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惭愧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怎么会是他?”

    走出拍卖厅的关云山双拳紧握,脸色难看之极,在他旁边的庞文山的脸上也极为不好看,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门,一直坐到了车上,都不曾开口交流。

    “他为什么要给咱们设这个局?”

    坐在驾驶位置上,关云山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扭头看向旁边的庞文山,“二伯,你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了吗?”

    庞文山缓缓抬起头来,一脸迷惘,“云山,我刚刚返回大陆,我能得罪谁去?再说了,我是来投资的,咱们这本地官员应该给我优惠才是,哪有暗中给我设套的?郝文广这是疯了么他?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伸手捏了捏眉心,感觉难以理解,“有我在云泽投资,无论是对云泽地区的百姓,还是对他个人的政绩,这都是有加成的,他没道理把我逼走啊。”

    关云山道:“难道是故意针对我的?可是也不像,我感觉主要还是针对您,我只是被顺便捎上的倒霉蛋。”

    他扶着方向盘,看着车前方来来往往的人群,思索道:“前几年,有一名专员搞计划生育,搞的非常不像话,别说生二胎了,就是第一胎都不让生,我们村好几个刚结婚的小媳妇,都被强行拉医院引产。当时凤山镇医院后面的大坑里,扔的都是死孩子,嘿嘿,一些野狗,野猫啊,叼着死孩子满地跑。当时那个坑被我们叫做万人坑,被引产的孩子没有一万也得有八千,那个惨啊。”

    “后来逼死了几户人,闹得越来越大,有人找到了我爸头上。我爸就联合一些老人给上面汇报了一下情况,一年后,那个专员就被调走了,现在的计生办好歹让生第一胎了。”

    关云山说到这里,斟酌了一下语言,“我一直都觉得郝文广因为这个原因,才看我们老关家不顺眼。上一年,我公司差点被一名张公子搞的开不下去了,这后面就有郝文广的影子,他不开口,我的建筑公司根本就不可能被封。”

    庞文山道:“他不至于特意针对你,有可能顺势而为,故意难为你一下,并不是铁了心的针对你。他要是真的想压你,云山,你这建筑公司还有超市,根本就开不下去!灭门的知府,抄家的县令,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

    老头躺在座椅上眼望车顶,“今天这个坑,我感觉就是特意给我挖的,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就像你刚才说的,你应该是被顺带这捎上的倒霉蛋。”

    他轻轻道:“走吧,先把我送到刨花板场,我得好好琢磨琢磨,这里面肯定有些事情被我忽略了。”

    关云山将庞文山送到厂子里后,这才想起今天是关晓军三人从燕京返回的日子,当下急忙驱车赶往附近的宁水市,等把三人从车站里接出来,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在路上,关晓军见关云山满腹心事,开口问了几次,关云山并不回答,关晓军便识趣的不敢再问,但已经猜出了几分。

    应该是以背后给关云山、庞文山挖坑的人已经露出马脚了,估计背景深厚,难以撼动,关云山才会如此的忧心忡忡。

    此时的管云山已经是云泽市前十名的有钱人,家大业大,根基已深,能让他也感到担心的人,放眼云泽地区,不会超过一百个人,而这一百人中,有绝大多数都与他有着或远或近的关系,绝不至于为难他。

    现在能让关云山难成这个样子的人,关晓军在心里琢磨了一下,在云泽市也就二十多人而已,而关云山有心事,这就说明连庞文山也解决不了,那这三十来人又可以划去一大部分,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到了现在,背后挖坑的人已经是呼之欲出,遍数云泽地区的明面人物,只有一个人才让庞文山这个宝岛来的投资商也大为忌惮。

    “郝文广?怎么是他?”

    关晓军一脸迷惑,“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让他这么做?”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关阳听到他喃喃自语,好奇道:“怎么了?你又在算计谁?”

    而正在开车的关云山听到关晓军的自语声后,吃了一惊,猛然踩了刹车,车子瞬间停住,“小军,你说什么?”

    关阳发出一声惊呼,身子猛然前倾,差点碰到脑袋,“爸,你干嘛呢!”

    关云山这才反应过来,又吃了一惊,“阳阳,你没事吧,小军,虎子,你们都没事吧?”

    见到关云山这种反应,关晓军已经可以肯定就是郝文广了,他扶着前面的车座,心中一阵发愁。

    郝文广不比当初的张新杰,张新杰再嚣张,再厉害,但从本质上来说,他也就是一个外来的商人而已,抛去外面的种种光环的加持,也就是个普通人。

    只要是普通人,那就好对付。

    但郝文广不同,这人是真正的体制中人,省里开大会,会场里可是有他的一席之地的,招惹了这样的人,别说关云山忧心忡忡,就连关晓军也感到一阵头大。

    见关云山踩了刹车,关晓军有气无力道:“我们没事,老爸,你开车小心点,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说。”

    回到家,都已经十点多了,关云山本想找关晓军谈谈,但是看看时间,又见三人疲倦的不行,只好作罢。

    到了次日上午,庞文山来到了关云山家里,两人商量了好长时间,都闹不清头绪,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了这么一个仇家。

    两人抽烟很凶,当屋里全都被烟气充斥的时候,庞文山打开窗户,让烟气缓缓流淌出去,他眼睛扫到墙壁上悬挂的地图时,不自禁的就想起了前几天关晓军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的情景。

    “小军回来了吧?”

    庞文山老脸微微发红,对关云山道:“把小军叫过来,你问问他有啥看法没有?”

    这句话说出之后,庞文山心中一阵惭愧,自己六七十岁的人了,现在有些事情看不透,竟然还要询问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想想都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