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哭泣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你叫什么名字啊?”

    关晓军帮着小女孩穿上笨重的棉衣棉裤,这件衣服是从村子里借出来的,有着一股子怪味。

    但这个时候乡下小孩子就没有几个干净的,有穿的就不错了,一件棉袄棉裤一穿就是一冬,真要是尿上了,肮脏了,也就是晒一下,实在不行了,才会拆洗一番。

    现在给这个小女孩借来的衣服,应该是被别人的孩子穿了好长时间的老棉袄棉裤了。

    小女孩有点不适应这种衣服,穿衣服的时候,不时的捂鼻子。

    听到关晓军的问话后,穿戴完毕的小女孩身子扭了扭,张嘴想说什么,但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脸上露出焦急之色,眼看着眼睛里的雾气上涌就要掉下泪来。

    关晓军笑道:“别急,别急,咱们先出去吃早饭去!”

    领着小女孩走到屋里后,就看到堂屋里摆了三张桌子,一群南北各地的幸存者正围着桌子吃饭,关宏达与关宏奎两人作陪,见关晓军领着小女孩走了过来,急忙让出了位置,“小军,你们起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啊?”

    关宏达从大木桶里舀出一碗玉米地瓜粥放到关晓军面前,“吃饭吃饭!”

    关晓军道:“不睡了,醒了好一会儿了!”

    他将粗瓷碗推到小女孩面前,“来,咱们吃饭!”

    云泽地区的饮食习惯与别的地方不太相同,或许是因为贫穷的原因,夏天的时候,早饭一般都是面汤,那面汤真的是汤,非常稀,简直能把人影都照出来,所以土话就叫做面水。

    在关帝庙村,一年四季,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里,早饭都是这面水,而到了晚上,偶尔夹杂点面条,但还是以面汤居多,清汤寡水,毫无热量可言。

    只有到了冬季,玉米粥,地瓜粥,小米粥方才登场,这时候的粥可就稠多了,就好比现在摆在关晓军面前的玉米地瓜粥就很粘稠,里面放着几块白色的地瓜块,透着一股子甜香。

    此时黄茬地瓜还不多,农村里最多的还是红皮白肉的品种,吃着比较干,也很面,与黄色地瓜的口味不太相同。

    这地瓜粥偶尔吃点还好,吃多了就不是好事了。

    有的农户家里粮食不足,一个冬天吃的全都是玉米地瓜粥,导致一家人胃酸泛滥,唾液分泌增多,于是平常老是吐口水。

    有的人吃地瓜吃伤了胃,多年以后,见到地瓜胃里就泛酸水。

    多年以后,关晓军有个同学,曾对关晓军说过一件事,他生平做梦有两怕;一个是怕梦到上数学课,尤其是梦到考试做数学题,那简直就是恐怖。

    另一个就是害怕梦到吃地瓜,一个个地瓜如同气球般在他的梦境里上下翻腾,远处是红红的地瓜山,还有地白白的硬硬的地瓜干在周身环绕着飞,整个梦境都透着地瓜的独特气息,香甜清新,然后这些地瓜就变为一碗碗的金黄色的地瓜粥,摆在了他的面前。

    而每当梦到这里,他这个同学就会绝望的哭着醒来,好长时间不能平静。

    由此可见地瓜带给他的精神创伤有多厉害。

    好在身边的小女孩并没有这种“地瓜后遗症”,在关晓军把饭碗推过去后,她便拿着筷子甜甜的吃了起来,一会儿就吃的鼻尖冒出细密的汗珠,脸色红润起来。

    此时整个斜顶土胚房里,充满了咀嚼吞咽的声音,地瓜粥特有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关宏达查看了一下屋里的人,奇怪道:“咦?怎么少了一个人?华玉柱那个小呢?”

    他正想起身寻找,关晓军抹着嘴巴道:“爷爷,你们吃饭吧,我去找叔叔去!”

    旁边的小女孩几口将玉米粥刨完,跳下板凳,紧紧跟随在关晓军身后。

    关宏达笑道:“好,乖孙孙,他应该就就在后院,你去后院喊喊他就行。不要出大门啊,别迷了路!”

    关晓军应了声,向后院走去。

    寒冬的院子里,土墙上几茎衰草迎风矗立,墙边的枣树横七竖八的树枝扭曲着刺向阴沉的天空,天空的东方隐隐发白,太阳若隐若现,今天天气不怎么好,好似要下雪一般。

    关晓军走出房门,浑身就是一凉,当下缩着脑袋向后院绕去,刚刚转过房角,就听到了隐隐的哭泣声。

    走了几步,就看到白脸小青年华玉柱蹲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面前正有一堆纸灰,似乎刚刚祭奠完死者一样。此时他正拿着一张照片亲了又亲,最后将照片放到胸口,紧紧闭上了眼睛,身子一个劲儿的颤抖,一种痛击灵魂的表情从他脸上流露出来,轻轻的哭泣声就是发自他的嘴里。

    关晓军站在不远处,看着面前痛苦的年轻人,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

    他手中的照片上的人,或许是他的妻子,也或许是他的恋人,也有可能是他的女儿或者儿子,但不论是什么身份,一定是在这场车祸中出了事情,然后丧命在这个陌生的地段。

    寒冬腊月车祸临头,暴尸荒野,无坟可收,此等惨事不想还好,若是感同身受一下,就会知道这是多大的痛楚。

    “呜呼,痛哉!”

    面前的年青人闭着眼睛如在梦呓,“山高路远,江河水深,寒冬腊月,悼念亡魂。”

    “相爱三载,携手同心,本想回京城见母,谁知道半路伤心!昔日乡下锄地做鸳鸯,到如今黄泉阳间两路人!”

    在寒风中,华玉柱的双目不住流泪,嘴巴轻轻开合,“枪杀双飞燕,棒打有情人,海誓山盟一场空,嬉笑娇声不可闻……”

    他声音断断续续,似乎在唱,又似乎在哭,整个人沉浸在极度悲伤的情绪里,发颤的声音在这破破烂烂的院落里响起,随后又被寒风吹散,消失在不远处。

    这是关晓军见到的最为悲伤也最为令人心碎的一幕,这应该是情侣之间最深沉的表达了。

    一直到许多年之后,关晓军依旧难以忘怀此时此景。

    只是华玉柱虽然悲伤,虽然痛苦,但又有几个人能知道?

    他的哭声连前面吃早饭的人都听不到!

    底层民众,有时候就连悲伤也是深沉内敛静悄悄的,很难让人知晓。

    因为他们的声音太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