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酒与泪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在张新杰说出让关云山饰演阿庆嫂这句话后,整个包厢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关云山整张脸红的都要渗出血来,额头青筋爆绽,手里的酒杯捏的咯咯吱吱发出轻微的响声。

    他堂堂的九尺大汉,脾气暴躁,长相威猛,现在张新杰却说让他来当阿庆嫂,来陪他唱戏,这是对他人格与自尊的极大羞辱!

    三国演义里,诸葛亮为了激怒司马懿,特意给他送女子衣服,以此女性红妆来羞辱司马懿,那可以看做是对男性的一种极端的侮辱。

    而今虽然已经不是古时候了,社会环境早就不是以前那样了,但让一个彪形大汉来饰演一个女人,这照样也是对人的巨大侮辱。

    关云山是血性男儿,他这次之所以应邀前来,那是真的存在了低头认输的想法,但是低头认输并不代表就是跪地上磕头,他关云山上跪天,下跪地,中跪父母,除此之外,还没有弯下腰过,今日破天荒的低下头来认输,却遭到张新杰如此羞辱,这让他如何能忍?

    正当他想要站起身来暴打张新杰一顿的时候,在他身边的关晓军伸手拉住他的衣袖使劲摇了摇,随后站起身来,对张新杰笑道:“张叔叔,我爸不会唱戏,他连唱歌都不会,要不这样吧,我来当阿庆嫂怎么样?”

    张新杰深深的看了关晓军一眼,哈哈笑道:“小军,你这么小,也喜欢听戏?”

    关晓军道:“张叔叔,你这就有点小看人了!年龄小,跟喜不喜欢看戏曲,这根本就没有必然的关系好不好?”

    他说到这里,将手中的筷子在桌面上轻轻敲击,开口唱道:“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这是《智取威虎山》打虎上山中的一句唱腔,此时被关晓军唱出来之后,声震包厢,尤其是后面“气冲霄汉”四个字,声调越来越高,盘旋往复一路攀升,但却高而稳,并没有唱呲了。

    他一句唱完后,笑着对张新杰问道:“张叔叔,我唱的还行吧?”

    “好!”

    张新杰鼓掌叫好,“好小子,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唱,不错,不错,云山,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关云山依旧脸色涨得通红,对张新杰的话充耳不闻。

    张新杰不以为意,低声笑了笑,站起身来,轻轻拍击双掌,“来来来,咱们开始!”

    他看了旁边的常德福一眼,“德福啊,你先来!”

    常德福捋胳膊挽袖子,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随后粗声唱道:“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他这个“胡司令”唱完之后,那就该张新杰这个“刁德一”来唱了,随后就是关晓军。

    关晓军上辈子在官场沉浸多年,虽然不曾有过大成就,但对于一些场面上的事情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次张新杰让关云山来唱戏,明显就是要狠狠的挫一下关云山的锐气,让关云山尊严扫地,只有这样,才能将把关云山压制的服服帖帖。

    如果关云山不堪受辱愤然离席,那么将会迎来他毫不留情的打击,两人再没有缓解的余地。

    这是一个羞辱,也是一个试探,看看关云山心理上能够容忍的底线在哪里。

    只从这一个行为,就可以看出,这张新杰控制欲极强,做人做事丝毫不留一点余地,跟他打交道,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不会有第三种身份。

    关晓军了解自己的父亲,如果不拦着关云山的话,恐怕关云山定然会掀桌子打人,那么这件事就会闹得无法收拾了。

    在这里打人,吃亏的只有关云山,而不会是张新杰。

    好在关晓军学过京剧,这种情形下只能代替父亲,将今天这个场面上的事情先应付过去再说,至于报仇的事情,倒不急于一时。

    张新杰虽然此时气焰嚣张,但也不是不能把他弄趴下,但这需要点时间与机会。

    其实在关晓军看来,今天这件事不一定是坏事,自己的老爸这几年顺风顺水,从来就没有遇到过挫折,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像今天这样低头认输后还被张新杰羞辱,这应该能使的他真正的成熟起来。

    长久以来,关云山都被这笔在关宏达的羽翼下,承受的打击非常少,缺少了很多生活的磨炼,更少了处理应对极端事情的手段。

    就像这次张新杰的这次恶意出手,在关晓军看来,解决的方法有的是,没必要对此人低头认输,当然,如果低头认输就可以与对方改善关系成为好友的话,低一下头也未尝不可。

    能将强大的敌人变为强大的朋友,这才是高明的行事手段,可惜关云山此时还不具备这种手段,而且张新杰也不想跟关云山做朋友,他只是需要听话的小弟。

    关晓军上一世在省会工作的时候,没少学唱过京剧,这么说吧,但凡机关干部,很大一部分人都对京剧或多或少的了解一点,这倒不是他们真的都感兴趣,实在是因为上级领导们都对京剧情有独钟,这就使得他们必须也要了解一点,不然有时候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自己一点都不懂,那就有可能会失去一个进步的机会。

    投其所好这四个字,乃是拍上级马屁的精髓所在,久在体制内的人都深谙此道,关晓军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会唱几句京剧选段。

    现在哼唱几句来应付张新杰,那是绰绰有余。

    关云山见关晓军做女儿形态,伸出兰花指比比划划,捏着嗓子唱阿庆嫂的唱段,忍不住心中大恸,他从未像今天这样感到愤怒与无力。

    自己的儿子因为自己的无能,为了化解现场的尴尬,此时正在扮女人唱戏,而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却只能在这里干坐着,什么忙都帮不了!

    看着关晓军与张新杰、常德福两人对唱,一种巨大的贯穿整个身体与灵魂的耻辱充斥了他的身心,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悲伤与自责,关云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以及无用。

    包厢里关晓军还在开口对唱,听的关云山身子微微发颤,双目通红,一低头,眼泪流了出来,掉在酒杯里后,在酒水里荡起一圈小小的涟漪。

    关云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只觉得今天这酒又辣又呛,甚至还带有一点血腥味。

    直到嘴唇上的剧痛传来,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把嘴唇咬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