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杂事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说起关晓军的这个姑爷爷庞文海,就不得不提他当初跟着的那位土匪头子王天杰。

    王天杰这个人已经很难用单纯的好人坏人来划分了,此人是三四十年代,活跃在云泽地区最为有名的一位土匪头子,此人纵横云泽地区,强抢民女,绑票勒索,贩卖鸦片,没少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他有时候也劫富济贫,极为讲道义,灾荒之年,也从外地买过粮食做粥棚向灾民赊粥,也曾救过不少人。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思想混乱,极为矛盾的一个人。

    他光老婆就有九个,有时候赶庙会,用大马车拉着九个老婆去看戏,简直比戏台上的戏子还吸引人的目光,他这九个老婆,有的是买的,有的是抢的,长得都极为俊俏,在整个云泽地区,那都是数得着的。

    可是后来倭国鬼子打到了云泽市,国军战败,云泽失守,留在云泽市区的百姓全都倒了血霉,倭寇在云泽市只待了十天,但这十天内,便杀了五千多人,被糟蹋的妇女更是难以统计,而王天杰的九个老婆被倭寇玩死了七个,剩下两个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却被赶回来的王天杰给杀死了。

    从此以后,王天杰便跟伪军倭寇对上了,当时留在云泽地区真正的倭寇,其实只有七八个,其余的都是伪军,结果被王天杰打白天的跑进了院子里,把那些倭寇全部杀死了,就连伪军小头目也被他杀了好几个。

    当时云泽地区偏僻,倭寇根本就没有怎么驻扎部队,在加上兵力不足,消息传递困难,又加上前线吃紧,云泽地区的几个倭寇被杀,竟然没有派遣部队来报仇,好像跟怕了王天杰似的,就连伪军也感到心惊。

    这一下王天杰声威大震,很多“豪杰义士”都前来投奔,跟他一起杀伪军,而庞文海就是在哪个时候开始跟着王天杰办事。

    因为名声有了,人也有了,王天杰便成了云泽地区的一霸,按照国军的传统,但凡有点小势力的土匪,基本上都会被收编,于是王天杰在杀了倭寇几年后,就摇身一变,成了云泽市的保安司令,主管生杀大权,被本地人吹的神乎其神,说他的部队有金甲天神保佑,刀枪不入,说王天杰会高来高去,能躲子弹,种种夸大之词简直就不能听。

    后来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只是派遣了一个七八十人的小部队,就把王天杰号称“纵横云泽无敌手”的三百多名“精良部队”打的落花流水,直接就把王天杰给擒住了。

    等查清王天杰的罪状后,当时举行了公审,直接枪毙。

    王天杰此人非常有种,别人都是跪着死,唯独他是坐着死,眼睁睁的对着枪口的子弹射出,打碎了自己的天灵盖。

    王天杰被杀,而跟随王天杰的一些人也被杀的杀,判的判,庞文海虽然嚣张跋扈,但毕竟作恶不多,因此倒是没挨着吃枪子,只是被判了无期监禁,后来减刑,等到出狱的时候,已经是垂垂老矣,再也不复当年气象。

    他在王天杰手下当差的时候,倒是没少照顾了关帝庙村,因此整个关帝庙村的村民都对他极为感激,而关云山的干爹孔长顺对他则更是感念,因为他的命都是庞文海救下来的。

    “唉,你这姑爷爷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出来?”

    在孔长顺的家里,孔长顺一边给关晓军夹菜,一边叹息,“你这姑爷爷是个热心肠啊!亲戚朋友家,谁家冻着饿着喽,那他一准就给你添柴添米,生恐你日子过不下去!就是性子有点傲气,腰板太硬!”

    关晓军在他家吃饭,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就把话头往当年的事情上引,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庞文海身上,孔长顺大为感叹,“我们啊,本打算去监狱看看你姑爷爷去,可谁知道他关押的监狱不在本地,好像是在几百里外的一个地方,大家都摸不着到路,因此一直没去成。”

    他放下筷子,眼睛露出内疚的神色,“文海要是死在了监狱里,我们可就太对不起他了!他被判这么多年,其实还不是庄王寨的人给告的?他是为了救我们才落得这个下场的啊!”

    见孔长顺这么说,关晓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当下埋头吃饭,只当听不懂他说的话。

    老太太瞪了孔长顺一眼,“大过年的,瞎说什么呢?小军这么小,你给他说这个干什么?”

    孔长顺回过神来,“哎,我这是糊涂了!刚才跟小军说话,总觉得他跟小大人似的,一不小心就把这些话给说出来了!来,小军,多吃点!”

    在孔长顺家里吃完饭后,又在兜里装满了花生瓜子之后,关晓军这才从老两口的老院子里走了出来,赶回家里。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阵哭声,走进院子里一看,就见关福亮跪在关自在面前抱着关自在的大腿嚎啕大哭,他的老婆站在那里一脸的尴尬。

    “不让你多喝,你这小子偏偏要喝,现在好了,喝醉了!你这喝醉了,也别抱着我啊!”

    关自在看着关福亮一脸的无奈,“你说你这是干什么啊?这么大岁数了,丢不丢人?”

    关福亮抽抽噎噎道:“太爷,当年我也是饿怕了啊!咱们这地方您又不是不知道,年成一直都不好啊!不是旱灾,就是蝗灾,庄稼地里收不了多少东西,一亩地能建一百斤粮食,那就是顶好的收成了!在加上给佃户点粮食,我们家一年到头,也剩不下多少吃的。”

    他拍着胸口道:“咱们这地方也邪性,别的地方蝗灾最多一年两次,就咱这地方一年三次,大家都没饭吃,我也不敢往外放粮食啊!这口子一开,以后别人是给还是不给?灾荒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他说的一嘴白沫子,说的都是当年的事情,边说边哭,最后竟然抱着关自在的腿睡着了。

    关宏达急忙把他扶起来,“都七十多岁的人了,可不能这么折腾了,云山,扶他回去睡会儿吧!”

    关云山道:“您还去吗?”

    关宏达看了对面的三婶子一眼,“你去就行,我说过,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踏入三叔家房门半步!今天不去,以后也不会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