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目击者证言(上)

作者:尘外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咸话最新章节!

    黎歌似有千言万语,千万不舍,也只是绣鞋转向门口时慢了一慢,垂眸而去。

    小壳这才携一缕香风迈过门槛,不屑哼道:“大白天的,够风流的啊?连门都不关。”转身闩门,却见身后捏着一只纱枕。

    沧海愣了愣,便见纱枕凌空飞来,连忙一把抄住,花香扑鼻。银红色霞影纱内影影绰绰填满了粉瓣,沧海坐在床上抱着如同抱着一只女孩子的布娃娃,茫然无助,失魂落魄。,

    小壳笑容一僵。“……你怎么了?心还疼?”

    “……谁跟你说我心又疼来着?”琥珀眼珠暗暗滚动,心中对小壳用意再明了不过。却不知为何,心口又轻轻抽痛。紧跟一酸,似有热泪不甘蛰伏。沧海分了分神,将眸中暖意压下。

    小壳愣了愣,“……‘又’是什么意思?”走近了往沧海身边一坐,劈手便将他抓过来探了探额头。

    沧海不耐一躲。“什么手啊?别乱摸我。”将纱枕丢到一边,抱起热乎乎的肥兔子,身体蜷成一团。

    小壳难得没发脾气,只将棉被往上拉拽,将沧海裹紧,道:“还装?方才我都听见了,瑛洛他们说你上午卷宗时候心又疼来着,虽然只疼了一下,但他们也喂药给你了,结果不知道是药啊还是你自己啊,反正你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睡过去了。”

    哼了两哼,眯眸道:“我啊,你是为了跟黎歌套近乎吧?方才你没醒,黎歌动都不敢动一下。你真是好艳福。”

    沧海静静望了他一会儿,忽然大大笑了一个。

    小壳没绷住。也乐了。“唉,我怎么有这么弱智一哥啊……”顿了顿。仍是轻蔑道:“下回再有女孩子睡你的枕头,想着换成百花瓣的,这样不管她们用的是什么香味的头油,都一点破绽没有,啊。鉴于你的近况,是吧?给你装的牡丹花瓣。”

    沧海倚在引枕上,笑盈盈的望着小壳,眸子润得似要滴出水来,颇有些“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的意思。双颊烧得酡红,只是太瘦。

    “昨晚慕容来过。”沧海轻轻道。

    小壳居高临下,拿眼角睨着他,“迷烟是她放的?”

    沧海似笑非笑,几不可见点了点头,眨了个眼。

    “她就是采花贼?”

    沧海似笑非笑,几不可见点了点头,眨了个眼。

    “采了吗?”

    沧海轻轻摇了摇头。

    两次否定,此次与答神医问心情迥然不同。两指捻着兔子耳朵。上下门牙相击,道:“我想咬它一口。”

    小壳呲牙,“我还想咬你一口呢!”

    肥兔子浑然不觉。沧海掀起袖子将手腕递到小壳面前。

    “少犯二!”小壳拍开那只手,眸光颇为严厉。“昨晚她跟你说什么了?”

    等了等,沧海才轻轻笑道:“她说是左侍者伤的她。”

    小壳黑眸一闪,不甚惊讶。“还有?”

    “……她说左侍者和她一般高矮。”

    “还有?”

    “……没了。”沧海轻蹙眉。望天想了想才答。

    “真的?”

    “……大概。”

    小壳眯起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移开目光。痛快道:“好,你好好想想。等我回来再告诉我。”

    沧海醺然欲睡,任毛茸茸的兔子在颈畔搔弄,没有说话。

    小壳果然接道:“其实我是来向你告假的。”

    沧海慵倦闭了闭眼睛,语声微哑道:“……我若不同意呢?”

    “哼,”小壳露出酒窝歪嘴一笑,下床倒了杯温水喂他喝了一口,道:“你有拦我的力气?”

    沧海轻轻摇了摇头。

    小壳放了杯子,回来立在床前将沧海头顶摸了一摸,柔声道:“放心,就是出去走走,璥洲跟着我。”

    沧海方轻轻点了点头。

    小壳声音更温柔,更低沉,轻轻道:“回来带烧饼给你吃?”

    “嗯。”

    猛然一股热意涌上眼眸,沧海忙翻身向里。

    小壳道:“一会儿瑛洛他们送饭来,你要多吃一点。”

    沧海背身稍稍挥了挥手。

    小壳帮他掖紧被角,又嘱咐了句:“听话。”才轻轻开门,轻轻走了出去。

    璥洲就侯在门外。

    小壳搭住璥洲肩膀,二人皆默默而行。出了庭院,小壳才道:“找过唐理的人是谁?”

    “厉害人物。”

    强烈阳光晃着眼眸,所见全是苍白,就如沧海脸上烧红之下的颜色。

    小壳眯起黑眸欣慰笑了。“那就好,也不枉我们帮她放消息出去。”忽又叹了一声,笑道:“我想唐理现在一定有想和我们说的事情。”

    璥洲也淡淡笑道:“绝对有。”

    庙。

    恭恭敬敬的被放在地下,倚着灰墙,左右脚一边垫着一块完好青砖。只能清最后一个庙字的匾额。

    十几间半新不旧的瓦房前面,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在南墙根下晒着太阳。忽听嘚嘚蹄声,男子不由起身瞭望。

    残垣败巷渐渐拐过两个骑马少年,道路甫一宽阔,二人似是瞬间驰至眼前,翻身下马。一个英姿劲秀,微笑脸上生着一个单边酒窝,另一个飒爽磊落,错后半步跟着。

    众男子前车之鉴,最后一人赶忙飞奔入内,余下人等皆步步后退。

    头一人壮起胆量颤声问道:“你、你们干嘛的?”

    小壳立刻眯眸,回头笑道:“果然是厉害人物。”

    璥洲一笑,上前抱拳道:“叨扰,求见你们大姐大。”

    打头人一愣,将璥洲小壳上下打量,相比那打伤老大的男人,这两人实在客气的多,打头人不由心内一宽,问道:“你们是什么来头?”

    小壳笑道:“朋友。”

    “啊啊,的确是朋友。”

    众男子回首让路,唐理负手慢慢行近,道:“至少不是敌人。”

    “那可不一定哦,”小壳笑嘻嘻一抱拳,“大姐大。”

    众男子一惊,唐理却笑了。

    进门分宾主坐定,老二茶退下。

    小壳笑道:“唐姑娘怎么不太高兴?”

    唐理拿美目撩了小壳一眼,轻叹望向他处。“我为什么不高兴你应该清清楚楚才对。”撅着嘴巴右手托腮。

    ####本书書蛧独家首发,其余站均为盗版侵权转载,请各位读者支持正版,《江湖咸话》原版地址: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