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乡下艺人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帝庙村,之所以叫关帝庙村,就是因为村子里有一座武圣人关云长的庙宇。

    这座庙是关晓军祖上那位做过左都御史的老祖修建的,他们老关家自认是关羽后人,发达之后,自然要为老祖重修金身。

    这座庙修的很阔气,前后三进,内有苍松古柏,还有雕花石碑,前院的崇宁殿里,供奉的就是武圣帝君,后面的院落本来还有什么春秋楼,刀剑楼什么的,但革命以后,全都给毁坏的不成样子。

    关平周仓两个塑像也成了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雕像,周仓扶的老关刀早就不翼而飞,关平手中托的印章也没了踪影,这两个塑像现在被扔在了前殿的一个角落里,落满了灰尘。

    将后院的几个圣象打烂挪走后,空余的房间就成了村里学生的教室,关帝庙小学就建在了这么一座古庙中。

    “a——”

    在一年级的教室里,一名身形微胖,头发稀疏的中年妇女手拿着一根小棍,指着黑漆漆粗糙的黑板上的几个字母,正在教学生们读拼音。

    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坐着二十多个脏兮兮的孩子,破破烂烂的桌子上很寒酸的摆着铅笔、粗糙的本子与黄白色的橡皮。

    “a——”

    这些孩子跟着老师大声学习,有的孩子觉得非常有趣,扯着喉咙使劲喊,整个学校差不多都能听得到。

    台上的中年妇女继续往下念:“o——”

    孩子们继续学:“o——”

    “e——”

    “e——”

    最基本的拼音字母就是在一年级里,被老师这么灌注进学生的大脑中的。

    关晓军无精打采的坐在教室里,随着教室里的孩子一起跟着老师念,心里觉得极为荒诞可笑。

    让一个有着四十来年生命阅历的成人灵魂,来重新学习这最基本的拼音字母,而且这都开学一周了,才学了九个字母,要是按照这个速度学下去,这什么时候是一站啊?

    关晓军感到很焦虑。

    教室里教学的这位胖胖的妇女,是关晓军的堂姑奶奶关宏叶,她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妇女,脸皮厚,嘴碎,喜欢看书看报纸,可偏偏没有文化。

    很多报纸上的字她都不认的,于是就找人问,整个关帝庙小学的三四个老师,都喜欢看她的笑话,有时候故意说自己不认识,然后关宏叶就开始逐个问,直到问明白为止,然后下一次再遇到同一个字,多半还会不认得,于是再接着问。

    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成了学校老师里最重要的谈资。

    有人就问了,她一个小学教师还能没文化?

    事实上,关宏叶还真没有文化。

    她为人鲁钝,在扫盲班里学习的时候,也没学过多少东西,也就是勉强能识字的地步。

    但村里本来识字的人就少,关云山倒是高中毕业,但他是要“干大事”的人,对小学教师这个职位根本就看不上眼,况且这还是代课老师,不是“公办教师”,这就更看不上了。

    因此村里人找来找去,瘸子里面拔将军,就找到关宏叶了,于是勉强识字的关宏叶就这么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

    如今代课老师的工资虽然不高,但也比没有工作的老百姓要强。

    再说关宏叶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她在家能干什么?

    当老师每个月都有工资,几十块钱已经足够一家老少的吃喝了,在这个时代,其实这已经是非常好的一份工作了。

    关宏叶对孩子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她从不打人,也不骂人,堪称整个学校里最为慈祥的老师。

    作业做不完,她也不会骂你,但是会唠叨你,今天说你,明天说你,说的人脑袋都疼,连上一年级的小孩子都受不了,于是便乖乖的按时交作业。

    教了几个拼音字母之后,关宏叶让孩子们自己诵读,她走出了教室,片刻后,脑袋从门外探出来,“先别读啦,村里有玩把戏的来啦,都去看看去吧!”

    孩子们一听有卖艺的,顿时合上课本,跟着关宏叶向校外跑去看热闹。

    一个老师,不好好的教学,在上课时间竟然领着学生去看玩杂耍的,这在几十年后,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但这种事情却是确确实实的发生过,但也就关宏叶能做的出来。

    关晓军一脸的好笑,合上手里的本子,也随着同学一起向村里走去。

    走出学校后,就能听到铜锣声从街心隐隐约约传来,顺着大街向前走,就看到村里一群人聚拢在一起,站在街边看热闹。

    这个时候,每到农闲时节,乡下就会有一些乡下艺人走街串巷的为乡民表演节目,挣点糊口钱,当然,其中也有骗子。

    有说快书的,唱大鼓的,唱坠子书的,玩猴的,小鸟叨牌算卦的,卖虫药的,踩高跷的,变魔术的,还有打把势卖艺,胸口碎大石,玩金枪锁喉的。

    这些人为乡下人贫瘠的精神生活,带来了很大的乐趣。

    每当这个时候,就是整个村子里小孩子最为高兴的时候,孩子最喜欢看新鲜,这些玩杂耍的,一年到不了村子里几次,看着都新鲜。

    这些乡下艺人,在这个年代,表演半夜节目,也挣不到几个钱,村民都舍不得给钱,一般都是从家里舀两碗粮食给他们,有的给玉米,有的给小麦,不一而足。

    而这些卖艺的,也都随身带着布袋,你给什么他们要什么,也不强求,但一个村子走过来,差不多也挣了好袋粮食,算是不少了。

    此时街面上正有一辆马车在沿街奔走,车上装着几个箱子,箱子上站着一个孩子,孩子正拿着小锤子狠命的敲着铜锣,铜锣声咣咣作响,顺着关帝庙村的东西大街一溜敲,来来回回敲了几遍,最后停在了关帝庙小学门口前的小广场上。

    关晓军看了几眼,知道这是表演武术杂技的艺人,此时敲锣开道,是为了聚拢更多的观众,真要是表演节目,就要到了晚上了。

    因为只有到了晚上,村民才有闲暇时间看他们表演,而且晚上灯火昏暗,也利于他们玩一些手法上的猫腻。

    关晓军不再多看,回家后,直接去找关自在。

    他这段时间跟随关自在学武学种花,被关自在催的很紧,对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好像是要看看关晓军的潜力有多大一般。

    到了关自在院子里,老头正在修剪花枝,见到关晓军回来,笑道:“好小子,今天逃课了?怎么来这么早?”

    关晓军笑嘻嘻道:“村里这不是有打把势卖艺的吗,宏叶姑奶奶的直接让我们下课看热闹呢。”

    关自在笑骂道:“宏叶这孩子瞎胡闹,打把势卖艺有什么好看的?这些乡下卖艺的人可能会有点功夫,但真正的高人基本上不会有,而且你要注意,看看他们有没有带孩子,如果带孩子的话,十有八九是买来的孩子。”

    他说到这里,想了想,对关晓军道:“如果他们真带有孩子的话,你给你爷爷宏达说一下,就说我说的,让他多注意,实在不行盘问一下,最好提前给派出所说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