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楠木加再来闹事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对对对,奈奈是初初的好朋友,奈奈最棒了。”敬和初坐在那里笑着,然后起身就往里面走进去了。

    “初初你要去哪里啊?”正在哪里低头玩着的奈奈察觉到了敬和初离开,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着敬和初。

    敬和初立马就绽放了一个笑容转身看着奈奈,指了一下旁边的小门说道:“初初要去准备去看奈奈妈妈的飞船啊,奈奈要和初初一起准备东西吗?”

    坐在地下的奈奈立马摇摇头,继续握着手里的玩具。“不了,奈奈已经给妈妈准备了礼物了,我相信妈妈一定会很喜欢的。”

    “那好吧,我先去准备咯。”敬和初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

    “主子。”敬和初迎面就走来了一个穿着黑衣黑帽子的人,看到了敬和初之后就很尊敬的停下来弯腰低头致敬。

    “嗯。”敬和初在那一瞬间就将自己脸色的笑容收了起来,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安排星际飞船,前往机械星。”敬和初在看到另外一个走过来的人,就立马用严峻的模样说了这句话。

    “是的,我主。”另外一个穿着黑袍的人弯腰致敬,就小碎步的往后退了下去。

    敬和初站在庭院这种,看着那些人因为他的命令而忙碌起来,就站在那里脸上挂则一种诡异的笑容。

    话说泰太这边,她们三个人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回去了学校之后,赵一宝就去问了文教授。文教授就说斯念是提前参加了毕业实践课程去了,说赵一宝和特丽纶以后也会有的,不用那么着急,先享受一下校园生活。

    特丽纶和赵一宝两个人就站在哪里尴尬的笑着,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了十分颓废的楠木加。

    “特特,我.......”楠木加看到了特丽纶之后,就十分欣喜的往前走了一步,靠近着特丽纶。

    特丽纶就立马拉着赵一宝闪开了,嫌弃的看着楠木加,捏着鼻子一脸厌恶立刻打断了楠木加的话。“你几天没洗澡了!臭死了!”

    楠木加听到特丽纶这么说,就开心的继续往前走了一步。“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特特,既然我们还相爱,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呢!”

    赵一宝距离那个楠木加比较近,一阵阵奇奇怪怪的味道只熏着她的整个鼻腔,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给臭死了。“你走开走开,臭死了臭死了,谁会喜欢你啊!”

    “你就别自作多情了!你还是去找你的老女人吧,我这么一个人实在是无福消受啊。”特丽纶捏着自己的鼻子依然能够感受得到那股奇怪的味道,整个胃部都在翻滚着。

    “不,不是这样的特特,你听我说!”楠木加见特丽纶一直再往后移动,似乎要有逃跑的迹象,就赶紧跑了过去。

    “啊!”特丽纶感觉自己要疯掉了,那一股味道是越来越浓重了,尤其是楠木加跑过来的时候还带着一阵风,简直是要老命了的节奏了。

    楠木加以为特丽纶怎么了,听到她的尖叫声之后就傻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你怎么了特特,你的脸色好难看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特丽纶趁机就拉着赵一宝往文教授的办公室里面跑进去,文教授正想起身看看门口发生什么事情呢,然后就看见刚刚说着话的特丽纶几个人又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文教授莫名其妙的看着特丽纶几个人好像给人追的喘不上气来的样子,就想着这一出一进也没花多少工夫,怎么就这么累了。现在年轻人的体质啊,还真的是很差呢。

    “楠木加貌似想袭击我们,现在他看起来好可怕啊,我们都给他吓到了。”特丽纶的双眼立马就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中积聚了起来。一眨眼,大大颗晶莹剔透的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了。

    站在一旁的赵一宝看得整个人都傻住了,她没想到特丽纶竟然还有这个能力。说哭就哭,还哭得那么逼真的样子,连她在站在哪里都看得傻眼了。

    文教授到现在都是个单身汉子,至今未婚。从小到大都不曾怎么哄过女孩子,家里面除了母亲和奶奶是女性以外,其他的兄弟都是男性,就没有姐姐妹妹了。教书那么多年,也没有见过一个女学生会在他的面前哭得这么惨的。文教授看到了特丽纶哭得那么惨的样子,就有些手足无措了。“内个,你慢慢说话,不要哭鼻子啊。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的,你可以告诉教授我,也可以告诉保安队的人,实在不行告知教务处的老师,来惩罚楠木加也是可以的,你不用这样子的。”文教授说着就拿起了一抽纸巾给靠他比较近的赵一宝,让她递给特丽纶擦眼泪。

    特丽纶看着文教授将纸巾拿给了赵一宝,就趁机掐了掐赵一宝的手掌,然后转身就抱着她,在她耳旁小小声地说道:“哭。”

    赵一宝接过纸巾,就感觉另外一只手有些刺痛的感觉。然后就眼神一恍惚,就感觉到了特丽纶将自己抱住了。听到了特丽纶的话,赵一宝勉强挤出几滴鳄鱼泪。“对啊,教授。我们可惨啊。楠木加现在浑身上下恶臭,还不断地想要将特丽纶拉走,可怕死了。”

    文教授看见旁边本来不哭的赵一宝现在也跟着一起哭了起来,就懵住了。他连忙又拿出了一抽的纸巾递给赵一宝之后,就打电话通知保安处的人过来查看情况了。

    在门外的楠木加看见特丽纶进去了以后,就站在那里犹如大牛喘气一样。站在那里一会儿之后,就冲到了文教授办公室的门口,用力的拍了起来。“特丽纶,你出来!特丽纶你给我出来!出来出来!”

    文教授和赵一宝几个人站在办公室里面,冷不丁的给楠木加这个拍门的行为给吓到了。

    “锁门,赶紧锁上门。”赵一宝想起她们只是跑进门来,并没有将这个门反锁的,所以就赶紧跑了过去,想要将大门给锁上。

    特丽纶听到了以后,脸色也白了起来了。

    她们两个人就跑到了门口,手刚刚拉上了把手的时候,就看见门缝缝给打开了。

    “特丽纶,你怎么可以躲开我!”楠木加瞬间就拉开了那扇大门,但是因为给赵一宝和特丽纶拉住了以后,就只剩下一条大约有十厘米长的门缝了。楠木加透过大门口的门缝,一手拉开门板一手往里面伸了进去。

    “啊!”给碰到的特丽纶立马就松开了手,就只剩下赵一宝一个人死死的拉着。

    就这么松了一下,然后就拉开了更大的缝缝了。

    站在一旁的文教授在看到楠木加那个样子的时候给吓了一跳,见他快要闯进来了,就立马跑过来。“楠木加你是怎么回事!班长做没了,现在又来骚扰女同学,楠木加同学你是要干嘛啊!”

    楠木加对文教授的话仿佛是当做没有听到的一样,继续脸上保持着癫狂的笑声。“特丽纶,你出来,你出来啊。”

    “你神经病啊!”赵一宝的力气拽不过楠木加,听到他这样骂,手都已经拉脱力,她就直接松手了。

    文教授见赵一宝松手了他也跟着松手了。

    楠木加用力得抓着门,和赵一宝她们互相抵抗着力量。而现在她们松手了以后,就只有楠木加一个人在用力。很顺其自然的,楠木加就弹到了另外的墙壁上了。

    很快赶到了的保安立马就控制住了楠木加,然后就将他带到了教务处那里。

    赵一宝放手了以后没想到文教授也会跟着放手的,看到楠木加弹到了那边,赵一宝就站在那里懵住了。

    特丽纶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么戏剧化的一面,所以就傻在哪里了。

    文教授带着特丽纶和赵一宝一起去了教务处那边,看着几近癫狂的楠木加,文教授就让特丽纶她们两个沿着边边走,尽量不要给挣扎中的楠木加给抓到。

    教务处副处长紧忙的赶过来处理这件事情,让他感到很头大的事情。

    泰太在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一下课了就赶紧马上赶到了教务处哪里。

    赵一宝和特丽纶看到了泰太来了以后,就赶紧和她抱在一起,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了泰太。

    楠木加在挣扎了好久之后,就给医疗室的医生打了一针镇定针之后,就昏睡过去了。

    教务处那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特丽纶的家长和楠木加的家长,等着那些家长来了以后,就坐在会议室里面商量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了。

    特丽纶感觉到还好,就是有些厌烦。真的感觉很奇怪啊!明明就是伤害别人的人,为什么要弄得好像是被害者去伤害别人了一样呢!

    “我们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都一个下午都在教务处这里了,也该出去走走了。”赵一宝和特丽纶她们说道,就带着她们一起出去了。

    “走吧走吧。”泰太在这个气氛沉闷的地方呆久了以后都觉得身心不舒服,就赶紧兜着的袋子一起离开了。

    特丽纶没有说话,就默默的跟着赵一宝和泰太一起离开了。

    范亦然正在公司里面和经纪人商量着下一部电影的事情,一边商讨着一边和泰太说着话,就无意中知道了特丽纶的事情。

    “哟,今天过来了。”尤俊生带着人一起进来,没想到这个会议室里面竟然坐了有人。当他看到了是范亦然的时候,就和他很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嗯,今天过来了。”范亦然看到尤俊生进来了,就想起刚才泰太和自己所说的事情,就坐在那里思量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尤俊生有关于特丽纶的事情呢。

    “你们有没有这么快商量完事情呢?我们刚好要用这个会议室。”尤俊生见他们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就问了一下。

    范亦然听到尤俊生这么说,忽然嘴角边就扬起了一个笑容。“哎,我的事情倒是说完了,只是你可能没法开会了。”

    尤俊生听到范亦然忽然这么说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他就走过去好奇的问道:“什么事情?”

    经纪人知道范亦然除了演戏和广告那些以外,就没有怎么和圈内的人有任何的联系。而现在竟然和当红的副导演那么熟悉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奇怪呢。不过现在的范亦然就好了,是纵云星首富的乘龙快婿,就算是不接剧本的话也没有什么关系的。

    范亦然和经纪人笑了笑,经纪人立马就懂得了他的意思,就起身离开了。

    而跟着尤俊生一起进来的几个人发现暂时没有那么快开会,就站在门口聊起了天。

    “你说话啊,不要那样笑。”尤俊生觉得此时的范亦然笑得格外的渗人,就坐在他旁边推了推范亦然。

    范亦然就得意的将自己的光脑打开来,将泰太给自己发的信息打开给了尤俊生看。

    尤俊生将那些信息一一看完了以后,就立马转身跑走了。

    范亦然起身跟着尤俊生一起出去了,他在停车场哪里看着尤俊生快速的启动了悬浮车立马离开了。他也开车跟了上去,加快车速跟上尤俊生。

    两人开车很快就赶到了学校哪里,门口守着的保安一眼就认出了范亦然。在和学校里面的老师确认了一下,就将他们两个人放进去了。

    范亦然直接就问泰太她们现在在哪里,知道了目前她们在教学楼下面的石坛那里的时候,就赶紧走了过去。

    因为范亦然和尤俊生两个人进来学校的时候并没有带口罩那些盖住脸的东西,所以就引起了学校很多人的注目。尤其是表演系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范亦然和尤俊生。

    范亦然和泰太的恋情早早地就在星网上曝光出来了,所以大家对他来到这里虽然是感觉很震撼,但是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尤俊生的话,他来学校做什么?这是很多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尤俊生导演,我叫做陈子华,我是表演系的学生。”

    “尤俊生导演,我是表演系的优秀学生,我叫.....”

    表演系的人个个都在朝着尤俊生挤了过去,人人都开始了自我介绍。

    尤俊生现在开始觉得有些头痛了,明明就是来找个人而已,现在弄得满街满巷的来找他介绍。

    保安巡逻过来看到了以后,就赶紧给尤俊生疏散了通道。

    范亦然见此,就赶紧带着尤俊生迅速离开了。

    这两个人就像是逃命了一样乱窜,本来国府大学就是很大的,路线也十分的复杂。不是经常在学校里面行走的人的话,是真的会很容易迷路的。

    泰太和范亦然说完了以后才想起来学校的教学楼很不好找,尤其是他们的身份那么特殊肯定会给堵住的。泰太想到这个,就赶紧拉着特丽纶和赵一宝赶紧去找人了。

    “干嘛去啊?”特丽纶见泰太跑得那么着急的样子,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范亦然来找我了,我们学校就跟个迷宫一样的,我们都走了一个学期才熟悉路线的,他们第一次来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哪里啊。”泰太拉着她们两个跑着,一不留神就说了出来。

    “他们?”赵一宝觉得有些奇怪,就重复了一下泰太的话。

    特丽纶也觉得有些奇怪,所以同样好奇的看着泰太。

    “哎呀,你们好烦啊。”泰太瞬间就懵了,想起来尤俊生似乎没有和特丽纶说过自己要来的事情,所以就赶紧随意的说了一句。

    这一头,范亦然带这样尤俊生胡乱的跑着。

    而泰太这一边就带着她们跑着,在一个转角处的时候就听到了脚步声。

    可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止步了,泰太就看到了那人的衣服,却还未来得及看清楚面孔。

    范亦然一转角,就感觉到了胸口有什么东西直接就撞上来了。他疼得闷哼了一声,低着头就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

    尤俊生给范亦然带得有些刹不住了,前脚绊住了后脚,然后就直接直挺挺的摔下去了。

    赵一宝和特丽纶两个人险些就站不住了,但是还是很努力的稳住身体,没有像泰太一样的栽了下去。等着赵一宝她们两个稳住了以后,就看到了范亦然的俊脸疼得都皱了起来。虽然是因为疼痛的五官都扭曲了一起来,但是人长得好看,做什么都很好看。

    “哦,好痛哦。”泰太扶着一阵阵发麻的脑袋,感觉哪里都很痛的样子。

    “你没事吧?”范亦然虽然现在是很不舒服,但是听到了那个声音之后,就立马辨别出来是谁的声音,就伸手出去揉揉泰太的脑袋。

    “还好,有点晕。”泰太一抬头,就整个人发晕。就抬头抬了那么一下,然后就眼前发黑整个人发软晕了过去了。

    “诶诶诶,怎么了?”范亦然连忙抱起了泰太,看着四通八达的路却一时犯难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怎么去医院啊?”范亦然看到这样的路就很想怼一下那个设计学校路径的人,那里有人设计学校里面的路是这个样子的,弄得就像是个迷宫一样,进来都很难进来,出去都很难出去。

    “这边这边。”特丽纶反应过来了以后,就赶紧带着范亦然往医疗室哪里过去。

    赵一宝也跟着在一旁看着泰太,就看到她眼睛都闭起来了,素颜的脸和唇色是格外的苍白。这样赵一宝看的有些吓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尤俊生躺在地面上,全身上下都沾了一些些草碎。见范亦然抱着泰太离开了,特丽纶也在前面带着路,尤俊生就赶紧爬了起来,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特丽纶赶紧带着范亦然她们去了医疗室哪里,将泰太送进去检查情况了。

    等她们将人送进去了以后,就坐在门外的椅子上休息。

    坐下来的特丽纶和赵一宝到现在都感觉懵懵的,完全不知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累死我了。”赵一宝跟着她们一直绕路,冷不丁的跑了那久,感觉整个人都快要残废了。

    “哦,你吓死我了。你是怎么回事啊?”特丽纶刚坐下休息,就看到了全身上下有着零零碎碎的草碎的尤俊生。

    “呀,我跟着范亦然来的。听说你出了点事情,所以就想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尤俊生感觉自己就是在草堆上滚了一圈的样子,全身酸痛有难受。

    特丽纶因为之前和尤俊生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对他并没有太好的脸色。可是现在看到他这么可怜的样子,就忍不住有些心软了。“过来。”

    尤俊生看到特丽纶朝着他张开的双手,顿时就开心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大型犬一样,屁颠屁颠的就跑过去,蹲在了特丽纶的前面。

    赵一宝在一旁是看傻眼了,她没想到在片场那里骂人骂得那么狠的尤俊生副导演竟然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而且刚才看他那一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有可能以为他是一个狗呢。特丽纶叫他就这么开心的跑过去蹲在那里,就差一个尾巴就可以摇起来了。

    “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一身都是草碎啊,疼不疼啊?”特丽纶伸出手将尤俊生身上的草碎一点点的摘下来,然后拍拍他身上的灰尘。

    “疼,可疼了。我没想到我竟然会摔倒在草地上。现在全身上下都很疼,一点一点的疼。”尤俊生立马扁嘴,就差当场哭出来了。

    “哦哦,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特丽纶连忙腾出手来拍拍尤俊生的脸,说话十分温柔的哄着他。

    就坐在特丽纶隔壁的赵一宝瞬间就好像是给电了一样,全身的鸡皮疙瘩的冒了起来,坐在那里看着尤俊生和特丽纶两个人在哪里你侬我侬的。

    “哦,这里也疼。”尤俊生指着他的手臂,用着哭音和特丽纶说着。

    “哦,那我小力点,小力点。”特丽纶看到尤俊生这个样子,就放小了力度,还吹了吹他那个疼痛的位置。

    “可是我感觉这里隐隐作痛呢,怎么办?”尤俊生又指着自己的脸颊,感觉火辣辣的疼。

    “哦,这里擦伤了。怎么办呢,这么好看的一张脸,竟然受伤了。”特丽纶看着尤俊生的脸上有多处的细微擦伤,就凑过去轻轻的吹着。

    尤俊生闭上眼睛舒服的享受着特丽纶的安抚,嘴角上的笑容是怎么遮挡都遮挡不住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