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城头激战

作者:千斤顶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明末行最新章节!

    值得一提的是蒙古人的弓箭虽然和清兵一样都很出名,但是两者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蒙古人的弓箭注重的是射程,因此他们的箭镞虽然威力尚可,但破甲能力相对与清兵来说却要若了不少。而清兵讲究的却是箭镞的威力,人若中了他们射出的箭镞后基本上就已经失去战斗力。

    现在数百名蒙古的射手就站在离城墙六十步的地方不停的向城墙放箭,密密麻麻的箭雨飞上城墙。

    看着密集的箭雨,躲在垛口后的庞刚眉头微皱,转头问身边的易江:“易大人,这些天那些蒙古人就是这么攻城的么?”

    “正是!”易江有些不好意思说:“这些日子蒙古人就是靠着强弓把我们的弓手压制得死死的,我们的弓手只要一露头就会被他们压制,因此那些蒙古兵才得以轻易的登上城头。”

    “那你们的鸟铳手呢,怎么不趁机压制?”

    易江听庞刚这么一问脸上露出了惊异之色“庞大人你不知道咱大明的鸟铳情况么,咱们的鸟铳质量太差,十有五六容易炸膛,士卒们宁愿用弓箭也不愿意使用它们,可咱们玩弓箭的水平哪里是鞑子的对手呢,所以才被那些蒙古人压得死死的。不过本官昨日观大人您的鸟铳质量倒是非常之高,竟然拿没有一杆炸膛的,真是不可思议啊。”

    易江的惊讶也是有道理的,明末时期由于匠户的地位太低,负责监制军器的太监又只会捞钱,导致匠户大量逃亡,以至于造出来的鸟铳枪管厚薄不一,质量差到了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且鸟铳制造复杂成本又高,除非能像庞刚这般有本变异的《近代兵器百科》那样大开金手指,否则想要凑齐一千支制作精良的鲁密铳来那是非常困难的。

    说话间,眼看着蒙古兵已经大量靠近了城墙,庞刚见状后对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传令兵一挥手,这名传令兵立即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哨子使劲吹了起来,这个被明军士卒们戏称为尖哨的哨子立即发出了一阵尖锐而又有一定节奏的声音“嘟.....嘟嘟嘟”的声音立即传遍了这段城墙。

    哨声就是命令,听见哨声后城墙上的两百多名鸟铳兵在身后刀盾兵举起的盾牌的掩护下把头部和鸟铳伸出了垛口。

    “鸟铳开火!”

    “开火!”

    一个个小旗、总旗发出开火的命令。

    “砰砰砰...........”

    阵阵白雾在还带着寒意的空气中渺渺升起,一颗颗铅弹在火药动能的推动下飞快的出了枪膛向前方飞去。

    鸟铳们突如其来的射击打了蒙古兵一个措手不及,虽然他们也听说过昨天他们主子,满洲的精骑们在面对这些明军鸟铳的打击下吃了大亏,但毕竟并没有亲身体验过。而且他们在前几日的攻城中他们曾数次登上德州的城墙,因此虽然知〖道〗德州城里来了援军,但在那些蒙古兵的心中还是有着比较充足的底气的,但是今天他们发现自己遇到了一块他们啃不动的硬骨头了。

    当城墙上传来阵阵“啪啪”的鸟铳响起的声音时,正站在城墙下大摇大摆从容不迫的向着城墙放箭的蒙古弓手们终于品尝到了清兵昨天品尝过的恶果,一阵排枪响起,立时就有二十多名蒙古弓手被铅弹击中倒在了地上,被铅弹击中的弓手们只觉得身上一股大力传来,随即一股剧痛就传遍了全身。那些头部中弹当场死亡的弓手还好些,那些胸部或者是腹部中弹的弓手却一时半会死不了,只能嚎叫着躺在地上痛得不断打滚,有的弓手腹部中弹被打出了一个大洞连后肠子流了出来,剧痛之下他们满地打滚后青灰色的肠子在地上拖得老长,看上去分外的骇人。

    “快、快,赶紧装弹!”

    城下的蒙古兵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剩下的弓手却依然顽强的向上射箭,企图压制城墙上的鸟铳手。而城墙上的那些鸟铳手在发射完后赶紧抽出了通枪条把枪管清理了一下后立即开始了装弹。在庞刚“发明”了定装火药和燧发枪之后,鸟铳兵们开火的速度可是比起原先增强了数倍不止,简化了装弹流程后这种原本一两分钟才能开一枪的鸟铳现在全速开火之下已经达到了每分钟能打两发左右的速度。

    “砰砰砰.........”

    排枪又响了起来,这回蒙古的弓箭手们又倒下了数十名,可是把在后面督战多罗子贺贝子和哈杨力贝子给吓了一大跳,怎么那些明人的鸟铳竟然这么狠毒,他们的弓手完全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快,命令加大弓手的数量,把城头的明军给射下来。”多罗子贺赶紧向前面发布命令,很快又有三百多名弓手向着城墙脚下跑去,一场弓箭和鸟铳的对射又开始了......

    城墙上鸟铳的声音不断响起,震耳欲聋的火统声震得那些负责掩护的刀盾兵的耳朵不停地鸣响,鸟铳射击时发出的刺鼻硝烟味也熏得他们直打啊喷,看着一道道火光不时从自己眼前冒起,却是是让人胆战心惊。

    经过一番对射,总体来说双方互有损伤,但灵山卫的鸟铳手们有盾牌的掩护,而且经过了一路上实战的锻炼和配合,军士们兵种之间相互的配合也逐渐默契起来。刀盾兵们在鸟铳兵射击时并没有拔出兵器,而是双手举着盾牌全力把自己和鸟铳手死死护住护住,一张大盾被他们舞得密不透风。所以蒙古兵的箭镞对他们的伤害有限,经过好几轮的对射只有五、六名鸟铳兵被射伤,而且大多是射中身体。鸟铳兵们人人都有锁子甲护身,可以说装备精良,他们的伤势并不是很重,经过这么久的对射也只有一个倒霉的家伙被射中面门惨叫着倒在地上,立时被负责救人的辎重兵们抬下城去,看看能不能治疗。

    而反观蒙古的弓手们却一个个大摇大摆的站在城墙下,摆开了姿势,站直了身体对着城墙一阵猛射,这么显眼的靶子要是还不打你那可真是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了,鸟铳手们可是毫不客气的对着他们猛烈的开火,只是不大一会就有两百多名弓手成了枪下亡魂。

    看到手下的儿郎们损失惨重,哈历扬贝子在马背上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把抓住了多罗子贺的手大声说道:“多罗子贺贝子,咱们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咱们的弓手伤亡太大了。再这样下去咱们的弓手可就要全部死绝了,咱们部族培养一个弓手可不容易啊!”

    此时的多罗子贺头上也开始渗出了冷汗,他硬撑着说道:“哈历扬贝子,现在饶余贝勒大人正在后面看着咱们呢,要是咱们就这么撤下去饶余贝勒能绕得了咱们吗?”

    “那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咱们部族的勇士白白去送死吧!”哈历扬顿时着急起来,他们此次前来可是来跟着主子打酱油的,虽然有的时候也出把力,但是没有必要把全部身家都搭上吧。

    “不行,咱们得赶紧把弓手给撤下来,否则伤亡太大回去后可没办法和族中的长老们交代!”

    “好吧,那就命令部族们赶紧加快攻城,只要能登上城墙胜利就是属于咱们的。”多罗子贺一咬牙也同意了哈历扬的意见。

    “呜呜呜..............”

    在一阵悠扬的牛角号声中,死伤惨重的蒙古弓手撒开了脚丫子就向后撤了下来,与之相反的是一个个举着小圆盾的蒙古兵抬着一家家云梯拼命的向城墙涌去。

    城墙上庞刚和易江在盾牌的掩护下通过垛口观察着城下的战况,看到蒙古弓手在城头鸟铳手的攻击下死伤惨重的情形后连总是一脸黑脸的易江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不过随着蒙古弓手的撤退和那些蒙古兵的正式攻城,易江的心又开始悬了起来。

    “庞大人,这些蒙古人要架设云梯攻城了,您可要小心点。”

    庞刚晒然道:“易大人不用担心,这些蒙古人擅长的是骑射功夫,现在他们舍弃了长处下马和我们打攻城战,这不是以己之短攻敌所长吗?只要没了那些蒙古弓手的骚扰,咱们的守城器械就可以发挥出作用了。”

    “金汁准备!”

    说话间,蒙古兵强行架好云梯后如同蚂蚁般一个个拼命的往城墙上爬,这时城墙上又响起了军官们的命令声。

    士卒们用木勺从烧得翻滚的大锅里舀起了一坨坨滚烫的金汁朝着城下浇了下去,只听到一声声悲惨的哀嚎响了起来,那些被滚烫的金汁浇中的蒙古兵们全都从云梯上翻滚了下去,从两丈高的城墙上直挺挺的掉下地面即便不死也被摔成残废。

    黄橙橙的金汁如同漫天的雨huā从空中洒落,从远处望去竟然有种凄凉的美丽,但是只有在近处的蒙古兵们才知道,这股黄色的雨水下是怎样的一股恶臭和狠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