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再相见,老眼昏花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庞文海今年已经八十岁了,眉毛胡子都白了,昔日的威风煞气,早就被时光磨平。

    虽然平时里的脾气依旧火爆,但毕竟是接受了三十多年劳动改造的人,在行事方法上早就与昔日的那个意气风发嚣张跋扈的庞文海不一样了。

    他现在每天早上六点半都要准时起来,出去跑步锻炼身体,然后必须干点什么活,心里才能踏实下来,两只手若是闲下来,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是他常年在监狱里留下的生活痕迹,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之中,在他刚刚回家的那几天,听不见哨子声撒尿拉屎都困难。他在监狱里的做的是编框子篮子等东西,在家里实在闲的发慌时,就把这手艺拾了起来,买了藤条,没事儿就编框子,篮子,还有做竹耙子等工具,做好后就送人,也不卖钱。

    他在当初收了不少徒弟,出狱后很多徒子徒孙都来探望他,没人都会孝敬他点生活费,就最基本的生活而言,他是不缺吃喝的,甚至比大多数人都生活的要好很多。

    今天他八十大寿,徒子徒孙们特意请来了戏班子来村子里搭台子唱戏,为他祝寿,吹吹打打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庞家村。

    “老二还活着啊,他还说他要回来!”

    坐在卧室里,庞文海看向关宏巧,“他还说要为我祝寿呢,咋还没来啊?”

    关宏巧道:“人家在宝岛,还要坐飞机,还要坐火车,到最后还要坐汽车,哪能说来就来?再说了,文山也不小了,现在也七十来岁了,肯定走不快!”

    夫妻俩如今已经和好了,关宏巧虽然对庞文海恼恨异常,但毕竟是夫妻连心,嘴上发狠,说要把庞文海赶出家门,可见他如今白发苍苍的样子,怎能狠下心来?最后还是让庞文海回了家。

    他们在前段时间就收到了庞文山的来信,通过两回信之后,庞文山便在最近的一封信中说要赶回老家为大哥祝寿。

    庞文海在家里都等了庞文山半个月都,现在都到了自己的生日了,还不见庞文山的消息,心中很为自己的弟弟担心,生怕他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庞文海正在屋里与关宏巧说话,就听见大儿子庞世龙走进了屋里,“爸,我舅舅他们来啦,我二叔也跟着他们过来啦!”

    庞文海一听这话,从床上跳下来就向门外跑,“在哪呢?在哪呢?”

    关宏巧在屋里喊道:“你慢点,别摔着喽!大龙,你去扶一下你爸!可别摔着他!”

    她说话间也从床上下来,颤巍巍的向门外走去。

    关宏巧是小脚老人,即便是有儿子搀扶着,走路也是很慢,等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庞文海正与一名大肚子老人抱头痛哭。

    不用问,这个大肚子老人必然就是庞文山了。

    见到这两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搂着大哭,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心酸。

    在旁边的关晓军,看到眼前一幕,感触尤为深刻。

    面前这两位老人,当初分开的时候,还都是意气风发的壮年,可一转眼都已经是风烛残年,时日不多。

    时光是如此残忍,风化了一切,包括身体与记忆,两位老人至今还能够记得彼此,还有机会能相见,这已经是天赐的福分了,向庞文海他们同时代境况相似的人,更多的则是到死都不能与亲人见上一面。

    “大哥啊,你可是老了不少啊!”

    庞文海兄弟两人哭了好一会儿,才在孩子们的劝说下走进院子里,庞文山见大哥老迈成这个样子,心中难受,“你当时是多么威风的一条汉子!”

    庞文海叹气道:“文山啊,别说我了,你也老喽!”

    “是啊,咱们都老了!”

    “回屋,在们屋里好好说说!”

    庞文海的八十大寿,十里八乡来了很多人,云泽地区八县一区的很多人都赶了过来,在院子里都装不下这么多人,在为庞文海这个老寿星磕头的时候,庞文海不得已走到了大街上,才让这三百多口子人一起磕了下去。

    一个人威不威风,在这种祝寿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找遍整个云泽地区,比庞文海影响力再大的人,此时估计不会有了,就连关宏达也差了自己这个姐夫一筹。

    这次过寿,全都是庞文海的十几个徒弟操办,而他这些徒弟,也都有五六十岁左右了,这些人都还保留着过去的老传统,对师徒之间的关系与传承看的非常重,这些人中不乏有点能量的人,今天老师过寿,他们这些当徒弟的都想尽一份心意,因此这场寿宴搞的极为隆重。

    非但请了一个大戏班子,就连变戏法的,玩旱船的,都请了不少,在村子里热热闹闹的闹了一整天,流水宴也摆了一整天,吸引的附近很多孩子都跑过来蹭饭吃。

    吃饭的时候,庞文海的这些徒子徒孙自然都在院子里吃,或者在大街上吃流水席,只有关宏达一家人与几个老人在屋里与庞文海兄弟俩聊天,关晓军也在里面。

    席间说起话来,庞文山对关云山非常好奇,“云山,我听宏达说,你现在放着好好的建筑公司不做,还要搞批发市场?你是怎么想的?”

    关云山哭笑不得,“哪有什么批发市场啊?我现在想要搞的是超级市场,就是跟百货大楼差不多的东西,这种商业模式,宝岛现在已经有了吧?”

    “哦!你说的是超市啊!”

    庞文山恍然大悟,“这倒是可以搞一下,不过我对超市不太懂,能不能赚钱我也不清楚。”

    虽然对超市不太懂,但毕竟见过这种模式,对关宏达笑道:“宏达,这应该没大事,是个正经生意,你就别太担心了!”

    他对关云山道:“云山,正好我过几天就要跟市里的领导们谈点投资的事情,你要是有空的话,就陪我见见他们吧,混个脸熟总不是一件坏事。”

    庞文山这句话说出来,那就是有心帮一下关云山了。

    以关云山此时的影响力,对于云泽地区的大小官员其实都颇为熟悉,但熟悉并不代表认识,就算是认识,人家也不一定对你重视。

    关云山此时手下的一个小小建筑公司,还不足够让人家正眼相看,就好比此时的专员郝文广同志,他对关云山手中的山海建筑公司咳嗽几声,关云山就得伤筋动骨。

    如果能有庞文山的照拂,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在,对关云山来说,倒也算是有了点依靠。

    这个时候,国家对港岛商人的态度都非常好,地方政府也是非常在意,若是知道了关云山与庞文山的这种关系,以后再有人想整关云山的时候,还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