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1.

作者:萱草妖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结婚小离谱最新章节!

    防盗章。购买v章超过70%能看新章节, 否则要72小时候之后。

    她抓起搁在沙发上的手包,朝着萧承胸口用力的甩了下, 将他重力推开, 带着情绪离开了办公室。

    萧承被女人拿高跟踩了脚背、又被女人拿包狠砸胸口, 从头至尾紧合嘴唇,没吭一声。

    等苏悦离开,他叹息一声,冲娆娆和杜黎比划手势。

    ——抱歉。让你们见笑。小悦平时, 不是这样,她对人很好。

    娆娆得以见到偶像, 又在短时间内围观偶像八卦, 胸腔满涨兴奋。她激动地冲萧承回以手语:

    ——我知道, 我知道。萧先生, 希望以后作为同事,我们能够相处愉快。

    萧承看着女孩一本正经比划手势,轻笑出声。男人笑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温柔,如春雪乍融。

    娆娆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质疑自己手语出错。

    旁边的杜黎提醒说:“杜太太,萧承能听见你说什么, 你可以不用手语。”

    娆娆反应过来, 对自己不细心的行为感到羞愧:“萧先生, 抱歉, 我没有其它意思。”

    萧承比划手语:

    ——没关系。杜太太很厉害, 会手语。

    娆娆与萧承聊了一些马术相关事, 与萧承交流让她感到轻松,她仿佛很久没有与人这么痛快聊过天。

    在这场特殊的交流里,娆娆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能力绝不次于莱云以前那位金牌骑手向卓。

    两人的聊天渐渐深入,娆娆因为遇到一个好骑手,双眼发光,宛如一只饥饿的老虎,嗅到生肉气息。

    ……

    回家路上,车内。

    娆娆坐在杜先生右手侧,低头刷着网上关于苏悦和萧承的新闻,她找到了两年前的旧新闻。

    她从不主动关注八卦新闻,微博上也只关注了全国知名马术组织的官博,每天首页能刷到的都是赛事播报,以及马术相关信息。

    苏悦结婚很低调,但她本人过于耀眼,结婚第二年被媒体挖出了“已婚”。狗仔连萧承的背景一并挖了出来。

    萧承是斯凯夫妇在中国收养的孤儿,也是个哑巴。粉丝们都认为,苏悦嫁给了一个哑巴,实在可惜。他们认为苏悦女神应该嫁给更好的男人,甚至最好的男人。

    斯凯夫妇是英国著名马术教练,颇负盛名,退休后定居中国。

    这些八卦新闻真假掺半,娆娆分不清虚实,看向低眉垂首,捧着iPad的杜先生,用手指戳戳他的胳膊肘,小声问:“苏悦和萧承,他们到底什么情况?网上八卦,可信几分?”

    “杜太太倒是很关心别人的事,”杜黎蹙着眉,扭了扭胳膊,嫌弃地看了眼被她捣腾过的胳膊肘,片刻后收回目光,“你自己的事,怎么一点儿不上心?”

    娆娆摇头,一脸无所谓:“键盘侠理他们干什么?你不是说会有公关会处理吗?希望你的公关能处理好,也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争取名额。”

    杜黎眼神冷冰冰:“原来在你眼里,名誉是不值得放在心上的吗?”

    “如果它影响我拿比赛名额,我当然会放心上,”娆娆看他的眼神很坚定:“这种无中生有的诽谤,即使我去辩解,又有多少人会信?有那种精力,不如把心思放在马术上。”

    她扭头看向窗外,天渐渐暗下去,道路两旁的玉兰花灯尽数亮起。

    杜先生语气变冷,前座的司机自动将耳朵合拢,不听,不看,宛若开车机器人。

    杜黎说:“我希望杜太太以后做事能有分寸,不要再被人拿了把柄。你现在不是个体,你的名誉受损,等同于我的名誉受损。我希望你能认真看待这件事,您是一个成年人,不要总让人跟在后面收拾你留下的烂摊子。这样,很不好。”

    娆娆盯着男人清冷的侧颜,莫名其妙。有司机在,有些话她并不好说。她说:“杜先生,如果嫁给你会失去□□,那我宁愿跟你离婚。”

    杜黎呵呵一声,也不甘示弱:“离婚可以。米格阿帕奇归我。”

    娆娆语气也非常强势:“你做梦。”

    杜黎勾唇笑道:“你也是做梦。”

    娆娆懒得再与他吵,撇过脸看向车窗外。

    车内气氛低迷,杜黎扭过脸偷偷打量她,从他的角度,看见女孩因为生气紧蹙的眉头,他翘长的睫毛因为呼吸上下煽动。

    他们回到酒店,侍应生送来的晚餐也同步到位。

    吃饭期间,夫妻俩一言不发。

    阿帕奇感觉到两人在冷战,朝杜黎走过去,将下巴搭在男人的膝盖上,眼巴巴望着他。杜黎伸手去摸了摸它的狗脑袋,但它依然是那种委屈的要死的眼神。

    杜黎用眼神和阿帕奇交流:你让我去哄她?

    阿帕奇:嗯嗯。

    杜黎挑眉:呵呵。我哄她?你觉得可能吗?

    阿帕奇脑袋一歪,冲他“啊呜”卖萌,然后轻轻地咬住他的裤脚,将他朝娆娆的方向拖。

    杜黎拿这条狗没有一点办法。他抬起紧绷的下颌,冲对面低头吃饭的杜太太“喂”了一声。

    娆娆咬断嘴里的意面,抬眼望着男人。

    杜黎搁下刀叉,用餐巾擦拭嘴角后,说:“苏悦和萧承是青梅竹马,两人同龄,20岁瞒着家人结婚,我是他们的同学,也是他们感情的见证人。”

    “嗯?”本来以为以杜先生的性格,除非她先开口,否则他绝不会先低头。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个男人居然率先开口跟她说八卦。

    阿帕奇的毛脑袋被男人卡在双腿之间。杜黎一边揉狗头,一边说:“萧承比苏悦有天赋,但他从不参与任何竞赛。”

    “因为……他是哑巴?”娆娆问。

    杜黎摇头表示否认,声音仍无情绪起伏,“他们在八岁时,私下有过一场比赛,苏悦输了。”

    仅八岁的苏小姐,高傲自负,目中无人。输给一个哑巴,让她很没面子。她气急败坏下,拿马鞭抽打萧承。萧承不仅没还手,也没辩驳,只是用手势跟她比划“对不起”。

    那天晚上苏小姐牵着小马驹离家出走,吓坏了斯凯夫妇。

    斯凯夫妇问她,为什么要带着小马驹离家出走?苏悦小公主揉着猩红的眼睛回答:她怕,害怕哑巴再赢她,她要离家出走,远离哑巴。

    萧承从来不觉得名次于他有多重要。到了可以参赛的年龄,有天赋的萧承不参与任何竞赛,但苏悦的比赛他从不缺席。

    多年竞赛生涯均有萧承陪伴,他不仅是伴她成长的竹马,也是她的指导教练。

    苏悦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参与竞赛?

    他用手势,一字一字比划:

    ——我是哑巴。

    他不怕被人嘲笑是哑巴,只怕别人嘲笑苏悦的师兄是哑巴。后来和苏悦结了婚,他更害怕有人取笑苏悦的老公是哑巴。能在苏悦身边,做她的指导,哪怕默默无闻,于他来说也很幸福。

    斯凯夫妇曾经问过他:你从不想要荣誉和鲜花吗?以你的天赋,一定可以。

    他摇头。

    他不想再赢苏悦。

    她哭,他心疼。在他心里,苏悦便是他的荣誉和鲜花。

    听完苏悦和萧承的故事,娆娆叹息一声,问杜先生:“他们为什么会离婚?”

    “冲动。”杜黎跟她说话的语气终于缓下来,起身说:“我去健身。你早点休息,明天跟我去见风凯的董事长。”

    娆娆点头,嗯了一声。

    *

    杜先生离开后,她在阳台做了一套瑜伽,洗完澡后敷着面膜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上微博去看了眼微博风向。

    #马术世界#话题里,苏悦的微博被置顶。

    【苏悦v】:回国了,落户在@莱云国际马术俱乐部 ,我会好好调整状态,准备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

    这条微博一经发出,有人在评论下给苏悦科普关于莱云的“黑历史”。

    【小马驹在草原】:女神,你难道不知道莱云现在多恶心吗?它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莱云。请您慎重考虑。他们家的骑手都开始爆料那个奇葩女老板,恶心死人了。女神你去看看@优雅骑士向卓的微博就知道了。

    苏悦没有回复这条留言,但是很快这条留言下被盖起了楼。

    1楼【灵魂骑手】:呵呵,楼主怕是还没看到向卓的黑历史吧?欠了赌债,被竞争对手拿到把柄,怂恿同事集体跳槽,还抹黑老板娘?这他妈谁更恶心呢?

    2楼【摆渡人】:你们家向卓欠赌债、怂恿老东家骑手集体跳槽,已经是不争事实。听说A市马术协会已经介入调查,等着吧,你们家向卓锤子太硬,跑不掉了。

    ……

    #马术世界#话题下的热门里,有一条匿名向A市马术协会举报向卓以及管特不正当竞争的微博。

    这条微博清晰阐述了向卓欠下赌债,为了钱给管特国际马术俱乐部卖命,然后怂恿老东家的骑手集体跳槽,并抹黑女老板,他们打算整垮老东家。

    微博图片里发了向卓欠债、以及怂恿骑手跳槽的铁证。向马术协会投诉他和管特里应外和,进行不正当竞争。

    向卓的粉丝虽然不多,但都是些狂热的小姑娘。她们当然不能看着偶像倒下去,开始疯掐邹娆娆。

    【陈明阳y】:我男神欠赌债怎么了?人家又没赖账不还!那个女人欺负小孩、抱金主大腿是不争的事实吧?你们去投诉她啊,投诉我们家老大算怎么回事?

    【学医的sneaker】:是啊,他们投诉,我们也投诉!去投诉那个女人排挤同行,骑马行凶!

    【美少女杨俊菌】:投诉那个女人骑马行凶!@A市马术协会 @A市马术协会 @A市马术协会 @A市马术协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