利通常不会感谢,但吃亏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绝对是我这个牌商。接通后大顺说:“田哥,啥时候来葫芦岛啊?请你喝酒!”

    “为什么?”我问。

    大顺声音很得意:“请你喝酒还要理由啊?我半个月前又投给仁毓集团一万块钱,昨天刚分的红,到手两万块!”我说你怎么又投了,小心上当。大顺说你可拉倒吧,人民币是真的,都存卡里了,还怎么上当?难道这个公司的人还能来找我要钱吗?我说那倒不是,只是你不能继续投了,这可能就是鱼饵。

    “我又不是鱼!”大顺说,“行了行了,田经理,我是把你当朋友才给你打电话,你这泰国佛牌还是真灵,我半辈子都没赚过一万块钱,所以真心请你来喝酒,来回路费我报销,不就是一百多块钱嘛,那都是小钱!过几天,我打算把房子抵押出去,再投十万看看。”我连忙阻止说不行,那可太冒险。但大顺根本不听,我心想那房子应该是龚家唯一值钱的东西,要是亏进去,他们家还不得睡大街。但在电话里怎么劝也没用,我就答应过去让他请我吃饭。

    临走的时候罗丽问我什么事,为什么又去葫芦岛,我说了原因,她冷笑:“就为劝客户跑那么远,真是有良心的人啊,重感情!”对她的讽刺,我实在有些不爽,但又不想深入谈这件事,就出了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