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黑脸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这个时期的初中,让老师最为头疼的一件事,那就是乱屙乱尿的问题,女生还好说,这种问题基本上不存在,但在男生来说,很多人都是出了门拉开裤子就尿,搞的宿舍门前骚哄哄的,极为难闻。

    这种情况,夏天稍微能好一点,一旦到了冬天,那简直是不要太多,有很多学生甚至直接站在窗户旁边,从窗户处往外尿,整个宿舍前后都被尿液包围。冬天一上冻,就凝固成了薄薄的黄冰,踩在上面,一不小心就能滑倒。

    下雨天还算是情有可原,但正常天气下这么搞,确实十分不像话。

    这种情况令老师们深恶痛绝,每年都要抓人,抓到后就是劳动改造,早上晨读的时候,就让这些学生在学校里打扫卫生,掏厕所,铲除垃圾,反正得惩罚一番才行。

    但这种现象屡禁不止,一届一届的学生都是这个德性,一直到新世纪之后,依旧难以杜绝。

    这种情况,年少的孩子们都不怎么在乎,但作为拥有成年人灵魂的关晓军却是有点难以忍受,这种行为实在是太不文明了!

    自己当年上中学的时候,也曾随地小便,当时被老师抓住揍了一顿还觉得很委屈,但是以如今的目光再看这种行为,那是怎么看怎么讨厌。

    这也怪不得老师们每天都要抓随地小便的学生,怪不得老师每次都要揍人,这熊孩子们确实该揍。

    就像现在这个正在老榆树下做蛙跳的熊孩子,这才刚到宿舍呢,就在宿舍门口撒尿做纪念,这说什么也不能忍,怎么也得惩罚一番。

    “三十九,四十,四十一……”

    在榆树下抱着头做蛙跳的小子,做了四十来个蛙跳之后,整个人累的满脸通红,浑身都湿透了,蹲在地上怎么也跳不起来了。

    他汗流满面的看向关晓军,一脸祈求神色,“老师,我……跳不动了!”

    “嗯?”

    关晓军绷着脸看向他,“跳不动?跳不动也得跳!”

    此时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学生,都好奇此人这是要干什么。

    关晓军站在这些学生堆里,犹如羊中之驴,颇有顾盼自雄之意,他扫视众人,指着树下做蛙跳的小子,大声道:“看到没有?以后谁再敢随地小便,就得这样受罚!今天看在你们刚来的份上,我不打你们,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办公室里的扫帚疙瘩可都为你们预备着呢!”

    一帮围观的学生们噤若寒蝉,一个低下头来,都不敢吱声。

    关晓军大声哼了一声,所有学生的身子都是一颤。

    “好了,你们都先忙你们的去吧!”

    关晓军挥手将这些学生们驱散,走到已经做完五十个蛙跳,此时弯腰双手扶膝的男生面前,“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班级的?”

    男生气喘吁吁的直起腰来,“老师……我……我叫杨绍发。初一,初一三班的!”

    他一脸害怕,“老师我错了,你可千万不要请家长啊?”

    关晓军暗暗好笑,肚子都要笑破了,但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很严肃,“以后还敢不敢随处小便?”

    杨绍发臊眉耷眼道:“不敢了,老师!”

    关晓军背着手挺胸凸肚,很是威严的点了点头,“嗯,认错态度还算是良好,行了,你也回宿舍收拾东西去吧,午饭后,到教室集合!”

    杨绍发如蒙大赦,夹着尾巴一溜小跑的往宿舍里跑去,今天的事情估计能让他记半辈子。

    “小军,你怎么这么坏?”

    一阵笑声传来,关阳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边走边笑,“你就不怕露陷后被人围殴啊?”

    刚才关晓军训人的样子,全都被她看在了眼里,直到学生们都散去了,她才走了过来,越想越好笑,“这都十二点了,该吃饭了!咱们去伙房买点饭去吧。”

    今天是第一天在学校,关阳准备带他在学校里熟悉熟悉。

    关晓军摇了摇头,“今天这顿饭不能在学校里吃,今天得吃顿好的,庆祝一下。以后可就得跟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喽!”

    关阳忍不住好笑,“就你事情多!”

    此时已经有老师抬着一簸箩一簸箩的馒头放在班级门口,学校大喇叭上响起了学校主任的声音,“各班同学,吃饭时间到了。都去各班领馒头去,一人两个,不要多领,也不要少拿。各班级老师注意统计学生人数……”

    此时学校里吃饭都是按照班级来划分,每个班级一个大簸箩,伙房的人统计好人数之后,按人数将一条条的馒头放到簸箩里,标好班级,然后就由各班负责人将馒头抬到教学楼前,然后各班同学排着队来领。

    这是领馒头,买菜的时候就需要你端着搪瓷饭缸,去伙房里打菜,清水白菜稍稍放点荤腥,或者是清水冬瓜放点盐巴,都放在半人高的大桶里,你要多少伙夫就打给你多少,最少两毛起价,五毛钱可以将饭缸打满。

    也有教师食堂,一顿饭一块钱,有鱼有肉,不过一般学生都吃不起,通常需要两三个人合伙去买才行,这是很奢侈的一种行为了。要知道这个时候,学校里的学生,一周的生活费也就是三块钱,很少有超过五块的,有的家贫的学生,甚至一块钱就能撑过一个星期。

    只有转学来的城里学生才会吃得起一块钱一顿的饭菜,一般人家的孩子是没有这么多钱的。

    关晓军在开学的第一天,实在是不想吃学校里没滋没味的饭菜,便想着领着姐姐去镇上吃点好的。他在家里早就把嘴巴吃刁了,实在吃不惯学校里的饭菜,不像关阳,什么能吃,从来不挑食。

    关阳知道关晓军这个弟弟有的是钱,见他要去镇上吃饭,她也不反对,当下两人向镇上走去。

    凤山镇中学处于镇子的西头,姐弟两人走出校门后,转折向东,走了三百来米,便到了镇子上。镇上有两个饭店,中间一家,东头一家,这都是当地小官们聚餐的场所,关晓军时长跟着关云山来镇上蹭饭吃,对这两家饭店熟悉的很。

    在中间找了一家饭店,掀开门帘刚进去,饭店老板周有福便两手擦着围裙走了过来,“小军,阳阳?你们俩怎么来了?你爸呢?”

    关晓军笑道:“周叔叔,我爸还在城里呢,我们今天开学,想吃顿好的,你给我们炖个鸡呗!”

    周有福哈哈大笑,“你个臭小子,别的没学会,就学会你爸的馋嘴了,你等会儿啊,炖鸡太慢,我给你炒一下算了,再来一碗汤,够你们两个吃的了!”

    他跟关宏达父子都是老熟人,尤其是关宏达,这些年当乡长的时候,他这个饭店就是指定的喝酒场所,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为了自己的生意,逢年过节的时候,还经常去关帝庙村看完关宏达,对关阳姐弟都认识。这俩孩子来吃饭,他不敢怠慢,摇着头笑着奔向了后厨。

    关阳坐在桌子上,对关晓军小声道:“咱俩在这吃饭,万一遇到老师了,是不是不太好?”

    关晓军笑道:“有什么不好?老师就不让学生吃饭了啊?咱们在这里改善伙食,碍着他们什么事儿?”

    此时门口正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进了屋里,听到关晓军的话后,脸色顿时一黑,大步走到关晓军面前,“小子,你是镇上中学的学生?这个点为什么不在学校里吃饭?竟然跑饭店里来了,这也是你们来的地方吗?”

    关晓军的脸顿时黑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