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记者上门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你说要买小电磨打粉,咱先不说有没有电,孩子,你说那么多人要咱们的凉茶,这材料能跟得上吗?”

    关宏达最近搞了一个烟袋杆,也学起了关自在,开始抽起了旱烟袋,他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后,才吐了一根烟柱,对一脸雄心壮志的关云山说道:“你想要做大,做好,怎么做?”

    关宏达说到这里,伸手指向身边的几袋子药材,“就这点中药能做多少份凉茶粉?能够多少人煮着喝?”

    关云山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现在中药材批发市场还没有形成规模,都是零星的供应,一般的中药铺子买几十斤还好说,市场上基本上还能供应的上,如果想要多买,弄个几千斤的话,那可就难了。

    关云山这两天为了买凉茶所要用的药材,几乎掏空了云泽市的几个药材的供应点,现在即便是有钱也不好买。

    关宏达的提问顿时把关云山给问住了。

    现在不是有钱没有钱的问题,而是货源根本就供应不上,想要把凉茶卖多一点,但以如今的中药材市场的条件,从源头上就把关云山的想法给堵死了!

    或许在别的省份有大批药材,但是距离遥远,光是运输费用就占了很大的成本,根本就没法大批量购买,买了也不赚钱。

    “你看啊,咱们真要以后买了机器设备,这些人怎么办?”

    关宏达指向前院,“有了机器的话,这些人难道我们就不用他们了?大家乡里乡亲的,能扶持一把就扶持一下。现在大家都穷,咱们有点钱了,就不能忘了父老乡亲,咱们也得让他们挣点养家糊口的钱!”

    关云山有点不乐意,“这些人对咱们窑厂都干了啥,您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还老想着帮他们?太爷都说了,咱不能太仁义!”

    关宏达瞪眼道:“这是仁义吗?这是为了咱们自己家里安宁点!有钱就有仇人,有钱就有人眼红!你要是给他们点活干着,他们心里有点牵挂,害怕得罪咱们,反倒会老实一点,如果他们没活干,那才会起歹心呢!”

    他叹了口气,“咱们云泽市自古多响马,被官府称为杀不完的韭菜地,这狠人是出了一茬又一茬,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人看咱们不顺眼,对家里人做出什么狠事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啊!咱们得一切都小心,多交朋友,就是酒肉朋友也得有,说不定能起什么用呢。不过,首先咱们自己也得硬气,不然交的朋友也未必管用!”

    云泽这个地方,民风彪悍,杀人放火的事情屡出不绝,自古就是乱地。

    远的不说,就说在清朝的时候,这块地方就出现过不少强盗土匪,杀官打劫,目无王法,后来太平天国长毛子乱世,这里也跟着太平军跟清政府厮杀,义和团的时候,这里的人又加入义和团扛起刀枪出门作战,亡命徒数不胜数,后来一位满族的清朝大员治理云泽,剿匪剿了十多年,每天都在云泽城门悬挂土匪的尸体,可是大小匪类总是杀不干净。

    最后这位满清皇族子弟慨然叹曰:“云泽之地,贼匪横行,东方方灭,西方又起,譬如韭菜地,割完复长,实乃天生土匪窝也!”

    生在这个地方,关宏达对老家人的人性极为了解,不敢轻易得罪人,亡命徒谁都害怕,关宏达也不例外,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广交朋友,就为了震慑宵小。

    现在他人脉广,威望大,十里八乡没人敢得罪他,就是这个原因。

    见关云山未曾学会走,就要想着跑,关宏达决定给这个急躁的儿子上一课,顺便传授一点自己的人生经验与一些想法。

    关云山听到关宏达这么说了之后,才感到有点担心,拧着脖子红着脸道:“谁敢打咱家人的主意,我……我弄死他们!”

    “胡说八道!”

    关宏达瞪了关云山一眼,“你能弄死谁?你有啥本事弄死人家?孩子啊,咱们现在做事情,要一步一步的往下走,不要搞这么大,也不要稀罕啥名声,踏踏实实的往前走,那比什么都好!”

    “咱们呐,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少干饭,谁家的娃娃也不是生下来就是大小伙子!做事情先不要着急做大,咱们一步步来!”

    他语重心长道:“这次是赶上流感了,咱们这凉茶才能被人抢着要,要是流感过去了,买的人还会这么多吗?如果只能红火这几天,你干嘛这么激动?”

    关云山一颗心渐渐凉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这附近几个学校订的单子,还有市区几个单位的单子,咱们先推掉,还是继续做?”

    关宏达道:“能做多少是多少,告诉他们,咱们药材有限,人力也不足,做不了这么多的单子。而且真想要咱们的东西,那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都不能打白条,亲戚朋友也不成!我们不欠别人的,别人也不能欠我们的!”

    关云山道:“好,我听您的!”

    这个年代,做生意赊账那是长有的事情,特别是老朋友老交情的人,手头不宽裕,经常都是先赊后还。

    关宏达提出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很容易得罪人,如果是一般人听到关宏达这个银货两讫的建议,一般都会劝阻一番,担心得罪人不好收场。

    但是关云山不同,他性子直爽,脾气火爆,什么都不怕,得罪人的事情他最擅长,因此对关宏达提出的交易方法虽然有点疑虑,但只是疑虑而不是担心害怕,他关云山还真没有怕过上什么。

    父子两个正在聊天的时候,前面院子里有妇女高声喊道:“宏达叔,云山,有人来找你们!”

    关宏达父子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向前院走去。

    走到大门前,就看到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了门口,一名身穿休闲装的青年人正站在门洞处好奇的向里面观望,在他身边还站在一名青年女孩。

    见到关云山父子走了过来,为首的青年人轻快的前行几步,笑道:“是关宏达老爷子吧?这位一定是关云山大哥吧?”

    他不待关宏达父子询问,便自己介绍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石建国,是咱们云泽市电台的记者,我们听说您有一个祖传的治疗流感的凉茶方子,治好了很多人的感冒,我们呐,想采访一下您,您看您方便吗?”

    关宏达根本就不知道啥是记者,好奇道:“采访?采啥访?小同志,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点?听不懂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