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无令不成酒(下)

作者:尘外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咸话最新章节!

    “我没有。”神医手掌一摊,大声道:“你在月亮,蝴蝶在你,差不多要飞过来了吧?”笑见他背影一颤,又道:“够了回来吧。”

    半晌,沧海缓缓转过身,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嘴巴还是嘟着。不高兴的扭搭扭搭跨过门槛,靠着二门远远站着。

    神医招招手,“过来呀,白。过来过来,”脸一沉,“快点!”

    沧海老大不愿意的叹了口气,放下抱着的两臂,蹭过来。贴在挺远的柱子上,不动了。

    神医指着脚前的地面,蹙眉道:“站这来。叫你站这来听见没有?”说着就要过去抓他。他赶紧前走一步,待神医坐下,他又别扭的撅着嘴低着头慢慢扭过来,停在离神医稍远的地方,多一步都不肯走了。

    神医端着酒碗,又指了指脚前的地面,“过来,这。”沧海略低着头,抬眼了他一眼,垂眸,向别处。神医“啧”了一声站起来,沧海立马迈到指定地点。

    “哎哟,怎么这么费劲,”神医皱着眉头又坐下,指着他,问道:“你说你讨厌不讨厌?”踢了踢身旁的凳子,“坐这。”

    为了维护尊严,而对某人的要求采取相反的态度和言行,就叫做“逆反心理”。因为被长期压迫而在某人许可的范围内以逆反行为作为抵抗——真是可怜得可悲。

    沧海将脸颊撇向一边。

    神医望着桌上的小酒瓶,又望着手中酒碗里的酒浆,当众忽然道:“原来你想坐我腿上啊。”单手拉住他,还将大腿调整好易坐的角度。

    “……呜……”沧海难堪的逃出来坐在先前指定的凳子上。

    神医道:“你哭。”

    沧海忽然背向众人,脸冲外坐了,伸手好像擦了擦眼角。

    神医道:“早听话不就好了么。”

    小壳艰难的神情。

    “……讨厌。”

    “咦?谁在说话?”神医四处,凑到沧海耳边,“是你吗?”

    “讨厌!”沧海撇过脸,也到石宣艰难的表情。石宣见他眼泪汪汪的像一只失宠的小猫仔。不过石宣无能为力。

    神医没皮没脸的扽了扽他的袖子,“生气呀?”把酒碗递到他手上,“把这个摔了就好多了,你试试。”

    沧海审视他的认真程度。

    神医道:“什么?你刚才不就想把桌子掀了么?现在我让你砸。”

    小壳石宣对望一眼。原来他刚才这酒器是想拿它出气。

    沧海犹豫了。

    神医道:“怎么了?都砸了才三千两而已,你摔吧,我不介意。”

    沧海手中的浅平碗里,大半碗酒轻轻晃成涟漪。

    半晌。

    神医叹了口气,“转过来,”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物件,略动一动就叮铃叮铃的响,拿过他的手,“这个给你,别难过了。”紫菂闻声也从碧怜怀里抬起头。

    透明玻璃做的风铃。像个倒扣的小茶杯,中间绘着五彩的花火,左右是碧绿的竹叶和橙红的金鱼,铃内一根小银棒,下坠细长短册,提着一句:たすけるたすける。

    很小很美。

    沧海又上当了。注意力完全被转移,吸着鼻涕问道:“这字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逢凶化吉’的意思吧。”

    “也是你在东瀛的朋友送的?”

    神医没有回答,先向石宣道:“是吧?我都说这家伙在偷听我们说话了。”石宣笑了。

    沧海嘴巴一扁。神医不屑道:“这个小东西比那一埕酒还要贵!而且很难买到!不过不是送的,是我自己定做的。”顿了顿,又加了一句,“特意给你做的。”

    沧海拎起风铃上的短绳,一晃,“叮铃”一声。微微乐了。

    小壳鄙视他。

    神医却缓缓叠起双腿,得逞一笑,道:“小石头,你又输了。”伸出三个指头,“三千两。”

    沧海都傻了。

    小壳道:“什么啊就你赢了?还三千两?!石大哥他是不是……”

    石宣苦笑摇头,“是他赢了。我和他赌的第一、四、五局,第一局小白被打出来我输了,第四局他说小白舍不得砸碗也是我输了,第五局他说弄哭了小白还能逗他笑,又是我输了。唉,千真万确。”

    沧海听着眼珠子乱滚,石宣一说完他就腾的站起来,小脸通红,咬牙道:“容成澈你太过分了!”

    “第四五局我可以不玩的,”神医仰头他,冷声又道:“谁让你欺负紫菂的?”

    沧海马上道:“她……”紫菂可怜巴巴的他。他没说下去,“我……”最终也没说下去。

    石宣苦笑道:“想不到容成兄是这样的人。”

    “那当然,那声‘容成哥哥’可不是白叫的。”抬眼沧海,“傻了吧?让你叫你不叫啊。”

    气得沧海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神医又把酒碗塞到他手里,“砸。”

    沧海扬手,半碗酒泼到神医脸上。神医愣了。

    众人忽然发觉他们俩的事不能管。所以小壳都冷眼着。

    沧海把酒碗往桌上一扔,轻哼了声,道:“你可没说不能泼你。”走了两步,微回头歉意的望了望紫菂,又往内堂去了。

    神医脸上还淌着酒,说了句“你们自便”就赶紧追过去,“白你去哪?等我!告诉你以后也不许泼我!”

    “白——白——”

    “你放手!”

    “那你说你要干什么?”

    “睡觉行不行!你别跟过来!”

    “那,那我也睡。”

    “……你干嘛?”

    “睡觉啊,和白一起。啊——!”

    “滚!”

    呯!

    沧海进屋就把小风铃拽在床上。

    神医吊儿郎当的从内堂晃出来,左脸上一个巴掌印。众目睽睽之下,悠然坐回原位给自己倒了杯酒。

    小壳不禁揶揄道:“哼,挨打了吧?”

    神医摊开手,还耸耸肩膀,“无所谓啊。”

    石宣笑道:“可是你最终还是输给我了。”

    “是啊,”神医叹着,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摸着左脸道:“唉,五千两,这个巴掌可真贵啊。”

    石宣也拿出三千两给了神医,“概不赊欠。不过我还是赚了。”端起酒碗和神医一碰。

    神医微笑道:“下次再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