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同为沦落人

作者:小有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当娱记那些年最新章节!

    她就要去了。

    不顾后人会对她如何评价的。

    朝鹿将她的双手覆在天台围墙的横垣上,再提腿翻身站了上去。

    皎洁的月光照耀到这个还未成年的女孩的身上。

    月,它那平常毫不偏倚地普照到夜间万物的光,

    在这一刻,

    是那样的凄清冰凉。

    站在墙垣上的朝鹿,突然身体一颤,将本已经踏出悬在半空中的右脚又缩了回来,她被瘫倒在地的王叶所发出的一连串剧烈咳嗽声所惊引住了。

    朝鹿警觉地转过头去,深怕苏醒的王叶再次猛扑过来。

    真是讽刺,

    她本来就是求死的,却还在害怕着。

    转过头来的朝鹿,却发现王叶并没有醒过来。王叶只是躬卷起了她的身躯就如同回到母体的婴儿一般,还不时地在抽搐几下。

    月色虽美柔,却也冷凉;天台上的习习晚风,让自以为自己已经回到家躺在卧室床上的王叶,认为自己做了一个梦,

    一个有关坠入到无名冰渊的梦。

    发现无人醒来的朝鹿,她的思绪又开始翻卷了,这就促使她又重新陷入生与死的选择中,在痛苦地煎熬着,内心在不分昼夜地博弈着。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

    ……

    就在这时,王叶的咳嗽越来越急促,期间的间隔也越来越短浅。

    朝鹿见着面露难色的王叶,她竟然从墙垣上又跳了下来;并且解下自己的外套覆盖在了这个相视过不过两面的陌生女人之上。

    朝鹿的父母在她小时候就忙于打拼,很少有时间能够与她溺在一起。

    从小她就显得很独立而执着,有时候在对喜爱的东西时显出一种常人无法理解地偏执;当然这种童年的经历也让她在一般时候,很会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这是朝鹿为自己刚才举动找的一个台阶。

    就在她把自己的上身外盖解下并盖好后,准备起身离开。

    然而,就在朝鹿提臀准备起身的时候,王叶突然抓住了她的手,与此同时嘴里说道:

    “宇儿,别走!”

    被这个陌生女人猝然这样亲昵地叫着,一丝惊愕不禁间浮现到了朝鹿的脸上。

    就在这丝惊愕尚未散去的时候,王叶将她的手攥得更紧了,同时口中哀求地叹道:

    “是姐姐不好,求你相信姐姐,姐姐事先是不知道那里会发生车祸的,真的,你知道阶级是最爱你的,

    求你,求你相信姐姐

    求你,求你,……,

    原谅姐姐。”

    朝鹿脸上先前展示出来的诧异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十分柔和的情愫,由怜悯和悲叹夹杂而成的神色。

    原本要起身的朝鹿又重新以半跪的姿势,回到了这个陌生女人的身旁。望着这个女人脸上的愁云,任着这个女人的哭声哀求萦绕在自己耳畔,她的内心不自由地想道:

    这位阿姨想必也是一个命运多舛之人吧,连最亲人的信任都要以一种乞求的方式去获得。我们在这一点上是多么的相似啊。同样地不被人信任,你是最亲的亲人,而我是最好的闺蜜。

    想到这,朝鹿的心下意识地又揪了起来。

    在这寂寥到月光的倾泻都如同瀑布的夜里,她眼眸里晶莹的泪滴终于冲破了她的眼眶,

    流过她那稚气尚且未脱的脸颊,

    滑落到此时正枕在她大腿前膝处,王叶的侧脸上。

    而王叶,有了朝鹿这个女孩子的体温,在王叶她原本冰冷无比的梦里就像燃起了一把火,温暖着王叶那颗外表坚硬,内心却已百孔千疮的心。

    在感这种久违的温暖后,多年漂泊于他乡的王叶,

    嘴角微微上扬,

    眼角处也是因此出溢出了泪水。

    ——————————

    凌晨五点。

    原本皓大的玉盘也是缓缓地西升,变得高小而又渺远。

    或者更准确地说,

    是即将破晓的,

    太阳。

    朝鹿家小区外的街道上,由于天幕中透露出的点点晨曦,街边的路灯已然是尽到了它们的职责,安心地灭去。

    轻静的道路上,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只见五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其中几个的头发上染着些许的微黄,但无一例外地全都开叉分散了;左边两个发育得较早的男生,满嘴未剃的胡须更显得邋遢萎靡,

    这五人睡眼惺忪地互相着搀扶地走着,嘴里还相互打趣道:

    “你那牛魔什么辣鸡Q啊,我艹,不会就不要坑呀!”

    “你还好意思说我,我大放得那么精准,你卡莎在旁边吃瓜,我都他妈被秒了,你才来!”

    “别吵了,一个个都葫芦娃救爷爷,能赢还真就有鬼了。”

    “切,你亚索要是不万年孤儿在野区,我们能被对方打野抓成那个样子!”

    “你说什么!”

    突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大家伙都别吵了,你们快抬头看。”

    一个黄毛男生不屑地啐了一口,然后说道:

    “看啥看,别转移话题,你的牛魔简直是菜的一匹。”

    就在此时,五个人中的另外一个黄毛也推搡了下他,然后面带惊恐地说道:

    “哎,大冬,你快抬头看看上面。”

    见状,这个被称为“大冬”的男生也是满脸狐疑地,顺着另一黄毛男生手指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双眸的瞳孔也是陡然放大。

    因为大冬这个男生发现在这个被指着的楼宇的天台上竟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

    玩卡莎的大冬脑子里不禁联想起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场景,立马是背过了身子想要跑走,但是发现自己的伙伴都没动,也就没有溜走,

    但是却是不敢再回过头去。

    而其中那个玩牛魔的男生竟然拿出了手机拍照,同时边对着男生中的另一黄毛说道:

    “还愣着做什么,赶快他妈的抱歉呀!”

    其余的男生见状,也是纷纷将双手侧放在自己嘴边,作成喇叭状,对着楼顶上站着的姑娘大声喊道:

    “姑娘,你别跳啊!”

    不光这五个男生是一脸懵X的状态,和女孩一同站在楼宇天台的王叶更是满头雾水。

    刚醒来的王叶看到从自己身边的一下子就蹿到墙垣上的女孩,顿时是睡衣全无,急的个不行。

    她顾不得其他,只知道先得稳住这个女孩。

    于是她不由地向前一步。

    但这个动作却是刺激到了朝鹿,让她大声尖叫道:

    “你别过来。”

    王叶见状心想:

    莫不成是自己昨晚喝断片后,和这女崽子发生了不可告人的秘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