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儿

作者:磨刀堂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云山是一名老高中生,在整个关帝庙村里都是出名的文化人。

    他个头极其高大,身高将近一米九零,生的浓眉大眼,是一个红脸汉子,他这个红脸汉子并不是形容词,乃是真正的字面意思上的红色脸庞,真的如同关二爷一般,天天就跟喝了酒似的。

    关云山有学问,有能力,但是脾气很差,性格耿直,为人最讲义气,是真的能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他的同学,在后来混的都不错,不是县长就是局长,有的还是成了本地的市长,最差的也成了市立医院化验科的主任。

    按说,以关云山的人脉以及能力以及家境,只要他好好混,日子肯定过的不会差。

    但就因为他的暴躁脾气,动不动就打人,搞的很多人都不跟他来往了,往往他帮别人把事情做了,非但没有落到好,反而落了别人一肚子埋怨。

    他为人又十分清高,同学聚会什么的,他从来不去参加,慢慢的关系越来越淡,渐渐的就很少来往了,只有几个关系非常不错的人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来看望关晓军的爷爷奶奶,等到爷爷奶奶去世之后,这些人也渐渐的不再过来,所谓门前冷落车马稀,说的就是老关家以后的状况。

    关晓军有的时候回顾父亲关云山的经历时,每次都忍不住感到可惜,明明前方就是铺好的阳关大道,可他偏偏往旁边的崎岖小路上狂奔,前面明明是个坑,可他偏偏往里跳,每次在他足以改变人生的道路上,他每次选择的都是最为错误的一条。

    关家本来是村里的大户,在八十年代初期便有了五菱拖拉机,而且还掌握了十里八乡最大的一家砖窑厂,在当时的年代,每个月的收入便已经达到了好几千,放眼整个光明县,比他们家富裕的都不太多。

    但不知道关云山怎么搞的,在关军的记忆中,每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发生变化,渐渐的,自家院子里的五菱拖拉机没了,换成了小型拖拉机,后来小型拖拉机也没了,重新换回了驴车,以前的窑厂也换了主人,自家承包的三百亩地也转手给了别人,到了关晓军上初中的时候,连两百块的学费,家里都已经拿不出来了,还是买了几百斤小麦,才凑齐的。

    现在的关云山上身小背心,下身墨绿色的军人裤子,脚下一双大大的解放鞋,这身装束在几十年后看着土得掉渣,可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却已经算的上是不错的衣服了。

    看着关云山手中的芝麻官不倒翁,关晓军脑子里轰的一声,已经知道了今天是哪一年。

    这是一九八四年!

    就在这一年,关云山扛着两万块钱跑到了魔都,买了一辆五菱拖拉机,然后一路开到家里,而这个芝麻官不倒翁,就是他从魔都买来的玩具。

    这个一身戏服,挺着圆圆肚子,头戴乌纱帽的不倒翁,一直陪伴了关晓军十多年,期间这个不倒翁的鼻子耳朵都被他咬过,戴着乌纱帽的脑袋更是被他摘下来好多次,乌纱帽上的纱翅也早就不翼而飞,但却一直能用,直到关晓军上初中之后,才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如今应该是关云山最为风光的一段岁月,此时放眼全村,全村一个有小型拖拉机的人家都没有,而他们家就已经有了大五菱。

    这辆车买来之后,关云山便开始为自家的窑厂拉砖,或者去两百里外的宁城拉沙子,一天最少也有六十块的赚头,这在当时,已经极高的收入了。

    在关晓军看着芝麻官不倒翁微微愣神的时候,旁边的关阳已经伸手将不倒翁从关云山手中接了过来,“爸爸,这是啥啊?”

    关云山摸了摸关阳的小脑袋,笑眯眯道:“这是不倒翁!”

    他又从车厢里拿出来一个橘黄色的望远镜,“阳阳,你说这是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望远镜!”

    关阳兴高采烈道:“地雷战里就有这个!”

    她说的是电影《地雷战》

    此时的关晓军已经完全回过神来,伸手接过望远镜,抬头看着年轻气盛,一脸意气风发的老爸,心中实在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现在的关云山也就二十九岁,面容整洁,留着粗而黑的头发,偶尔有几根淡黄色的胡子漏掉没刮,从下巴颏旁若无人的长了出来。

    如今的关云山,张扬、自信、目空一切,谁都不放在眼里,有着一股子同时代人所没有的锐气与闯劲,很难想象在多年之后,他会成为一名被现实打击的体无完肤,只知道抽烟喝酒脾气古怪的老酗酒老人。

    关阳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院子的五菱拖拉机,“爸爸,这是谁家的拖拉机啊?”

    关云山哈哈笑道:“这是咱们的车子,以后爸爸开车都带着你好不好?”

    关阳晃动着手中的不倒翁,问道:“以后去姥姥家,就不用坐驴车了?”

    关云山道:“不用了,咱们以后开车去!”

    此时关晓军的母亲卢新娥从厨房里走了过来,“阳阳、小军,吃饭了!”

    卢新娥此时二十八岁,一身的确良的蓝白色衬衣,因为厨房天热的原因,红扑扑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她手中正端着一盆猪食,快步向院子里一角的猪圈走去。

    现在的农村家里基本上都喂着家猪,而且这些家猪都是中国本土的黑猪,一直到十多年以后,农村里的黑猪才被白猪所取代,但取代没有多久,养猪的人家也渐渐少了起来,规模化养殖兴起。

    就在卢新娥喂猪的时候,关晓军的爷爷关宏达扛着躺椅从屋里走了出来,奶奶王欣凤也搬着板凳走了过来。

    关晓军的爷爷是一个非常精干的干瘦老头,老爷子大字不识一个,但如今却是关帝庙村的村支书,他为人精明,在十里八乡都是吃得开的人物,方圆百里之内人,几乎就没有不知道他的人,非常的有威望。关家如今之所以有窑厂,买得起五菱拖拉机,这都是关宏达置办出来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关云山只是继承家业的小小二世祖而已

    关晓军家境败落,也是在关宏达去世后才发生的事情,如果关宏达没有去世的话,关晓军有一百二十个把握,自己家里绝不会沦落成以后的困窘情形。

    与爷爷关宏达相比,父亲关云山虽然有文化,但做事做人的本领可就差多了,无论什么时候,会做人才能够出人头地,不会做人的话,有学问也不成。

    与关宏达的干瘦不同,王欣凤却是个头极为高大,身高一米七五还要多,她这个头在她这个年纪的老太太中,附近几个村子里没有比的。

    爹高高一个,娘高高一窝。也就是因为王欣凤的高个头,关晓军的父亲关云山以及他的五个姑姑都长得极为高大。

    一家人都坐在枣树下的红方桌上时,卢新娥已经喂完了猪,从厨房里将饭菜端了上来。

    或许是关云山刚买了新车回家的缘故,今天的饭菜极为丰富,有鸡有鱼,桌子上还摆了一瓶老白干。

    现在是麦忙时节,一家人劳累了一天,都饿的狠了,在关宏达敲了敲桌子后,一家人都开始吃起饭来。

    “哎吆,大叔,云山,你门都吃着呢!”

    一家人吃的正香的时候,院子里来了一个人,此人五短身材,酱油色的脸蛋,粗手大脚,长的极为敦实,就是一只脚略略有点跛,走路一摇一晃。

    关宏达见此人进院子,眉头微微一皱,“云岗啊?有什么事吗?”

    这个五短身材的跛子是关云山远房的堂哥,名叫关云岗,如今三十大多了还没有找到老婆,为人有点好色,整天游手好闲,是一个人人嫌烦的货色。

    这个人穷的只剩下家里两间土坯房,连一只狗都养不活,后来别人给他说媒的时候,女方要求他盖新房,此人盖不起房子,便央求关云山出手帮忙。

    关云山为人慷慨重义,见他可怜,便从自家窑厂拉出五万块砖赊给了他,然后又借钱给他盖房子娶媳妇。

    谁知道此人翻脸不认人,房子盖了,媳妇也娶了,欠关云山的钱竟然不还了!

    当时关云山借他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立借条,空口无凭的情况下几千块钱就被他给赖掉了。

    后来关家衰败的时候,此人一直觊觎关家的宅基地,对关家没少做过落井下石的事情,关云山有一次被拘留,就是因为此人的原因。

    如果要在关帝庙村找一个关晓军最为讨厌的人来,那就非此人莫属。

    此时关云岗穿着一身汗津津的黄白色的背心,下面大裤衩子,穿着一双自己编的草鞋,人还未到,汗臭味已经扑面而至。

    见关宏达询问,他笑嘻嘻道:“也没啥事儿,我这不是从你们家门口路过么,闻到香味我就过来了!”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饭桌上的鸡鸭鱼,口中不住吞咽口水,明知故问道:“叔,您这是吃的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