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流寇要逃走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天色刚蒙蒙亮,总督府内就人头涌猫,刘宇亮、吕维棋、巡抚李仙风、兵马守备王胤昌以及庞刚等人齐聚一堂,刘宇亮坐在主位上,看着堂下坐着的一干人,心中充满了一种叫做志满意得的情绪。

    刘宇亮咳了一声大声说道:“诸位,我大明自天启末年以来,内忧外患,交相煎迫,迄无宁日。流贼愈剿而愈多,灾变愈演而愈烈。最近数年,百姓死亡流离,如水愈深,如火愈热,往往赤地千里,炊烟断绝,易子而食,惨不忍言。国家三百年来从未如今日民穷财尽,势如累卵。而东虏伺机内侵,日益嚣张。自今上登极以来,迄今己四次入塞,三围京师。自古攘外必先安内。倘若流贼不除,则顾内不能顾外,南宋之祸殆不可免。幸赖列祖列宗之灵,国运己有转机。巨贼高迎祥已于前年秋天伏诛,张献忠之辈已经逃往四川。其他各股余贼,或死或散,或观望风色,不敢似往日披猖。惟有闯贼李自成一股冥顽不灵,誓与朝廷天兵对抗,全无畏罪投降迹象。

    可即便如此,皇上依然宽厚为怀欲放其一条生路,但此獠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卷土重来,现今更是祸害我河南百姓。有鉴于此,皇上特命本官总督河南,尽快将此獠剿灭,则朝廷幸甚、百姓幸甚!望诸君jī励将士,今日在阵前奋勇杀贼,一战而竟全功,勿使一贼漏网。我辈报君恩,救黎民,光前裕后,在此一战。尤望将巨贼李自成与刘宗敏等生擒,献俘阙下。纵万一不能生擒,也须将他们杀死,传首京师。皇上迭降手诏,督责甚切,望诸君勿负上意!”

    刘宇亮在上面说得唾沫横飞,庞刚却在下面听得直打瞌睡,这厮不愧是大学士出身,拽起文来还真是声情并茂一套一套的,连说个战前动员都能说得像老太太的裹脚布又臭又长,听得庞刚直犯困。

    好不容易等到刘宇亮说完,庞刚还不知道这家伙要表达什么意思,刘宇亮说完后才笑眯眯的转头对庞刚说道:“庞将军,今日贼寇必然再来攻城,洛阳的城防就烦劳您多加费心了。”

    看着刘宇亮那殷勤的笑脸心中暗叹了口气才说道:“总督大人,末将必会尽力而为。”

    “甚好!”刘宇亮点点头后对一旁的兵马守备王胤昌说道:“王守备,藏言道蛇无头不行,军中若无一个统一号令也不行,现在大敌当前,城中兵马必然又有一个统一号令,因此本督决定原洛阳守军在贼寇攻城期间要听从庞将军号令,不得有误,你可听明白了?”

    职遵命!”

    王胤昌很是有些郁闷,他是洛阳城的兵马守备,原本洛阳的兵马全归他管,但现在刘宇亮却将洛阳的城防全部交给了远道而来的客军,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不过在昨日的战斗中明军取得大胜后,刘宇亮的地位和声望愈发的稳固起来,他可不敢在这时候和刘宇亮唱反调,只好有些郁闷的抱拳应了声是。

    突然传来了一阵警钟声,听声音是从城墙边上传过来的,一时间众人神情都有些紧张起来庞刚赶紧上前一步对刘宇亮抱拳道:“刘大「吾也狂牛提供」人,既有警钟传来,想必是贼寇又开始攻城了,末将这就上城墙防守,但末将希望您能和吕大人一道替末将征收银两,昨晚末将可是只讨到了三十万两银子,还有二十万两没着落呢。”说完,庞刚大步向外走去。

    这小子,都什么时候,他还惦记着他那点、银子。”刘宇亮和吕维棋、李仙风等人面面相窥,都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庞将军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看着庞刚消失的背影,刘宇亮对吕维棋和李仙风道:“两位大人,既然两位大人已经答应了给庞将军五十万两银子,昨日福王已经给了三十万两,剩下的二十万两银子两位觉得应该如何讨要啊?”

    吕维棋自信满满的笑道:“这有何难,待老夫召集城中的富户士绅前往酒楼赴宴,老夫和李大人顺口这么一提,事情还有不成的么,眼下大敌当前想必他们也不敢不卖老夫一个面子。”

    “咳咳咳MM”刘宇亮轻咳了一声才说道:“介儒公,本官是问让何人出面协苒此事为好。”

    吕维棋不假思索的说道:“既然是老夫答应了庞将军,自然MM嗯MM”说到这里,吕维棋有些明白刘宇亮的意思了,他若有所思的盯着刘宇亮看了一会才试探着道:“那依刘大人的意思呢?”

    个嘛”刘宇亮假装沉吟了一会才道:“本官以为,此番向各富户士绅摊派不能仅仅索要庞将军的二十万两银子,咱们洛阳城这么多的将士总不能看着青州军吃肉,他们却连汤都喝不着吧,本官以为可以多索要一些银子,以用来槁赏守军将士,须知洛阳将士已经数月没有发饷银了,介儒公、李大人你们意下如何?”

    刘宇亮此言一出,王胤昌差点扑上去抱还有粮食,只要攻下来咱们就有粮食了。”攻占城池?”郝摇旗冷笑道:“你打算攻哪里?附近的村落?亦或是某个小县城?眼下整个河南,能有足够支撑咱们大军粮草的城池只有两个,洛阳和开封,打洛阳的这些日子已经让咱们损兵折将存世惨重了,你以为凭着咱们这些残兵还能再跑到五六百里外攻打开封吗?”

    李过一时哑然,这个道理他也不是不明白,但就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旗叹了口气,拍了拍李过的肩膀安慰道:“好了,想开就好,你要是看不下去就回去好好歇息,估计今晚咱们就会有大动作了。”

    “不了!”李过的摇摇头,悲哀的说:“我就站在这里,亲眼送他们一程吧,不过老郝啊,你说当初咱们起义到底为的是什么呢?”

    郝摇旗愕然川MM

    夜幕慢慢的降临夜空,今天的攻城战结束了,闯军们以死伤四万余人的代价消耗了洛阳城守军几乎半数的滚石槽木和箭镞,青州军今天消耗的开huā弹占了他们携带数量的一半。

    为了打退疯狂进攻的流寇,庞刚率领着青州军的军士们打坏了两千多支米尼步枪,有六门拿破仑炮被由于发射频率过高而不得不提前报废。

    “这下该达到李自成的心里底线了吧?”

    黑漆漆的夜空下,庞刚自顾自的喃喃自语,他算了一笔账,流寇们这些日子以来在洛阳城下丢下的尸体已经超过了七万,加上己方在进发时消灭的流寇,他们的损失已经达到九万以上,这个数字应该已经达到李自成的底线了吧?要是再损耗下去,可就不符合他的利益了。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他们今晚就应该有所行动了,可是自己真的应该连夜出城追击吗?庞刚心里依旧在思考着。

    树林里燃烧着一堆熊熊的篝火,李自成和手下数十名将领就坐在火堆旁,静静的吃着马肉,虽然没有调料搭配的马肉吃起来又酸又涩,但他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因为他们知道,错过今天,他们想吃这种又酸又涩的马肉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刘宗敏拿着一条烤得七成熟的马腿,吃得满嘴流油,他边吃还边发出啧啧的声响。

    良久,刘宗敏将已经啃光了肉的马腿仍在一边,拍了拍油腻的双手,随手在衣摆上擦了擦后又用袖子胡乱擦了擦嘴巴,这才咧着大嘴道:“闯王,现在兄弟们都已经吃饱喝足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出发了?”

    李自成点点头,随手扔掉了吃了一半的马肉站了起来,他走到一个树墩上,环视了众将一眼低声道:“兄弟们,咱们此次攻打洛阳失败了,但是不打紧,败了咱们可以从头再「吾也狂牛提供」来,想当初咱们从陕西出来的时候只有数千弟兄,但一到河南咱们很快就有了数十万大军,即便是如今晦们吃了亏,但现在依然还有数万大军,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咱们就可以恢复元气!”

    众将们一想也是,他们这些人原本就一无所有,今日虽然打了败仗,但那又有什么,了不起以后再赚回来就是了李自成的声音越来越大“现在洛阳城里防守坚固,咱们是打不下,但是没什么,我就不相信天下的城池全都像洛阳城那么坚固,只要能攻下一两个城池,咱们就又能聚齐十数万大军,和那些官军拼个你死我活!”

    听着李自成的话,众将的眼中又渐渐放出了光芒,因为白天战败而导致的阴影也慢慢减弱,刘宗敏首先笑道:“闯王说的是,咱们这些年什么苦没吃过,队伍没了咱们再拉起来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闯王早就说过,只要着昏庸的朝廷一日不倒,咱们义军就一日杀不绝!”

    李自成喜道:“哈哈,还是捷轩说的好,咱们义军本来什么都没有,现在的东西都是白赚的,还有什么杀不得的呢。这些日子咱们死伤的十万弟兄改日咱们让明军千百倍的还回来就是了,大伙说是不是这个理?”

    高一功也大声道:“对,咱们这条命本来就是赚回来的,又有什么舍不得的,闯王你说吧,咱们又要往哪里打?”

    李自成看到信心已经重新回到众人的身上,满意的点点头:“想必大伙都猜到了,咱们今晚就要出发,但是对于去哪大伙可能心里还没底,陕西咱们是暂时不能回去了,现在陕西还没恢复过来,咱们去了也不能发展,因此咱们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湖北!”

    众人惊呼道:“湖北?”

    “对,湖北!”李自成双目闪动着一道寒光“湖北,湖北可是产粮之地,只要咱们到了湖北,就再也不用为来干那事发愁了!”

    PS:呼,终于在银行办完手续了,傍晚才回到家,诸位抱歉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