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难上一层楼

作者:暗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手眼通天最新章节!

    除去巍巍皇城,玲珑塔就是京城最高的建筑,登高望远,可睥睨整个长安。

    早些年,北唐施行朝试科举伊始,玲珑塔还只是座荒废的佛塔,无人问津,更不用说在里面宴会群贤。

    后来,有一些考场失意的才子,游玩至此时,赌荒景伤怀,即兴在塔内墙壁上题诗,聊以慰藉。

    年岁日久,塔里的诗词越来越多,也就变成长安城的一道盛景,吸引不少文人骚客前来,观瞻前贤风采。

    渐渐地,玲珑宴演变成一项约定俗成的盛事,流传开来。

    正如一轮模拟跟高考相似一样,玲珑宴的风格跟朝试规矩也差不多。

    在往年,朝试分为文试和武试,各自单独比试,分别考察录用儒剑两道的人才。所以,玲珑宴也相应分成两场。

    文宴以诗文会友,跟墙壁上的佳作相辉映,才思敏捷者,可步步高升;武宴更为纯粹,群雄各展绝学,竞相登高,出人头地。

    玲珑塔有八层,塔内又有八面,不同实力层级的人,会停留在不同塔层里。

    最终登上塔顶,领袖群伦的人,就是今年玲珑宴的魁首,一夜成名天下知,从此人生到巅峰。

    大陆有“八面玲珑”一词,形容人面面俱到,左右逢源,其出处就是这玲珑宴。

    但是,今年的情形似乎不同。

    据宫里的小道消息,女帝有意革新朝试制度,激励北唐青年才俊们文武兼备,成为全面发展的综合型高素质人才。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横批——不偏科。

    所以,这次朝试很可能变成一场当今的学业水平测试:文科生要做到武科科目达标,武科生也得通过文科的基础测试。

    所谓儒剑同修,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与之相应地,今年的玲珑宴也有所调整,不再单分文宴和武宴,索性直接合在一起,来一场大热闹。

    夜幕降临,长安城里灯火辉煌,如果站在高处俯瞰,那一定美不胜收。

    在崔鸣九和夏侯霸的随同下,任真来到城南的玲珑塔。

    墨雨晴性情活泼热烈,喜欢凑这种热闹,很想一同前来,但任真担心她又犯大小姐脾气,惹是生非,拒绝了她的苦苦哀求。

    他披着一件黑斗篷,将面容遮盖得严严实实,跟在两名弟子身后,走进灯火通明的塔内。

    要是被人发现,主考官蔡侯爷亲临,绝对顿时炸开锅,局面失控。他的身份特殊,必须要低调行事。

    一楼大堂人头攒动,原本场地很宽敞,但架不住赶来赴宴的人太多,还是变得局促拥挤。

    场间整齐排列近百张食案,俱摆着几盘简单的瓜果,用以招待各路才子们。

    任真环顾四周,只见在场地四周,八角形的塔壁前都挂着青色的纱帐,跟外面隔绝起来。微风吹起时,青帐轻舞,隐约露出食案的边角。

    “帐子里面,应该就是VIP席位,”任真心里嘀咕道:“我最好能混到里面去,省得待会被人识破……”

    他正这样想着,崔鸣九忽然转身,低声说道:“老师随我来。”

    然后,三人便走进其中的一方纱帐后,落座下来。

    任真对崔鸣九的安排颇为满意,打量着帐外的人群,欣喜地道:“朝试将近,城里豪强云集,能弄到贵宾席位,怕是要花不少心思吧?”

    崔鸣九笑道:“老师有所不知,这场玲珑宴虽是人人皆可参加,但这一应场地布置,免不了还是要有人出面主持。”

    夏侯霸抢过话茬,淡漠地道:“太学是京城的最高学府,由朝廷钦立,是他们组织玲珑宴。崔师弟财气通神,还有买不到的席位么?”

    任真听明白了。想开个VIP包间,都得走太学的路子,京城居,果然大不易。

    “如果我没记错,现任太学的祭酒是袁白眉吧?”

    太学祭酒,就相当于现在的北大校长,在教育界和学术界都拥有极崇高的地位。

    崔鸣九点头,说道:“袁老爷子儒学造诣精深,被奉为长安的文坛领袖。他还跟夫子交情匪浅,算是您的前辈,您理应抽空去拜访。”

    “前辈?”任真闻言,不禁发笑,“不过是夫子的书童,他算哪门子前辈?要论儒家学问,他就更没资格在我面前排辈分了!”

    崔鸣九神情微变,扭头扫视周围一眼,然后俯身说道:“老师慎言。文人拉帮结派的风气盛行,又性子倔犟清高,您虽然身份煊赫,也还是别得罪他们为好!”

    夏侯霸笑而不语,眼眸里藏着一抹讽意。

    崔家世代经商,在朝廷内部的眼线并非特别灵通,还不知道今天早朝的事。但他却听说,老师已跟袁家为首的西陵党正面交锋。

    既然如此,哪还有怕得罪袁家一说?在他看来,老师身为小先生,威胁到袁白眉的京城领袖地位,两人之间迟早会有一场较量。

    任真看出崔鸣九的好意,欣慰地道:“既然由太学主持,那么,今晚玲珑宴的评判,应该也是袁家一系的人吧?”

    “不错。”

    任真嗯了一声,“给我说说晚宴的规矩。”

    崔鸣九沉吟道:“今年有所变动,主持人会在上方放出一盏灯笼,里面写着赋诗的要求,谁先抢到灯笼,或者以最快速度咏出相应的诗,就能更上一层楼。”

    任真若有所思,“抢灯笼,这是在比武力,算是武试。抢作诗,这是在比文思,算是文试。文武同宴,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夏侯霸也有所思量,“如此说来,每放出一只灯笼,就会有一文一武登楼?”

    崔鸣九摇头,“不止如此,规则还有一条,如果有人反应稍慢,但紧随其后,一下子做出两首诗,那么,他也能登上一层楼。以此类推,再下一个人,就得三首才行。”

    任真听懂了,“除了抢到灯笼的那位,第一个人要做一首,第二人两首,第八人就得八首!”

    夏侯霸倒吸一口冷气。

    在有限定要求的前提下,大家都是临场发挥,谁能一下子写出这么多诗来,简直是文曲星下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