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作者:冯少1号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袭指南快穿之女配上位手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想做个大侠最新章节!

    “那是我的不对了,实在对不起,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才实在是冲动了。”被冯源医治的的那人很诚恳的在和冯源道着歉。

    “没有关系,是人都会犯错的,再说我也没受多大的伤害,反倒是你们一个二个的多多少少都挂了点彩,倒是我的不是了,我刚才出手不应该这么重,你们要原谅我。”冯源面带微笑的轻声说道。

    “不不不,这件事主要错在我们,你没有任何责任,说到底还是我们没有搞清楚事情,就对你出手,真的该打我们这些伤没有白受,反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做事这么冲动的。”那人一脸真诚的望着冯源,羞愧之意占满了全脸,确是深深诚恳的道歉。

    “好啦好啦,我也们也不要在这里互相说对方了,我们都有错只要改正过来就好了,刚才我只是说了一些气话,你们不要往心里去才好。”冯源不知道记忆消除器,到底消除他们哪部分一段,只能侧身询问一下。

    “你刚才说什么了?诶,我怎么有些想不起来,你刚刚说过什么吗?”那人面色疑惑的挠了挠头仔细思索着,刚才的事情似乎感觉自己遗漏了什么。

    “哦,没,没什么,刚才没有发生什么,只是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你们不要放在心里去才好,我现在问你们服药,你们现在先忍着点,这位给治好再处理你们的伤口。”看着他们确实将刚才的事情忘的差不多了,冯源舒了一口气。

    刚才他没有说气话,只是在试验记忆清除器的效果,到底有多少现在看来效果还是蛮明显的。

    冯源赶紧将话题给转移,不要让他们再次想起,刚才的那番话,那可就不好了,虽然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想起,但以防万一还是赶紧将话题转移开比较好。

    “好的,听你的兄台,我们如此对你,你却如此待我们,真的是以德报怨的大才啊!”

    “是啊,是啊。”

    “我们实在是丢脸。”

    逢源的这番话是朝着他们一群人说的,他们听到冯源的话后,赶紧回答道,他们深知自己的错误,要是再让这位大德,如此对待,真的是羞愧难当。

    “都是小事情,大家不要慌张,放宽了心,你们的伤不会危及到性命,我能将你们质量好,这里的药材这么多,一一治好的。”冯源站起身来摆了摆手,让他们平息一下。

    “你的伤现在只需要静养个两三个月便会完好,如初,不用害怕,只是最近不能干重活,也不能提重物,不然的话,骨头会再裂开的。”冯源将他的骨头固定好,以后再涂上膏药,再将其捆绑起来。

    “多谢恩人,你简直就是圣人在世,以后我会好生报答你这份恩情。”

    “是极,是极。”

    逢源虽然将他们打伤了,不过是他们先动的手,但逢源确不计前嫌在一心一意的为她们量身他们怎能不感动就差没给跪下了。

    这似乎是一个定律,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一大群人向冯源俯首称臣的跪倒在地。

    “大家别这么说,你们的伤都是我搞出来的,简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吧。

    你们陈家沟哪里的风水比较好,我打算在你们陈家沟安生一些,然后再做打算,不知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冯源问出了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在陈家沟住上一段时间。

    “有有有,我知道地方就在深一边那个地方简直可以说是陈家沟风景环境都算是最好的。”被冯源第一个治疗的那个二愣子急忙站了起来。

    因为动作太大,还将刚才固定好的骨头给扯动了一下,疼得他呲牙咧嘴的,不过却还是将地点告诉了冯云就在山边上一负木屋木屋简直是堪称完美。

    结合着她报的地点,冯源再通过烛佬早先给他的局面图,得知他的地方就是电影里面陈长兴的大儿子,回来时所居住的地方。

    “这个地方还算可以,四面环山还下面便是一条河流,晚上微风吹动,再透过月光,感觉美滋滋。

    那个地方还偏僻一般人都不会上来,自己要做的事情可以好生琢磨一番,没有人打扰才是最好的选择。”冯源思考了一番打算就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地方定在哪里没得选择。

    “你这个提议,我会考虑的来我先为你们疗伤。”冯源笑着回答者已经接受了他的提议。

    接下来的时间里,陈玉娘出去找他爹爹了,逢源便呆在这药铺中细细拿药磨药,倒要为这些伤员一个一个挨个挨个的开始,将他们的外伤内伤调养起来。

    陈玉良那边他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村子,看到了外面那么血腥恐怖的一幕,直接将他知道度下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他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血流成河头颅分离,还有那么多说躺在他们陈家沟的峡口处,简直让他此生难忘的场景。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爹爹在哪里,难不成也死了吗?”陈玉良,感觉悲痛万已不相信自己的爹爹会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死去,虽然这里的尸体有很多,但不影响他挨个挨个的分辨着她的爹爹。

    时间一点一点点的过去,冯源在药铺中细细的照顾伤员,而陈玉娘已经染成了雪人在这尸体乱堆的地方,她手上脸上衣服上全部沾满了血迹,混合了多少人的血液。

    这句尸体,成长性,并没有去管她他现在只觉得心中怒火万分,不知道该如何发泄,打,不逢源,也,看着自己陈家的村民。

    这种恐怖袭击下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一个人直接远离此处地方,找个安静的地方,发泄一番,将心中的郁闷,全部打出来。

    陈翔,新来到一处幽静的山谷中,看着眼前的石头,他怒吼一声,直接将自己毕生的功力全部集于身体之中,暗自入石头开始狂轰乱打起来,将石头打得坑坑洼洼断灿。

    这三人就在这不同的的地方做着不同的事情,但确实在同一时间干着三件一样的事情,那就是表明立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