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要他没事你也一定没事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重生娘子在种田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只要他没事你也一定没事“他们会的,这点我保证!”

    庞刚的这个回答让魏同年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作为一名饱读诗书和从小接受孔孟教育的人来说,庞刚的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有悖于他们伦礼观念。

    “庞大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在胁迫朝廷!”魏同年的脸色十分难看,乍一听庞刚的话他的脑海在第一时间里就想到了“拥兵自重”这个词。

    “非也非也!”庞刚也摇头秀了一把斯文,“胁迫朝廷的不是本官,而是那些吃得肚满肠肥的盐商们,他们就像依附在我大明的一条条蚂蝗,拼命的吸食者我大明朝廷和百姓的血汗。他们种地不用交税、经商不用交税、他们骑着高头大马,可以娶数十房小妾,但是他们为这个朝廷为我大明做了些什么呢?没有,什么都没有!”

    说到这里,庞刚的声音骤然提高了八度,“纵观我大明,那些只占大明人口不足半成的商贾士绅和官宦人家占据了我大明八成的田地,却不用交一文钱的税收,可却要把纳税的重担落在那些只有两成土地的百姓身上,试问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

    庞刚越说越气愤,他对明代的财政问题做过研究,明代的财政在万历皇帝之前以农业税为主。而张居正改革重在税收,重点从征收收农业税,转移到征收工商业的税收。这自然大大触动了江南的工商利益集团,在这个背景下,东林党开始形成。

    张居正一死,他们就想着要废除这个税收制度。想逃税,没那么容易!万历皇帝心知继续征收微薄的农业税,不但国库不够用,而且农民也无法忍受。于是,万历仍想方设法从江南的资本家中收入税收。由于管理外库的的户部不接受工商税,只收农业税,万历便把工商税收到内库。这就是所谓的万历贪财之迷。而实际上,万历三大征所用的钱,正是内库的工商税。

    通过“廷击”、“红丸”、“移宫”三案的精彩演出,东林党终于在万历死后第一次把持了朝政。他们马上逼迫泰昌废除了各项工商税收。当时明朝各地区的发展及不平衡。江南工商发达,而几乎不用交什么税。北方各省的农民则难以忍受高高的税收,一遇到天灾更是食不果腹。

    然而,辽东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怎么办!?

    正是这种背景下,魏忠贤出现了。怎么做的,当然是找东林党人交税。经过几年时间,国库开始又充足起来。各地开始出现魏忠贤的生祠。东林党怎么坐得住呢!于是他们把各种各样的脏水都泼到了魏忠贤的身上,什么专横跋扈啦,阉党横行啦,总之把各种除了强抢民女之外的各种罪名都安到了魏忠贤的头上!

    天启的死又是个好机会,被洗了脑的崇祯同志很坚定的站在了东林党一边。东林党欲杀魏忠贤而后快,然而崇祯只免除了他的职务,令其守陵,魏忠贤忧愤而死,崇祯厚葬之。

    就这样,东林党又掌权了。当然,废除工商税是第一步。至于辽东,怎么少花钱怎么搞。辽东缺饷,愈演愈烈。加上各层军官的层层盘剥,士兵拿到手的很少,士气及为低下。明军的将领天天写奏折要钱,崇祯皇帝一筹莫展。东林党则指责辽东军官指挥不当,作战不力,贪污军饷。节流往往流于道德说教;不开源怎么行!当然,东林党不会增收工商税,负担自然又落到农民身上。

    终于,最贫穷的西北农民起义了。还攻进了北京,崇祯自杀。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悲剧开始了。国破家亡,人财皆失,时人短视,疯狂逃税数十年,自以为占了大便宜,却不知这实乃地地道道的自杀之举,可悲可叹。

    后世的史学家们对明朝灭亡的原因有很多种看法,他们说法也是多种多样,但有一点他们的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的,那就是明朝的灭亡和明朝的税收政策有着直接的关系。明朝的官兵不是不能打仗,也不是不会打仗,而是朝廷没钱,财政的崩溃也导致了政权的崩溃,最后让一群没饭吃的农民给打到了京城,最终亡了国。

    是以今天魏同年拿出杭州盐商来说事时,庞刚心中自然对那些盐商很不感冒,于是就明摆着的告诉魏同年,我就是瞧不起那些盐商,有本事就让他们来对付我吧,他们有钱哥也有钱而且还有兵,看谁斗得过谁。

    谈到最后,俩人不欢而散。魏同年悻悻的回到了知府衙门,当他走进内院的小客厅时,早就等候在家里的柔娘和魏蔓葶立刻迎了上来。

    柔娘一边为魏同年打来了水净面洗手,一边低声问道:“老爷,您回来了,今儿和庞大人谈得怎么样?”

    魏蔓葶在一旁虽然没有出声,但一双妙目也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老爹。

    魏同年哼哼的气道:“这个庞刚真是不识抬举,老夫苦苦相劝,他却一口咬定不会放手,言语中还颇有拥兵自重之意,如此骄横之人老夫管他的死活。他的事老夫以后再也不管了!”

    魏蔓葶和柔娘相互对视一眼,柔娘摇摇头示意自己说吧我是没有办法了,魏蔓葶却上前一步把一杯香茗放到了魏同年的身边柔声道:“爹,您先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女儿可是会心疼的。您跟女儿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你就只会哄你爹开心。”魏同年端起宝贝女儿亲自奉上的茶喝了两口,心情缓和了不少,才对魏蔓葶说道:“今天老夫问他是否私自开设盐场,他也默认了。后来老夫劝他把盐场停下来,可他却死也不肯答应,还说什么那些那些江南的盐商们一个个吃得肚满肠肥却一文钱都不愿意交给朝廷,这样的钱还不如让青州来赚,至少可以养出一支精锐之师来保卫我汉家江山!你说气人不气人,他这么说吧朝廷、把皇上置于何地?”

    “那也不至于把您这位堂堂的知府大人气成这样吧?”魏蔓葶噗嗤一声笑了,“那些盐商什么德行您还不知道么?我请您去劝庞大人要小心点,可不是让您劝他罢手的。”

    魏同年长叹了口气,“他要是不听我的劝告也就罢了,可是你知道他今天还跟我说了些什么吗?他竟然跟我说他要发兵朝鲜帮朝鲜抵御清兵,这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私自发兵,这可是砍头的大罪啊!他......他竟然还这么堂而皇之的公然告诉我,他这是在干什么?公然向我示威么?”

    “什么,他要发兵朝鲜?”魏蔓葶乍一听此事俏脸也不禁微微变色,私自发兵这个罪名搁在哪朝哪代都是砍头的重罪啊。

    脸色骤变的魏蔓葶美丽的秀美皱了起来,她坐在茶几旁小手拖着下巴想了良久才缓缓问道:“爹,您知道现在庞大人手上有多少兵力吗?”

    一旁的魏同年没好气的说道:“现在他镇守三州防务,又吸收了大量流民,怎么着也该有上万名士卒吧?”

    “对啊!”魏蔓葶一拍小手道:“现在庞大人麾下既然有上万精锐,女儿听说他手中又有盐场、铁矿、还有水泥厂等许多生意,可以说是日进斗金,像他这样既有银子又有兵的地方将领朝廷敢拿他问罪吗?”

    “轰......”

    魏蔓葶的话犹如一道闪电击中了魏同年,他的身子不禁一抖,面色顿时有些僵硬起来,一字一句的说道:“蔓葶,你是说庞刚会造反?”

    “爹,你别瞎说!”乍一听造反这个词连魏蔓葶夜又被吓了一跳,她嗔怪道:“你可别瞎说,要是让人听到了可会会连累庞大人的。女儿只是说庞大人的实力越来越强,朝廷对他就不得不越来越器重,可没说他要造反,您可别害人家。”

    魏同年不禁苦笑起来,心道:“看来真是女生外向啊,现在就知道护着了。”

    对于女儿的感情问题魏同年现在已经是彻底的无语,他这位女儿集聪明、漂亮、贤惠以及能干等优点于一身,怎么就偏偏喜欢上那位有妇之夫呢?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个胆大包天的二愣子有什么好的。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让魏同年真正担心的是这位胆子比西瓜还大的指挥使大人真要是出兵解救朝鲜的话消息肯定是掩藏不住的,估计那些弹劾他的奏折很快就会堆满崇祯的案头,届时自己改如何自保呢?这一刻这位知府大人真的头疼了。

    仿佛看出了自家老爹的忧虑,一旁的魏蔓葶抿嘴笑了起来安慰道:“爹,您也别太担心了,只要庞大人没事朝廷更不会动您的,女儿估计,只要能让庞大人继续收拢流民,安心发展,等到明年这个时候,咱们青州定会成为山东首屈一指的富裕之地。届时,您这位青州知府也该往上挪一挪了!”

    “哼,休得胡言乱语!”魏同年嘴里训斥了自家女儿一句后就沉默了起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