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艾塔黎亚没有绝对安全

作者:绯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敛财人生[综].全能运动员超能名帅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超级训练大师敛财人生[综]绿洲中的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伊塔之最新章节!

    森林弥漫着冰尘一样的薄雾,气温低到可以在眉毛上覆霜的程度,林子沉浸在深蓝的色调中。但更冷的是人心,一时沉寂异常。

    “艾德,你想多了吧。”一个人说道。

    他话音未落,一支羽箭从林中飞来,钉在他喉咙上。

    箭羽雪白,还兀自晃动。众人轰然四散,齐齐往地上一伏。方鸻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稍慢片刻,一支飞矢便贴着他头发飞了过去。

    “别动。”魁洛德静伏在灌木丛中,灰蓝的眼睛看着方鸻。“在什么方向?”他又回头问道。

    丝卡佩没说话,尖尖耳朵倾听四周动静,片刻,极为难看的神色浮上面容。“找不到那家伙。”

    众人鸦雀无声。

    新世界没有职业的说法,游侠已是在追踪、自然认知与射击三系技能投入到第三层次的头衔,下位职衔的最后一阶。丝卡佩向来是黎明之星位列第二的高手,连她都找不出对方,说明对手绝不一般。

    这时北边林子里传来一声长啼,清亮至极。

    众人脸色难看至极。

    丝卡佩也暗骂了一句,这时候森林里哪还有什么夜枭?那个隐匿在暗处的阻击者分明是在调戏他们,摆明了不怕他们发现他的位置。

    “在北边,至少五百尺之外。”丝卡佩不自然地告诉其他人。

    “这么远?能够到吗?”

    丝卡佩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距离至少比她射程远一半还多,难怪对方有恃无恐。

    差距太大了,银林之矛的精英团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高手。对手的嚣张也让丝卡佩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银之翳,银林之矛的精英旅团。

    “是谁?”魁洛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沉声问道。

    “秦执,银之翳只有他一个物理系远程。”

    方鸻在一旁有些茫然地听着这个自己从未听说过的ID,关于银林之矛的旅团,他只知道银林之冠的那个银之辉,号称十大公会最弱一环。还有,全视者KUN。

    北边一株参天古木之上,秦执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神色轻松地目测了一下射击结果,然后反手用猎刀在树皮上刻下一横。他无意掩饰位置,虽然四周枝繁叶茂,但他最大的依仗是距离,近一百五十米的战场足够他射杀任何人。

    他穿着一件暗绿色的斗篷,羽翼一样的斗篷下面隐藏着他的爱弓‘猎鹰’,弓长五尺,其臂由罗塔奥的白骨木制成,灰白光滑,如同上蜡。弓臂一端搭载有齿轮构架,上面的宝石是瀚瑞绿柱石,可以拉动钢丝弓弦。中央的金属盒子上插的是赤龙之舌——一种罕见的赤晶石,它构成这把弓的主体,IV级猎鹰组件,提升射程百分之五十。

    单单这把弓恐怕就足以买下对面那个没有什么名气的小佣兵团,它在市面上价值一百五十万里塞尔。

    更不用说夜鹰本身就拥有射程上的优势。

    他放下猎刀,拿起水晶坠饰。水晶在他手心中变得明亮起来,上面渗出一丝丝光线,交织着形成一张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光页。光页映在他瞳孔深处,秦执用一指禅慢吞吞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我看到他们了。”

    窗口上跳出一个ID。

    KUN:“说服他们了吗?”

    “我干掉了一个。”

    “……”那边沉默了片刻。“那就拦住他们。”

    “我明白。”

    秦执抬起头来,不由哂然一笑。自言自语道:“以为躲起来我就找不到了,有意思。”他看了看远处,森林一片漆黑,冷笑了一下,举起弓。

    黑暗中厉声破空,宛如一声尖利的鹰啼。

    方鸻下意识转过头去,刚好看到不远处那截朽木砰然炸开,躲在后面的一个战士直接飞了出去。漫天木屑与尘土纷纷扬扬落下,劈头盖脸落在他的头上与脸上。

    “穿透射击?”方鸻心中充满了惊讶。过去他经常在高端的选召者对战视频之中看到这样精彩的技巧——盲射,预判,狙击障碍物之后的敌人。由于箭矢在穿过紧密物质时会发生形变,要想精准地命中目标不仅仅需要射击者足够的老练与经验丰富,还需要非常好的装备支撑。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身体会过去在视频中才能一睹其风采的技巧。让他压力倍增的是,施展这一技巧的人现在在他对面。

    方鸻比其他人要慢一拍反应过来。意识到对手中有专业的选召者存在,可能不是他记忆中熟悉的那些名字,但至少也是二线甚至一线的旅团成员。他不清楚第一世界的顶尖选召者可以达到怎么样的程度,穿透射击对于第二世界的职业选召者来说只是入门技巧。

    而另一个入门的技巧是,双控发条妖精。

    他看了看那个中箭的战士,对方垂着头靠坐在古树拱起的树根间,左胸靠上的位置插着一支箭,直没入尾。箭矢尾羽雪白,上带细绒,方鸻认出那是名贵的飞马之羽,长翎上带着增加命中的气系魔力。

    这个发现让他降低了对方的评价,真正的高手一般是不用这样的尾羽的,这是不自信的表现。

    那个战士还没死,衣服上满是鲜血与木屑碎片,但胸口还微有起伏,只是受巨创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弥漫的薄雾背后方鸻看到了另一道瘦小的人影,那是队伍中的治疗师艾尔莎,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比他还小两岁,她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状况。

    方鸻心中一动,急忙不顾安危地向那个方向使劲挥了挥手,让她退回去。

    但晚了一点。

    艾尔莎一跃而起,冲了向古树。这时一支利箭穿过林雾,射中她后心,瘦弱的身影倒在那个战士不远处,没了动静。

    方鸻看到这一幕心中蓦然升起一团怒火。他知道那人在钓鱼,这并没有什么,战场上战术没有对错之分,但对方偏偏要等到艾尔莎满以为成功的那一刻才出手,这样的行为就太过恶劣。

    方鸻做梦也没想到专业选召者之中竟然还有这样心理阴暗的家伙。他了解的那些顶尖的选召者们各有各的个人风格,但无一不是光明磊落之辈。

    他下意识就想冲出去,但是魁洛德按住了他。“艾尔莎已经死了。”这个沉默寡言的高大男人对他摇了摇头。方鸻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恨不得亲手把那个隐匿在暗处的对手拖出来打一顿。

    但愤怒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他仍旧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生活职业者。这是方鸻第一次踏上战场,也是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力。他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个想法,要是自己具有魔力自适性就好了。

    方鸻自己都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自己并不在意这一点。在艾塔黎亚的相关虚拟社区中有一句很著名的话——在艾塔黎亚,弱小就是原罪。他并不认同这种功利主义的论调,但此时此刻他也不由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现实与骨感。

    不仅仅是他,黎明之星的其他人也是咬牙切齿。他们并不怕死,但被人赤裸裸的羞辱,也不是常有的经历。

    但无奈的是,这就是现实。

    以这个小小的私人冒险团的能耐,与银林之矛的主力团对抗就已经是极限,对上精英团也只有逃亡的余地。更不用说是银之翳这样的对手,他们最疯狂的想象之中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与顶尖选召者交手。

    森林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对手没有再进行下一轮射击,但这种感觉更加令人如芒在背,方鸻一动不动地盯着艾尔莎冰冷的尸体,还有那个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战士。

    丝卡佩很清楚对方只不过是再戏弄他们,但这对黎明之星来说也未尝不是机会。“我们得动起来,”她对其他人说:“旅团成员不会单独行动,至少也是双人一组,待在这里只能等死,我们必须突围。”

    在场众人除了方鸻,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明白丝卡佩的意思,点了点头道:“我们分组逃跑,总能逃出去几个。”

    “艾德不能死,”丝卡佩提醒道:“他还活着我们就能激活杰弗利特的龙骑士,然后回来干这些狗娘养的。”

    经她一提,众人忽然发现这样好像也不是不可能。面对龙骑士的话,不是第二世界那些顶尖的选召者,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银之翳那些家伙在龙骑士面前一样不过是炮灰而已。

    想到这一点,大家伙恢复了一点信心,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先试探一下。”丝卡佩打个手势,示意不远处的两人去试探下对方。那两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地一跃而起,一左一右向最近的障碍物后狂奔过去。

    又一声厉声破空,右边的那人捂着脖子栽了下去。但左边的人则一个鱼跃滚向岩石背后,握拳向这边挥了一下。

    “半秒。”丝卡佩眼中闪过一道沉沉的光芒。

    “咦?”秦执也意识到了对方的意图。这些佣兵的反应比他想象中快了不少,不由轻轻嗤了一声,他本来以为还可以再玩一会儿的。

    他稍微有点认真了起来。他没有完全执行KUN的命令,虽然对方没有和他计较,但秦执很清楚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计划出现了纰漏的话,俱乐部那边只怕不会轻易放过他。

    他再一次举起了弓。

    丝卡佩拇指与小指相握,向其他人三根指头。“分三组,”然后她悄无声地指了指三个方向,低声说道:“分三路,每组带一个布甲职业,我来报数,你们根据我的读数前进。艾德走最后,节奏一定要把握好。”

    方鸻点了点头。

    “第一组,南边,一。”

    三五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向东面跑去。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尖啸,走在队伍中间的那个博物学者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但丝卡佩看也不看那边一眼,继续喊道:“二。”

    第二组人依样画葫芦地行动,这一次对方没来得及射击。

    “三。”

    第三组人撤向西面,但刚刚起身就有一人中箭倒了下去。对方的攻击非常高,而且从不选择重甲目标,往往都是一箭毙命。

    就是这个时候,丝卡佩大喊一声:“艾德,跑!”

    方鸻早就等待着这一刻,像只矫健的兔子一样一跃而起,但他并没有逃向指定的方向,而是反向一个箭步冲向了那个靠在树上的战士。

    “你在干什么!?”丝卡佩这才惊觉不对。

    但方鸻不闻不问,也不作答,他知道丝卡佩这会儿肯定怒火冲天,甚至恨不得揍他一顿。但他管不得那么多了,他心中满腹的怒火,就是要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把那战士给救走。

    是的,他故意要挑衅那个银林之矛的夜鹰选召者。

    秦执果然在第一时间留意倒了方鸻的行动,第一时间他没想太多,只以为又出现了一个蠢货。扬了扬眉毛,转过弓便向方鸻射出一箭,他留了那个‘诱饵’一命,但这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将他的诱饵吞下去带走。

    但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在他箭矢离弦的前一刻,方鸻竟然提前作了一个规避动作,向前一滚滚到了一片坑洼的低地之中。

    秦执的箭第一次落空了。

    他忍不住轻轻‘咦’了一声。

    丝卡佩正准备站起来帮方鸻吸引火力,但看到这一幕也下意识地停了下来,惊讶地张开嘴。她当然看出来了,方鸻是判断出了对方的出手间隔,作了预判躲避——并且成功了。

    这不仅仅需要对于时间的敏锐把握,还需要相当的运气成分。

    “这家伙的胆子也太大了……”丝卡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了这句话来,她在心中下定决心待会一定要给他一个好看,否则这小子早晚会上天。

    秦执这时终于意识到了对方的潜台词。

    这么敏锐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一个蠢货?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他忍不住哑然失笑:“想要和我斗?有点意思……”他摇了摇头,直接举弓瞄准了那个垂死的战士——他才懒得去和对方置气,作为一个真正的旅团成员,他有意让这些杂鱼看看什么是真正冷静的判断。

    他甚至都懒得去管瞄准辅助线,随手松开弓弦,一个死目标,他闭着眼也不会射丢。

    秦执是这么想的。

    但方鸻也在同一时间拉下了风镜,松开了手中的——发条妖精。

    嗡一声轻响,一道金色的轨迹射向了北方。然后‘啪嚓’一声,方鸻下意识地闭了一下眼,看到自己的视野四分五裂,那箭矢重重地撞在了黄铜外壳上,将之一分为二,然后击碎了里面的视觉连接水晶。

    箭矢与发条妖精的零件一起四散飞旋,打着转儿飞了出去,撞在树干上,然后落入了灌木丛中。

    而那个战士,仍旧安然无恙。

    “卧槽!”

    秦执这次是真的大吃了一惊。方鸻已经掀开风镜,冲出去一把将那个战士拖了回来,还来得及向北边漆黑的森林中竖了一下中指,然后又缩了回去。

    丝卡佩目瞪口呆地看完了整个全过程。

    然后她才听到有人在旁边哈哈大笑,回过头,才看到魁洛德竟然笑得直咳嗽,她还很少看到他竟然能笑得这么夸张。魁洛德一边笑一边说道:“他们倒没说错,那小子的确和我们是一路人,天不怕地不怕。”

    丝卡佩轻轻吸了一口气,眼中异彩连连:“艾德,他怎么做到的?”

    那样的判断力,就算是她也无法在第一时间作出。

    “判断,”魁洛德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咳嗽着答道:“这小子的空间直感好得惊人。”

    但在低地里,方鸻自己却笑不出来。

    他用手探了探那战士的鼻息,对方刚好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那个家伙的伤害计算精准,但无论哪一种,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方鸻忍不住看了看不远处艾尔莎的尸体,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让他心中一阵不舒服。

    他认知中的艾塔黎亚,是第二世界那个充满了重重光环、光鲜与荣耀的世界,是选召者们谱写英雄史诗、传奇的世界,但那个世界这一刻在他心目中坍塌了。

    剩下的是一片废墟,充满了冰冷的尘埃,呛得人干呕,里面裸露出的现实而冰冷的钢筋骨架,又令人不寒而栗。

    方鸻脑子有点晕乎乎的,忽然不知那里闪现出一丝不对劲来。

    他愣了一下才抬起头来,艾尔莎的尸体还在那里——他又转向另一边,最早的那个人的尸体都还在原地。他忽然意识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脸色变得刷白,他马上再一次缩了回去,看了看身边那战士冰冷的躯体。

    也没有反应——

    犹豫了片刻,方鸻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按在那战士的额头上,拨开他的眼皮,像是拨开一块橡胶皮似的,粘糊糊的。

    眼白已经完全充血,血珠甚至从眼皮底下渗出来。死人的瞳孔一片漆黑,像是一个隧洞,里面根本看不到丝毫星辉存在的痕迹。

    方鸻只感到自己脑子里什么东西嗡一声炸开了。

    他几乎浑身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上,这一刻终于明白了过来,为什么交战的双方都刻意地远远避开了这座遗迹。

    ——这里是辉光石死寂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