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支路瘦牛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现场中共有三个孩子,其中有两个男孩已经趴在大人身上睡着了,有一个小女孩却是孤零零的坐在火堆旁不断轻声抽泣,在她身边并无大人陪伴。

    小女孩头上扎着的羊角小辫,一个已经散开,另一个却还是孤零零的斜斜矗着,她的发丝上有着暗红色的血迹,此时双手抱膝坐在火堆旁,呆呆的哭泣,身子不住抽动。

    她的鞋子掉了一只,此时一只脚穿着长长的毛靴,另一只脚却只穿着一只棉袜子。

    关晓军在看到这个小女孩衣服上残留的斑斑血迹时,不由得怜悯心大起,这个孩子的亲人,应该是已经在车上遇难了,不然现场不会只有她一个人烤火。

    他将自己身边的房门开到最大,低声道:“快进来吧!”

    两个孩子的家长都站起身来,将孩子抱进了屋里,只有小女孩还呆呆的坐在火堆旁。

    关宏达看了一眼小女孩,叹了口气,“这孩子的娘是个好女人啊,临死的时候,身子弓成了个圈子,把这娃娃圈了起来,我们赶到的时候,娃娃的娘已经死了,可是还死死地搂着娃娃,掰了好半天,把手指都掰断了,才把这娃娃抱了出来!”

    小女孩身子蜷缩的更紧了,眼泪流个不停。

    关晓军身子顿了顿,迈步走到小女孩身前,向她伸出手掌,“来,去屋里睡会儿吧!”

    小女孩抬眼看了关晓军一眼,很是畏怯的将右手缓缓伸出,她的手掌抬起来的时候,可以看到胳膊处也有这大片的血迹。

    关晓军将她的小手抓住,微微用力,便把小女孩拉的站起身来,轻声道:“先进屋睡一会儿吧!”

    这小女孩看年龄也就是五六岁,跟关晓军的年龄差不多,身上的衣服如果忽视掉上面的血迹的话,其实是一件很时髦的小棉袄,非是人工缝制,而是出场的成品衣服。

    在这个普遍还是手工缝制衣服的年代,能穿的起这种衣服的孩子,农村里基本上是没有的,就是城里的孩子也为数不多。看来这个小女孩家里应该是有点背景的人。

    他将小女孩拉起来之后,伸手把她的眼泪抹去,领着她进入自己刚才睡的床边,“快点上床睡吧!”

    此时床上已经躺了两个小男孩,小女孩看了看床上的两个脏兮兮的泥孩子,对着关晓军摇了摇头,看样子是不想跟这两个男孩在一起睡。

    关晓军挠了挠头,“那咱去另一个屋?”

    他领着小女孩走到关宏达之前睡觉的屋子里,对小女孩道:“呐,你就在这个床行不行?”

    小女孩点了点头,在关晓军掀开被窝之后,她便爬上了床,在关晓军的帮助下脱掉了衣服,露出崭新的秋衣秋裤,随后扎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两只乌溜溜泪痕未干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关晓军,小手从被子下面悄悄伸出,握住了关晓军的手。

    关晓军此时已经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份,面前这个小女孩唤起了他的同情与怜悯之心,或许眼前这个小女孩此时还不能理解失去一个亲人的痛苦,但等到她长大后,她就会明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今天这场车祸,肯定会在给她打上一生的烙印,永远无法抹除!

    “乖啊,快点睡吧!”

    关晓军伸手将小女孩头上剩下一根小辫子上的皮筋摘下,帮小女孩掖了掖被角,“等你睡醒了,咱们再重新扎辫子好不好?”

    小女孩在床上使劲点了点头,但却一直不说话,在关晓军的注视下缓缓闭上了眼睛,但是小手一直抓着关晓军的手不放,似乎是溺水之人在抓着一根救命绳索一般。

    关晓军在床前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小女孩睡熟之后,他才轻轻挣脱小女孩的手掌,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屋子,缓缓的掩上了房门。

    院子里,一名披头散发的中年妇女边喝姜汤边骂人,“我日尼玛,开车的人瞎搞!骇死人!”

    关宏达皱了皱眉,“大妹子,先别抱怨了,能在这场大祸中活下一条命,你的运气都已经不错啦!那些死的人,连抱怨都没法抱怨!”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不再骂人,但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家老头脑袋都裂了!呜呜呜,骇死人!”

    关宏达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是好,现在用言语安慰,无论怎么劝说,那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有时间才能将悲伤与愤怒消磨,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关晓军走到关宏达身边,“爷爷,给这些小孩换身衣服吧,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有血,怪吓人的!”

    关宏达道:“现在怎么换啊,一会儿从村里人家里借几件衣裳吧,先凑合着穿,到时候国家来人,让国家来管!”

    他摸了摸关晓军的脑袋,笑眯眯道:“小军啊,附近出现车祸了,很多人都受伤了,因为要救人,咱们今天可能回不了家了,先在这里住几天好不好?”

    关晓军道:“嗯,好!”

    光宏达大笑,觉得自己这个孙子真给自己装面子,对火堆旁的一群人笑道:“这是我孙子,刚上一年级!”

    之前穿军装的老人道:“真是个好娃娃,来,爷这里有支钢笔,送你当礼物吧。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当对国家有用滴人!”

    他从自己上衣兜里抽出来一支钢笔递给关晓军,“这是额的战友送给额滴,今天额送给你!”

    关晓军微微愣住,转身看向关宏达。

    关宏达笑道:“收下吧!”

    旁边的人见军装老人送礼物给关晓军,也都纷纷从身上寻摸东西,看看有没有可以当礼物送人的,只是从车祸现场来的是如此匆忙,带出来的东西并没有多少,除了老军人送给关晓军一支笔外,也就只有一名中年人送给了关晓军一枚银质像章。

    其余的人感觉很不好意思,纷纷道:“礼物先欠着,等回到家,我们再给孩子邮寄点礼物来!”

    关宏达笑道:“意思意思就行了,不是俺家贪财,只是俺们老关家的规矩,帮人忙,必须得有谢礼。老祖宗说了,有一个故事,叫支路瘦牛,这个牛必须得瘦!”

    他说到这里,摸着脑袋一脸纳闷,“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为啥牛还必须得瘦才行?”

    旁边一名面色苍白,很是瘦弱的男子忽然笑道:“支路瘦牛?哦,是不是子路受牛啊?”

    关宏达拍腿道:“对,就是支路瘦牛啊!这个牛为啥瘦,我就不明白了!”

    子贡赎人,子路受牛,这两个典故是《论语》里面的两件事,说的是孔子的弟子子贡与子路对待事物的不同做法。

    子贡的做法有点像雷峰,做好事不留名,而子路却像是生意人,我出力帮你,你就得给我报酬。

    对于这两种做法,孔子是极为赞成子路的行为的,而对雷峰精神进行了批判,认为做好事不留名,不要报酬,完全违背了人的天性与趋利性,反而会形成很大的危害。

    关家老祖好像也是孔子的坚定支持者,因此在立下家规的时候,就特意把子贡受牛的事情传了下来,让自己的后代牢记“等价交换”原则,“不做滥好人”。

    不过这《论语》里面的东西,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连关云山都不懂这个典故,而关宏达目不识丁,就更不懂啥意思了,他就光记着这个词了。

    关晓军也是到了大学的时候,才知道自家的祖训原来是“子路受牛”,而不是“支路瘦牛”。

    其实这个典故,关自在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没人问他,他也就懒得给人解释,因为对于目不识丁的庄稼汉来说,解释也是白解释,他们根本就听不懂,让他们知道不能给人白出力就行了。

    所以关宏达今天就闹了这么一个笑话。

    但也就这名瘦弱的年轻人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眼前这些人也都不知道是啥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