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散步遇袭

作者:所以说的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星际小意外最新章节!

    等到我们回去的时候,赵一宝几个人都还在玩着,有种越玩越嗨的感觉。

    泰太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几个人就喝得酩酊大醉的摇摇晃晃着上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赵一宝和泰太玩猜拳玩得十分的起劲,特丽纶在一旁看得跃跃欲试。

    范亦然一个人直接就对着酒瓶喝了起来,目光一直盯着泰太哪里没有移开过的样子。

    姜南把我送到楼上休息去了,然后自己就去处理之前别墅的事情。

    等到姜南走了以后,我就给阿奇那边发了信息,和他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了。

    姜南走得时候,将天花板调成了星空模式,现在望着天花板,就和看着星空没有多大的区别。

    可是我却突然的发现,少了一个人的房间,忽然变得十分安静。

    在这种奇怪的情绪之下,我就这么正开着眼睛望了天花板好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姜南离开之后,就直接换乘了好几辆悬浮车,速度很快,几乎是在看都看不见的那一瞬间就离开了。

    等姜南到了基地之后,就扫描了他的瞳孔,指纹,说了几句话,确认了是本人之后,那一道大门才缓缓的打开了。大门进之后,姜南就站在一个玻璃房子里面,张开双臂闭上了眼睛。

    然后玻璃房里面就喷出了一些白色的烟雾和水雾,全面的喷洒在江南的身上。

    等大约喷洒了十几分钟之后,烟雾和水雾都不见了,变成了阵阵凉风。

    待姜南在玻璃房里面进行完所有的程序之后,玻璃房就打开了另外一道大门。

    姜南走进里面,就看到有许多穿着白色的隔离服的人正在那里走来走去,有些拿着试管、有些拿着报告,也有些在看着光脑在操作指令,个个人看起来都很忙碌的样子。

    “哦,你来了。”听到姜南走过来的脚步声,那一个拿着报告正在看报告的人是一点惊讶都没有,很平静的说了出来。

    “嗯。”姜南放下手套,随意的坐在了一个空的位置上。

    那个看着报告的人,带着面罩,身上穿着隔离服,根本就看不清楚长的究竟是什么样子。他看见姜南坐了下来,就把手中的报告也放了下来。“你没有穿无菌的隔离服,会污染到我们这里的环境的。”说着,就把一个面罩递了过去。

    姜南接过了面罩,带好了以后,就坐在那里看着那个男的。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带着面罩的男人将手中的报告给回了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然后就转身往里面的实验室里面走了。

    姜南跟着站了起来,望着他走过去,也慢悠悠的走过去了。

    “时锦,今天我有点事情要问你。”姜南走在那个叫做时锦的男人旁边,微微低着头看着他。因为戴着面具,姜南看不清楚时锦的表情。

    那个叫做时锦的人望着姜南,平看只能看见下巴,叹了一口气,就抬头望着姜南。“什么事情?”说话的语气很平淡,没有太多的心情起伏。

    姜南笑得很是得意,因为身高的差距,他几乎是站在上面看着时锦在哪里笑的。

    时锦恨不得自己小的时候多喝几瓶营养剂,现在就不会这么尴尬了。明明按照他的身高来说,都已经一把米了,可是在姜南跟前,总会莫名其妙的矮了一个头,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时锦没有说话,而是按下了一个按键,下来了一个玻璃房,时锦就一言不发的走了上去。

    姜南手背在身后,闲庭信步的跟着踏了上去,那悠闲地样子看起来就像在后花园散步一样。

    时锦就好像没看见姜南一样,在玻璃房里面操作着。

    姜南好像对这里的地方还是挺熟悉的样子,走进来之后,按下一个按钮,就出来一个椅子,姜南毫不犹豫的坐了下去,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玻璃房缓缓上升,时锦在哪里操作着系统。

    翌日,阳光十分之好,照耀在地面上的每一片土地。

    别墅区里面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在休息着,平时早早起床的泰太和范亦然两个人都懒懒的在休息着。

    泰太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几个人一大早的就出去了,买了东西回来,放在餐桌上,然后泰太爸爸就去上班了,泰太爷爷就带着泰太的奶奶去老宅了,泰太的妈妈就去美容院做美容了。

    泰太和赵一宝几个人下来的时候,就看到餐桌上有用隔温玻璃在保持着温度的食物。

    “哇,好丰盛啊。”赵一宝拉着特丽纶赶紧的坐了下来,对着桌面上的美食垂涎欲滴。

    “等下,我去喊一下斯念。”泰太穿着拖鞋,哒哒哒的就跑上了斯念的那一层。

    “去吧去吧。”赵一宝一直望着保温玻璃里面的食物,看了半天都不会打开这个玻璃是怎么打开的。

    泰太跑上去,站在门口敲着门。“斯念啊,起床啦。”站在门口敲了半天,里面都没有人回复。

    “斯念,你在干嘛啊?”泰太站在斯念的房门口敲门敲了半天,就很好奇的拧开了一下。

    打开门一看,窗户旁边的窗纱都给风吹开了。淡灰色的床上平平的,空无一人。泰太走进去,在更衣室和浴室里面看了一下,再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摸了一下里面的温度。

    “这一大早去哪里了啊?两个都不见了。”泰太又在斯念的房间里面喊了几声,见确实是没人,就只好走出去关上门了。

    赵一宝只见到只有泰太一个人下来了,而斯念没有下来,就好奇的问了一句:“咦,斯念呢?”

    “不知道啊,一大早就不在了。”泰太走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发觉还有一个人自己没有叫醒。就立马冲下去,将保温玻璃罩打开。“诶,我那早餐上去吃,你们自己吃吧。”拿了几个碟子的早餐,转个身就带着早餐跑了。

    赵一宝直接就拿着一个早餐给特丽纶吃,然后就开始愉快的吃了起来。

    特丽纶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吃着早餐,看到赵一宝夹过来就继续吃了。

    泰太拿着早餐快速的跑到房间里面,将早餐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去浴室洗了一下手,就脱鞋踩上了床边边的羊毛地毯上。

    “起床啦。”泰太开心的扑在床上,将床上那一个隆起的地方的被子掀起来。

    “怎么了?”范亦然翻过身来,将泰太搂在怀中。

    泰太翻个身,眯了一下眼睛,就看到范亦然了。

    阳光照耀进来,照射在床上。泰太望着阳光照过来的时候,印在范亦然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通透亮白。泰太自己看着看着就莫名的心动。失神的望着范亦然的肌肤,然后就去伸手摸范亦然的肌肤了。

    范亦然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了泰太的气息,所以就将泰太搂在怀中了。谁知道泰太没有回复自己的话,而是摸自己的肌肤了。

    “怎么了?”范亦然低着头亲了一下泰太的脸颊,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你好白啊,白到发光耶。”泰太很不可思议的抚摸着范亦然的肌肤,再看看自己的肌肤,和范亦然白的都不是在一个度数了。作为一个女生,都不及一个男生来的精致白皙,好可恶啊。

    泰太越想越生气,就直接往范亦然的腮帮子咬了过去。

    范亦然还以为泰太要亲自己呢,就很开心的将脸靠了过去。等到发现有轻微的疼痛感之后,才发觉不是这么回事。“哦,泰太,轻点轻点。”范亦然不敢伸手去拉开泰太,若是平常人根本都没法靠近他了,还说什么这个举动啊。现在也只能够这么试图去挠泰太的痒痒,希望她下口轻一点。

    “啊,别挠我痒痒。”泰太立马就松嘴了,给范亦然弄的在哪里哈哈大笑。

    “完了,你用牙齿盖的印章估计一时半会去不掉了,你个小坏蛋啊。”范亦然用手摸上自己的脸蛋,虽然看不见脸上是什么情况,但是用手可以触摸出来是什么感觉。

    “哼,你还能那我怎么办!”泰太气焰嚣张的坐在了范亦然的身上,然后作势也要去挠范亦然的痒痒。

    “啊!你跟谁学坏了!”范亦然瞬间就起反应了,将泰太翻了过来。

    两个人在房间里面嘻嘻哈哈的,门都没有关紧,赵一宝和特丽纶就在下面听着她们两个的声音。

    赵一宝看着特丽纶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默默的喝了一口果汁,然后就起身跑上去把泰太的房间门关紧了。

    赵一宝关上房门之后,下来就没看见特丽纶。想到刚才的那个刺激,赵一宝忽然就很慌张。不敢在房子里面大声地喊着,只能够在四周围小声的叫着寻找着特丽纶。

    赵一宝在房子四周围,前面的庭院和后面的后花园,哪里可以进去的地方,都给赵一宝找遍了,就是没有找到特丽纶。

    赵一宝顿时就心慌的打开了房子的大门,就看到特丽纶坐在大门口庭院出的秋千上一边吃着雪糕一边荡着秋千,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

    赵一宝立马就松了一口气,假装很淡定的走到特丽纶的旁边。“早上的雪糕不要吃太多,容易不舒服的。”

    “嗯,没事,这个很少的。”这是特丽纶这么多天以来最多表情的一天了,特丽纶吃完了最后一口雪糕之后,就把垃圾丢在垃圾桶里面了。

    “要不要去散散步啊?”赵一宝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就提议了一下。

    “好啊。”特丽纶家里不是别墅区,就是很简单的套房,所以在这个地方,也还算是感觉到有些好奇的。

    “那走吧。”赵一宝走上前挽着特丽纶的手臂,两个人如当初一起去逛街一样的一起起身了。

    “嗯。”特丽纶也和往常一样挽着赵一宝的手,这么多天以来,自己的心情也算是平复了不少。虽然还记恨着那两个人,但至少不会再那么的难受了。

    “诶,你看,那边有柳树啊。”赵一宝带着特丽纶走着,看着别墅区花园里面的风景和树木,看到有些罕见的树木花草,就会拉着特丽纶跑过去。

    特丽纶看起来兴致不大,但至少没有前几天那么的脸色难看的样子。

    “诶,哪里还有兰玲花啊?还是紫色的呢,好少见啊。”赵一宝看着那些奇异少见的花草树木,整个人都看迷了。在跑着跑着的时候,不知不觉得就松手了。

    特丽纶也真的是服了赵一宝了,稀罕的花草阿树木在高级的别墅小区里面看得见有什么好奇的啊?都说了是高级的别墅小区,就算是在这里可以随时看见极光星空和银河也是不奇怪的事情啊。

    特丽纶专注的看着赵一宝跑来跑去的样子,因为她发现,赵一宝走路在看东西看入迷的时候,是不带眼睛的那种,很容易就会撞到树啊什么的。

    特丽纶反过来就很担心的跟着赵一宝在哪里跑来跑去了。

    “啊,有小孩子掉进水里了。”忽然有人喊了一句话,特丽纶就回过头来看着。就感觉到肩膀传来撞击的疼痛,特丽纶才连忙看了过去。

    “哦,不好意思。”特丽纶来不及去揉那微微发疼的肩膀,就和被撞到的人道歉了。

    “没关系。”尤俊生感觉那个女孩子很眼熟,就好奇的跟了过去。结果还没有和人家打招呼呢,站在人家背后,就给撞了一下。胳膊那里酸酸软软的发疼,却很意外的看到了首映会的那个女孩子。

    特丽纶感觉这个男声很耳熟,就抬头望了过去,顿时就懵住了。什么楠木加的背叛啊,各种的压力和尴尬啊,都不及现在的尴尬来的更多。

    “哦,是你。”尤俊生望着特丽纶吃惊的模样,忽然就很好笑的望着她。

    赵一宝看着旁边的花草树木,看着看着就发觉自己的身旁没什么人了。连忙跟着记忆中的路径走了回去,就看到尤俊生副导演和特丽纶站得距离特别的近,近到可以说,只要特丽纶抬个头,尤俊生副导演低个头,两个人就可以亲在一起了。

    赵一宝感觉这么尴尬的气氛,自己要是跑过去的话,特丽纶会感觉到很尴尬的,可是不过去的话,感觉气氛会更加的尴尬,赵一宝在原地跺着脚,不知道是走过去还是不走过去的好。

    “嗯。”特丽纶将目光转移开,然后换了一个位置,才将刚才那个尴尬的位置给换开了的。

    尤俊生心里好想拍拍自己的脑袋的,怎么平时说话的时候,都可以滔滔不绝的,在这个时候却像个哑巴一样,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你在散步吗?一起吗?”

    特丽纶见尤俊生邀请自己一起散步,就在原地犹豫着,脚踩上了一个台阶上,脚磨蹭着地面。

    尤俊生略微有些失望的望着特丽纶,然后又把自己的情绪给掩饰好了。

    赵一宝见情况有些不太妙,就赶紧跑了出去。“特丽纶,我们一起去散步吧。”赵一宝喊的声音特别的大,旁边停留在树上的鸟儿都给赵一宝给吓飞了。旁边路过的路人听到了赵一宝的声音,都纷纷好奇的望了过去。

    特丽纶循着声音望了过去,谁知道脚底的台阶竟然松了一块,特丽纶脚底一滑,然后就滑下去了。“啊!”

    赵一宝跑过去,见特丽纶转过来看她的时候摔下去了,脑子里想的不是第一时间去救特丽纶,而是恍惚间觉得这个场景好眼熟啊。

    尤俊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立马抱住了特丽纶。

    尤俊生平时都没有怎么锻炼,所以在接住特丽纶的那一刻的时候,自己都沉下去了。好不容易平衡住了力量,尤俊生就尴尬的笑着。

    “没事吧。”尤俊生抱着特丽纶,扶起了她。

    特丽纶见尤俊生刚才接住自己的样子,还差点就接不稳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就要摔下去了。现在想起来,竟然有些好笑。

    “没事。”特丽纶回答了尤俊生的话,嘴角是止都止不住的笑容。

    赵一宝赶忙跑过来,拉着特丽纶上下的打量着。“你没事吧?你没受伤吧?”

    “没事,我没事。不过,你没事吧?”特丽纶回答了赵一宝的话,然后就转身看着尤俊生问道。

    特丽纶没去过剧组,不知道那些人都是谁谁谁。首映会的时候,虽然有主持人专门介绍了导演、副导演那些人,可是那个时候的特丽纶压根就没有专心听着。只有在电影开始的时候,才渐渐被电影的剧情吸引过去的。

    赵一宝看着特丽纶这么和尤俊生说话,顿时就吓得她拉着特丽纶和尤俊生保持了一个距离。“尤导,肯定会没事啊。哈哈哈哈。”赵一宝替尤俊生回答了,然后自己就在那里尴尬的干笑着。

    “不,不太好。我的腰有点闪到了。”尤俊生看着旁边视他如魔鬼一样的赵一宝,就脸上露出疼痛的表情,捂着自己的后腰。

    特丽纶看到了以后,就捂着嘴笑了一下。“这位先生啊,你需要好好的锻炼了。”

    尤俊生假装很痛苦的扶着旁边的树,很虚弱的说着:“这位小姐说得对,只不过我现在很痛,估计也没有办法那么快去锻炼了,你可以扶我回去吗?”

    尤俊生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这个地方的空气都凝固了一样。

    周围的人见到是尤俊生之后,就悄咪咪的各自离开了,就是因为知道尤俊生的身份,所以才没有停留在原地。

    特丽纶站在那里看着尤俊生笑着,然后就望着他回答道:“好啊。”然后特丽纶就握上了尤俊生的手,另外一只手就扶上了尤俊生的腰。

    赵一宝站在一旁都傻眼了,一直那么内向内敛的特丽纶什么时候那么的奔放了?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就是这个待遇了吗?

    “走吧。”特丽纶看着赵一宝,眨了一下眼睛。

    赵一宝迷迷糊糊的望着特丽纶,不知道她这么眨一下眼睛是什么意思,所以就选择跟在特丽纶的身后,看看特丽纶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这边。”尤俊生带着特丽纶往自己的别墅区方向走着,因为是假装出来的腰伤,他只能够慢悠悠的走着。尤俊生现在的心跳可快了,脸上的笑意一直在抑止着,生怕自己笑得太过于明显了,到时候会让人误会。

    赵一宝就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看着特丽纶和尤俊生,她还真的就搞不懂了。不过就是在首映会那个时候见了一面而已,不小心亲了一下而已,怎么现在看起来就那么熟悉的样子了?这个也太神奇了吧?赵一宝跟着特丽纶的身后,十分神奇的感叹着。

    池塘上方有好多只大鹰在上面徘徊着,时不时发出了老鹰的叫声。有些没有上班留在家里的人家,就有些很忌讳的躲回了家里面,也有一些站在凉亭之下,用光脑拍了视频记录下来上传到了向往上面。

    尤俊生带着特丽纶往自己家的方向走着,就感觉到有一股十分强烈的气流正冲着自己的这个方向快速的袭击过来。

    尤俊生连忙抱着特丽纶蹲了下来,而赵一宝无人保护可就倒霉了,无缘无故的就给天上飞下来的老鹰给啄伤了。

    “啊!疼死我。”赵一宝被那一只庞然大物的老鹰啄到了手背,刚好她看见老鹰飞过来,下意识的就用手背去阻拦了一下,然后就一阵撕裂的疼痛,整个人就倒在地下了。

    “来人啊,快叫保安,老鹰袭击人了。”旁边路过的一哥小哥哥立马就在旁边按了紧急呼叫的按钮,在旁边的树上拧下来一根树枝,就跑到了赵一宝的身边。

    “谢谢你。”赵一宝这个时候才有空看着自己的手背,手背处的静脉血管竟然给啄破了,血正在慢慢的留着出来。现在赵一宝的手背就像是一个被挖走一个大坑的冰淇淋一样,只不过冰淇淋看起来是美味的,而她的手背现在看起来是十分的鲜血淋漓的。

    “你忍忍。”那个小哥哥警惕的盯着在上空不断盘旋的老鹰,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止血剂和恢复胶囊给赵一宝。

    赵一宝接过来之后,立马就给自己的伤口喷上了止血剂,再将恢复胶囊咽了下去。

    “特丽纶,你们赶紧走。”赵一宝知道那些老鹰绝对是有问题的,如果单单是一个创伤口的话,自己顶多就是伤口疼痛而已,现在竟然半边的身体都麻木了,所以她就立马喊特丽纶赶紧离开。

    “你没事吧。”特丽纶这几天过的在迷迷糊糊的,也知道是赵一宝一直在照顾着自己的,所以看到赵一宝受伤的时候,特丽纶几乎就是放开了尤俊生,想都不想就跑到了赵一宝的那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