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寂寞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乔云英来关晓军家里到底是要做什么,关晓军虽然好奇,但逃出家门后,便已经无法知晓详细情况了。

    他走出家门之后,开车到了何永生看守的游戏厅门口停下。

    如今在何永生名下的游戏厅已经发展了七家,不过只有三家游戏厅开在了云泽市里,其余的四家都开在了下面的县城。

    音像店也是这样,在下面的几个县城也开设了几个,不过店面这么一分散,在利益监督上就难免有点不到位,在这方面,只要下面的小弟做的不过分,何永生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可如果真有做的过分的家伙的话,那将会迎来何永生毫不留情的打击。

    他现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胆气比之于几年前可是大了不知多少倍。

    他在做事的时候,背后又有关晓军不经意的指点,因此在整个云泽地区的名声越来越大,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原本云泽地区的老大秦少杰都有点忌惮他。要不是害怕何永生背后的关山虎,秦少杰真有想把这冒出头来的何永生给摁下去的念头。

    好在现在何永生羽翼已成,秦少杰再想打压已经有点晚了,现在整个云泽地区的灰色收入中,基本上是何永生与秦少杰两分天下。

    何永生对如今这种状况已经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当初他在秦少杰面前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跟班,就这个小跟班的身份还是关山虎把他塞给秦少杰的。如今自己这个小跟班已经成长到堪堪与秦少杰同等对话的高度,这让他如何不满意?

    但是关晓军有点不满意。

    二龙戏珠哪比得上三分天下稳定?

    在地下世界里,一个城市里只有一个堂口的话,非常不好,因为上面一旦认真的话,这一个堂口立马就会被灭掉,跑都跑不了。

    而两个堂口的话,那直接就是对立的关系,做朋友都不好做,一旦有什么利益的话,两家直接就对上了,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

    只有三家堂口,或者三家以上的堂口存在,这才能稳定下来,因为堂口多了,就多了缓冲的余地,而且因为不是一家独大的缘故,做事也都不敢做的太过,都会有点顾忌,即便是有什么矛盾,那也有了说和的人,不至于真发生矛盾了,连个和事佬都找不到。

    最重要的是,真要是政策有什么变动的话,堂口多了,也能分摊点压力,而且还能多几个替死鬼,不至于成为第一个清除的目标。

    现在关晓军已经有了故意培养另一拨势力的想法,不然的话,何永生早晚要跟秦少杰干起来。

    不过他这种想法,别说是何永生了,就算是关山虎都不知道,如果是关山虎知道了或许还能理解关晓军的想法,而何永生就未必能理解了,哪有自己给自己制造敌人的傻子?

    所以此时的关晓军非常寂寞,能跟他交流的人实在难找,甚至说绝无仅有。

    因为年龄的原因,他此时的同龄人根本就无法与他进行一种同等的思维交流,只有关山虎还能勉强跟得上他的思维,但有些时候还是不怎么理解关晓军的想法。

    关阳更不用说,这一世的关阳少受了不少的波折,几乎没有经历什么挫折,她现在只是一个单纯的属于这个年龄段的青春少女,聪颖但是少有心机,生活还没有传授她过多的感悟与生活体会。

    不过好在有着关晓军潜移默化的影响,关阳的人生格局与个人理想倒是有了很大的变化,这对她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要是她以后真的成为一个女强人的话,在个人感情生活上会不会产生困扰,这已经不是关晓军所能把握的。

    有时候一个人的幸福与否,与财富多寡地位高低,真的没有非常必然的联系,关阳以后的路到底要怎么走,关晓军不可能帮她一手安排,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刨除关山虎与关阳,关晓军实在是不知道该与什么人进行同等的对话,这种同等倒不是什么身份地位上的同等,而是一种心态或者对某些事物看法的分享与交流,

    他的年龄摆在这里,不可能与父母还有爷爷太爷们平等的交流,这样实在是太过吓人,虽然他现在的做法已经非常吓人了,但还算在“天才”的范畴之内,有些想法可以归结与“奇思妙想”之中,还算是能被人接受。

    可是有些超过本身年龄段的成熟观点以及对某些事物的深刻看法,关晓军如今的年纪实在是无法说出口来,只能旁敲侧击的一步步将父母的思维引导到正确的道路上去。

    现在关晓军活的很累,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精神上的疲惫。

    其实家里的这些事情,如果放开让他来处理的话,他反倒没有这么难受,关键是他必须对自己的家人,特别是父母要进行引导,而且还得是不刻意显得不经意的引导,这就非常考验关晓军的演技,令他头疼无比。

    好在爷爷关宏达精明老到,做事也脚踏实地的不冒进,这是令关晓军最为放心的一环。

    “我容易么我?”

    将车子开入何永生游戏厅的后院,关晓军推开车门后,就看到了一位小姑娘正在院子里俯身洗头,长长的黑黑的头发耷拉在红色的洗脸盆里,此时正偏着脑袋好奇的看向自己,随后嘴巴翘起,“小军哥?你怎么来了?”

    在这小姑娘的身边,何永生正拿着一只舀子顺着她的头发浇水,清水形成的小瀑布,把头发上的洗发膏揉搓而成的泡沫缓缓冲洗干净。

    这个女孩叫何永琴,是何永生的妹妹,也是他如今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

    她比关晓军还小了一岁,如今也在上初中,不过是在云泽市里中学上的,教育条件比关晓军还要好。

    见关晓军来了,何永生急忙将铁舀子放下,一脸的好奇与震惊,“小军,你怎么这么狼狈?”

    在他心中,此时整个云泽地区,敢动关晓军的人已经是不存在了,现在见关晓军头发乱糟糟,衣服上还有未曾擦干净的被打的印痕,顿时吃惊不小,“谁还敢打你?”

    关晓军没好气道:“是我妈打的!”

    何永生急忙闭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何永琴拿着一条毛巾将自己的头发包好,笑嘻嘻的问道:“我婶子为啥要打你?”

    关晓军瞪了她一眼,“一边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何永琴咯咯笑着跑进了屋里,不敢再触关晓军的霉头。

    走进屋里后,看看何永琴走远了,关晓军坐在椅子上,拿起有着余温的茶壶,为何永生倒了一杯茶,“永生,想不想去魔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