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找到钨矿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你想都别想!”王承恩瞪了洪承畴一眼,道:“此刻那鞑子正屯兵山海关至宣大一线,咱们增兵都来不及,怎能容你调集旧部随你前往江南?”

    “那不就结了。”洪承畴轻笑了起来,“下官奉命督师江南,必然要有一营兵马亲自掌控在手中,否则如何驾驭那些桀骜不驯的骄兵悍将啊,左良玉其人下官也知之甚深,此人骄横拓跋,为人狂傲自大,下官虽然是他的老上官了,但现在此人羽翼已丰,老夫手中若无一支精锐之师,如何能控制此人,莫非公公以为凭着洪某人这张老脸和皇上的赏赐的王命旗牌就能让江南那些士绅兵痞们乖乖听命吗?”

    说实话,洪承畴说的这番话可以说已经很放肆了,但王承恩并没有生气,作为从崇祯当信王时就伺候崇祯的太监,王承恩对于崇祯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极有主仆之谊,也有点象父子只见的情分,自打崇祯登基后,这些年的辛苦他也看在眼里急在心中,眼看国家的国事日渐糜烂,不但是崇祯,就连王承恩心里也不好受。

    现下朝廷派了洪承畴前往江南督师,洪承畴提出要带一支人马下去,其实这个要求并不过份,好汉还得三个帮呢,更何况是下去督师数省兵马呢。

    “好吧,咱家这就去跟皇上说说。”沉吟了半响,王承恩终于轻轻点了点头,无奈的叹息道:“你啊,总是给咱家添麻烦,什么人马不好要,却偏偏要神机营的人马,这不是让皇上为难嘛。”

    看到崇祯面前最为得宠的太监终于点头,洪承畴心中一喜,拱手笑道:“公公高义,下官就先谢过公公了。”

    王承恩把手一摆,淡淡的说道:“得了,成与不成的还两说呢。咱家这就告辞了。”

    说罢,王承恩这才轻轻的一摆手,走出了兵部的大门。

    一直目送着王承恩走出了大门,洪承畴这才转身向自己办公的签押房走去。当他来到书案前坐下时,一名年约四十,嘴角长了颗豆大黑痣,面向有些阴森的幕僚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低声对洪承畴道:“大人。朝廷的这个旨意来的很突然啊。皇上既没有询问大人的意思,朝堂上也没什么预兆,怎么圣旨就这么突然下来了呢?莫非事情真的紧急到了连召见大人的时间都没有了么?”

    这位中年男子名叫丁群,浙江绍兴府人,因为科举无望,因此不得不和众多的绍兴读书人一样在洪承畴麾下做了一个师爷,至今已有十多年了。

    “非也。”洪承畴摇了摇头,“本官以为这必定是皇上临时决断,否则怎么着也该有点蛛丝马迹在里头。既然皇上下旨这么急促。可见来他对江南局势确实已经忍无可忍了。”

    “但您向皇上提出调集神机营前往江南,此举恐怕会惹起众勋贵的非议和抨击啊,况且那些神机营士卒的战力……说到这里。丁群嘴里啧啧了几声,显然对已经沦落为整天赌钱遛鸟的神机营很是鄙夷。

    洪承畴却微微的笑了,对丁群道:“丁先生,您是不是以为本官昏了头,是以才会要求神机营那些老爷调往江南的?”

    丁群摇摇头:“自然不是,学生以为大人自有自己的考虑,但学生愚钝,却是看不出来。”

    “好了,你也别猜了。”洪承畴露出了一丝狡狯的笑容。轻声道:“其实你说得不错,神机营里的人确实已经糜烂不堪,但神机营的装备可不糜烂,恰恰相反,神机营的装备那可是全大明最好。也是最新的。”

    “哦?难道您是打算……丁群神色一动,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洪承畴继续说了下去,“现下鞑子在关外虎视眈眈,皇上自然不会抽调关宁、山海关和宣大一线的兵马给本官,而闯贼在陕西也是蠢蠢欲动。若说京城里唯一还能让本官看得上眼的东西也就只有神机营里的那些火器了,至于那些老爷兵嘛,只要本官将他们带到江南去历练一翻,本官就不信不能将他们锤炼出来!”

    “哦......原来如此,大人英明。”

    弄明白自家老板的想法后,丁群脸上露出了佩服之色。他算是明白洪承畴的打算了,神机营的人马是腐化堕落不假,但神机营毕竟是天子亲军,他的装备历来都是杠杠的,比如说他们的火铳和火炮,那可都是工部兵器司打造出来的精品,绝对没有大明其他军队里经常发生的那种火铳炸膛,火炮打不出去的情形发生。毕竟这支军队也是皇家的脸面,皇上有时心血来潮之时也会去检阅的,若是让他们穿得破破烂烂的,拿着破旧不堪的火器,你说皇帝会怎么想,所以说这点和后世某些地方也是很像的,再苦不能苦干部,再穷也不能穷到神机营嘛。

    洪承畴是想要将他们拉到江南去摔打一翻,锤炼成一支劲旅,日后即便是回到京城,也算是他洪承畴在京城的一支嫡系部队,洪承畴这个算盘打得还真是啪啪响啊!

    很快,崇祯的批示下来了,对于洪承畴调集神机营随他到江南的请求照准!

    崇祯十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新任江南总督洪承畴,带着五千多名神机营将士,以及包括红衣大炮、大将军炮、神武炮在内的六十多门火炮浩浩荡荡的乘坐着大船顺着漕运的路线往江南而去。

    而此时,正在江西忙着寻找钨矿的庞刚在得到这个消息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特么的,洪承畴你还真以为老子没有截断你的漕运就把老子当病猫了,要不是看在你们还能当靶子,能吸引敌人火力的份上老子早就掐断你们的漕运让你们喝西北风了,现在这么做可是有些嚣张了吧。

    就在庞刚正琢磨着要不要派出几艘战船到南京的江面上示威一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

    “姜老汉,你不能进去,王爷正在批公文呢。”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外头响起:“你们让开,老头子有大事要禀报王爷。”

    “不行,你就算是要生孩子也要等到王爷忙完再说。”这是史博文的声音。

    史博文这么一说,那个苍老的声音立即在外头大声叫道:“王爷。王爷,找到了,钨矿找到了!”

    姜老汉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从屋里响起,不一会就看到庞刚兴匆匆的从屋里冲了出来,很快就跑到了屋外,庞刚就看到一个浑身是泥,灰不溜秋仿佛从泥地里钻出来的老头被几名亲兵死死的拦在了外头。看到庞刚过来后他的声音就更大了。

    原来这个人就是莱州的那位姜老汉,庞刚此次调集人手来江西寻矿,这位姜老汉自告奋勇的跟着来到了惊喜,用他的话说俺老汉怎么说也挖了几年的钨矿,别的大事做不了,跑跑腿总行吧,于是他就这么过来了,没想到今天他竟然跑了过来说寻到了钨矿,这下可把庞刚给乐坏了。

    庞刚赶紧对史博文喝道:“博文。你快把老人家放开。”

    看到庞刚发了话,史博文这才让姜老汉放了过来,姜老汉激动的朝庞刚跪了下来。举起了双手激动的说道:“王爷,老头子幸不辱命,将您要的矿石给找着了!”

    姜老汉的双手慢慢的张开,一块黑黝黝的矿石在中午的阳光下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这是钨矿,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钨矿。

    庞刚用微微抖动的手接过了钨矿,看着它特有的黑色的晶体在阳光下闪闪生辉,内心不禁激动了起来,“终于又找到钨矿了。老子的大业有保障了!”

    直到过了一会,庞刚才记得面前还站着一群人,不禁有些抱歉的对姜老汉道:“老人家,这次真是辛苦你了,这些钨矿是在哪里找到的?”

    姜老汉憨笑道:“俺哪有啥辛苦的。俺们不过是按照您的指点在余县附近四处招寻找,俺们上千人足足找了大半个月,终于在近郊一个村子里找着了这玩意,好家伙,那里的矿石可是太多了。多少年了,愣是没一个人知道它们是干嘛的,这下可够咱们采好久了。”

    “好!”庞甘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点头道:“好啊!老人家,辛苦你了,麻烦您告诉大伙,每个寻矿的人都去账房领二百两银子,至于您老人家就领五百两,然后您就赶紧招呼人手开矿吧,开采好了就用船运送到山东去就成。”

    “是,小老儿谢过王爷赏赐!”姜老汉也没有推辞,有了这笔银子他就可以将家里的老房子推到重建,而且还能有剩余呢。

    看着姜老汉在一名亲兵的带领下走前面的账房走去,庞刚欣喜的搓了搓手,在院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此时的他这些日子一直有些紧绷的精神才一下子松懈下来。

    这些日子庞刚的压力是很大的,现在庞刚的家业越来越大,手下的兵马也是越来越多,虽然庞刚手下也有兵器作坊,但打造一些长枪长矛或是长刀斧头之类的冷兵器还可以,但是想要打造步枪手装备的米尼步枪以及大规模生产米尼弹却依然不行,这种只有工业化进程开始后才能批量生产的东西可不是现在的庞刚能够生产的。

    手下的兵马多了,对于武器的需求自然也就更多了,更何况步枪也是有使用寿命的,一支米尼步枪在发射约莫五百发子弹后枪杆就要报废了,这也是一笔很大的消耗,因此,当初庞刚听到位于莱州附近的钨矿已经要枯竭时,他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为了钨矿,庞刚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挥动大军对江西发动了进攻,现在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找着新的矿源了。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终于达成所愿了!”

    一旁的史博文看到庞刚喜笑颜开的样子,在一旁也笑着对庞刚道贺。聪明的他自然知道庞刚对于钨矿的重视,在青州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批钨矿运到灵山卫那巨大的仓库里,按理说那些既不能用又不能吃的钨矿虽然找个地方一倒就可以了,但庞刚却郑重其事的专门派人修了个巨大的仓库储存起来,而且还是只能进不能出,这个仓库的戒备也特别的森严,即便是自己这个庞刚的贴身护卫都无权靠近。看到这样的情形,史博文若是再不明白这种钨矿对王爷的重要性他就白活了。但是聪明的他从不向庞刚打听这些东西,因为他知道,管不住嘴巴的话下场一定会很惨。

    庞刚转过了身子,看着跟着自己已经好几年的亲兵队长,已经渐渐成熟了史博文,心中一动,笑着问道:“博文,你跟着本官有多久了?”

    “启禀王爷。卑职跟着您已经有三年了!”

    “唔.......三年。”

    庞刚想了想问道:“博文,你想不想道下面的部队里历练一翻?现在南昌城里还却一个兵马守备,你愿意屈就吗?”

    “南昌兵马守备?”史博文一下就惊呆了,南昌兵马守备那可是三品官,也是南昌府最大的武官了,自己能胜任吗?

    “怎么,对自己没信心?”看到史博文惊呆的样子,庞刚着说道:“现在的南昌城百废待兴,城内是鱼龙混杂。你要治理好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可不容易啊,你有这个信心吗?”

    史博文愣了半晌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声道:“大人如此器重卑职。卑职必决死相报,绝不辜负大人的栽培!”

    庞刚笑着扶起了他笑道:“好了别一副婆婆妈妈的样子,你也是跟了本官几年的老人了,怎么还做小女儿的姿态,好了就这样吧,准备一下,将手头的事情交给赵健(骑兵队副队长),然后找程凯要三千人马,然后就开始上任吧!”

    “是。谢过王爷栽培!”

    心中激动得一塌糊涂的史博文又跪了下去......

    崇祯十二年五月初

    在完成了占领江西的任务后,庞刚率领程凯的第三军团又回到了青州,在青州,庞刚受到了青州军民的热烈的欢迎,现在在对于庞刚称王的事情上山东的各地百姓也习惯了。反正由庞大人来当这青州的主也挺好的,这几年的日子越发的好过那就是证明……夕阳的阳光落在屋子里,这间屋子很大,屋里最显眼的地方就是一张大床,此时庞刚就畅意的躺在大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只是被子有一处地方圆圆的凸起,而且在缓缓的蠕动着。

    良久庞刚舒服的长吐了口气后,随后一个苗条的身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张清秀的面孔出现在庞刚的面前,随即无力的伏在庞刚的怀里。嘴里喃喃的说道:“爷,奴婢不行了,先出来透透气,还是让小姐接着来吧。”

    庞刚轻轻的抚摸着佳人光滑的后背调笑道:“灵儿,往日里你可是不甘落后的哦,如今怎么这么这么快就缴械投降啦?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灵儿羞涩的白了庞刚一眼,“谁让爷这么厉害的,看来此次出征爷肯定是憋得很厉害了。”

    看到灵儿清纯中带着羞涩的羞涩的模样,庞刚的心中又火热了起来,这时,又一个妙曼的身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粉嫩的皮肤红通通的,犹如婴儿般光滑,她一出来就在庞刚的胸口轻轻咬了一下,羞涩道:“夫君越来越坏了,人家和灵儿都对付不了你一个,看来家里还是要添加几个姐妹才行。”

    庞刚坏笑道:“好啊,只要若兰你不吃醋,为夫就出去再找几个姐妹回来和你作伴。”

    “小姐呀!”

    若兰还没说话,一旁的灵儿却是急了,轻轻摇着若兰的玉臂气苦道:“您还嫌家里的姐妹不多啊,再多家里就装不下了。”

    看到灵儿着急的模样,庞刚不禁笑了,轻轻的在她的琼鼻上刮了一下笑道:“好你个小妮子,你家小姐还没着急,你倒是先着急起来了,这是不是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奴婢才不是太监呢,小姐,您也不管管爷,让他总是取笑人家!”看到庞刚的调笑,灵儿害羞的钻到了自家小姐的怀里把滚烫的小脸藏在里面。

    孔若兰又好气又好笑的轻拍着灵儿的香肩安慰道:“好了,夫君那是在和你开玩笑呢。”说完对庞刚庞刚娇嗔道:“你啊,都是当爹的人了,还是这么不着调,你还不赶紧安慰一下灵儿。”

    说着将怀里的灵儿推给了庞刚,并冲着庞刚使了个眼色,庞刚笑着接过了灵儿。

    他明白孔若兰的意思,虽然灵儿只是一个随她出嫁的贴身丫鬟,身份也只是一个妾侍,但也是伺候了他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也是时候给她一个孩子了,想到这里,庞刚冲着孔若兰使了一个坏坏的眼色,孔若兰的粉脸顿时红了,白了他一眼缓缓的躺在了床上,庞刚将怀中的灵儿放在了这具千娇百媚的身体上,将两人重叠在一起,然后才扑了过去.......(未完待续)R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