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苏公子的绝招,哭了

作者:少穿的内裤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医统江山续南明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牛锦衣卫最新章节!

    第163章苏公子的绝招,哭了

    雒昂觉得自己很倒霉,自从碰到苏立言之后,事事不顺,来祥符没多久,自己算是出了名,只是这名声不是好的,而是臭的。

    牡丹诗会被苏立言稳稳压了一头,最后还跑到东面开了两亩荒地,一想到开荒地的日子,雒昂就很的咬牙切齿的。

    苏瞻这个人坏的脚底流脓,一介才子躬身开荒,本就是一件丑事,可这家伙却拉来了二十多号锦衣卫,将动静搞得很大,引的众多人前来围观。在苏瞻的刻意之下,谁都知道雒昂公子当了回开荒的农夫,高的雒昂灰头土脸,如今许多人碰到雒昂,还会暗地里嚼舌头。

    奇耻大辱啊,所以,雒昂一直想尽办法,就为了看看苏瞻倒霉,可天不遂人愿,一直未能成功。

    比试终于开始,似乎听到了雒昂内心的诅咒,第一个上台表演的竟然是来自岳麓书院的音乐天才黄友兮,一把笛子吹响,乐声空灵悦耳,让人回味无穷。

    黄友兮表演结束后,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雒昂很高兴,岳麓书院有如此佳作,白鹿书院的机会就很小了。

    澹台福宁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这才刚刚开始,黄友兮就赢得了满堂彩,白鹿书院想比过黄友兮,太难啦!

    岳麓书院两名才子献出的佳作都相当惊人,连负责评判的李东阳都忍不住鼓了鼓掌。

    苏瞻闭目养神,丝毫不为所动,好像发生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搞得孙夫人和曾夫人直摇头。

    张紫涵却心有所悟,苏立言能如此镇定,八成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娘,二娘,你们就不要瞎担心了,以苏立言的性子,若不是心里有了倚仗,万不会这般镇定的。”

    “希望吧”曾夫人平日里也喜欢弹琴弄曲,深知岳麓书院的厉害之处,“立言和崔彰想要比过黄友兮,真的很难,更何况后边还有一个宁海超。”

    久在京城,但曾夫人也听过宁海超的名字,李东阳都赞不绝口的年轻天才,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正如曾夫人担心的那样,今日宁海超所献出的依旧是一首琴曲,名为《烈马奔腾》。

    一首高昂激荡的琴曲,将人们带到了遥远的战场之中,辽阔的草原上,一匹骏马奔驰如飞,马背上一名面容刚毅的英雄。残阳似血,风声雷动。谁能谱写岁月的沧桑,谁又唱起征伐的歌声。踏过雪山冰霜,闯过腮边狂风。烈马奔腾,热血汹涌。

    这是一首属于男人的琴曲,描述着战场上的猛士,可同样也能感染女人,因为自古美女爱英雄!

    苏瞻眯着的眼睛终于张开,当琴声结束,他忍不住鼓起了掌。

    宁海超还是那个宁海超,每一次出手,都是技惊四座,让人回味无穷,此曲一出,恐怕今日曲艺头名,非他莫属了。

    或许是巧合吧,宁海超表演结束,下一个便是苏瞻,当宁海超抱着古琴下台时,坐在台下的苏瞻赶紧跑了过去。

    朝着宁海超拱手施了一礼,笑道,“宁兄,你可真是曲曲惊人,此曲一出,余者皆黯然失色。”

    “苏兄谬赞了,不过你这是?”

    宁海超眼神中带着询问,那意思很明显,你夸奖就夸奖,拦着路干嘛?

    苏瞻摊摊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宁兄,这个嘛,可否再借你的古琴一用?”

    “嗯?苏兄又要作一首琴曲,哈哈,苏兄要用,宁某哪能拒绝,拿去用吧,宁某在台下等着苏兄大作!”

    若是旁人借古琴,宁海超还真不会借,但对方是苏瞻,就另当别论了。虽然当日禅林苑一番比试,互为对手,但宁海超却很佩服苏瞻的性情和才学,也认可这个朋友,既然苏瞻要借琴一用,哪会拒绝?

    苏公子抱着古琴上了台,周围传出了一阵轻微的惊呼声。

    苏立言这是跟宁海超杠上了?人家弹琴,你也要弹琴,用的还是同一把琴,这可真是.....

    今日,名震中原的大才子苏解元又会拿出什么惊人的作品呢,众人拭目以待。

    苏瞻呼口气,调试下琴弦,随后进入了状态,当琴声响起,听着那熟悉的旋律,所有人都蒙了,就连台下满怀期待的宁海超也张大了嘴巴。

    苏公子弹得竟然是那首《刺客篇》!

    呜呜,苏立言这是在抄袭,抄的还是以前的作品!

    一曲终了,许多人都有些呆呆的,这一首《刺客篇》当然是天下名曲,可到底是该鼓掌呢,还是不该鼓掌呢?

    许多人陷入了纠结中,这时候早已等候多时的雒昂终于逮住了机会,跳起身指着场中的苏瞻大声喝道,“苏立言,你这是抄袭,这是违规!”

    苏瞻站起身,一脸鄙夷的朝雒昂瞥了一眼,“雒公子,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请问书院大比可曾有规定必须是新作之曲?”

    “这....”雒昂想了半天,最后绷着脸哼道,“没有!”

    “既然没有这个规定,凭什么说本公子违规?至于抄袭,就更可笑了,此曲本就是苏某旧作,今日拿出来再弹奏一遍而已,何来抄袭之说,难道本公子所作琴曲,自己还不能弹了?”

    苏瞻嘴上不停,一句句话如连珠炮般,噎的雒昂说不出话来,只能悻悻的重新坐下。

    王守仁、杨慎等人全都一脸的古怪,苦笑着摇了摇头,人家苏立言说的可是实情,谁也不能说人家有错,无耻是无耻了点,可那是人家的自由。

    岳麓书院那群人很不甘心的瞪着眼,这个苏立言简直是太无赖了,你还要不要脸了,知道你这首《刺客篇》乃天下一绝,可你他娘的也不能抱着这首曲子过一辈子吧。总不能一比乐理,你就把这首曲子拿出来吧?

    苏瞻才懒得理岳麓书院以及应天书院诸多学子愤怒的眼神,哼,这就是嫉妒,这就是羡慕。

    抄袭怎么了?抄自己的,又不违规,凭什么就不行了?

    这叫一招鲜,吃遍天!

    嘿嘿,苏某这一首《刺客篇》,虽说是旧作反复弹奏,但谁也不能说这首曲子不好听吧?就算旧作反复弹,考虑到这些因素,要比宁海超的《烈马奔腾》低,可总不会输给岳麓书院以及应天书院吧?

    最终的裁定很快出来了,正如苏瞻所想,《刺客篇》紧随《烈马奔腾》之后,帮助白鹿书院夺得了第二名。

    三项总体分数,白鹿书院勇夺书院大比第一名。

    苏公子很得意,一切就是如此简单!

    轻轻松松抄一遍,省时省力又稳健。

    雒昂心理有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这就是苏立言的绝招?

    抄袭,雒昂很委屈,委屈的.....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