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送礼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听到魏同年对自己年后行动的预测,庞刚笑了,魏同年不愧是一省巡抚,眼界就是不同凡响,庞刚刚一提出扩军的计划他就立刻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女婿下一步的动作。

    “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估计那流寇是没有心思在湖北常驻的,估计他们一开春就会向湖南发起全面进攻,咱们要做的是跟在他们身后捡便宜即可。”

    庞刚心中暗自冷笑,这些流寇做了自己不方便做的事,虽然接收被他们糟蹋过的地方会很麻烦,但至少朝廷没有办法责怪他,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用自己兴师动众,损失也会小得多,既然有人抢着开路,自己又何必冲锋在前呢。

    “贤婿,你........你真的要跟朝廷翻脸吗?这.......这可不大好吧?”

    这时,一旁的孔文在一旁有些怯生生的发问,虽然他是一个生意人,这些日子凭借着女婿的名头在青州甚至是整个山东都混得风生水起,平日里他也知道自家女婿干的是什么勾当。但此时亲耳听到自家女婿和亲家商议的事情,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禁听得心惊胆战。这可是两省之地啊,他们说要就要,难道就不怕朝廷震怒,遣大军来攻打吗?

    听到孔文这么一问,庞刚敛起了笑容,正色道:“岳父大人,非是小婿有那不轨之心,而是值此乱世不得不如此罢了,您也想想看,若是小婿手中没有数万雄师在手,恐怕第二天朝廷那凶神恶煞般的锦衣卫就会将小婿一家锁拿进京问罪了吧。”

    “那倒也是。”孔文苦笑着点点头,他这个已过不惑之年的人往日看到的东西太多了,心里也明白庞刚说的话确实是大实话,只是此时儿子不在身边,心中有所感慨罢了。

    不过还是孔若兰明白父亲的心思,在一旁安慰道:“爹爹不必担心,哥哥此时说不准已经到了欧巴罗了,说不定啊到时候他还会给我们带来一个红头发蓝眼睛的嫂子呢?”

    孔文一听顿时就怒目圆睁起来:“他敢?他要是敢娶一个番婆子回来老夫打断他的腿!”

    “呵呵.......”

    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看来还是孔若兰了解他爹爹啊,一句话就将他的心思给带到了别处,庞刚的目光也移到了若兰处,这几日就是她的预产期,眼下的孔若兰乳高腹满,圆月般的脸上放射出一种母性的光辉,看到夫君的目光投来,她也回望了过去。眼中露出一股贤良温柔的笑容。

    看到众人的笑意,孔文也笑了,摆手道:“罢了罢了,老夫只是一介商贾,更何况老夫也老了,这个天下迟早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老夫就不多问了,老夫别的没有,只是略有资产而以。贤婿日后若是需要银子只管跟老夫说,只要是老夫拿得出来的绝不推辞。只是若兰临盆在即,贤婿要多加操心才是。”

    这几天是若兰的临盆期。是以孔文才说了方才这番话,不过现在全府上下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庞刚甚至几名稳婆都请到了府里,连过年都没让她们回去。

    “岳父大人放心好了,小婿会照顾好若兰的,至于钱银方面,小婿若有需要绝不推辞。”庞刚有些感动的点点头,孔林虽然是个商贾,但看来他也知道一荣皆荣一损既损的道理。

    一旁的魏同年哈哈笑了起来:“好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大家就不要说这些题外话了,老夫的肚子可是饿得不行啦。”

    魏同年一说,庞刚这才发觉眼下的菜肴已经上得差不多了,大厅里一片欢腾。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酒菜,诱人的香味不断传来。

    于是才笑道:“您二老赎罪,是小婿失礼了,来请入座。”

    随着庞刚的话,屋外也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鞭炮声中众人各安其位,一边品尝菜肴,一边说说笑笑,现在大厅里的人数颗不少,出了庞刚的妻妾外还有孔文府上的家眷,以及魏同年和他的妾侍柔娘,加起来足有二三十人,大伙一边品尝着菜肴一边谈笑,气氛非常好。

    吃完而来晚饭后,庞刚派人将有些喝高了的两位岳丈送回各自的府邸后,自己也很快就回屋歇息了,在庞刚站起来的那一时候,坐在他旁边的陈圆圆和李雪珠二人也乖巧的站了起来搀扶着夫君回屋歇息。

    夜已深,屋外下着鹅毛大雪,北风呼呼的刮着,但烧着火的室内却是温暖如春。

    “夫君,妾身还要,您就给贱妾吧!”陈圆圆裸露著娇躯香汗淋漓的趴在庞刚身上,**后的馀韵还没有消散,白皙的身子满是潮红。

    庞刚笑着在陈圆圆如玉般白净的额头点了一下轻笑道:“你倒是只顾自己舒服了,却忘了雪珠还等着呢。”

    “哼,夫君你坏死啦~”一直紧贴在庞刚身后的李雪珠却是羞红了俏脸,娇嗔了一声便缓缓偎进夫婿怀里,贴在庞刚**胸膛的那张粉脸火一般的发烫,湖丝薄衫下的肚兜被挺拔的双峰支起老高,那两粒浑圆凸起清晰可辨。

    看了半天戏的雪珠此时依偎在夫君的怀里,大眼里仿佛要滴出水来,此时她仿佛有意报复似的用自己的凶器遮住了庞刚的眼睛,然后慢慢的坐了下去。

    一股湿润柔软的感觉顿时占据了庞刚心神,很快屋子里又响了阵阵呢喃的声音,良久“咚”地一声爆竹响起,一发礼huā在空中绽放,组成了一个头绚烂的huā朵。而雪珠也随著这声巨响一下子爆发了,只是那高亢的呻吟正湮没在那阵“劈啪”的爆竹声里。她的娇躯也如波浪一般剧烈收缩著,浑身无力的瘫倒在了庞刚身上。

    天色大亮,庞刚醒来时,才发现自己的怀里还抱着一堆柔腻,低头一看原来是李雪珠这个小妮子搂着自己的睡得正香,不但如此,还将两团硕大的凶器压在了自己的胸前。

    昨夜陈圆圆和雪珠两个小妮子特别疯,不停的索要,庞刚huā了好久才安抚下来,其实庞刚心中也明白她们的心情。这是她们看到孔若兰和魏蔓葶都有了身孕,心里产生的一种焦虑状态,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是对男人说的,但是对女人又何尝不是母凭子贵呢,眼看着自家姐妹都有了身孕,她们自然也开始着急起来。

    好不容易才挣脱两女的玉臂。穿戴好衣裳后走出了房间。

    当庞刚洗漱完毕后刚进入大厅,就看见灵儿急急忙忙的冲了出来,一头就撞到了庞刚的怀里。

    “诶哟!”灵儿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撞到了一个宽厚的胸怀里,虽然不硬,但也撞得她的小脑袋有些发晕。

    庞刚一把扶住了她问道:“灵儿,出了什么事了?这么风风火火的?”

    灵儿抬头一看是庞刚,立即焦急的说道:“老爷,小姐、小姐要生了,贱妾现在正要去吧稳婆叫来来。”

    灵儿是随着若兰陪嫁到庞家来的。丫鬟出身的她对若兰也最是忠心,此时的她脸上那焦急的神情却是做不得假。

    庞刚一听也急了,赶紧叫道:“那你还冷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诶,贱妾立即就去。”

    说完,灵儿又冲了出去,看到灵儿冲出去后庞刚又对着大厅里的丫鬟们喊道:“你们也别冷着,赶紧准备热水,干净的布匹,可别待会才手忙脚乱的。还有,赶紧派人去孔府报信,还不快去!”

    “是。奴婢赶紧派人去!”

    孔若兰要生了,这个消息将许多还在睡梦中的人都给惊醒了,很快两名稳婆就被灵儿连拉带拽的带到了屋里,不多会孔文和若兰的母亲孔夫人也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孔文一进屋就对庞刚喊道:“朝栋,若兰生了没有?”

    “还没呢。现在稳婆就在里头照顾若兰呢。”

    此时的庞刚已经没有了往日时镇定自若的形象,在产房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心中乱作一团。

    造成这种情况并不是庞刚不够镇定,而是在这个年代,女人生孩子那简直就是在鬼门关里走上一圈。在医学发达的后世。生孩子这种事很简单,基本上没有难产一说,胎位不正好办,医生一刀下去就解决了,存活率也基本在百分之百,可在这个年代却异常凶险,女人生孩子时,存活率只在百分之六十左右,可以说是一支脚踩在棺材板上生孩子的。

    例如现在的大明崇祯皇帝本来是有七个儿子五个女儿,但只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能顺利长大,连皇家都尚且如此,别的人家就更不用说了。

    此时的产房内传来了孔若兰痛苦的呻吟声,同时也伴随着稳婆的声音不断传来。

    “夫人,用力,用力!”

    还有孔若兰那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也不时传来:“好痛,好痛,我,我快痛死了!”

    这时,庞刚的妻妾们也都来到了产房外,连小腹微微凸起的魏蔓葶也在巧儿的陪伴下匆匆赶来。

    魏蔓葶来到庞刚身边,轻声问道:“夫君,若兰妹子生了没有?”

    “还没呢!”

    此时的庞刚也是心急如焚,额边的青筋已经明显可见。两名稳婆匆匆忙忙的跑进跑出,吩咐着这里的丫鬟准备接生。而庞刚这个七尺男儿只能在门外徘徊,期间看着一大盆一大盆的血水被端了出来,他的心一点点骤缩,他简直不敢想象,要是在这个时候发生难产会怎么样。

    又过了两刻钟,正当庞刚的耐心即将耗尽时,一个嘹亮的哭声从产房里传了出来。

    屋外一片寂静,庞刚喃喃的轻声道:“生了么?”

    过了好一会,一名稳婆用大红的布抱着一个孩子走了出来,笑着对庞刚等人说道:“恭喜侯爷,母子平安!”

    “母子平安!”

    “呀,侯爷有后了!”产房外一片欢腾声。

    巨大的喜悦如同浪潮般在庞刚心中奔腾,庞刚再也抑制不住,来不及看孩子的他跑进了产房,被数十盏油灯照的通亮的产房里,孔若兰苍白秀丽的脸上挂满汗珠,额前的碎发粘在脸上,即使是这样,她依然笑了,而庞刚却哭了.......

    庞刚喜得贵子的消息犹如旋风般传了出去。还没到正月十五,这个消息一经散布到了整个山东。

    身为山东省的实际主宰,庞刚在山东可以说是一言九鼎,想送礼的官员多的是,但平常却是没什么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官员们还不可劲的送礼么。于是在这半个月里,冠军侯府里挤满了送礼的大小官员。他们送来的礼物几乎堆满了一间仓库。

    面对大大小小的礼物,庞刚在一面欢喜的同时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华夏自古讲究的是礼尚往来,但凡有个什么红白喜事的人们就会给主人家送礼,这点连皇帝老子也管不了,自己就更不能了。

    不过看到这些官员送来的礼物小的价值数十两银子,多的竟然价值高达数千两时,庞刚就有些坐不住了。

    “蔓葶,你看看。怎么他们怎么连这么贵重的礼物都送来了?”

    在后世只是个小小的城管,从来没机会收受过贿赂的庞刚拿着一副长长的画卷吓了一跳。

    这是一副长约两米,宽三十多厘米的画。此图勾勒秀劲而设色妍雅,画家借皇家园林殿宇之盛,以极其华丽的笔墨表现出宫中嫔妃的日常生活,极勾描渲敷之能事,就算是庞刚这样浑身上下没有半分雅骨的人也看出这幅画的工笔仕女刻画细腻,神采飞动,精丽艳逸。在画卷的坐下方写着《汉宫春晓图》,等字样。

    当庞刚看到《汉宫春晓图》这几个字时,他不禁觉得有些眼晕。这......这副由明代大画家仇英画的这幅画可是在后世号称华夏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后世可是被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馆里,是哪个家伙这么不识货给送到这里来了?

    当庞刚一翻看礼单时,发现送礼的人竟然是闻人君,庞刚不禁气得大发雷霆:“闻人君这个穷酸。他怎么有银子送这么贵重的礼物,这幅画没有数万两银子绝对弄不来吧,他才上任几天啊,他哪来的这么多银子?莫非他竟敢贪墨?”说到这里,庞刚的脸上不禁浮现起一股杀气!

    一旁的魏蔓葶却扑哧一声笑了。“夫君这话好没道理,这幅话充其量也就值个上千两银子,况且人家闻先生也算是耕读传家,家里有几幅好画也属正常,夫君为何如此气恼?”

    “呃.......”

    庞刚这才记得,此时的仇英死了也没多久,他的画也没有后世这么值钱,却是自己想偏了。

    不过对于这股送礼的风潮庞刚还是有些担心“蔓葶,这样不行啊,为夫只是生了一个儿子,官员们就这么忙着送礼,而且几乎都是重礼,日后你们若是再生几个,他们还不得卖房子啊!”

    对于官场上的陋习很是了解的魏蔓葶不解的问:“夫君的意思是要将礼品退回去吗?可在官场上这种迎来送往是很平常的啊”

    “退就不必了,你责令管家将这些东西的价钱都列出来,给官员们折算成银子,一一送过去,否则此先例一开日后就再难纠正了。”

    “好吧!”

    魏蔓葶虽然觉得自家夫婿有些大惊小怪,但依旧遵从庞刚的话,叫了几个账房先生进来huā了一整天日的时间方才将这些礼品清点完毕。当他们将庆典完毕的礼单报告上去时,就连魏蔓葶也被吓了一跳,这些礼单加起来的价值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二十多万两。

    “我的乖乖,这些银子已经可以足够让一营兵马很滋润的生活五六年了。”庞刚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想到生个儿子竟然也能收到这么多银子,这在后世可是几千万RMB啊。

    庞刚对魏蔓葶沉声道:“蔓葶,你还认为这只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吗?”

    魏蔓葶也摇头苦笑道:“夫君的话有道理,这却是有些过了。”

    “嗯,就按我说的去做。”

    说完,庞刚就走出了库房,只是他一边走,一边在思考着问题。

    现在庞刚已经算得上是家大业大,麾下的官员以上千计,兵马更是达到了六七万,说是一方诸侯也不为过,这人多了自然也就有些鱼龙混杂,没有一个强力部门来监督管理,难免会滋生出**贪污,以前是没有注意到,现在既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不能再无视下去了。

    “嗯,过完年以后应该要成立一个廉政公署来专门监督各级官员了。还有各级官员的俸禄也要相应的增加才行,朝廷定制的俸禄实在太低了,应该在原来的基础上要增加四到五倍才能够维持他们体面的生活。高薪养廉这个策略应该还是管用的。”

    庞刚一边思考一边向内院走去,脚下厚底官靴踩在雪huā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