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登记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你想叫什么呢?有两个孩子,名字要和大家的一样差不多相近吗?”我想起那些有两个小孩的家庭,名字差不多都很相近。叫子字辈的,就是子轩,子萱的。感觉,好没有新意啊。

    “抓阄吧,我这会子也想不出来。”姜南兴奋到在车里面抖腿,脸色的笑容用什么都盖不住。

    我望着姜南那么兴奋,也忍不住嘴角上扬开心的笑了起来。平时一个那么注重形象,没有抖过腿的人啊,现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心的抖起了腿。

    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体检中心,找到了一直以来这几年都是给我做体检的医生,我们就开始体检了,在姜南进去之前我给了一个听话符给姜南。

    姜南诧异的望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又看着斯念。

    “贴在他的身上,你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了。”我小声地说着话,指着那个医生。

    姜南立马就笑着比了个手势,然后就跟着医生进去了。

    走进了体检的房间里面,我坐在里面无聊的翻着书籍。打开光脑之后,就发现我的光脑和这里的周围的网络发生了数据之间的碰撞,后面竟然有些模糊。

    坐在那里的医生已经开始给我开具证明了。

    “这么早就结婚啊?”医生有些无奈的看了一下斯念证明书上的名字,想想自己的年纪,就开口问了一下。

    “对啊,没办法。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就水到渠成了呗。”我坐在椅子上摇晃着,心里很是开心。

    “啧啧啧,看你开心的那个劲啊。”医生有又继续低下头给斯念开证明了,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个公章就好了。“好了,在这里混点时间再出去吧。”

    “懂得!”我放下杂志,和医生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就站了起来,开始打量这个体检室的周围。

    “别动!把你的窗户关上。”我将光脑调整好了以后,就检测周围的地形情况。就发现有好几个人在外面透过窗户来看着里面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发现了之后我就立马走到医生跟前小声的说了。

    “怎.......。”医生还想说些什么,就直接给我捂上嘴巴。

    “外面有人监视,注意说话。”我在医生那耳边小声说道,并暗示他把窗户关上。

    医生收到了斯念的指示,就立马将房间里面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

    我将光脑调节成了检测模式,检测这个房间是否有监控或者是窃听器什么之类的。

    医生跟着我到处跑,见到这样的情形,他也不敢乱说话了。

    结果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面,我找到了五个窃听器和两个监视器。我将这些东西全部拆了下来,然后用光脑追踪他们这些监控和窃听器所发出来的ip地址到底在哪里。一路追踪,一路建立起了防护墙。并将我能所截取到的画面通通删除了,尤其是刚才医生和我说的话。

    “现在可以讲话了吗?”医生现在感觉自己心惊肉跳的,简直比那些什么动作大片来的更加刺激。看动作大片刺激,是因为自己看到那些场景觉得很刺激。现在轮到自己感受这样的场景了,心得跳就更加快了。

    “可以,你被人监控了。”我腾空出一只手指着那些个东西和医生说道。

    “我感觉也是,因为这几天总感觉有人在跟踪我一样,可是又看不到是什么人,所以心里总是毛毛的。”那个医生连忙附和道。

    “难道这几天没有什么人来找你嘛?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跟踪你监控你啊。体检室不是不允许装监控视频的吗?”我将这些都处理好了以后,就想起了还在隔壁检查的姜南。

    医生眯着眼睛站在那里,苦恼的想着。“体检室当然不允许装监控啦!这体检有一些都很私密的。装了监控,万一不小心给什么人泄露出去了,那不糟糕啊。”医生忧心忡忡的看着斯念,站在那里心里慌得不行。

    “哦,对了。前几天有几个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啊,跑过来这么问你的情况。怎么回事啊?”医生站在那里似乎是在哪里试探的说着话。

    我听了医生的话,就把光脑收了起来,然后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翻开了那些杂志假装在看。“不知道啊,也没人跟我讲。我就是一个学生,没钱没房没车,什么都没有,找我干嘛呀。”

    医生听了斯念的话就抬头望着她,揶揄的笑了起来。“我帮你体检那么多年了,不知道为什么原因需要这么做。既然斯念小姐这么说的话呢,医生我呢,也只能够差不多要辞职了。”

    “哦,辞职之后去哪里工作呢?”我假装又翻了一页,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些人身上有枪的。问你的事情,上次没有问出来。等下次来查出是我帮你体的检做的证明,我要是再不跑路,估计我就会很难过了。”医生笑完了就非常严肃的望着斯念。“我不知道你招惹了什么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多年以来从来不体检。但是我知道现在麻烦找上我了,作为麻烦的源头,是不是该帮帮我呢?”

    “医生真会说笑了,我就是个普通人,哪里有那么大的能力做些什么呀?”我继续躺在那里,翻着杂志,想听听医生到底还想表达些什么。

    “斯念小姐真会装傻充愣啊,我也就明白的说了。辞职信我已经递了,也批准了。明天开始我就要去旅行了,但我不确定我能否过得了星际旅游的出入口。毕竟我们大家子拖家带口的也不方便,这万一运气好,我过去了,我家里人没过去,这不就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嘛。”医生想起自从那些人来过了以后,自己的生活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影响。

    “那医生应该报警啊,这个不应该是警察管的吗?如果是要出境的话,不应该是出境警察管的吗?就我这么一个学生,能为医生做点什么呀。”我放下了杂志放在一边,看着医生慢慢焦急起来的脸色。

    “你听我说。”医生推着自己的椅子坐到了斯念的跟前,开始神情严肃的说着。

    姜南跟着医生进去了以后,就把那张听话符贴在了医生的背后。

    那个医生诧异的转了个身,望着姜南。“怎么了?”

    “没什么,我觉得你之前医生制服挺好看的,看你衣服后面有点皱了,就想把它弄平。”姜南就是在那个医生的衣服说道,然后在医生的跟前打了个响指。

    那个医生立马就晃了一下,就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我现在已经体检完了,开始写体检报告吧。”姜南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和那个医生说道。然后就拿出光脑,和斯念说了一下自己这边的。

    那个医生收到了指令,就开始打开自己的光脑,开始给姜南写体检证明了。

    我坐在那里,正和那个医生谈天说地的时候,就收到了姜南的信息。看见他的信息我就给他回了一下我这里的情况,让他注意一下是否有被监控和窃听,然后就继续和医生交谈了。

    “我不是一个趁人之危的人,我的要求不多,就只是把我们一家三口有合法的通行证,可以合法出去了星际。不然我被抓了,你没有任何的好处。我虽然没有帮你体过检,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有体检,就直接拥有了体检证明。这件事情说出去于你于我都不好。我会没有了医师资格证,而你就要重新体检了。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不能体检,我也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只是就一个要求,我是请求你的。只要我们安安全全合法的出了纵云星之后,那些人找不到我们了,你也安全,我也安全。这种两全其美的事情,不是很好吗?”医生坐在斯念的前面,说话说的有些激动,脖子的红了起来。

    “今晚就离开吧,我会安排人接你们的。”那个医生说的对,是事实没错。对于这些突如其来的黑衣人,我只想到了林宝珍那一家,其他的,我暂时也没有想到。

    医生听到了以后就十分欣喜的看着斯念,想要伸手去握她的手,却发现自己手上戴着手套。“那个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用的上我的尽管来找我。别的我不行,医术还是可以的我。”

    我笑着和那个医生比了个手势说道:“证明开完了吗?我可以走吗?”

    “喏,我这就给你。”医生赶紧就去那里拿了一份纸质盖章的体检证明,然后再发了一份电子版的给我。两个都是具有效应的,只不过一个可以拿来随时看,一个只有用得上的时候才会去看的而已。

    “接头人是谁?我需要带什么证件吗?”医生感觉自己心里面的那一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松了下来,这几天总感觉有人监视自己难受的厉害。

    “安然,今晚六点钟,来我发的这个地点接几个人,送去出入境,确保安全离开纵云星。”我没有看着医生,而是直接给安然打电话了。

    正在狂欢的安然忽然收到了斯念的电话,就立马紧张得接了起来。“是。”

    医生看见了斯念在说话,就赶紧记下了时间地点和接头的人。

    姜南看到了斯念的信息就立马过来了,关上房门之后,就坐在了斯念的旁边。“怎么会这样?”

    “我怀疑是她。”我将我刚才在光脑里面查到的数据递给姜南看。

    姜南接过来看完了以后,脸色明显不是很好。“这人心果然是不足蛇吞象的。我记得你不是已经给过了她吗?怎么现在还要这个样子!不给个教训,还真是对不起我呢。”

    我躺在那里看着姜南一副十分恼怒的样子,就拍拍他的手背让他稍微安静一点。“你的体检证明开好了吗?”

    “开好了!”姜南将自己的体检证明递给了斯念看。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就把我的也一起给回他了。“走吧,我们去登记吧。”

    “好。”姜南将那两张体检证明放到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后就扶着斯念起来了。

    “小心了。”那个医生看到我们准备出门的时候,就颇为担忧的叮嘱了一句。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我见她一副担心的模样,就先提醒了她。

    出了门以后,我们就快速地坐上了车,前往民政局的方向。

    “待会登记完了,我们去拜访一下林老师吧。”我们上车了以后,我就和姜南说了。

    姜南设置好了目的地,听到斯念这么说,就答应了一句:“好,你不会一个人去的,对吗?”

    我听到姜南的话,就转过头看着他笑道:“你肯定要在现场帮我撑腰啊,怎么可以缺少你呢?”

    姜南一听,就十分欣喜的冲了过去,抱着斯念。“你说的啊,可不能反悔。”

    “不会反悔,我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我见姜南如此之激动,就感觉更加好笑了。怎么他这么可爱的呢,真的是太赞了。

    我们两人欣赏着路边的风景,还好体检中心距离民政局不远,开车五分钟不到就到了。

    我们一下车,排个队签个名拍个照再盖个章,所有流程弄完了也不过半个小时而已。

    结婚证也分电子版和纸质版的。电子版的呢,是纸质版不方便携带在身边,如果遇到了什么特殊的特发情况,可以出示结婚证,证明是夫妇。纸质版的呢,只有第一次结婚的时候才有,如果是弄丢了的话,是要出钱补办的。

    总体来说,整个过程还是挺快的。我们领完证之后呢,本来说是要去林老师家拜访一下的。但是姜南觉得呢,择日不如撞日还不如先去了,不如先去把孩子的问题解决了先。

    我听得他说的也算是在理,然后就头脑一时发昏就跟他走了。

    然后我就用了一天的时间,把体检、登记结婚和小孩的事情都解决了。

    我现在坐在车里面看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证明书,忽然感觉好像给套路了。

    “我记得,我说过登记完之后去林老师家的,对吗?”我茫然的看着我手中捧的那乱七八糟的证书,抬头望着坐在我旁边笑得傻乎乎的姜南。

    “没关系的事情都办完了,现在去可以的。”姜南非常敏感的察觉到了斯念的怒火,求生欲使他立马设定了林宝珍家里的位置。“看,我们现在立马就过去。”

    我坐在一旁看着姜南把地址设置好了,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我,那满满涌过来的怒气就神奇的消失了。“再有下次,你看着办。”我笑着和他说,然后我就转头看着外面的风景,不想再看着他了。

    姜南一脸苦笑的看着斯念,懊恼自己今天怎么这样了。第一次当爹太过兴奋,着急的要把所有证明都要拿齐,一时间忘了她的话,也真的是自己过分了。

    姜南没有说话,就用手抱着斯念,两个人紧紧的黏在一起。

    林宝珍现在过的可是真的水深火热了,自从她上次回去之后,跑去了未婚夫家。住了一个多月,回来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先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的未婚夫羽西,然后再告诉了她的父亲。

    她本来以为她的父亲会对此束手无策的,毕竟羽家的势力也不是盖得。现在她是自然孕育,整个羽家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是对着她毕恭毕敬的。

    毕竟她是在纵云星第一个自然孕育的女人,若是传了出去的话,多少人眼红多少势力想抢夺她。毕竟对于人体基因学、遗传学这一块还是有很多人想知道秘密的,而她就拥有了许多女人想拥有的本能,谁不会羡慕呢?

    结果林宝珍带着这样的想法,还没过几天呢,就在去自己未婚夫公司的时候,在路上就被别人拐走了。林宝珍的心里并不慌张,因为她知道除了她爸也没有别人了。

    羽西在听到自己未婚妻被劫失踪中的那一刻,瞬间立马就报警了。

    羽家上上下下都乱套了,羽家的家主坐在上面阴沉着脸看着下面的羽西。“怎么回事儿?”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猜测是她的父亲。”羽西和林宝珍待在一起的时候,就曾经听到林宝珍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她忽然消失不见了,那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的父亲把他抓走了。

    “你们现在没有结婚。他作为她的父亲有权利带女儿回家,我们没有权利让人家交出来。”羽家的家主脸色不大好的说道。

    羽西的妈妈坐在一旁哭泣,听到羽家的家主这么说,心里就有些不太乐意了。“宝珍,现在怀着我我们家的孙子,怎么就不可以叫她出来了?她现在怀着孕,他这么绑架的方式,要是万一不小心弄伤了,有个冬瓜豆腐怎么办?”羽西的妈妈越想越心碎,就直接坐在那里哭了。

    “她怀孕的事情不许张扬,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估计会有很多人要找我们喝茶了。要是我们掌握了生命的最高科技,我们羽家崛起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羽家的家主立马就蹬了过去,看见羽西的妈妈坐在那里哭泣,就有些怒其不争的感觉。

    “那父亲,我们该怎么做?”羽西这个时候也是撅起了眉头,看起来十分头大。

    “林宝珍的父亲想法估计是和我们一样的,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把林宝珍救出来,然后让你们去结婚。只要你们登记了,你就是她的监护人。她父亲没有办法像现在这样子把她抓回去,就算是抓回去了,我们也有好的理由和借口去找人。不会像现在这样,找个人都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去。”羽家的家主在上面说着自己的意见,用着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羽西。

    “那么父亲,您的意思是?”羽西站在下面望着羽家的家主,眼神有些不可置信。

    “你只需要每天好好经营好公司就好了,其他的我会找人安排的。羽家的家主,非你莫属,你不用担心太多。”羽家的家主眼底多了一些思量,就直接和羽西说道。

    “是的,父亲。”羽西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要做些什么,就算知道自己也无法改变。除了答应,羽西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下去休息吧。”羽家的家主将自己的表情收拾好,冷淡的羽西下去了。

    “是。”羽西答应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然后就走了。

    林宝珍给关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气鼓鼓的想要出去都做不到。

    房间里面有好几个人同时监视着她,她现在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躺在床上有好几个人同时盯着她,有些人帮她盖被子,有些人帮她做指甲,有些人帮她弄头发。虽然是和以前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感觉却差了很多。

    从前她虽然说是会预订人过来,帮她做指甲,弄头发,弄造型。但是没有一个人是一边干着手里的活还有一边抬头看着她的那种感觉,简直是糟糕透了。

    林宝珍躺在床上感到非常的郁闷,就对着房间里面的人发火,拿起桌面上装饰的花瓶就直接往那些人的身上丢过去。“你们给我出去!我现在不想做造型,出去!”

    “不好意思,小姐,老爷已经吩咐了。您今天必须要做造型,不然不可以出这个房门。”今天做造型的工作人员格外的强势,似乎有了后盾一样。

    “哼,哟今天说话这么硬气啊。是我爸给你这个狗胆,还是说你爬上了我爸的床,起了做我家女主人的心思。”林宝珍立马摔烂了一个花瓶,捡起一块碎瓷片,直接就扎在了那个工作人员的脸上。

    旁边的人吓呆了,直接就尖叫了起来。“啊!”

    这一声尖叫。房门打开了,外面的保安也跟着走了进来。“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

    “林小姐发疯了,赶紧阻止她。”那个被扎伤脸的工作人员,捂着血流不止的脸指着林宝珍说道。

    保安听到了那个工作人员的话,看着站在那里的林宝珍,顿时又不敢动了。

    “叫我爸过来看我,现在!立刻!马上!”林宝珍见保安工作人员进来了以后,就直接对他们说道。

    “好的,小姐,请您稍等。”为首的保安立马就按住了耳边的耳机,在那里说了几句。

    被扎伤脸的那个工作人员,也只能够咬牙切齿的看着林宝珍,恨不得冲过去咬她一口。

    “好的,小姐,老爷,等会就过来了。”保安说完了就立马和林宝珍说了。

    “将这个女的给我带出去,我们林家永不雇佣她。”林宝珍听了保安的话,心里的底气就更足了。然后就指着那个工作人员,让她出去。

    “好的,小姐。”保安和后面的另外几个保安做了下眼神示意,那几个保安就站在了那个工作人员。

    那个工作人员就只好捂着脸,就这么走出去了。这里人这么多,她也不可能伤害得了林宝珍。尤其这里还是林家,又不是她家。她家也没有那么大的权势那么大的财力,她就算是被打了也只能够忍气吞声。

    林景荣在接到秘书的话,说林宝珍要见他的时候,他就和书房里面的人相视一笑。

    “仪器我已经带来了,是真的怀孕还是假的怀孕,等会一试便知。”坐在沙发上的金发男人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十分不屑地看着林景荣。

    “你不用拿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和你是合作关系,大家互惠互利。我知道这个消息,我大可以自己研发。但是我还是和你联系了,说明我还是很有诚意的。”林景荣站起来,高高在上的看着那个金发男。

    “不是你很有诚意,是你有求于我。我们现在的技术已经是非常的趋近成熟了,有了你女儿肚子里那个胚胎,只是锦上添花而已。我可以添这个花,也可以不添这个花。区别没有多大,你也不用太得意。一个出卖自己女儿的人,是不会走的长远的。”金发男脸上的嘲讽意思更加明显了,喝着杯中的酒,不屑的意思越发的浓厚。

    “是吗?可是我听说,你们有一个据点给军部的人捣毁了。李博士不知去向,你们的人员伤了不少啊。”林景荣看着他脸上的嘲讽意思,就很想将手中的酒泼过去。

    金发男脸上保持着笑容,手停了一下,然后把酒放在桌面上。“是吗?怎么我没有听说的。看来是林家主听说错了吧。”

    “错没错你心里清楚,不需要我详细的讲。现在我们就一起出去,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结果。”林景荣和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秘书立刻会意,就转身出去打开了大门。

    “将东西拿下去。”金发男没有理会林景荣的话,对着旁边自己带过来的随从吩咐道。。

    “是。”几个人齐声回复,然后就把工具带着出去。

    “请,夙首领。”林景荣走在前面,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那个叫做夙首领的金发男,起身就直接往外走,没有看林景荣一眼。

    林景荣见他如此,眼底便闪过一片阴霾。他站在那里看着夙首领的背后,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小姐,请跟我下楼。”一个女仆上来替林宝珍穿上了鞋子,房间里面的那一群人都已经全部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