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再次产检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姜南看到斯念的脸色不对劲,就立马低声哀求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这个学校里面所有的领导我都认识,因为我有些任务是保护型的任务,而他们都认识我所保护的那个人,所以才会认识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会说这个学校有你的股份呢。”我听了以后就放松了不少,很无所谓的看着他们。

    姜南听了斯念的话,就有些哭笑不得了。“你想太多了。”

    “你说什么?”我见他那一副表情,就立马反问的。

    “没什么,没什么。”姜南立马坐好,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够了,你们。现在你们犯错了还坐在这里谈情说爱的,到现在都不知道悔改。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学校带来多大的麻烦!”坐在主席位旁边的一个人就立马大声呵斥道,指责斯念和姜南。

    我们坐在这里,看见那些人就好像三堂会审一样。

    姜南听到坐在上面的人大声呵斥着,就怕他吓到斯念,脸上就立马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我说你够了啊!不就是个黄上校嘛!你们还以为是皇帝啊!至不至于将你们个个吓成那个鬼样子啊!”

    “姜南,我们收到通知,你已经不是部门的人了,你拿什么来和黄上校抗衡啊!”那个尖嘴猴腮的人看起来十分的不满意,就直接开腔和姜南对呛。

    姜南一个瞪眼过去,这个会议室里面的空气瞬间凝结在那里。

    坐在主席位上一直没有发言的人,就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

    “他会知难而退的,毕竟这件事错的不是我们。”姜南开口说话之后,气氛又缓和了一些。

    “哼,知难而退。他若是会知难而退,今天就不会找上学校了。”那个尖嘴猴腮的人感受到了来至主席位的目光,就不由得将话放缓了一些。

    “我本来不想管这件事情的,但毕竟这件事情是在学校里面发生的。你现在又回来任职了,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责任。你们私底下看着怎么协商就好了,今天叫你们来是说另外一件事情的。”坐在主席位上的校长目光很温和,不紧不慢的说了出来。没有看出是在责怪我们的意思,但好像是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一样。

    “校长,你必须要知道那个人不是普通的身份,他要是真的是闹事的话我们也很难做的。”坐在主席位旁边的一个人,似乎很不满的说道。

    “姜南你和你老婆先出去吧。”校长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而是直接叫姜南出去。

    副校长傻住了,他以为今天来了那么多人开会的目的就是有关于黄校长女儿黄绍瑜的事情,但没想到结果不是。可是校长又并没有说开得究竟是什么会议,这让他有又有些一头雾水了。

    “校长,这不合规矩吧。”坐在校长右边的立马冷声出言,用着十分不屑和不满的目光看着斯念。

    “学校里面最重要的不是姜南和黄上校的事情,而是我们学校已经失踪了十二个女同学了。家长那边已经找过来了,****会也找上我们这边了。这件事情难道不会比姜南的事情更为重要吗?”校长那温和的话语里面似乎掺杂了一些恼怒,毕竟按照事情来讲的话,人命远远比一个小打小闹来得更为重要。

    校长的这句话一出,本来会议室里面还颇有争议的人们,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姜南得到了校长的一句话,就立马带着斯念一起出去了。

    我坐在那里看着那些人呐,说的话真的是令人生气呢。

    “所以现在是什么意思?我们私底下和黄绍瑜的父亲协商吗?”我从坐进去之后,到现在给拉出来就感觉莫名其妙的。

    感觉那些人对我的意见好像很大的一样,都是用责备的目光看着我。

    “不协商,协商什么?又不是我们做错了事情,没有这个必要。”姜南现在是非常敏感的就察觉到了斯念的不愉快,所以就连忙哄着她。

    “我怎么觉得好像你所认识的人几乎都对我有意见一样。所有认识你的人,除了程颐然那几个人以外,各个都用责备谴责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罪犯滔天的事情。我就这么惹人嫌吗?”我一边下着楼梯一边瞪着姜南,想起之前和姜南所见的那些人呐,总是有那么一些对我十分不屑,语气,态度又很恶劣。真的是没家教了,真的是的。

    “不用理他们,以后再也不会联系了。”姜南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人让斯念不愉快了,挂在脸上的笑容就难免淡了下去。

    我们走在学校走道的树荫底下,一边散步一边说着话。

    不远处,前面就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人玩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心里大概已经有个底了。

    “我好烦躁。”我看见那个人,猜想到了是谁派过来的,也大概知道了原因,但就是很烦。

    “啊,我们不烦不烦,不要为了不值得人烦。”姜南在看着斯念的时候还是一样的笑脸,但转过脸来,一看到那个穿着军装的人脸上立马就严肃起来。

    “请问两位就是姜南先生和斯念小姐是吧?”那个穿得军装制服的人很快就走到了我们的面前,刚毅的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的说着。

    “是黄上校叫你过来的?”姜南站在斯念的前面,浑身散发着一种气息。

    两人目光相望,周围的气氛顿时就严峻了起来。树阴底下本来无风,树叶也并没有开始动的。自从他们两个站在那里之后,树叶竟然开始无风自动,那一片片叶子犹如刀子一样,在地面划开了一条条痕迹。那树叶很是奇怪,竟然会避开斯念她们所站的位置。

    “是的。上校有点事情想和你们聊聊,现在人就在车里面,麻烦二位过去一下。”两人站在那里对视久久,那个穿着军装的人才开口。

    我举起手,用法力将这里涌动的树叶给停止了下来。“带路。”

    “斯念?”姜南回头看着斯念,有些惊讶斯念会回答说要去。

    “事情总要解决,不解决我会烦死的!”我看到姜南那错愕的目光,就赶紧和他解释道。

    姜南很无奈的笑了出来,就去伸手抱着斯念。“好吧,我们走吧。”姜南头枕在斯念的头顶上,斯念的发丝轻轻的散落了一些在姜南的脸上。

    那个军人听到了斯念的回答,就立马走在前面带路了。

    “走。”我拉着姜南走在前面,跟上了那个军人的步伐。

    姜南给斯念拉着走,看着她气鼓鼓又走得那么快的样子,姜南不知道怎么的,就很想笑。

    姜南给张帆发了个信息,然后就和斯念一起过去了。

    我们来到了黄上校所在的那个悬浮车里面,一起坐着车,然后就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一句交流。我们没有问他要开车去那里,他也没有问我们任何的问题。

    黄上校就坐在车里面看着姜南,一直用不善的目光打量着斯念。

    姜南很直接就的将斯念抱在自己的怀中,用外套给她裹上了。

    我躺在温暖舒服的地方,不到一会儿就感觉昏昏欲睡了。

    但是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姜南在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我就伸手去拉着姜南的手,一口咬了过去。

    姜南顿时就吃惊的看着斯念,然后就笑了出来。

    我瞬间毫无睡意,就躺在那里瞪着姜南。

    黄上校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的举动,确实是很恩爱的一对呢。这样亲昵的举动要装出来的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是真是假呢!

    车开到了医院里面,黄上校立马就下车了。

    姜南看着这个地方,就抱着斯念一起下车。

    黄上校身边跟着几个警卫员,他们一行人走在最前面,在一个休息室里面就转入进去了。

    姜南带着斯念进去,那几个警卫员就守在门口。

    “说吧。”姜南一进来之后,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将斯念放好。

    我想要起身自己坐着,却发现自己给姜南拉住了。“喂!”我用手敲了敲姜南的手背,望着他。

    姜南的手背那一瞬间立马就麻掉了,他失笑的望着斯念。“好吧,起来吧。”姜南先是将外套垫在沙发下,然后就将斯念放下去了。

    黄上校站在那里看着她们的举动,坐个沙发都需要这么讲究吗?

    “你们弄够了吗!”黄上校本来还是很生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这个样子,火气又神奇的渐渐消下去了。可是当来到医院之后,想到自己女儿现在那一副惨样,又看着他们这么恩爱的样子,黄上校不由得怒火中烧。

    我们两个人都听到了黄上校的怒吼,我是不认识他的了,不过他的模样倒是和黄绍瑜两姐弟的很相似,估计他们两姐弟是遗传了他的长相吧。

    姜南听到黄上校的怒吼就有些不满了,他立马就转过脸不怒自威的看着黄上校。

    黄上校给他那一计的目光给看的心头一跳,这样令人望着胆寒的目光,他就只有在一次战役中看过,之后再也没有人会给到他有这种的目光和感觉了。

    “原来家教这种东西同样也是遗传的,我还以为只有基因是遗传的呢。”姜南望着他,嘴角边挂着一个冷笑,不屑的说着。

    “哼!姜南,我还是知道你的。从前你在军部任职的时候,可是前途无限的。可是你偏偏要作死,一定要去那个特殊部门。呵呵,现在你连那个部门都不待了,为了一个女人死活都要退出,付出的代价不小吧!”黄上校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看到姜南那不屑的目光,本来是想发火的,但是他并没有,而是将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不牢你操心,我活得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倒是你的女儿,我也不知道黄上校是怎么教育女儿的。我已经再三拒绝了她的求爱了,可是她非要死皮赖脸的追着我。我现在都已经有老婆了,过不久也会有孩子。如果我的孩子也这个样子的话,我估计是会气死的家里啊。”姜南望着黄上校,就将今天要说的主题直接说了出来。

    “你!”黄上校顿时就给气到了,他见过几次姜南,但是每次见面的时候都是在正式场合,私底下并没有接触过。当年他在军区听闻姜南大名的时候,还想说家里有个女儿,到时候有一个这么棒的女婿还不错的。直到他听说姜南转去了特殊部门之后,黄上校就心情不大好了。心里有些不太痛快,但也不至于说看不起姜南什么的。直到听闻他的女儿给一个叫做姜南的老师踢受伤了,部下的人将他的资料拿上来的时候,他才知道姜南已经退出来了,再也不回特殊部门了,更不会回去军区了。

    “上校先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监控。根据现场来说的话,是你的女儿先来攻击我的。黄绍瑜当着我的面来辱骂我,还意图勾引我的先生。我们都没有回话,也并没有理她。是她见我们不理会她,她可能一时气不过,就直接上来攻击我们了。前后攻击了三次,第三次的时候,姜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出脚的。我再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也应该先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和姜南结婚了,也已经去申请培育孩子了。我们现在的孩子已经在培育中,根据纵云星的星际法则,我想黄上校也是知道的。”我就直接将黄绍瑜要打我的打一段视频投影了出来给黄上校看,然后还将我们登记结婚的结婚证以及那些培育孩子的证明给黄上校看。

    姜南看着斯念那么激动的样子,就赶紧伸手去拍拍她的后背。

    黄上校听完了斯念的话,再加上看着斯念手中的视频和那些证件之后,立马就留哑然无语了。他能说什么,现在能说什么!

    “那你也不能对一个女孩子那么重手啊!你知不知道她手上有多严重!子宫有些破裂,肋骨都断了好几根啊!”黄上校没想太多,就直接就对着姜南吼了起来。

    “哼!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她,以后不会,永远都不会。黄上校你会让一个老是缠着你,给你造成了麻烦的人吗!没有人会喜欢,我也不会。斯念是学生,现在又是特殊期时间,你无法对我们做什么。你们也是可以的了,明明就自己做错了事情,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来找人。斯念啊,以后我们的女儿一定不要教育成这个样子啊。”姜南和黄上校说着说着,然后就扭头和斯念说话了。

    “是啊,要是我女儿,我可能就一巴掌过去了。纵云星那多男人,又不止一个男人,更何况那个男人是个有老婆还有孩子的人,啧啧啧啧。”我蔑视望着黄上校一眼,然后下意识的就摸上自己的肚子。

    姜南看到斯念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吧,我也懒得和你说些什么。如果你女儿以后看见我老婆还是一副喊打喊杀的样子,你就看看我会不会在动手了。”然后就直接带着斯念,拿起自己的外套出去了。

    黄上校站在那里是像吃了苍蝇一样,脸色憋红的说不出话来。

    黄绍瑜的妈妈刚出来上厕所,然后就看见休息室里面站着她老公的警卫员,然后就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妇就这么走出去了。

    黄绍瑜的妈妈好奇之下,就走了过去。“你们上校在里面吗?”

    “是的,夫人。”守在门口两侧的警卫员立马齐声说道。

    “我进去看看。”黄绍瑜的妈妈说着就要进去了,两旁的警卫员立马就给黄绍瑜的妈妈让位进去了。

    “老黄,怎么样?有没有给欺负阿瑜的人惩罚啊!我的女儿这么可怜,你可不能放过她们啊!”黄绍瑜的妈妈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在外面站着的警卫员都听得见。

    路过的人听着里面的哭声,都好奇的看了过去。但是看到门口有警卫员守着,所以就没人敢走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了。

    “哭哭哭,一天到晚你就会哭!女儿出事了,你也不反省反省一下你自己,你是怎么教育女儿的!这世界上是所有人都可以得罪的吗!我看不下去了,这几天你就一直在这里反省吧,我先回去军部了。”黄上校立马就对着自己的妻子吼了一道,然后就出门了。

    黄绍瑜的妈妈顿时就傻眼了,她和他结婚那么多年,第一次吼她。想着想着,然后就坐在休息室里面哭了起来了。

    我们离开了以后,姜南就急匆匆的带着我外面走。

    “去哪里啊?”我看着他稍微有些焦急的样子,就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南爷。”张帆很快就将车开了过来,停在姜南的旁边。

    “先上车再说。”姜南打开车门之后,就先让斯念上车了。

    我几乎是给姜南推上来了,坐在沙发上我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姜南。

    姜南上车之后,就将车门关上了。看到斯念那迷茫的样子,就笑着低头亲了下去。“做检查啊,不是隔一段时间都需要检查一下小家伙们的情况的吗?”

    我听了姜南的话,自己都傻在哪里了。“这个....不是上次已经检查了吗?”

    “都要检查啊。你以为检查一次就可以等到生的时候再去吗?肯定是要再去一次啊!”姜南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

    ‘叮。’姜南的光脑震动了一下,我凑过去看了一下名字。时锦呢,果然这两个人是伙的啊。

    “什么事?”姜南压抑住自己的兴奋,接起电话来酷酷的。

    “能是什么事情啊!过来产检啊!”时锦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面大声的喊道,还好他的实验室里面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密码那些可以进的来,不然就他这句话就足以造成很大的轰动了。

    “五分钟后到。”姜南酷酷的说了到达时间之后,就直接将电话挂了。

    坐在前面的张帆听到了姜南的话,顿时就有些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