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怕人留恋伊(下)

作者:尘外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咸话最新章节!

    第七十五章

    怕人留恋伊(下)

    “别……”刚只一下,慕容就突然握住他手,花颜失色。[]

    沧海愣忡间,已听白鹦哥唱道有情潮落西陵浦,无情人向西陵去。去也不教知,怕人留恋伊。忆了千千万,恨了千千万。毕竟忆时多,恨时无奈何。”

    柔胰那么软,那么滑,那么香,就塞在的掌中,她的指尖刚好抵着的手心,她的涂着丹蔻的手指甲好像轻轻搔着他的心窝。

    犹记得第一次牵手是在“财缘”的赌局,第二次牵手是在方外楼的石阵,每一次都有足够的理由。那么第三次的呢?

    手牵着手,听一首她香膝上白鹦哥的情诗。

    这一次来得太过突然。甚至还从来没有过意愿。

    若是心中想往,则是推波助澜,天赐良缘。

    若是心中无意,则是意外之喜,佳偶天成。

    若是心中犹豫办?

    那就是天上掉馅饼掉在你头上,你却故意没见,往后退了一步。

    沧海道咦?它还会念诗啊?再念一首我听听,若是念对了,我就一直养着你,养你到死。”明说着,却再不敢碰这鹦鹉一根羽毛。“若是了,就烤了你吃。”

    慕容眉尖颦了一下,又是一笑,松开相握的右手,扬左手放飞了鹦鹉,才道也是同名呀,你就这么狠的心?”

    沧海笑道你分得出它们哪个是哪个?”

    慕容道白的眼睛颜色浅,容成的尾羽长。”

    “……是么?”沧海拧着眉心快步走,摸着下巴对着鸟居上的两只鹦哥了好半天,终于用力点了下头,道分不清。”回过头,“明明两只一样嘛。”

    慕容微笑摇了摇头,道慢慢就分清了。”从秋千上站起来,也走到鸟居前,从衣袋里拈了两颗瓜子,喂给两只鹦哥。

    沧海还没开言,就听“喀、喀”两声,鹦哥已用两只脚趾捧住瓜子,尖喙嗑开了瓜子皮,将瓜子仁挑出来吃了,瓜子皮吐在地上。

    “咦?”沧海睁大了眼睛,又眯起,指着鹦哥道这家伙真没规矩,下次吐在手心里,知不?”回头对慕容道还有么?”

    慕容又从衣袋里掏出几粒瓜子给了沧海,沧海便开心的喂起鹦鹉来,一边喂一边教,“不许吐,你听见没有?吐在这里,”拿过鹦鹉的水碗,慕容赶忙一拉他袖子,还没,就见鹦鹉把瓜子皮吐在地上,低头向水碗里喝水。

    慕容粲笑。沧海叉起腰,“啧,叫你别乱吐你又不收拾。”鹦鹉站在沧海搭着素白袖子的手腕上喝够了水,又跳到鸟居上去了。慕容笑道哪有那么快教会的?”

    沧海不听,拈起一颗瓜子吃了,吐在水碗里,道见了吗?”不跳字。

    鹦鹉没反应,慕容急了,“哎呀你……别人要是把瓜子皮吐在你水碗里呢?”沧海道很简单啊,我就换个新的水碗。”说完又将一颗瓜子举在鹦鹉眼前,鹦鹉却没有吃,只是低下头用嘴从水碗里捡出沧海吐的瓜子皮,丢在地上。

    沧海一怔,慕容恰露喜色,鹦鹉就从沧海手里将瓜子叼走,以沧海阻拦不了的速度吃了,随口一吐。

    “哎”沧海措手不及,半蹲了身子才接住瓜子皮,气得跺脚,“这么笨这只一定是容成澈”一把将瓜子皮丢在鹦哥头上,“白痴”

    “再来”又拈起一颗瓜子。

    慕容在一旁得摇头笑叹。

    鹦鹉吃了瓜子,将瓜子皮叼在嘴上着沧海不动。沧海举起水碗鼓励道丢啊。”

    鹦鹉便将瓜子皮吐在沧海脸上白痴”

    沧海冷眸。

    鹦鹉在鸟居上拍翅蹦脚,嘎嘎大笑。

    慕容笑弯了腰,娇靥飞霞,媚眼如丝。

    沧海望着她,眸光忽然迷离。连留海上粘着的半个瓜子皮都不记得摘下来。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细束斑驳的照在脚下斑驳的落叶上,小后院的秋气浸润在脸颊上,冰冰凉凉,丝丝滑滑,湿湿润润。

    仿佛这就是尘世间最美好的气候,时辰,季节,地方。最美好的瞬间。最美好的人。

    最美好的人抬起藕臂,削葱根似的兰花指摘下那朵瓜子的皮。

    白鹦鹉用尖喙搔了搔翅下,抬起头来,道还有么?”

    沧海轻笑。轻轻叹了口气,对美好的望着他的美好的人低声笑道这只一定是澈。”顿了顿唇角,又是一笑,“我猜对了么?”

    慕容的眉,那一刻忽然那么远,慕容的眼,那一刻忽然那么魅,慕容的唇,那一刻忽然那么浓,慕容的衫,却忽然那么淡,淡如她的微笑。

    慕容微笑道你?”

    “因为它又馋又笨又讨厌。”他不知是不是被她的笑容耀得眯起了眼眸,“我猜对了么?”

    慕容笑着点了点头。

    “你喜欢他么?”沧海又问。

    鹦鹉叫道还有么?还有么?”

    另一只好似嫌烦一样,一爪抓着栏杆,一爪抬起来在那只头上推了一把,把它推得向后倒了下去,谁知这只又馋又笨又讨厌的鹦鹉竟然抓紧栏杆打了个秋千,又站了上来。

    慕容道两只都喜欢。”

    “还有么,还有么?”鹦鹉澈成心对着鹦鹉白又叫了两声。

    沧海道我是说……”忽觉衣领被拽住,耳边“呱”了一声,叫道还有么?还有么?”沧海侧首,见一只锋利的钩子嘴,和一只揶揄的眼珠。

    “喂你……”

    “别管它们了”慕容忽而一笑,将沧海手里的水碗拿泼干净,从口袋里抓了一把瓜子放进去,摆好,笑道跟我来,给你样。”说罢裙摆一旋,当先转身。

    走了两步,又回身笑道赶明儿给你们换个新的水碗。”

    鹦鹉澈“呱”了一声,鹦鹉白叫道美人”便也低头去嗑瓜子。

    沧海用力的不屑的扮了个鬼脸。依然不能发泄心中的不满。

    怪不得孟母当年要三迁。他想着,快步追了上去。

    第七十五章

    怕人留恋伊(下)

    第七十五章

    怕人留恋伊(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