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事起波澜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什么?祖大人要回来了!”

    武吉一时有些呆住了,往日里他们千盼万盼祖大寿的归来,盼着他能带回让他们安心的好消息,可当祖大寿和那些将军们真的回来了,他一时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跑到武吉跟前的黑子看到武吉怔怔的呆立当场,慢慢的他的两行热泪也从面颊中留了下来,哽咽着说道:“头,祖大人终于回来了,他带着粮食和军饷回来了,兄弟们终于不用再为了一口吃的深入北地拼命了。”

    黑子这么一说,夜不收所有人都哭了,是啊,北边的凶险那是人都知道的,他们为什么查探军情完了之后还有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袭击满人的村庄,还不是为了多缴获一些兽皮、人身和货物吗?为了这些货物,今趟已经有十多名兄弟倒在了那篇土地上了,若是他们发了饷银,他们还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过了好一会,武吉才擦了擦面颊的泪水,对周围的夜不收们说道:“好了,既然祖大人来了,想必咱们以后的日子也就好过多了,也用再为日子而东奔西走了,兄弟们,咱们先去将军府缴令,随后都出城迎接大人和援军去。”

    “走啊!”

    这些夜不收们 哪个不是在刀尖上滚过来,看惯了生死的汉子,伤感了一下后全都恢复了常态,纷纷跟在了武吉的身后,策马向前方的兵备衙门跑去……祖大寿骑在马上,双手扶着腰晃动了几下身子,一股酸麻劲直往上涌,一直骑了十多天的马,整个人都僵直了。

    看着祖大寿有些难受的样子,一旁的祖大乐关心的说道,“大哥,再忍忍,一会到了锦州你就可以好好歇息了。”

    祖大寿叹了一声:“唉.......老啰,想当年老夫跟着袁督师在辽西和鞑子打了几个月的仗。照样精神抖擞,可如今才骑了几天的马就感到这身子骨撑不住了,真是老啰!”

    “哈哈哈......”一道笑声在祖大寿耳边响了起来,随着笑声,李岩也也策马来到了他们身边,面对佩服之色的说道:“祖将军过谦了,您这叫老当益壮,到了您这岁数的人还有几个人是能上马杀敌。日能食羊腿两只的?否则陛下也不会让本官领着你们去和鞑子干仗啊!”

    被李岩这位当朝兵部尚书兼辽东督师的大人物这么一夸,饶是祖大寿再谦虚,面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得色,但还是惯性使然的摆摆手,“督师过奖了,末将不过是尽了一个武人的本份而已。不过皇上能够训练处这么一支精兵,这才是真正让末将钦佩之处啊!”

    说完,祖大寿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队伍,眼中露出了艳羡之色。在他的身后。两万大军分成了三排跟在自己的身后,虽然已经赶了十多天的路,但行进的队伍里却从未有人掉队。队伍的阵型依然整齐,清一色的黑色铠甲从天空望去更像是一片黑压压的乌云似的。

    祖大寿喜欢带兵,同时也带了大半辈子兵的老将,可像身后这么一支训练有数的大军却是他从未得以目睹过。他和庞刚打交道的时间很少,庞刚麾下的军士他更是难得一睹,但这次李岩领着两万大军押着器械粮草一路走来,他已经不止一次被震到了。

    祖大寿不是什么菜鸟,相反,他可以说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将。对于军事方面的事情更是门清。以往大明的步卒行军速度一般来说一天只有三十里,能达到四十或是四十五里的已经算是强军了,而且这还是在步卒都是将身上的铠甲都放到随军的大车上的情况下。

    可这支军队倒好,每天行军的速度统一都是六十里,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埋锅造饭。吃完饭后出发,直到酉时准时扎营,而且这些步卒行军之时全都顶盔披甲,上至军团长下至士卒,从未能有一人例外。

    当祖大寿问带队的军团长李源为何让士卒披甲行军增加士卒负重时。李源反问了句,“若是在行军途中突然遇上鞑子,他们能给士卒们穿戴盔甲的时间吗?”

    仅这一句话就将祖大寿说得哑口无言,是啊,想当初大明开国之时,军伍行军也是要求顶盔披甲全副武装行军的,但不知从何时起,大明的这个规矩就一减再减,到最后连铠甲都不穿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紧接着李源又说道:“在我大华,上至将领,下至伙夫,行军之时全都要顶盔披甲,谁也不许例外,就连陛下若是在军中那也是要遵循这一条例的!”

    李源此言一出,顿时连祖大寿也吃惊不已,“难道庞刚军中治军真的如此严谨吗?”

    想到这里,祖大寿的目光又掠过了队伍中数十名军士模样的骑士,他们身上的铠甲和普通军士并无不同,唯独在他们的左手臂上带着一个红色的臂章,这个臂章在大华军中代表的是军法与裁决,他们就是大华军中的军法官!

    看到这些军法官,祖大寿心中就是一紧,他知道,这些人就是陛下派到他军中的耳目、探子,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探子,想到这里,祖大寿脸上不禁浮现起一丝忧郁之色,他对自己军中的情形可是太清楚了,到了明朝中叶以后,明军中的将领吃空饷已经成了一种公开的惯例,祖大寿自然也不例外,虽然在他军中的花名册上尚有一万五千多名士卒,但实际能有一万二就不错了,到了锦州后若是真的全军集结点名,恐怕就要露陷了。

    就在祖大寿沉思的时候,长长的队伍已经到了锦州城外,随着队伍的靠近,城墙上的士卒们脸上全都涌起了抑制不住的笑意,看来朝廷拖欠他们的饷银有着落了。

    走在队伍前面的郝大用正志满意得的看着前面的城池,此次出征辽东关系重大,也意味着立功的机会多多,已官至游击的郝大用虽然今年已经四十有八,但他上进的心思并没有随着年纪的增大而有所减少。

    本来此次出兵辽东前,他的女婿大壮已经劝过他,辞了游击之位,为他在青州老家另谋一份差事。就当是养老了,可他却不听,执意要随大军出征,一定要挣一个能传给子孙的爵位回去,大壮怎么劝也不听,只好随他去了。

    看着身前身后威武的军士,郝大用胸中的豪气油然而生,大声的对众人喊道。“儿郎们,都唱起来!”

    “万人一心兮泰山可移,惟忠与义兮气冲斗牛。

    主将亲我兮胜如父母,干犯军法兮身不自由。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

    上报天子兮下救黔首,杀尽倭奴兮觅个封候。”

    当这首《凯旋歌》歌响起时,开头只是聊聊几个人在唱,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大合唱,李岩、李源、祖大寿、祖大月等人也跟着唱了起来。歌声也越来越嘹亮,最后几乎传遍了全军,震天的歌声传到了城墙上。传到了锦州城里,数万人齐声高歌的声音是何等的震撼,整个锦州城几乎都被惊动起来。

    “号令明兮赏罚信,赴水火兮敢迟留……唱着唱着,在不知不觉中祖大寿又沉浸在回忆里,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唱这首歌了。祖大寿努力的回忆着,上次他唱这首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来着,哦.......对了那是崇祯初年,那是他时值壮年。他跟着袁督师在宁远、小凌河一带与鞑子决战,那一仗打得可真痛快啊,连贼酋努尔哈赤都被他们的火炮给击中了,最后伤重不治而去世。

    可惜啊,自从袁督师被押解到了京师。最后被凌迟了。祖大寿一直想不明白,袁督师究竟犯了什么样的大罪,竟被判了千刀万剐这种最残酷的刑罚。

    自打袁督师被凌迟以后,辽东将士的心就寒了,从此以后。大明的防线只能一退再退,这首袁督师在时最喜欢的歌也就再也没人唱了。祖大寿一边回忆,一边沉思,却没有发现自己的面颊早就流满了泪水……就在祖大寿流泪的时候,城门隆隆的打开了,武吉、黑子和胡子这群刚从北边完成任务回来的夜不收随同无数的锦州士卒涌出了城门,望着不远处迈着整齐的步伐,唱着熟悉军歌的队伍,他们也流泪了。

    许多老人已经记不清多少年了,大明朝廷仿佛遗忘了这里,除了每隔上几个月运来的粮饷外,就再也没有一兵一卒的援兵,仿佛全大明都抛弃了这里。

    而今天终于有一支援军到来了,他们唱着这首熟悉的《凯旋歌》迈着整齐的步伐来到了这里,他们不再是孤军奋战了!

    很快,远道而来的大军就在祖大寿等将领的带领下开进了城池,夕下的夕阳照射在他们的铠甲身上反射着黑黝黝的光芒,映得周围的人眼都花了。

    黑子看着正不断涌入城内的大华军,映入他眼帘的是他们整齐的军容,厚厚的铠甲,以及全军饱满的精神。

    黑子一边用艳羡的目光看着这支军队,再看看自己身上不知传了多少年,已经变得破烂不堪的皮甲酸溜溜说道:“娘的,这个新朝廷可真有钱,你看那些铁甲,全是一水的上好的精钢打铸而成,他们这身行头一套置办下来至少得五十两银子才能弄到,在咱们锦州除了那些游击以上的大人谁能置办得起,他们倒好,一人一套,这么多人得花多少银子啊?”

    看着留着口水说葡萄酸的黑子,武吉却咧嘴笑了,他得意的说道:“你看你这点出息,你想啊,现在大明已经没了,祖大人领着咱们加入了大华,日后还少得了咱们那份吗?你们瞧着吧,用不了多久,他们有的咱们肯定也会有的!”

    “对啊!”

    黑子猛的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大明没了,咱们现在也算是大华的人了,该有的行头想必上面的大人们肯定不会忘了咱们,想必咱们那一份也快有了吧。”

    武吉和黑子并不知道,他们的话很快就灵验了。

    李岩领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入城后,当天夜里祖大寿大摆酒宴,宴请李岩、李源以及千户、游击以上的军官,就连庞刚派到锦州的数十名军法官也接到了邀请,这些军法官也很给面子全都来了。但酒宴之上当诸多将领有意无意的对他们说起请他们在清点士卒名单之事手下留情时,这些军法官只是轻轻说了一句话就将他们的嘴全给堵了回去。

    “诸位大人莫要难为小人,我大华军规规定,若是军法官与军中将领同流合污侵吞军饷,不问情节、不问数额,一律斩首!”

    听了军法官们的回答,辽东诸将全都傻眼了,一个个面面相窥。得......这下好日子全没了。

    李岩身为兵部尚书、辽东督师,地位最为遵从,自然是坐在首座,他的左下手坐着祖大寿。

    祖大寿虽然不停的向李岩劝酒,但台下众将的动作从未偏离过他的眼睛,看到众将都碰了一鼻子灰,祖大寿心不禁不高兴起来。

    他看了看李岩,发现这位爷此刻正坐在位子吃着面前的菜肴,仿佛对前面发生的事漠不关心。

    祖大寿恨恨的咬了咬牙。对李岩拱手道:“李督师,末将斗胆向您求个情!”

    李岩一看,放下了筷子笑道:“祖大人言重了。究竟发生了何事,以至于让你向本官求情啊?”

    祖大寿暗暗咬牙,腹诽道:“装......你继续装!难道皇上派那些军官官来辽东是看风景的吗?”

    但是李岩在上头装傻,他却不能跟着傻下去,只好把话挑明了,祖大寿苦笑道:“李大人莫要损末将了,还不是空额一事。末将知道,皇上派了这些军法官来辽东,就是为了杜绝吃空额一事。但从前朝神宗皇帝伊始,吃空额在我大明几乎就已经成了惯例。咱们边关将领的日子苦啊,许多兄弟一年到头的都吃不上几顿肉,就更别提养活家中的老老少少了,他们吃几个空饷也是迫不得已。末将恳请督师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马,末将代辽东的将士们谢过督师了!”

    祖大寿说得声泪俱下,说完后还站了起来,欲对李岩躬身行礼,谁知到李岩却抢先站了起来。侧着身子站到了一边,很明确的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大礼。

    看到李岩坚持不肯通融,祖大寿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冷声道:“李大人,难道你真的不肯给辽东将士这点面子?”

    看到祖大寿有翻脸的迹象,李岩却一点也不惊慌,他的脸色也同样慢慢的沉了下来,冷笑道:“祖大人,本官以往还敬你是个直爽的汉子,没想到你竟然要为那些吃空饷的败类说话。本官问你,在出京之前皇上是怎么跟你说的,这点不用本官特地提醒你吧?呵呵.......出京之前,皇上就已经对你说过,以往之事既往不咎,从今往后要踏踏实实的为朝廷,为皇上办事,朝廷自有封赏。

    在没到锦州之前,本官尚也以为祖大人也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汉,本以为祖大人会勒令下属不要再看以往的这些勾当,可本官却未看到你们有一丝一毫的悔改之意,将皇上原本仁慈之心当成了可以讨价还价的筹码。”

    李岩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大厅内的将领们也都发现了这里的异常,纷纷走了过来,围在各自上官的身后,双方的火药也味渐渐浓了起来。祖大寿身后不少将领慢慢的将手按到了身后的刀柄上,于此同时,李岩身后以李源为首的将领们的手也向身后手铳的位置摸去,一场冲突眼看就要发生。

    祖大寿身后众将的小动作李岩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他只是淡淡一笑,指着众人轻蔑的笑道:“怎么,软的不行就准备来硬的吗?本官实话告诉你,真要动起手来,本官可以保证,不到两刻钟,朝廷的两万大军就会将你们尽数格杀当场,不知你们信也不信?依本官看,人家吴襄父子就比你们聪明,在山海关老老实实的撤裁老弱,所冒领的空额如数抹平,这才是识时务之人杰,你们好的不学,莫非要造反不成?”

    李岩的话犹如一盘冷水浇到了众人的头顶,他们这才想到,虽然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李岩带来的两万精锐大军此刻就驻扎在城内,真要动起手来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祖大寿的脸色迅速的变换了几下,最后脸色暗淡下来,缓缓单膝跪在李岩跟前惨然道:“俩大人莫要责怪诸位将军,他们也是关心则乱,绝没有反叛朝廷之意,往大人开恩,不要为难他们,若有责罚,就让老夫来承担吧!”

    “祖大人,不能啊!”

    辽东诸将看到祖大寿将罪责承担了下来,纷纷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在这里,阿顶弱弱的求各位在无线这本书的读者一件事,各位用无线手机看本书的兄弟们,若是有无线积分的话,不妨打赏给阿顶一点吧,阿顶现在还缺积分啊!R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