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投弹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天色被浓浓的白色硝烟所笼罩,到处都是沉闷的枪声和炮声,从天空往下看,一穿着各色铠甲,头上顶着一个避雷针头盔的士卒将一个村庄围得严严实实,他们一边推着沉重的盾车,一边往前面的壕沟填土,一边朝着前面射箭,战场上到处都是伤者的惨叫声和爆件声。

    今天已经是清兵围困贾庄的第三天,虽然清兵的损失很惨重,但在岳托和多尔衰的严令下,所有清兵分成了六队,一队清兵攻两个时辰后就会退下,由另一队清兵补上,以保证对明军持续不断的攻击。

    在这种持续攻击下,明军明显感到了压力,由于人手有限,庞刚和宣大军、山西军只得将士卒分成了两队,轮流防守,好在他们处于守势,用的武器又是火器居多,是以还能保持一些体力,但众将的心中却开始悬了起来。

    温热的风吹拂着大地,却吹不散战场上那阵阵刺鼻的硝烟与血腥味。就在这个村庄上,明清两国的士卒们都在舍生忘死地撕杀着。使用大明百姓来威胁明军填补壕沟的计划失败后,岳托和多尔衰只能驱使着八旗士兵们使用盾车与粗制的木盾,还有他们的血肉之躯,去和土墙后的大明火铳兵抗衡。

    经过了数日的jī战,清军也有了些经验,虽然已经将第一第二道壕沟填平,但清军为了防止明军在夜里将壕沟重新挖开,不仅运来了大块的石头将壕沟填平,而且还用战马将第一第二道壕沟踏得严严实实。

    现在,清军已经可以将盾车推至第三道壕沟前掩护己方的士卒,但他们却依然不敢大肆推进,前几次的经验告诉他们,当他们想凭借人数从那三条通道涌入明军大营时,对方的火炮发射的散弹将会给自己造成无法承受的损失。为了验证这个理念,清军已经付出了两千多人的代价,因此,清兵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用一袋袋泥土来填壕沟。

    jī昂的号角声中,无数密密麻麻身着各色盔甲的清兵聚在壕沟前面,他们在层层蒙上牛皮、粗木的盾车保护下,各旗的辅兵杂役们不断从盾车后闪出,将手中装满泥土的袋子不断的抛进前面的壕沟之内。

    矮墙后的青州军步枪手们则不断的对准这些人开枪,把从盾车后面冲出的人一个个打翻在地。盾车后面的清军弓箭手们则是拼命的掩护射击。第三道壕沟距离明军构筑的这道土墙只有六七十步远,在这个距离上清军箭镞威力并不大,青州军步卒身上穿的锁子甲防御力还是很高的,即便是身上中上几箭也无所谓,绝大多数箭镞都被坚硬的铁甲弹开,只要不是那么倒霉被射中面部,即便是被破开铁甲也不会有太严重的伤势。

    经过了几天的攻防战后,青州军的士卒们也有了经验,由于清军的箭镞瞄准的都是他们的面部,他们打上一枪后就会立刻缩回矮墙后躲避,这样,面部中箭的几率也会大大缩小。

    郝大用拿着一杆米尼步枪,趴在一堵矮墙四糟上,眼睛紧紧的贴在了枪上,比起以前的旧式鸟铳和鲁密铳,米尼步枪不仅在射程和威力上有了长足的增加,而且还安装了准星,步枪手可以用三点一线的方式瞄准敌人,准确率大为增加。

    由于清兵的攻击频率很高”守卫的明军步卒也很疲劳,不得不分成两批轮流防守,因此人手很是紧张,就连郝大用这个千总也亲自拿起了步枪赤膊上阵。

    轻轻扣动了扳机,“碰!”的一声沉闷的枪响,郝大用只觉得肩膀被狠狠的撞了一下,米尼步枪的枪口冒出了一团白烟,一名正举着长弓拉开弓弦射击的弓箭手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他的胸前瞬间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但郝大用可以保证,他背后的洞口肯定像拳头一样大。

    这名弓箭手的准头非常的洗礼,他刚才向明军阵地一共射了五箭,有两箭射中了目标,两名面部中弹的士卒虽然被抬了下去,但郝大用知道他们生还的机会很渺茫,因此包括郝大用在内的好几名步枪手都盯上了他口不过还是郝大用快了一步,将这名弓箭手给放倒。

    郝大用射了一枪后立刻抱着枪,将整个身体都缩到了矮墙下,果然不出所料,当他缩到矮墙后时,七八支箭镞立即就向他射了过来,从他的头顶飞了过去。

    躲在矮墙后郝大用咧嘴笑了起来,刚才被他射倒的那名清兵估计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否则鞋子也不会这么气急败坏的报复了。不过谁让他这么贪心呢,原本鞋子再射出了四至五箭后就会力竭,自动退到后面恢复体力,让后面的弓箭手顶替上来,可这名弓箭手可能是仗着自己力大,想要多射一箭再退下,谁知道就是延误了这么一点时间就成了阴阳相隔。

    “碰碰碰飞”

    周围的枪声不但响起,在郝大用的前面七八名清兵在枪声中不断倒下,他们有只身着棉甲的辅兵和弓箭手,也有身披重甲的战兵。

    这些人或被击中面部,或被击中胸部,身上中弹没有死去的他们躺在地上痛苦至极的哭喊嚎叫声着,地上到处都是他们身上流出的血迹,直到过了一会,一辅兵才在盾车的掩护下蹑手蹑脚上来将他们抬下去。

    那些排列密集的盾车的前面的甲板虽然很厚,但同样被步枪的锆弹打得啪啪做响,盾车前的牛皮木头被打得飘飘扬扬,看得后面的清兵们后怕不已。要知道,这些位盾车可都是那种做工精良的盾车,有车轮可以推动,前方有挡板,聚着厚厚的牛皮铁皮,甚至泼上水增加防护力,连这样厚重的盾车都被打得啪啪响,要是打到人身上那还了得。

    仗打到现在,各个步卒大都是在自由射击,不时有从木盾两旁闪出身形的辅兵以及弓箭手被明军击中。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连普通的重盾也要被急速飞来的锆弹击穿,为了抵挡这些铅弹,清兵特地加固了重盾,这种重盾足有拳头厚,需要两名清兵合力才能抬得动。而那些辅兵大多数人身只穿着 bó bó的棉甲,只要一中弹,身上就会喷出一大股浓厚的血雾,整个人都会倒在地上痛得满地打滚。

    米尼步枪的威力十分的庞大,不但打得厚重的大木遁木屑横飞,有时甚至还将手持木遁的两名清兵给震翻,不时有弹丸钻过重盾之间的缝隙将后面的清兵打翻在地。

    不过。虽然明军不断的射击,但清军依然顽强的举着木遁向前推进着,从七十步推进到六十步,再到五十步、四十步,距离一步步拉近,随着距离的靠近,清军的弓箭手对明军的威胁也在一步步加大,到了三四十步的距离后,清军的弓箭已经可以对明军的盔甲造成很大的威胁,被箭镞击中的明军往往会被箭镞上沉重的箭头给击穿。

    看到此情此景,庞刚心中暗暗焦虑起来,现在连自己的防线都有些告急,宣大军和山西军就更不用说了,还好自己已经把郝大用和黑铁派过去了,否则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事实上,现在的情况跟庞刚所想的也差不多,此时宣大军的防线上,清军已经推进到距离矮墙三丰步的地方,清军的弓箭手们将箭镞如同下雨般射了过来,将许多明军步卒当场射翻在地。

    杨国柱的一名亲将急切的对杨国柱说道:“大人,咱们在这样下去可不行,第三道壕沟眼看就要被填平了,若是鞋子将壕沟给填平,咱们面前就无险可守了。”这名亲将很是焦急的说着,从旁边拿起了一把长刀,对杨国柱毅然说道:“大人,不如让末将带人出去冲杀一阵,也好缓解咱们的危机。”

    杨国柱摇头道:“不可,现下鞋子将咱们围得水泄不通,咱们要是现在冲出去正好中了他们的下怀,要知道鞋子的兵力可是咱们的数倍啊!”

    “那怎么办?咱们就眼睁睁的看着鞋子冲进来吗?”

    杨国柱此刻也是焦急万分,眼睛四处望了望,忽然发现郝大用以及过来增援的青州军将士依然沉着的用鸟铳向外射击,将外面露头的清军弓箭手一一射倒在地。

    “难道郝千总他们就不着急吗?”

    杨国柱心中一动,正要将郝大用叫过来询问,忽然看到郝大用放下了手中的鸟铳,对周围的青州军步卒们大声喝道:“兄弟们,震天雷准备!”

    听到郝大用的呼喝声,周围的青州军士卒们纷纷点起了火把,然后从身后的布包里掏出了一个个黑乎乎的东西,这些东西呈长柄圆柱形,下面有木柄,木柄下露出一小段白色的引信。

    “他们要干什么?”

    正当杨国柱满心疑惑的时候,只看到郝大用大喝道:“所有人,准备投弹,点燃引信!”

    于此同时,清兵们已经推进到了距离防线二十多步的距离,而他们射来的箭雨更加密集了。

    “投弹!”

    随着郝大用的声音,青州军的士卒们将硕大的震天雷纷纷投向了前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