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忠贞的象征(一)

作者:尘外楼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最强反套路系统莽荒纪女配师叔修仙路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玄界之门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江湖咸话最新章节!

    姑姑,澈的头发为什么又黑又长啊?情儿的头发就不是黑色的……哼……

    姑姑,小澈也想像白一样,有一头棕色的头发。白的头发好软好滑,就像小兔子的毛一样,呵呵。

    姑姑你他!他就像个泼妇一样打架扯头发!我的头发都被拉断了!好痛啊!而且……丑死了!

    才不是!姑姑!是他先拿针扎我的!你,都流血了!

    “澈……”

    “嗯?”

    “你到底……为了什么想做大夫啊?”

    “真的想知道?”

    “当然。”

    “嘿嘿嘿嘿……”

    “唉还是算了。”

    石宣洗漱了之后,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前,没精打采,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对面的小窗敞开,清寒的晨风吹入鼻腔,也不能使他精神一振。窗外略远处,便是屋后那条清澈的溪水。紫菂正兴高采烈的在溪边猫着腰观察寻找,不时咯咯欢笑,瑛洛负着手微笑着跟在她身后。

    石宣的房门被温柔的轻轻敲响。他回过神,叹了口气。“进来。”

    黎歌笑意盈盈的推门而入,手中捧着一摞衣衫。“石大哥。”

    石宣连忙站起来。

    黎歌走到床前,温柔笑道:“石大哥真是见外。你坐啊。”将手中的衣衫托起几件,道:“石大哥的衣裳我洗好了,放在哪里呢?”

    石宣接过来,道:“我自己收就好,麻烦你了。”

    “没事的,”黎歌在他接过去的衣裳里略翻找了一下,道:“这件衣服这里破了个小洞,我帮你补好了。不过我你的衣服有些旧了,就替你新缝了几件,也不知合不合身,不如你穿上试试?”小鸟依人般的举了举手中剩下的衣服。

    石宣脸都红了。“那个……我、我回头再试吧。”

    黎歌美眸一转,笑道:“也好。如果有哪里不合适就告诉我,我帮你改。”

    石宣愣了半天。其实以前在方外楼也和黎歌独处过,可是她虽对他不错,也没有如此殷勤。加之他今日心不在焉,总是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半晌之后,才应了一声。

    黎歌笑嘻嘻的将全部衣裳交到石宣手中,“那,我走了,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不要客气。”挥了挥手,向门外走去。

    “……等等,”石宣还是开口叫住她,“黎歌,为什么……”

    黎歌转回身只是着他笑。越笑越觉得开心,却又柔得像一池春水。半晌才笑道:“石大哥真是有趣。”

    石宣很少露出这么傻呆呆的表情,确是有趣。

    “……啊?”

    黎歌笑道:“是公子爷啦。他说他最近可能会‘冷落’石大哥一点,所以叫黎歌好好照顾你呀。”

    呼,原来是这样。石宣勉强笑了笑。其实也不知是开心还是失落。

    黎歌了他一会儿,又笑道:“石大哥很喜欢公子爷吗?”

    “……啊……”石宣的脸突然间涨红。

    “我们都很喜欢公子爷啊,”黎歌也娇羞泛面,略垂首道:“容成大哥一直都说公子爷是‘通吃’的,不管男女老少善恶,见到他的人都会被‘俘获’,”扑哧一笑,又道:“其实,我们也很喜欢石大哥的……”

    石宣抱着一摞衣服愣愣的杵在那里,直到黎歌又忍不住笑出声才反应过来,也笑了。毕竟,被人喜欢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啊。

    石宣微笑道:“谢谢。”

    黎歌掩唇。又道:“石大哥不用担心,反正我们都是‘共犯’,何况你一开始还被蒙在鼓里,也是‘受害人’啊。公子爷不会怪你的啦。”

    石宣笑开,点头道:“有道理。”又愁眉道:“唉,但愿吧。”

    二人正说得投机,忽听溪边的紫菂哭起来。二人来到窗前,见瑛洛正低低的安慰着她。

    沧海与神医听了,也推开窗,一见之下,沧海以手拢口,喊道:“瑛洛,你欺负紫菂了吗?”

    瑛洛忙摆手道:“没有!不是我!”拉着紫菂走近。

    沧海道:“那是怎么回事?”

    瑛洛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她在溪边找了一个早上,也没见一只蜗牛,我跟她说没有了回去吧,她就哭了。”

    紫菂道:“怎么没有?昨天公子爷说见了嘛!”继续哭。

    神医乐了。沧海非常无辜的眼神。

    神医捅了捅沧海,笑道:“傻了吧唧的,冬天怎么会有蜗牛!早冻死了!”

    沧海不甘道:“那我昨天见的是什么?”

    “大概是团成球的水蛭一类的东西吧。”

    沧海冷眼,嘲笑道:“笨——蛋,冬天也不可能到水蛭!”

    神医的笑容僵在脸上。

    早饭。

    歇息了一夜,加之晨风凛冽,朝阳如洒,众人仿佛焕然一新了一般,高高兴兴聚在一起用餐。只是紫菂的眼睛红通通的,喝着粥还不时抽嗒抽嗒,紫幽一会儿瞪着瑛洛,一会儿瞪着沧海,心中气愤难平。直到有一大块腐乳砸进他的碗里,溅洒了他的粥,他才注意到碧怜冷冷着他的目光。

    碧怜道:“你跟公子爷生什么气啊。”

    “我怎么就不能跟他生气了?!”顿了顿,笑了。“你说得对。”开心的吃饭。

    沧海愣了愣。

    神医嬉皮笑脸的问道:“是‘不值得’吗?”

    二人但笑不语。

    神医乐不可支了。

    沧海缓缓侧过头,冷冷白着他,手里的调羹像铜壶一样,还往下滴着粥汤儿。神医又笑了笑,挑了两条儿最丑陋的咸菜,讨好的给他夹在调羹里。小壳和石宣都在忍着那股笑劲儿。

    沧海缓缓垂眸,冷漠的着那两条儿扭曲的咸菜,一扬手丢进神医碗里。继续喝粥。

    神医立马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啊你真好,还给我夹菜。”

    沧海白了米粥一眼。

    神医浑然不觉,手肘捅了捅他,道:“你有没有过解剖啊?”

    紫幽瑛洛立马停止咀嚼。

    沧海拧眉了神医一眼。

    神医道:“那你有没有过杀人?肠子什么的都流出来那种?”

    璥洲抬起头来,不吃了。

    神医继续道:“你知不知道把人的肚子剖开的时候,哇,那个血呀,往下流,里面的内脏什么的呀……”夹了一小块红腐乳要放在沧海勺子里。

    沧海勺子一躲,道:“我不吃那个,里面有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