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作者:倪多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只喜欢你最新章节!

    林琛和陆心榆的婚礼在十二月二十三号正式举行。

    婚礼前一个星期, 孙恬恬打电话和她聊天,问她紧张不紧张, 她当时很自信地说不紧张。心想, 不就是结个婚吗, 有什么好紧张的。

    然而,很快就打脸了。

    随着婚期越来越近,陆心榆终于感受到孙恬恬所说的那种紧张了。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婚礼头几天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陆心榆睡不着, 就忍不住去闹林琛,趴在他身上, 一会儿亲亲眼睛, 一会儿亲亲他嘴唇。

    林琛笑醒, 睁开眼睛, 双手将陆心榆抱紧,“大半夜的闹什么?”

    陆心榆抿抿唇,说:“我睡不着。”

    林琛微勾着唇角,问:“紧张?”

    陆心榆点头,眼巴巴看着他。

    林琛满眼宠溺,摸摸她脑袋, 安抚说:“别紧张, 不是有我在么。”

    林琛将陆心榆轻轻搂在怀里, 陆心榆抱着他, 脸贴着他胸膛。

    两人相互拥抱着,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静到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陆心榆闭上眼睛,渐渐的,真的就睡着了。

    不过陆心榆睡着了,林琛又睡不着了。

    老婆身体软软地躺在怀里,柔软的头发散在他胸膛上,又香又软。夜深人静,林琛忽然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陆心榆睡得好好的,迷迷糊糊好像感觉到一双手在她身体上游移,闹得她有点痒,睫毛颤了颤,下意识睁开了眼睛。

    视线往下,林琛的手在覆在她胸上,抬头,林琛眼睛黑亮黑亮地看着她,嘿笑声,“媳妇儿,醒了。”

    陆心榆眼睛眯了眯,盯着他,“你在做什么?”

    林琛眨了下眼睛,“你说呢?”

    “……你别闹,一会儿难受我可帮不了你。”陆心榆将林琛作乱的手从她衣服里拿出来。

    林琛将陆心榆抱在怀里,嘴唇贴在她耳边,哑声说:“媳妇儿,我好久没碰你了。”

    他身体滚烫地贴着她,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他有多想了,陆心榆无奈,叹气道:“那也没办法啊,你自己忍忍吧。”

    林琛轻轻吻着陆心榆耳根,声音哑得更厉害,“忍不了怎么办?”

    顿了下,声音低低的,又问:“你就不想哥哥吗?”

    陆心榆背对着林琛,听言,悄悄红了脸,“我不想。”

    林琛嗤笑声,“撒谎吧你。”

    陆心榆:“……”

    过了会儿。

    林琛:“媳妇儿。”

    陆心榆:“嗯?”

    林琛:“你睡得着吗?”

    陆心榆:“……”

    “睡不着吧?”

    “我睡……”

    “睡不着咱们就来做点开心的事情!”说着,突然就握住了陆心榆的手覆在他身下。

    陆心榆手心滚烫,脸炸红,“林琛你流氓!”

    下意识就想把手收回去。

    林琛紧握她手不放,抬起头,眼巴巴望着陆心榆,“好媳妇儿,你忍心吗?”

    陆心榆心想,她有什么不忍心的。可一看到林琛露出那种小狗想吃骨头那种可怜巴巴的表情,突然就有点心软了。

    后半夜,林琛终于得到满足,抱着陆心榆亲了又亲,好媳妇儿好媳妇儿地叫个不停。

    陆心榆又好气又好笑,推着他肩膀,“你以后自己睡沙发吧,少碰我。”

    林琛头埋在陆心榆颈窝里,声音闷闷地笑,“不要,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陆心榆哭笑不得,“林琛你跟个小孩儿似的。”

    “小孩儿在肚子里呢,我是你老公,亲亲的老公。”

    陆心榆噗地声笑出来,抬腿踢了他一脚,“骚包。”

    林琛将陆心榆抱得更紧,下巴抵在她头顶,低头吻了下她额头,低笑说:“睡吧媳妇儿。”

    十二月二十三,宜嫁娶。

    陆心榆因为怀着身孕,林琛特别害怕她累着,从家里把媳妇儿接到酒店以后,就叮嘱她在房间里好好待着,什么也不让干。然后就陆心榆几个朋友在房间里陪她,林琛便下去招呼客人了。

    林琛出去以后,朋友们全都围了上来,孙恬恬笑眯眯问她,“心榆,你紧张吗?”

    陆心榆:“不紧张。”

    有林琛在,她不紧张。

    她忽然想起刚刚在家里,孙恬恬搞了个恶作剧,让林琛蒙着眼睛摸一下哪只手是她,摸不对就不让他接媳妇儿走。

    林琛当时就笑,“我媳妇儿的手我还摸不出来?”

    孙恬恬说:“那你倒是摸啊。”

    一排女生站在一块儿,陆心榆站在最右边。

    林琛说:“我都不用摸。”

    孙恬恬不信,让他选。

    林琛被眼罩蒙住眼睛,在每个女孩子面前短暂停留一下,最后径直走到最后一个,握住了陆心榆的手。

    大家都惊住了,纷纷怀疑他是不是偷看了。

    林琛弯着唇笑,俯身附在她耳边,低声说:“知道我怎么猜出来的吗?”

    陆心榆温柔地笑着,摇摇头。

    林琛声音温柔又动听,说:“心灵感应。”他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反正,就算闭着眼睛也知道你在哪里,这辈子都不会把你弄丢。”

    陆心榆当场就哭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大概因为最后一句话实在太感人了。明明不是刻意说出的情话,却比任何一句情话都动听。

    …………

    陆心榆没有邀请父亲,尽管在婚礼前,母亲再三劝说让父亲来牵着她,将她交给林琛。

    可她不认为一个婚内出轨的父亲有资格来玷污她和林琛的爱情。

    结婚进行曲响起的时候,司仪在上面用清脆而感性的声音宣布:“现在,有请我们今天最美丽的新娘入场。”

    大门打开,陆心榆穿着及地的婚纱站在门口,母亲挽着她手,领着她一步步往里面走。

    诺大的礼堂里,四周灯影闪烁,林琛拿着捧花,站在花环围着的拱形门后面,看着陆心榆穿着雪白的婚纱一步一步向他走进。

    他忽然想起,昨晚徐明问他,“结婚是什么感觉?”

    他当时想了很久,没答上来。

    他实在想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结婚的感觉。

    开心、甜蜜、幸福……好像都不足以形容他心里的感觉。

    而此刻,他看着陆心榆如此美丽地向他走来,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婚姻是如此神圣。对面的女孩儿将她的一生交给她,而他要倾尽一切让她一生幸福。

    也许是音乐太煽情,陆心榆原本不想哭的,可当她离林琛越来越近,眼睛就控制不住地酸胀起来,眼眶热热的,视线都有些模糊。

    当妈妈将她的手交给林琛的时候,陆心榆抬头看着林琛,眼眶红红的,她很努力地想笑。

    林琛握着她手,忽然在她耳边,低声说:“心榆,我爱你。”

    陆心榆心头一颤,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林琛抬手替她擦眼泪,目光温柔得快把她的心都融化掉。

    她从来不是自信的人,无论是以前读书,还是现在工作,她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感情方面更是胆小如鼠,她从来不相信会有人爱她,至少不可能爱她一辈子。

    可是现在,却莫名地自信和笃定,眼前的男人会爱她一辈子。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样地好,好到让她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被捧在手心里。

    她被林琛牵着走后半段路程,这意味着,从此以后的人生,他们要牵着彼此,一生一世走下去。

    陆心榆想起刚认识林琛那会儿,他每天缠着她,她爱吃蓝莓味儿的蛋糕,他每天都给她买一个送到医院来。

    他老说总有一天你会跟我在一起。她那时候觉得,这人脸皮可真厚啊,毕竟她当时真的没想和比自己小的人在一起。

    都说男孩子比女孩子小不好,玩心大,也不会疼人。可陆心榆觉得,对她而言,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比林琛更好。

    他声音沉沉地响在耳边,“我,林琛,愿意娶陆心榆为妻,从今天起,无论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有,年轻或者老去,我都倾尽一切去爱她、护她、尊重她、照顾她,给她一生的幸福,我将永远记住今天的承诺,爱她一生,直到地老天荒。”

    陆心榆听得眼泪直掉,他接过林琛的话筒,看着林琛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陆心榆,愿意嫁给林琛为妻,无论他健康或疾病,贫穷或富贵,我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陪伴他,不离不弃,到时间尽头,天荒地老……”

    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字清晰地传入林琛的耳朵里,林琛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陆心榆。

    陆心榆第一次在林琛眼里见到闪烁的泪光,她下意识握了下他的手,林琛反手将她包裹住,两人彼此对视,忽然就笑开了。

    婚礼之后,就是敬酒的环节。

    林琛提前让人给陆心榆换了矿泉水,整个敬酒的过程,林琛始终将陆心榆紧紧牵着。陆心榆跟在林琛身边,跟着他喊人,跟着他碰杯,但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林琛身上,在他紧握着她的手上。

    她时不时低头看林琛和她十指紧扣的手,整颗心都被幸福包围了。

    晚上,洞房花烛夜。

    陆心榆和林琛从酒店出来,开车回了新房。

    因为陆心榆怀孕的缘故,林琛怕她太累了,省略了闹洞房的环节。陆心榆也不想闹,就想回家和林琛亲亲密密地说说话。

    新房被装修得一派喜庆,屋里四处都贴满了喜字。大红色的枕头,大红色的床单被子,连拖鞋都是大红色龙凤锦绣纹。

    结婚是件体力活,虽然陆心榆没有做太多事情,但还是有一点累,一见到软绵绵的床,立刻就躺了下去。

    林琛俯下身,双臂撑在陆心榆身体两侧。

    陆心榆眨眨眼睛,主动抱住他脖子,笑眯眯望着他,“你想干嘛?”

    林琛笑,“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陆心榆嗤嗤笑,指了下自己的肚子,“今晚你就别想了。”

    林琛那叫一个苦哈哈,“这俩孩子还没出生就给我添堵。”

    陆心榆笑眯眯的,仰头主动亲了林琛一下,“咱们盖着棉被聊聊天吧。”

    “聊天之前先接个吻吧。”话落,便重重地吻了下去。

    片刻后,陆心榆笑着躲开,“林琛,酒味儿好大。”

    林琛眨眨眼睛,“有吗?”

    “有,你先去洗个澡吧。”陆心榆从床上起来,然后下床给林琛找换洗的内衣裤,回头递给他。

    林琛一脸委屈,摸摸陆心榆的肚子,“怎么办二宝,才刚结婚爸爸就被妈妈嫌弃了。”

    陆心榆被逗笑,将衣服塞给他,“别耍宝了,快去洗。”

    “诶,这就去。”林琛接过衣服,还是凑到媳妇儿嘴巴上偷亲了一下,在陆心榆骂他之前迅速起身,然后眨了下眼睛,问:“媳妇儿,要不要跟老公一起洗?”

    陆心榆:“我是没问题,但是你看得着摸不着,不难受?”

    “……”林琛那叫一个气啊,扣着陆心榆的头又狠狠亲了一下,说:“反正你得赔我一个洞房花烛夜!我记着的!”

    陆心榆哭笑不得,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男人啊?

    可是这么幼稚的男人她还是好喜欢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