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肠断一联诗(下)

作者:尘外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咸话最新章节!

    第七十二章

    肠断一联诗(下)

    “现在不也了?”

    “是啊,*梦一场了无痕嘛。”[]

    沧海眯眸灿笑,垂首不语。

    宫三微笑道那么你算计敝人呢?”

    沧海愣了愣,抬眼,眉心轻轻挑起。垂首,拿起筷子吃糖猪,吱唔道……你还没忘呐?”

    宫三也不禁执银箸,夹了几筷。“那如何能忘?如今这庄里的人个个都道是敝人伤了你,敝人还有脸住得下去?”

    沧海津津有味的不语。

    宫三懒散的眸子忽是威慑,却微笑沉声道你竟敢如此对待敝人?”

    沧海抬头,眼眸又是一派无辜,着他眨了几次,很是神秘的轻轻道你这糖糕有馅儿么?”

    宫三微笑道别想打岔。”

    沧海将宫三的面色仔细了,垂首用筷子轻轻戳了几下糖糕,抬首。对着宫三眨了眨眼,垂首。使劲戳了戳糖糕,抬首。挑起眉心,垂首。把糖糕肚腹戳烂,抬首,道见了么?面馅儿的。”

    宫三微笑又威慑的盯着他,不为所动。

    沧海怯怯与他对视很久,终于道他们既然是我冤枉你,自然不会与你为敌,反而会同你亲近。”顿了顿,道真的,百试百灵。”

    宫三又了他一会儿,微笑道就是说你并无悔改之心了?”

    沧海嗫嚅了一阵,才道……以后不会了。”

    “那你方才说你‘了’?”

    沧海愣了愣,想到那句“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眉间一股惆怅。低了会儿头,忽然抬首大大笑了一个。

    宫三紧皱的眉头突然一下松开,又别起,见他眸中却似有泪莹然,细又无,一对水光荡漾的眼珠只是又圆又亮。

    宫三很是疑惑的轻轻摇了摇头。

    沧海眯眸像一只晒太阳的猫,微微笑道是不是觉得我特可恨,又当真恨不起来,说不生我气吧,又心中郁结难平,真恨不得抽我一顿才解牙痒痒?”

    宫三想了一想,禁不住笑了,点头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说完,着他,只是一个劲儿笑。半晌,又道你这性子真是有趣,遇上一回就忘却不了。”

    沧海道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呵,”宫三笑了,“你说。”

    沧海道别和我认真。”

    宫三笑道可是容成兄也给我出了主意啊。”

    沧海脸色一时变得很难,“……主意?”

    “他说……”故意拉长尾音欣赏沧海的表情,笑道他说……如果真的气不过就掐你解恨。”很是惬意的夹了几口糖猪吃了,接道浑身上下都能掐,就是不能掐脸。”

    宫三见他的小白脸冻成一整块冰,又笑问道想不想为?”沧海暗气不答。

    宫三笑道他说只有他才能掐你的脸……”

    “他胡说根本没有的事”沧海立刻打断他,“别听他的”冰块脸又羞又气,红岫若现。

    宫三不了,只是着他笑。意思却再明显不过:只有他能掐你脸是胡说的,那么就是谁都可以掐了?

    沧海当然明白。气得一扭身背对宫三。

    两人谁也不语。宫三自顾吃着糖糕,时不时发出美味的“嗯嗯啊啊”声,偶尔还饮一口热茶,果然不多久,就见沧海稍稍回了回脸儿,又忍住。

    宫三笑道好好好,这个主意就当敝人没听过好了。”

    又过半晌,沧海才转过身来,依然不很高兴。宫三道那雁这个主意样?”

    “……我弟也来找过你?”

    “是呀,他叫我抽你。”也不管沧海,一直接下去道他说要抽在这个地方,”伸手在沧海脑后比了比,“敝人说不怕打傻了么,他说是敝人的话,手劲还不至于打傻你。”

    沧海空张着口说不出反驳的话,宫三又笑半天,才道还有伍妹妹,她说你怕弹脑崩儿。还有……”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沧海烦躁的扭脸向门外,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识春不知跑到哪里玩去了。“……你敢?”回头瞪着宫三。

    宫三笑道本来敝人是不敢,还一直担心你不再理会敝人而郁郁寡欢,现在来……嘿嘿,你说敝人敢不敢?”

    “你、你、你敢?”眼珠一转,又挺胸气壮道你要真敢动我,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宫三但笑不语。过会儿向沧海招一招手,附耳轻声笑道容成兄教我,只要掐在腰以下,大腿以上的位置,你就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沧海登时抽身竖眉道我你一介书生,和那些市井走卒同样的脾性?真后悔留你住下,遇人不淑”

    宫三笑道你想赶敝人走了么?你还没有问过敝人的意思呢。”

    “……你打算赖着不走吗?”不跳字。

    没想到宫三竟然点了点头,“是呀,紫幽教的,你若赶敝人走就耍赖皮,你一定没辙。”

    沧海拍桌而起,“宫三你太过分了”

    宫三渐渐敛了笑容,垂了垂首又抬起,眉梢忽而轻轻耷下,像一只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望上着沧海,便有种撒娇似的稚嫩孩子气,幽幽问道……是谁设计敝人在先的?”

    “现在敝人只不过是说说,你就气成这样,那么敝人心里该样呢?若是依你的性子,敝人初来乍到,偏逢连夜雨打头风,还不就找根麻绳往房梁一挂,了此残生呢?只许你周公放火,就不许敝人点点灯么?只许你所向披靡,就不许敝人偏安一隅么?敝人自问进庄以来,安守本分,友爱共处,绝不多说一句话,绝不多走一步路,连姑娘们都不曾多一眼,为了你同容成兄的友谊,甘愿受夹板气,为到头来你选择的人却是敝人呢?还是说你留敝人住下,早就蓄谋已久了呢?就因为敝人势单力薄,无有靠山么?你……唉,敝人真是太伤心了,如今敝人对你已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要扫进簸箕丢出门外了么?你怎能如此狠心?”

    第七十二章

    肠断一联诗(下)

    第七十二章

    肠断一联诗(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