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脱罪

作者:邹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朕不是这样的汉子最新章节!

    一言既出, 秦诺反而冷静了下来。自从习武之后,他日渐耳聪目明,此时此刻, 能清晰地听到, 身边众人的呼气声。不用回头, 也能想象众人那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秦诺有点儿想笑。

    虽然这次的罪责主要在于宫女,连唯一的皇子殿下竟然也会发生这种疏忽,但牵连到的宗室罪责也不小。尤其看霍太后那近乎疯狂的冰冷眼神,想要平安脱身, 只怕没那么容易。

    眼看着众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秦诺缓步上前,桌上锦盒大都打开着,宝光灿烂,琳琅满目。

    都是这一次诸人送来的贺礼, 秦诺将手伸到锦盒上方, 还没来得及拿起那个金麒麟项圈看一看。突然一只手横了过来。

    是从刚才起就紧跟着他的两个太监,其中一人伸手拦下, 一边恭谨地道:“王爷,此物关系重大,”

    明明两人没有接触到, 却有一股力道,让他不由自主将手收回。秦诺扫了眼前的太监。看着年纪不大,武功竟然很不错!

    没有坚持拿起金项圈, 秦诺目光细细扫过, 果然在金项圈边缘的一溜儿小金铃铛中, 发现缺少了一个。

    后面秦泽突然开了口:“九哥并非故意,此事主要是这些奴婢,连皇子殿下也如此疏忽,简直难以置信。”

    想不到秦泽竟然会替自己说情,秦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静默片刻,旁边礼亲王也跟着道:“此事论罪,确实是宫人责无旁贷。”他是如今现存的宗室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了。

    霍太后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气氛正僵硬,突然桌边的宫女一声惊呼,她盯着锦盒里面的金项圈,“这是什么?”

    秦诺转头望去,是一只苍蝇,不知从哪里飞了进来,在房间里嗡嗡叫着盘旋了两圈,竟然好死不死地落在了锦盒里。

    不偏不倚,正是其中一个小铃铛上。

    负责看顾的宫女挥手驱赶,那苍蝇受惊飞了起来,盘旋了两圈,又执着地落了下去。

    目标还是金项圈上的小铃铛!

    好像小铃铛上又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宫女继续驱赶,不经意手碰到了锦盒里的金项圈,突然惊呼一声:“这个铃铛……怎么有点儿黏黏的?”

    旁边有听到声音的御医,请示过霍太后,立刻上前,反复观摩片刻,又取来小刀在铃铛上面轻轻刮擦了几下。

    又有两名太医凑上前来帮忙,凑在一起眼神相对,极为慎重。

    片刻之后,一名年长的太医跪倒在地:“启禀太后,上面粘了一层糖胶,表面晶莹剔透,在金子上并不显眼,今日天气有些热,便融化了些许……”

    一时间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只剩下那只不合时宜的苍蝇在嗡嗡叫唤着。

    如果说婴儿拿走铃铛,是巧合,是宫人看顾不周,送礼的王爷只是池鱼之殃,无心之过罢了。那么铃铛上粘着糖胶,情况瞬间复杂了!

    在一个送给婴孩的礼物上黏上糖胶,尤其还是容易掉落误食的小东西。其中居心……

    众人看向秦诺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难道这个传说中呆笨的皇子,也会生出那种念头!

    秦诺的目光逐一扫过眼前众人,包括眉宇中凝聚着重重阴云的霍太后。还有神情闪烁,对自己目光一个个避之唯恐不及的宗室诸王。众人之中,可能只有秦泽的目光明澈而凝重,带着几分忧虑。

    突然感觉很好笑。他敢肯定,如今殿中诸位权贵,除了霍太后之外,他是最渴望这个孩子平安健康长大的一个,如今却被搁在了凶手的位置上。

    何其讽刺的一幕?

    是谁动的手脚?可惜,人人都是演技派,从表情上完全看不出真相来啊!

    迟疑的功夫,秦泽继续开口道:“这种金项圈,向来是在首饰作坊里定制的,九哥心性纯朴,哪里会知晓糖胶等物,不如先彻查定制的作坊,将那些匠人和经手的奴仆严刑拷打。”

    自己这个十弟,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自己还真得承他这份人情了。

    秦诺摇摇头,暂时放弃了从表情上找出真凶的打算。

    “多谢十弟肯相信我,只是……”秦诺转过身来,他先冲着秦泽拱了拱手,然后皱眉对霍太后道,“母后,此物并非我今日所赠啊!”

    大殿内又是一片沉静。

    秦诺叹了一口气,他绕着桌子转了一圈,脸上满是疑惑不解。

    “咦,我送的东西呢?怎么没见到啊?”

    看到众人惊诧地望着自己。秦诺挠了挠头发,解释道:“本来也是想送金项圈的,但是想想这玩意儿太俗气了,所以临时换了一套。本想着预祝小皇子学业进取,早日启蒙,谁知道……唉。”

    今天在进宫的路上,他打开盒子察看了一下礼物,金项圈确实很精致,两只栩栩如生的麒麟动作憨态可掬,中间围绕着手指肚儿大小的金色珍珠,上面还嵌着各色宝石,缀着一溜儿小铃铛。

    这个时代富家子弟常用的东西,就是这么繁琐累赘。小孩子如果两三岁佩戴,万一吞噬了上面的珍珠宝石怎么办?来自后世的秦诺天然感到不妥当,又想到如今紧张地气氛和局面。他脑筋一转,干脆将金项圈取了出来,可是不送这个送什么好呢?

    准备别的礼物好像也来不及了。秦诺目光一转,落到桌上。

    笔墨纸砚是马车里原本就准备好的,方便马车的主人在行走途中写点儿东西什么的。但秦诺向来没有这种爱好,所以东西都是簇新的,完全没动过。

    秦诺直接将金项圈取出塞进了马车底下,然后将桌上那套笔墨纸砚塞进了锦盒。很好,大小尺寸正合适。而且自己马车上准备的东西也是顶级上品,当做礼品也不寒酸。

    “将今日所收的礼物全部取来!”霍太后的声音里蕴含着雷霆。

    宫女几乎是奔逃出去,不多时,一队人捧着数十个锦盒进了大殿。

    很快,翻找礼物的宫女捧着另一个锦盒匆匆跪倒在殿中央。一模一样的包装,打开锦盒,果然是一套笔墨纸砚。

    有人脸上忍不住黑线。送几个月大的婴儿文房四宝!这淳王爷还真想得出。这种东西,不都是送给即将开蒙的学子的吗?

    只是傻人有傻福,反而被他逃过一劫。

    “那这金项圈是怎么回事儿?”霍太后怒极反笑。

    负责整理礼品的掌事宫女们齐刷刷跪倒在地:“这……奴婢们也不知啊。”

    “不知道。”霍太后咬牙切齿,目光中的冷意几乎要化为冰霜刀剑将这些人凌迟至死。

    转眼之间,风云突变,一场宫廷风暴向着另一个方向卷去。

    剩下的事情,就不是秦诺他们能管得了的了。

    终于,霍太后还是顾惜自己的颜面,冷冷扫了殿中宗室一眼:“诸位今晚也辛苦了,如今小皇子身体欠佳,宴席便到此为止吧。”

    众人自然无异议,赶紧唯唯诺诺地应了,退走下去。

    临出门的刹那,秦诺转过头去,阴暗的宫殿里,霍太后的脸上遍布阴云,盯着众人的背影,仿佛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遥远的深处,隐约传来婴儿的哭泣声,听着诡异而又阴森。

    出了宫,秦诺心中纷乱,带着侍从返回东边小广场,

    身边方源突然低声提醒道:“王爷,舒王爷过来了。”

    准备上马车的脚步一顿,秦诺转身望去,果然是秦勋肥胖的身影正在向这边跑过来。

    难得他跑得这么快,转眼就到了自己面前。

    秦诺皱起眉头,“七哥,可是有事情?刚才弟弟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替你向十弟分说了。”

    “这事儿就不用提了。”秦勋气喘吁吁地挥了挥手,然后叹了一句:“九弟,你果然是有福之人。”

    “今天厚着脸皮过来找你,是想问一句,今天这事儿,你怎么看?”

    秦诺也没有了演戏的兴趣,只淡然道:“弟弟心中忐忑,只觉自己死里逃生,哪里还能有什么看法?”

    秦勋嘿嘿一笑:“哥哥我知道。刚才没来得及替你求情,其实是因为哥哥也被吓坏了。真没反应过来,九弟你别怪我。倒是十弟,好生伶俐,平日里还看不出他如此反应快捷呢。”

    秦诺没有说话。

    秦勋点到即止,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反而感慨了一句:“还有那金项圈,怎么会跟九弟你的一模一样。”

    “弟弟我也纳闷呢。”秦诺视线垂下。

    秦勋道:“这事儿可不能轻易算了,九弟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按照十弟之前说的,拷问那些打造的匠人?哈,不是我说,只怕弟弟你一番劳动,毫无所获。”

    秦诺没有说话,他很清楚,仿造金项圈的未必是自己定制的那家工匠,只要拿到图纸和模子,任何人都有嫌疑。而且金项圈从定制到自己送入宫,已经经过了无数人的手,他不可能将这些人全部刑讯拷问,而且也未必能拷问出什么东西来。

    “此事自然有宫中处理,你我何必多事。”他心中有些不耐烦了。

    “事情是这么说,但是这黑锅栽倒弟弟你头上,难道你不气愤。”

    “自然气愤,只是弟弟全无头绪,弟弟平日里安分守己,只赚点儿小银子罢了,哪里想到会得罪人。”

    “嘿嘿,九弟,你还不知道吧。皇兄的身体只怕……”秦勋压低了声音,“支撑不了几年呢,就算能撑下去,想要再有皇子,只怕也难。”

    秦诺配合地露出震惊的神情:“七哥你不要胡言乱语。皇兄正当盛年,一时风寒体弱罢了,怎可能……”

    “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骗你。”秦勋一本正经地道,“御医说是心疾发作,这种病之前全无痕迹,身体康健,宛如常人,只是不可受太重的刺激,一旦情绪起伏过度,心疾发作,便急转直下。有运气好的人,五六十岁才发作,有运气不好的,十几岁发病也是有的。”

    “这……”秦诺还是一脸难以置信。

    “哥哥我偷偷上来跟你说这些,只是为了提醒你一句,千万小心别再被人算计了。唉,今天这件事。其实,只要想想,小皇子万一身亡,对谁最有利,就知道了。唉,也难怪母后她老人家怀疑咱们呢。”一边说着,秦勋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秦诺的肩膀,转身离开。

    对谁最有利?

    秦勋还真是一句道破关键,小皇子身亡,对他们三个都有利,而他们三个当中,对秦泽又是最有利的。因为他将变成霍家的支持对象,而小皇子活着一日,他就只是霍家的备胎。

    只是,真相有这么简单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